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愛如煙花,婚似蠱
愛如煙花,婚似蠱 連載中

愛如煙花,婚似蠱

來源:七悅文學 作者:銅雀驚鴻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曹文 現代言情 秦薄覲

當我在他面前,竭盡最醜陋,去撕扯小三的嘴臉
我就知道:隨愛天塌地陷的,不僅是我曾視若生命的自尊,還有曾賭在他身上——我全部的世界
——……——他說:你流言信,謊言信,唯獨不信,我的心
展開

《愛如煙花,婚似蠱》章節試讀:

第七章 解釋?掩飾!


他的目光懷疑而陰狠。

預示他早已有了計較。

恐怕我說什麼,他都不會信。

我虛弱笑了笑,對上他的目光,指着電視里的新聞,「那麼謝安安,請先給我個解釋!」

他雲淡風輕,「發佈會已說。不重複。」

「那會所照片,給我個解釋!」

「工作需要。沒什麼解釋的。」

我仍舊不死心,「嫩模在床,摟腰貼面,你給我個解釋……」

「我說被人陷害,你信?」

「那麼曹文,和她的孩子……」

他打斷我,眉目不屑:「需要解釋?」

我牙關咬緊。

心臟彷彿被石頭墜沉,轟然塌方。

如果他能將我當做平等相待的妻子,如果他知道我看到他出軌會難過痛苦,如果他願意耐心給我解釋,哪怕是欺騙我,我也可以欺騙自已。

可他卻連騙,都吝嗇。

「現在可以講了?」他面色依舊陰沉,「簽名怎麼回事?」

我回身打開抽屜。

看到抽屜里的東西,手開始發抖。

可我剋制住了心底森森涼意。

「薄覲,還記得三天後是什麼日子嗎?」

他眯眼,目光探尋:「七年紀念。」

「是。」我拿出那個不大的白盒子,放在床頭柜上,「也是你的生日。」

他皺眉,聽我講下去。

我將白盒子慢慢推到他的面前,「我準備了很久,也想過如果送給你,你應該會很開心。但我們已經走到了今天這步。這份禮物,和準備給你送禮物的我,都變成了一個笑話。但我仍舊想讓你看看。」

他修長的手指划過盒子,頓了頓。

抬眼,「是什麼?」

我笑得諷刺而平靜,「看看。」

他一手掀起盒蓋。

……

金屬託盤上,小鼠般的胚胎,安靜地躺在血泊中。

已成人形。

……

我以為他會勃然大怒,或者面目驚悚,或對我破口大罵,說我變態,說我神經病!

——這才是正常人看到這幕該有的反應。

……

可他一動不動。

獃滯地盯着那已經死去的孩子,一瞬不瞬地盯着。

臉色越發灰白,睫毛如蝶翅,戰慄發抖,手指幾次從金屬託盤上拿開,卻又覆上去。

我笑中帶淚:「你不是問我簽名怎麼回事嗎?」

他轉頭看我,目無焦點。

我聲如泣血:「我告訴你!秦薄覲!我才是那個被推下樓梯的人,我才是那個被迫害的人!可你只相信曹文,你只會照顧曹文!我孤身一人,小產在即,臨上手術,還沒人簽名,我就得活活疼死,大出血死!如果不是這個男人……恐怕我根本就不會活着在這裡跟你講話!」

他眼白儘是血絲,緩緩閉上了眼。

「你不是問我為什麼不講,就直接打掉嗎?」

我笑,「因為我根本沒想孩子會掉!如果不是你和曹文的那通電話,如果不是你在電話里給曹文出了什麼陰狠主意,如果不是你想讓曹文取代我的位置……這個孩子根本就不會掉!你讓我給曹文道歉,她害死了我們的孩子,你還讓我給她道歉……」

他抿了薄唇,嗓音乾澀,「閔真,我……」

我打斷他,「秦薄覲,你已有了曹文,我也沒了孩子,我們都沒有必要再發生牽扯。如果你還心疼我一分,就別再讓我去承受那些不堪,好不好?我們離婚,給對方一條生路,好不好?」

他沉默,甚至再沒看我一眼,放好盒蓋,筆直起身。

步伐穩健,偉岸背影卻透着僵硬。

拉開門,他頓了頓,才開口,「閔真……」

猛烈的咳嗽,喑啞男聲戛然而止。

半響,再響起,中氣不足,語速卻利落:「讓我看孩子,控訴我無情,你無非是想離婚。」

我說:「是。」

他斬釘截鐵,握門把的手骨節發白:「這輩子,都休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