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將婿
將婿 連載中

將婿

來源:花生小說 作者:一筆夢塵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寶兒 楚天 都市小說

六年戎馬,楚天成就無上至尊醫神,為了贖罪,他榮耀回歸,卻發現自己多了個女兒……展開

《將婿》章節試讀:

第7章 入場券


「百年何首烏兩株!」

「百年人蔘兩根!」

「百年冬蟲夏草兩顆!」

「塞納莊園房產證一本!」

「現金兩百萬!」

隨着傭人報出一個個物品名,所有人都震驚了。

這……這也太壕了吧?!

良久,鄭老太君才恢復了一些,她盯着眼前的兩大箱物品,喃喃問道:「你們……誰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林家子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誰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不過楚天的嘴角卻是悄不可聞的浮起一抹讚賞。

林家是醫藥世家,張虎這小子選的禮品還算不錯。

見無人回答,鄭老太君不由面色一沉,「都不知道嗎?」

楚天正要說話,不過這時,邢忠卻是出聲說道:「奶奶,或許我知道對方來自哪裡。」

「哪裡?」鄭老太君扭頭詢問,楚天的眼裡也閃過一抹驚訝。

「雖然我不知道到底是誰這麼大手筆,但是我卻能肯定剛才那三人來自戰域!」邢忠嘴角微揚,十分自信的說了一句。

戰域!

所有人心中一凜,看着邢忠的眼神充滿了震驚和疑惑。

邢忠輕笑一聲,繼續說道:「儘管那三人沒有表明身份,也沒有穿戰域的制服,不過從他們的言行舉止,我還是能判斷出就是戰域的人,而且最重要的就是他們臨走前說的那句『上峰』,這可是戰域特有的稱謂。」

眾人恍然,對於邢忠的分析都信了幾分。

特別是林燦,他好似想到了什麼似的,看着邢忠激動問道:「大姐夫,你說會不會是戰域首長為了表彰你,所以派人送來的禮品?」

林燦話一出口,再次讓眾人心驚,隨即也都紛紛議論了起來。

「小燦說的很有道理啊,我們林家就忠兒一個人在戰域任職,不是他還能有誰?」

「忠哥,我知道你厲害,但是卻沒想到你這麼厲害,連戰域首長都派專人來送禮!」

「噓,小點聲,這事兒得低調,沒見戰域首長派來的人都穿着便服嗎?不要聲張!」

「對對對……」

看着眾人都在捧邢忠的臭腳,楚天心中泛起一抹無奈,就算這時候他要解釋,估計也沒有人信吧。

邢忠也被眾人的話語震驚了,他心裏非常清楚,戰域首長是斷然不可能派人給自己送這麼大禮,只是林家除了自己,到底誰還跟戰域有聯繫呢。

嗯?

忽然,邢忠腦海中浮起一個身影,下意識朝着人群後方看了一眼,不過很快,他就為自己的想法感到可笑,就那個軍醫?他也配?

有人歡喜有人愁。

看着此時猶如眾星捧月般,被所有人圍在中間的邢忠,林光榮兩口子的臉色難看到了極致。

同是當兵的,地位待遇卻天差地別。

越想越氣,趙香蘭忍不住低聲責罵道:「都怪你這個廢物,早就讓你少說話,我們家的臉都被你丟盡了!」

「媽,你別說了!」林心怡見狀,連忙拉了一把趙香蘭。不過心裏也是泛起了一抹苦澀。

她並不是一個虛榮的女人,可是每當她看見大姐那一臉傲嬌的表情時,心裏也會生出無限的委屈,如果自己的男人也……

「好了,你們兩個先把禮物收起來,其他人都過來開會。」就在這時,老太君忽然說了一句。

等所有人都坐下來後,老太君便再次開口道:「我收到消息,皖州、金州、南州將會合併,上面也空降了一名統帥負責新戰域的所有事宜,大家對此有什麼想法嗎?」

什麼?!

老太君的話一出口,瞬間便掀起了軒然大.波。

「媽,您說的是真的嗎?」林心怡的二叔,林光華表情凝重的問了一句。

有了林光華開頭,其他人也都紛紛出聲。

「三區合一可不是小事,如果這是真的,我估計上面會有大動作。」

「沒錯,所謂新官上任三把火,我覺得所有家族子弟接下來都要低調點,不要惹是生非。」

「……」

老太君沒有回答眾人的問題,而是笑眯眯的看向邢忠,開口問道:「忠兒,你有什麼想法嗎?」

邢忠似乎早有準備,聽到老太君的話後,便笑着回道:「奶奶,我倒是覺得這或許不失為一個機會。」

「怎麼說?」老太君眼睛一亮,看着邢忠的眼神滿含期待。

「據我所知,三區統帥來自戰域,好像還是西境的一位大人物,不過不管是誰,我覺得只要我們運營得當,肯定能打破現在的困境,百尺竿頭更進一步!」

邢忠見其他人好像並不是很明白,於是耐心說道:「大家都知道,我們林家在皖州並不算是什麼大家族,而且也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發展了,這都是因為現在的皖州,各方勢力盤根錯雜。」

「而三區合併就不一樣了,只要新統帥上任,肯定會有所大動作,甚至是重新洗牌也說不準,所以,只要我們做好準備,把握住機會,哪怕晉級為一流家族也不是沒可能!」

「**!」

邢忠的話音剛落,坐在首位上的老太君就帶頭鼓起了掌,她笑着讚許道:「忠兒分析的沒錯,我也相信我們家族肯定會在這次三區合併後,再上一層樓!」

眾人見老太君跟邢忠都說的煞有介事,頓時便知道這件事基本已成定局,於是紛紛附和了起來。

「看來還來真是一件好事啊!」

「當然是好事,大姐夫可是我們皖州戰域的副都統,到時候要是他在統帥面前美言幾句,我們還愁沒飯吃嗎?」

「對啊!剛才戰域首長還派人來送了禮,以忠哥現在的身份地位,肯定能經常接觸新統帥,以後我們林家可就指望忠哥了啊……」

邢忠聞言,不由心裏苦笑,他確實是皖州戰域的副都統,可是哪有機會見到新統帥,那可是自己上級的上級的上級的……

不過很快,他就揮散掉了這些念頭,不管怎麼說,新統帥既然是戰域的人,自己確實比林家其他人有着得天獨厚的優勢,而且自己還有慶典的入場券,說不定到時候真能跟新統帥說上兩句……

越想越覺得有這個可能,邢忠便開口說道:「我儘力吧。」

「忘了告訴大家,我這次過來還帶了三張新統帥上任慶典的入場券,奶奶你可以分配一下到時候帶誰去參加。」邢忠說完,便從身上掏出了三張入場券,瞬間吸引了在場所有人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