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修羅刀帝
修羅刀帝 連載中

修羅刀帝

來源:掌讀520 作者:郝山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雲濤 奇幻玄幻 郝山

簡介:天荒大陸,九大至尊之首的乾帝雲塵,被紅顏和摯友背叛,在對抗域外降臨的絕世邪魔時,身死道消
四百年後,他重獲新生,重生在青月國一個破落家族的少爺身上
至尊歸來,沒有了曾經橫壓天下的實力,沒有了那口天下第一的御天神刀,那又如何?我有一顆無敵之心,自可破碎蒼穹!顛倒乾坤!展開

《修羅刀帝》章節試讀:

至尊重生第七章 雲嵐的體質


「我問你話呢!你聾了!」

看到羅亮一聲不吭,張威更是憤怒,抬手就是一個巴掌朝羅亮頭上甩去。

羅亮頭一偏,輕易地就閃開了。

「你還敢躲!」張威怒道。

羅亮雖然是真氣境,但在豪門張家,僅僅只是一個外姓管事。

說的難聽點,就是一個奴才,竟然敢躲。

「呵呵……」

一陣冷笑響起,傳出的聲音,讓張威覺得很陌生。

「張威,我早就和你說過,再敢打我妹妹的主意,要小心你的狗頭,看來你是沒有將我的警告放在心上啊。」

「什麼!你、你是……雲塵!」

聽到這話,張威猛地抬頭。

看着面前的「羅亮」,就跟見了鬼一樣。

他張嘴就要大聲驚呼,不過這時,雲塵一擊掌刀已經橫劈而來。

以手代刀,依舊疾如電光。

張威呼救的喊聲根本來不及發出。

那一擊掌刀,便已經落在他的頭頂。

刀氣貫腦!

張威身子一僵,直直地往後栽倒,瞳孔渙散,再沒有半點生機。

雲塵拖住張威的屍體,拉進房間,關好房門,便像沒事人一樣,往外走去。

在經過一處廳堂的時候,一個威嚴的聲音從旁傳來。

「羅亮,你站住。」

隨着聲音響起,一個頭髮花白的老者,從另一邊走了過來。

「福總管,你叫我有事?」

來人名叫張福,是張家的大總管,實力高深,修為據說達到了真氣境七重。

不過面對他,雲塵神情依舊平靜,沒有絲毫的慌亂。

他的易容術,精妙無雙,再加上身形,氣息,都模擬的微妙微翹。

別說是真氣境了,就算化靈境強者,也不一定能看穿他的底細。

「嗯,有件事交給你去辦。」

張福從懷中取出了一個儲物袋,遞到雲塵的面前,「這裏面,是這個月發給西苑二房族人的例份,你送去分發一下吧。還有,裏面有一塊水紋精鐵,是二老爺指定要的,有了它,二老爺那件三階靈兵,應該就能煉成了。」

雲塵看着送到自己面前的儲物袋,呆了一呆,神情閃過幾分古怪。

「怎麼?叫你去跑一趟腿,就不願意?」

看到雲塵不說話,張福眉頭皺一皺,語氣有些不滿。

「不是,我很樂意效勞。」雲塵樂了,連忙接過儲物袋。

張福這才臉色稍稍好轉,「嗯」了一聲,背着手離去。

雲塵咧嘴一笑,將儲物袋收進自己懷中,轉身就偷偷溜出了方家。

這次潛入方家殺死張威,沒想到還會有這種額外收穫!

回雲家的路上,雲塵就已經清點了收穫。

儲物袋中,靈石就有一萬多,除此之外,還有一些給煉體境武者淬體丹,以及給真氣境武者服用的聚氣丹。

當然了,當中最有價值的,還是一塊足有人頭大小的礦物材料。

通體瑩白,泛着水波一般的紋路,堅硬無比。

正是水紋精鐵。

回到雲家。

雲塵翻出了那口從寶庫帶出的佩刀,當即就開始重新祭煉。

炎火之力一重重的發出,提煉出水紋精鐵的精華,然後又以玄妙的煉器印法,祭煉入那口佩刀之中。

耗去了大半個晚上的時間。

在第二天清晨朝陽升起之時,一陣驚天的刀鳴之聲,響徹雲府。

在密室中,雲塵盤膝而坐。

他的面前,一口銀白的長刀飄浮虛空,鏘鏘而鳴。

靈性驚人!

雲塵抬手,握刀,揮斬!

轟!

刺目的刀光閃過,整個密室,瞬間被從中割裂。

刀氣劈開堅硬的牆壁,沿伸出去。

在外面,都留下了一道十餘丈長的漆黑刀痕。

如果有眼力毒辣之輩,見到這一幕,必然會吃驚無比。

因為這口的威力,已經超出了三階靈兵。

達到了四階!

要知道,水紋精鐵可只是煉製三階靈兵的材料,能用它煉出四階神兵。

這簡直就是駭人聽聞!

「還不錯,就目前的修為,暫時用一下,也夠了。」

輕輕扣動了一下刀身,聽着刀鳴脆響。

雲塵收刀入鞘,走出密室。

外面,雲嵐已經蘇醒,聽到這邊的動靜,跑了過來。

「哥,你沒事吧?」

雲嵐一臉的關切,她顯然還不知道昨晚自己差點被人擄走的事情。

雲塵也不說破,輕笑道:「我能有什麼事,剛剛只是在試刀而已。」

「這就好。」

雲嵐鬆了一口氣,隨即臉上又浮現憂愁之色,道:「哥,我想過了,昨天我們得罪了張威,他肯定不會善罷甘休,不如最近這段時間我們出去躲一躲吧。我昨晚做夢,夢到自己被張家的人抓走……」

說著,雲嵐的眼眶又紅了。

畢竟是十幾歲的小女孩,面對豪門展家這等龐然大物,如何能不怕?

「躲?從來只有別人躲我,還從來沒有我躲別人的。」雲塵笑了笑。

雖然如今那一身驚世實力不在,但他依舊有着至尊的心態。

讓他躲出去,怎麼可能?

再則,張威已經被他秘密殺死,隱患已經消除。

「好了,嵐兒,這件事你就不用擔心了。以後你只管好好修鍊,不要辜負了你這一身上佳的天賦。」雲塵說道。

「我?我有上佳的修鍊天賦?」

雲嵐一臉的錯愕,被雲塵的話語轉移了注意力。

雲塵點了點頭。

昨天,他就已經暗中觀察過自己妹妹的情況。

雲嵐,身懷一種隱性的冰系體質,天寒玄冥體!

只不過這些年,雲嵐為了生存,更為了照料他這個哥哥,根本沒有時間修鍊,天寒玄冥體根本沒有激活,所以一點特異都沒有顯化。

「天寒玄冥體,是通過血脈傳承的,傳女不傳男,雲嵐的體質,是傳承自她母親。」

看來自己那位沒有任何印象的母親,身份很神秘啊。

雲塵心中思量着,卻是沒有說出來。

只要以後實力恢復,自然可以輕易解開這些謎題。

「不錯,你的確有非凡的修鍊天賦,只可惜這些年都埋沒了,要是再過些年月,等你過了十六歲,還沒有激活天寒玄冥體,那你這天賦也就廢了。好在目前倒也不晚,今天我就替你布置一個聚靈陣,助你覺醒靈體。」

雲塵摸了摸儲物袋。

還好昨晚從張家拿來了上萬塊靈石,不然這聚靈陣都布置不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