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都市至尊狂仙
都市至尊狂仙 連載中

都市至尊狂仙

來源:常讀 作者:廬軒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武俠修真 祖龍 蘇軒

蘇軒,修道三十萬載,終成諸天萬界頂點的至高神,身懷九大祖龍之力,人稱九龍軒尊,萬劫不滅,萬戰不敗的他在問道巔峰之後,卻毅然重生回地球,只為改寫他生而為人時,那慘淡不堪的三十年光陰……展開

《都市至尊狂仙》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曾經廢少,而今至尊!


江北省,卧龍市,蘇家宅院,三少爺蘇軒躺在床上,一年前發生的一場車禍,讓風華正茂的他,成了四肢癱瘓,生活起居都得人照料的廢人。

床前立一妙齡少女,面容精緻,長發束起,旗袍勾勒的完美身材一覽無餘,正低頭專心洗着毛巾,她叫小雅,蘇軒的貼身女僕,在他癱瘓後更是照顧他的一切起居。

將毛巾洗好擰乾之後,小雅轉過身來就要為蘇軒擦洗身子,後者卻在這時突然睜開眼,將手伸向小雅的脖子。

咣!

銅盆打翻,小雅雙腳離地,蘇軒用單手將她提在半空中,冷漠麻木的望着她。

「少爺,我是小雅呀。」她快要窒息,聲音痛苦。

小雅。

這兩個字,讓蘇軒無神的眼劇烈波動,死死盯着眼前這張痛苦的臉,直到印象中那已經模糊的小雅,漸漸與眼前的女子重合在一起。

是真的小雅,不是冰冷的屍體,我重生了。蘇軒目光驟然複雜,輕輕地小雅放下。

是的,蘇軒重生了,他本是立於諸天萬界頂點的九龍軒尊,修道三十萬載,問鼎大道巔峰,無人能與之爭鋒。

但就算成為至高的存在,他仍有許多未能了卻的遺憾,那便是生而為人時,那短暫卻不堪回首的三十載。

卧龍市四大家族,蘇家居末位,上頭有厲、葉、趙三家。

蘇家和葉家曾經交好,蘇軒也被兩家長輩擅作主張與葉家大小姐葉蕊訂下了婚約,厲家二少厲強,正是葉蕊的狂熱追求者,蘇軒自然成了他的眼中釘。

造成蘇軒四肢殘廢的車禍並非意外,正是厲強策劃的,他收買了蘇家傭人來福,在蘇軒座駕上動了手腳。

蘇軒雖大難不死逃過一劫,終究落了個殘廢。

這場事故發生時,蘇軒20歲,也標誌着十年悲劇的起始,之後的三年里,他成了真正意義上廢人,廢的不僅僅是肉體,還有精神。

這三年中,蘇家也消亡了,雖然敵人太強,這是不可抗力,當時的蘇軒也改變不了什麼,但他一直很懊悔,沉浸在對前途的迷惘中,眼睜睜地看着家族走向滅亡,什麼都沒有做。

滅族之夜,蘇軒雙親,兄長,闔家老小均慘死,若非機靈的小雅老早就察覺到這一天,偷偷在房間中鑿出一個可供兩人容身的洞,蘇軒必然也會慘死當夜,沒有之後的一切。

家破之後,小雅帶着蘇軒離開了卧龍市,兩個人在山中隱居,小雅無怨無悔地照顧着蘇軒。

無意中找到《九龍霸體訣》,成為一名修鍊者也是那時候發生的事情。

修鍊此訣,不僅讓他殘廢的四肢痊癒,還讓他擁有了超凡的力量和精神,也讓他內心已經熄滅的復仇之火重新燃起。

地球上存在着俗世和隱世,俗世便是絕大多數平民活躍的圈子,又名社會。

隱世,便是平民的層次接觸不到的,地球大能們的圈子,他們中有的清心寡欲,與世無爭,有的卻熱衷於俗世的花花世界,為權貴所收買,充當其劊子手。

當初覆滅了蘇家的,便是這樣一位世外高手,擁有着十丈外殺人於無形的恐怖實力,是蘇軒想要復仇的終極目標。

聽聞了蘇軒的心愿,小雅義無所顧地支持他,並跟隨他下山。

蘇軒用強大的實力,將過去對蘇家不利的敵人一個個消滅,最終他找到了那位修鍊者。

但,蘇軒卻敗了,不止敗了,小雅還慘遭毒手,滂沱大雨中,蘇軒抱着瀕死的小雅,後者卻一遍遍地向自己道歉,說對不起,沒有保護好肚子里的孩子。

那一刻蘇軒才知,小雅已有身孕,而他卻只顧着復仇,連這一點都沒有發現。

他仰天咆哮,哭幹了眼淚,小雅已氣絕,他抱着小雅冰冷的屍體消失在雨中。

數年後,蘇軒三十歲,實力更加強大的他出山再度尋仇,卻得知仇敵已經死在其他強者的手中。

那一刻,蘇軒萬念俱灰,只感覺自己的人生是個笑話。

他決心在小雅墳前自行了斷,去黃泉陪自己的愛妻,但卻未死,醒來時已經到來一個全新的世界,那裡不是地球,文明甚至要落後於地球,但那裡的凡人,卻具備着地球上隱世大能都不具備的力量。

