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秘密情人別惹火
秘密情人別惹火 連載中

秘密情人別惹火

來源:有書閣 作者:林青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青 現代言情 高焰

紙醉金迷永遠不會在雲東市消失,尤其在延年酒店,三教九流,包攬眾生
我在酒店洗手間外等我的老闆林青,他今天說要領我去陪個資本大鱷
我無聊地貼着牆根抽煙,幾個男人坐在門廳....展開

《秘密情人別惹火》章節試讀:

第2章 假戲真做


飯桌上,高焰不開心,大家吃飯都小心翼翼,他不停地喝,飯局結束,就醉得被送往房間休息。

林青留住了我。

「這是房卡,你好好伺候焰哥,以後想爬上去會容易很多。」

「謝謝林哥。」我點了點頭,也就明白意思了。

林青見我接得這麼順溜,反倒有些意外,隨口問了句:「你平時不是不接這種活么?」

「高總又帥又有錢,誰不想試試啊……」我眨了眨眼打了個哈哈,是別人我當然不會陪,但高焰,我回國本就是要來討債的。

「不枉我把高總這種特優品留給了你!」林青高興地拍了拍我的肩,偷偷給我塞了盒安全套,轉身離開了。

我拿着房卡,進了房間。

高焰今夜喝了很多,醉醺醺地倒在床上,沒人敢給他收拾,只因他口口聲聲發著脾氣讓人快滾,大家早就跑光了。

房間黑黢黢的,只有床榻上男人沉重的呼吸和輕微聲音。

我記得他酒量一向很好,很少有醉的時候,更不會像現在這樣醉得難受。

我摸黑走過去,坐在床沿,打開了壁燈。

昏黃的燈光打在這張俊臉上,輪廓有稜有角,比幾年前顯得更為冷峻。我抬手撫摸着他的五官,嘴角噙出一絲冷笑,可惜了,這幅好皮囊卻配了一顆冷酷薄情的心。

我鬆開了他的皮帶,解開了他的襯衫,好偽裝出我倆上過床的凌亂景象。

解到倒數第二顆紐扣時,一雙有力的手猛然拽住我的腕,將我往床里一帶,人也壓了上來。

我驚恐掙扎,可是,一個喝酒的男人何來如此大的力氣,剛還躺着怏怏難受的他,突然瘋了似地扒我的衣服,啃噬我的脖頸,大手四處游移,整個重量都壓得我喘不過氣,別說反抗了。

我知道自己今晚答應來會遇到什麼,其實沒必要反抗不是么?

我要的就是他為我瘋為我狂,糾纏到死,沒準能讓我開心點。

上半夜酣暢淋漓,下半夜,我做了個噩夢。

我躺在火光之中,受烈火包裹。

我被燒得體無完膚,容貌和皮膚一點一點從身體上剝落,就像小時候聽聊齋故事……美人剝下她那血淋淋的畫皮,化作極為醜陋兇殘吃人心臟的惡鬼。

「啊……」

夢中皮膚撕裂的感覺讓我忍不住驚叫出聲,心跳撲通亂跳就如死神奪命般迅疾,我的手不自覺摁住了胸口,瞳孔一緊,頓時驚醒得坐了起來。

冷汗浸**我單薄的睡裙,緊貼在背上,加之,前半夜歡愉過後全身筋疲力盡並未沐浴,黏膩的感覺讓我渾身難受。

我還是會因當年的事,做同樣的噩夢。

而每次醒來,都會感覺皮膚下似藏着一種惡毒的火蟲,撓得我灼痛難耐。

在國外時,我就去不同醫院檢查過幾次,但庸醫們都說我身體很好,也照過CT,皮膚之下並沒有我臆想出的那種火蟲子,他們更多的建議是,讓我在心理上多多放鬆,別太緊張,隨之就開很多鎮定安眠的藥丸,讓我每天服用。

我把那些副作用極大的安眠藥全都扔進了垃圾桶,繼續每晚做着噩夢,可能是習慣了,這次醒來之後,我做了幾次深呼吸,情緒逐漸平靜。

夜涼如水,深秋的晚風撩起那白色天鵝絨窗帘,露出月亮的半邊臉,我下意識摸了摸左邊,那裡已經沒有了男人的溫度,心裏不由一陣自嘲。

事實上,跟高焰做完之後,我就知道他醒完酒立即離開了。

他沒有留戀,他應該已經將這種程序爛熟於心了……按部就班接受他人送上門的「好意」,用盡全力將眼前美味消化乾淨,嘴巴一抹,衣袖都不會揮一下,徑直穿衣走人。

於他,我不過是消遣品,跟其餘那些媚眼如絲搶着爬他床的女人沒什麼區別。

我不由噁心,他肯定跟很多很多女人滾過床單,但又想起慕嫣,我曾經的姐妹,上位的第三者兒,如今的高太太,跟我有着同樣的待遇,頓時有種報復成功的快意。

這種扭曲的情緒讓我莫名高興,我哼着歌走進浴室,打開浴缸的水龍頭,在等放滿水的間隙,無聊得想抽根煙紓解心中煩悶,但遲遲找不到火,正打算放棄之際,眼尾不經意掃到放高檔香檳的木質酒櫃,一個方方正正的Zippo打火機躺在頂上。

拿起打火機,金屬外殼上的雕刻文字已經被摩挲得光滑,但我仍舊認出了那熟悉的英文……Wetogether。

翻譯過來就是,在一起的我們。

我立馬從這個透露着非主流氣息的英文字母確認出打火機的主人是誰。

高焰的打火機,或者應該說,是以前我送他的禮物,不,更準確的說法,是曾經的何好送給他的禮物。

我現在是模特何好,除了名字,容貌和皮膚還有聲音,已經跟那個又蠢又傻一味相信男人的土包子何好沒任何關係。

我把玩着打火機,正打算點燃手裡的香煙,突然,酒店房門響起滴滴聲,一聽就知道是有人從外面用卡在開門禁。

這麼晚了也不知是誰,但門打開的瞬間,我還是愣了一下。

全身紀梵希、普拉達的男人站在門口,深邃的眼眸越過空氣,直勾勾盯着我看了兩眼,俊眉輕蹙:「你是誰?」

我差點以為他透過我身上這套纖薄的性感睡衣,我的肌膚,我的容貌,看出我的本質其實是五年前那個已經被他不知被遺忘到哪個角落的前未婚妻,心頭一陣慌亂,踩在冰冷地板上的腳趾也不由蜷縮。

不過,我很快就反應過來,他的確如我所想,他根本不在乎剛和誰上過床。

剎那間,我擺出了自以為最風情萬種的笑容。

「高總,雖說全程沒開燈甚至不曾交流過一句,但我叫得那麼好聽,你總不能裝作不認識我吧?」

意料之中的,我在高焰眼中捕捉到一絲厭惡。

我有些得意。

我想,他一定很後悔今晚上了一個毫無羞恥感的女人。對,他有潔癖,他會嫌臟。

但高焰的表情總是那麼讓人難以捉摸,他的目光挪到我攥着的這隻打火機,凌厲的瞳仁瞪過來,我心裏不由得一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