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帝少寵婚太太休想逃
帝少寵婚太太休想逃 連載中

帝少寵婚太太休想逃

來源:有書閣 作者:季慕白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季慕白 王菲菲 現代言情

今天是原本是姐姐出嫁的日子,新娘卻臨時換了人
「你趕緊把婚紗穿上,迎親的人已經在樓下了
」王菲菲把婚紗扔到季慕白的床上
「為什麼是我?」 和盛家有婚約的....展開

《帝少寵婚太太休想逃》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一章 代嫁


今天是原本是姐姐出嫁的日子,新娘卻臨時換了人。

「你趕緊把婚紗穿上,迎親的人已經在樓下了。」王菲菲把婚紗扔到季慕白的床上。

「為什麼是我?」

和盛家有婚約的明明是姐姐王菲菲。。

「我也沒有辦法,盛家奶奶臨時點名要你代嫁。」王菲菲無辜的聳聳肩,「盛大少車禍成了植物人了,盛奶奶找了個算命的,說你的命格更適合給他沖喜,晚了就來不及了,你還是趕緊穿上婚紗吧。」

啥?沖喜?

這麼大事,為什麼現在才告訴她?

「我不嫁。」季慕白頭也不抬,斬釘截鐵的說。

她的人生憑什麼由別人來擺布!!

再說,她又不認識盛初淵,更何況他還是個躺在床上的植物人。?

「慕白,王家養你那麼多年,你不能這麼自私!」王菲菲皺眉,說道:「想想你爺爺的醫藥費,你當真見死不救嗎?」

提起爺爺,季慕白一時語竭。

爺爺的醫藥費,她不能不管。

當初,是爺爺堅持要養父母收養她,她才有了一個不算溫馨的家。

儘管日子並不好過,可是多虧爺爺暗中幫襯,她依然可以順利長大,考上大學,學喜歡的專業。

季慕白眼角微微濡濕,頓了頓,遲疑着開口,「……只要我嫁,爺爺的醫藥費就有着落了嗎?」

「當然了,盛家會給我們很多彩禮錢!」王菲菲一看有戲,頓時眼裡放光,滿口保證。

季慕白握緊了纖細的手指,臉上是並不情願的表情。

外面響起了腳步聲。

是盛家的保鏢。

看着桌子上與爺爺的合影,耳朵里是催促的敲門聲,季慕白終於鬆口「……我嫁。」

「太棒了,快換婚紗!」

「不用了。」季慕白懶得理王菲菲。

她抱着沒看完的書,穿着自己平時的衣服,開門下樓。

沒有婚禮,沒有新郎。

季慕白出嫁了。

臨走時,保鏢不忘在桌子上扔下一張支票……

山頂別墅,江山苑。

黑色調的昏暗卧室里,裝修奢華。

保鏢把季慕白帶進卧室就離開了。

身後的門「嘭」的關上。

卧室里拉着厚厚的窗帘,大白天也開着燈。水晶燈下的大床上,躺着一個男子,一動不動。

他就是盛初淵?

她略有耳聞,盛家大少盛初淵脾氣暴虐,生人勿近。

執家之後,手腕鐵血,讓商界對手聞風喪膽。

也不知道這個暴君到底長啥樣子?

季慕白的好奇心冒了個泡泡。既然嫁過來了,看看總可以吧?

她悄悄的走過去,往床上之人臉上瞥了一眼。

好帥!

床上那人,一張臉像是上帝精雕細刻的神像一樣俊美,長長的睫毛,如同兩把小扇子輕輕蓋在臉上,鼻樑高挺,嘴唇性感。

即使靜靜的躺着,都能讓人感受到攝人的氣場。

他如果是健康人,追他的女生一定趨之若鶩。

也就是因為他,她被迫代嫁。

季慕白看着那張俊臉,眼裡閃過一絲怨氣,可是又一想,要自己代嫁的又不是他本人。

他比自己更沒有選擇吧?

甩甩腦袋,她為自己剛才的遷怒感到抱歉,咬了咬略微乾澀的嘴唇,開口道:「你放心吧,雖然我只是沖喜的,可既然嫁過來了,就是盛家人了,我會照顧好你的。」

無人回答她。

卧室里開着冷風,可是依舊悶熱,盛初淵額頭蓋着一層薄薄的汗珠。

伸手試了試他睡衣下的脖子,果然身上都濕透了,粘糊糊的。

季慕白放下書本,去浴室打來熱水,幫他擦身體。

睡衣下,八塊腹肌清晰可見。

「昏迷了兩個月,身材還這麼好?可是,下半身要擦嗎……」

跪在盛初淵身邊,季慕白無比糾結。

擦的話,她不好意思。

不擦的話,他應該很難受。

算了算了,好人做到底!

「就當做慈善,救苦救難了!」

季慕白閉上眼,柔嫩細白的雙手從筆直有力的大腿一直摸到勁腰……

小心翼翼拉起盛初淵的褲腰,剛要往下退,就聽到一個低沉的聲音悠悠的傳來:「女人,你在玩火嗎?」

話音剛落,季慕白嚇得一屁股坐到盛初淵腿上,險些摔下床去。

盛初淵竟然坐起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