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纖纖玉指畫君心
纖纖玉指畫君心 連載中

纖纖玉指畫君心

來源:七悅文學 作者:亦姎卿卿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張恆 現代言情 顧雲柔

一個現代的女廚子一枚,被親生父親推下樓,一朝穿越成村姑
人家穿越有金手指,有美男,而她顧雲柔,什麼都沒有,窮得飯都吃不上,有爹沒娘就算了,女子為尊男生子又是什麼鬼?家徒四壁,小妹年幼,無人敢嫁她顧雲柔,只因她窮,養家的責任全都扛在顧雲柔一個人的身上
無所畏懼,且看顧雲柔如何逆襲人生,改變命運
【本文乃女尊種田文】展開

《纖纖玉指畫君心》章節試讀:

第5章 兔肉有毒


劉獵戶話音剛落,顧氏便風風火火的跑到後院來了,看到劉獵戶手裡的兔子,顧氏眼神一閃指着劉獵戶就開始罵道;

「你個不要臉的,青天白日的,你登寡夫的門,你還要不要臉?」

劉獵戶聽到顧氏說的話,她起身看了顧氏一眼沒有理會她。

劉獵戶看着張恆開口道;「慶雨留在這幫你們,我就先回去了,有事你們再去叫我,拿着草藥怎麼治傷,慶雨都知道,我走了。」

劉獵戶走之前又看了顧氏一眼,什麼也沒說就離開了,不是劉獵戶計較顧氏說的話,而是她如果繼續留在這裡的話,顧氏肯定會連張恆一起罵。

因為這種事也不是一次兩次了,每次顧氏都罵得極為難聽,所以劉獵戶懶得聽她嘰嘰喳喳了。

……

顧氏見劉獵戶走了之後,她便打開後院的門走到顧雲柔他們家後院里來。

顧雲柔看着走過來的顧氏,她立馬明白過來顧氏是在打那隻兔子的主意。

顧雲柔擼擼袖子,正準備上前攔住顧氏,張恆已經率先走了上去道;

「娘……你來了,這兔子是給柔兒補身體的,能不能給柔兒留一半。」

顧氏聞言脖子一梗看着顧雲柔笑道;「顧雲柔今兒都有力氣打我這個做奶奶的,她哪裡需要補身體了,我怎麼沒看出來,我年紀大了,需要好好補補才是應當的,她還年輕,補什麼補?」

顧氏話落便直接從劉慶雨的手裡搶走了兔子,轉身離去。

張恆正準備去追,但是顧雲柔卻拉住了他,既然顧氏要吃,那就給她吃好了,反正自己的身體,吃不吃也不差這一頓。

這筆賬,顧雲柔給顧氏記下了,將來再好好的收拾她。

……

顧氏剛拿着兔子回到他們自己的家裡,劉慶雨便大聲道;

「哎呀!柔兒……那兔子是吃斷腸草死的,我娘她拿錯了,她以為這隻兔子是早上抓的那隻,怎麼辦啊柔兒……斷腸草的毒可是分分鐘致命的。」

劉慶雨話音剛落,顧氏便氣沖沖的拿着兔子直接隔着籬笆院牆直接給扔到了劉慶雨的面前。

隨後便傳來顧氏的咒罵聲道;「你個小崽子,心怎麼那麼毒呢?不給吃就不給吃,還拿只毒死的兔子過來,你們吃吧!吃死你們。」

張恆聽到顧氏的咒罵聲,忍不住轉過身去偷偷抹淚,心裏在責怪自己沒有用,保護不了自己的孩子,讓人家隨意謾罵。

顧雲柔看着偷偷抹淚的張恆,她心疼了,看着自己爹爹為了點吃的,這麼委屈自己,顧雲柔心裏暗暗發誓,自己一定要努力,不讓爹爹以後再為了一點吃的就這麼委屈。

顧雲柔撿起地上的兔子,自己安安靜靜的在一邊將兔子處理了。

顧雲清走到張恆身邊拉拉他的袖子安慰他。

雖然這兔子瘦,但是好歹也是點肉。

因為沒有什麼調料,所以顧雲柔只得用來燉湯。

顧雲柔將蒸好的饅頭放在一邊,隨後洗了洗鍋,加上水,將兔肉放下去煮着。

張恆從屋裡拿出僅剩的一點鹽遞給顧雲柔道;

「柔兒……這是咱們家最後剩下的鹽了,等爹爹明天把地里的馬鈴薯挖出來賣了,應該還能換一點鹽。」

顧雲柔接過張恆手上視如珍寶的鹽放進了鍋里,隨後顧雲柔邊去清洗兔子皮邊道;

「爹爹不用擔憂,我來想辦法,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咱們上章村周遭都是山,我明天去山上看看。」

張恆聽到顧雲柔說要上山,他立馬緊張了起來急忙開口道;

「柔兒……你身體還沒好,怎麼可以上山,你從小到大都沒有進過山,爹爹不讓你去。」

顧雲柔聞言輕輕笑着看着劉慶雨道;「慶雨……明天你們還上山嗎?我跟着你們一起去,爹爹……我跟慶雨一起去,你就放心吧!不會有事的,而且……我總不能一直在爹爹的保護下活着吧!我總要長大,爹爹你別擔心。」

張恆聞言還是很擔心,但是看着顧雲柔這麼堅持,他想說什麼,但是終究是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劉慶雨聽到顧雲柔問的話,她想了想笑道;

「我和我娘天天都要上山,但是我們都是去深山,不在外圍,我擔心你的體力跟不上,而且我們還要起得很早,柔兒你起得來嗎?」

顧雲柔聞言點點頭應道;「沒問題的,我受不了的話我就在山的外圍逛逛就好,你不用擔心我。」

劉慶雨聽到顧雲柔這麼說,她便點點頭應道;

「行……那我明天早上來叫你,不過山裡也沒什麼吃的,我和我娘天天在山裡,除了獵物,我們也沒發現什麼可以吃的。」

顧雲柔聞言心裏一笑,根據原主的記憶,顧雲柔知道光是山的外圍就有不少吃的,但是村民們不認得,所以就認為是不能吃的。

顧雲柔看着劉慶雨,給她一個安心的笑容道;

「不管有沒有吃的,我都想去看看,說不定老天爺賞飯吃呢?」

劉慶雨聞言贊同的點點頭,她覺得顧雲柔說得有點道理,畢竟山裡東西多,很多都沒有人嘗試過,但是這不代表着那些東西不能吃。

……

吃過飯後,劉慶雨就回家了,顧雲柔帶着張恆去把竹林里的竹筍都掰回家來,而顧雲清則是在家裡負責剝竹筍。

中間顧羅氏也來幫顧雲清剝了不少,但是因為顧氏罵罵咧咧的,顧羅氏幫了一會後便又回去了。

父女三人忙活了一個下午,好不容易才把竹林里的竹筍都掰了回來,堆得整個後院都是竹筍。

晚飯父女三人就光吃饅頭就着中午剩下的兔肉湯吃了,這樣的生活,對於現在的他們來說,算是一年之中,吃得最好的一天。

顧氏看他們吃了兔肉沒事,她就知道她被劉慶雨騙了,大晚上了,顧氏都還沒消停,都還在因為兔肉的事情大聲的咒罵著顧雲柔他們父女三人。

但是顧雲柔他們父女三個可沒心思理會她,父女三人就着月色嘩啦啦的還在剝着竹筍,他們還指望着能用這竹筍當明天的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