也是那時,蘇軒才對世界有一個全新的認知,洪荒分諸天,下位天,中位天,上位天,超位天,至高天,諸天又分諸多位界。

地球在諸天萬界中,屬下位天,螻蝗界,此界生靈,在高位界生靈眼中,無異於螻蟻和蝗蟲,微不足道。

每個位界都有他的鴻溝,鴻溝如無形枷鎖,限制着位界內生靈所能到達的層次,若有生靈逆天改命,跨過界之鴻溝,來到新的位界。

這類人被稱為『跨界者』。

當時的蘇軒便是跨界者,他在瀕死之際力量覺醒,來到了下位天凡人界。

更有極少數人,衝破了天的桎梏,來到上層天,那又是另一番光景,這類人被稱為『逆天者』。

後來的蘇軒,便是一位逆天者,他這一生,都在逆天而行。

有了在地球那慘淡不堪的十年,在高位天界闖蕩的他,徹底找不到那個天真少年的影子,他變得冰冷而嗜殺,踩着屍山血骨走到了頂點。

這次重生,他有三大夙願。

與愛妻小雅再續前緣,永生永世並肩攜手。

讓愛他和他愛的人們,不再承受半點委屈。

至於第三大夙願,那便是將地球帶出螻蝗界,使地球立於諸天萬界的最高頂點,那是曾經蘇軒都沒有完成的事情,因為當初他立於萬界頂點故地重遊時,發現地球早已滅絕,成了一顆死星,站在毫無生機的焦土上,他的回憶,他的殘念湧上,那一刻他才堅定了重生的信念,不再失去任何重要的東西。

為此,蘇軒回來了,重生仍是少年。

小雅坐在地上,捂着發紅的脖子,望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蘇軒,眼神驚愕而不解:究竟發生了什麼?少爺他為何像變了一個人。

她自然不可能知道,眼前的蘇軒,內在已經不是江北卧龍市落魄的蘇家三少,而是威震諸天萬界,凌駕於億萬生靈的九龍軒尊。

「看什麼看,給老子閃開,我要見見你們家那個廢少蘇軒!」這時,庭院中傳來一陣嘈雜。

「外面在騷動些什麼?」穿好衣服的蘇軒問道。

少爺他,什麼都不記得了嗎?小雅心驚。

「少爺,您忘了嗎?您和葉家葉蕊小姐有婚約,但後來您出了車禍,雖大難不死,但從此……沒法下床了,葉菲小姐她,嫌棄您是個廢人,但又礙於面子,不好解除婚約,所以便讓她的追求者,厲家厲強少爺出面,想讓您知難而退,此刻在門外叫囂的,是厲強的狗腿子厲乖,原本是外姓,因討了厲強歡心,被賜了厲姓!」小雅說道。

「哦,的確是有這麼一回事。」蘇軒回憶起當年的情景,他癱瘓在床,外面那些人沖了進來,圍在床邊肆意地嘲諷着,小雅憤怒卻無助的哭聲回蕩在耳畔。

他邁步向屋外走去。

「少爺,您不能出去……他們人多勢眾啊!」小雅急忙說道。

但是,蘇軒已經推開門走了出去。

院子里站着兩票人,蘇家和厲家。

「我家蘇軒少爺和葉家葉菲小姐的婚約,是兩家長輩訂下的,豈容你們厲家指手劃腳!」蘇家家丁不平道。

「蘇軒,那個四肢殘廢,連屎尿都得人伺候的廢少嗎?」厲乖輕蔑道。

「這裡是我們蘇家的地頭,你們未免太過放肆!」蘇家家丁反擊道。

「蘇家,蘇家現在也不行了,在江北卧龍市四大家族中居末位,指不定什麼時候就掉下去了,識相點的就乖乖退出,說自己配不上葉蕊小姐,興許我家厲少高興,還能給你們分點蒼蠅腿蚊子腿什麼的。」厲乖輕蔑道。

「就是就是,識相點就趁早,不要自討沒趣!」一眾狗腿起鬨着。

「你們不過是厲家的下人,不要狗仗人勢!」蘇家家丁憤怒道。

「哈哈,狗腿子,沒錯,我們就是狗腿子,我們就是狗仗人勢,我們就在你們蘇家地頭上指着鼻子罵你們蘇軒廢少,你們能奈我何,動手啊,來啊,動手打我們啊!」厲乖趾高氣揚道。

「你們!」有血性大年輕家丁就欲上去,卻被年老的拽住。

「忍忍吧,動靜那麼大,管家卻都沒有出面,咱們下頭人又能做什麼呢?」年老家丁搖頭嘆息,年輕家丁咬牙切齒,卻又無可奈何。

轟!這時,一道黑影從眾人頭頂掠過,抬眼望去,很多人擦了擦眼睛,那不是蘇軒嗎?他四肢不是殘廢了嗎?為何他在空中滑翔?

噠。

蘇軒落到那厲乖面前,冷冷地望着他。

厲乖因這突髮狀況慌了一下,但轉而想到他是厲少身邊頭號紅人,蘇軒又是遠近聞名的廢少,所以當即不慌了。

「呵呵,看來你們蘇家也是舍下血本了,傷成那樣都給你治好了。蘇軒,我就明說了吧,你就是個廢物,不服?不服你弄死我啊,你弄死我啊!」厲乖乖戾地說完,還賤兮兮地將脖子抻上去。

卻見蘇軒手就如同鬼魅探出,準確無誤地抓住厲乖的脖子。

「快點保護少爺啊!」這時,小雅氣喘吁吁地跑了過來。

咯嘣!

一聲脆響後,偌大的庭院,靜悄悄的,原本剛要起鬨的狗腿子們,看着眼前脖子扭曲成詭異角度,一臉驚駭和不解,已經死翹翹的厲乖,全都傻眼了。

小雅用手掩着嘴唇,雙眸顫動着。

唰!蘇軒將厲乖屍體如垃圾一般丟出去。

「滾!」一字如驚雷炸響,厲家狗腿子們如同鳥獸散去,屁都沒敢放一句。

蘇家眾人更是目瞪口呆,恍如在夢中。

「小雅。」蘇軒回頭,看向小雅。

「少,少爺,我在!」小雅顫聲道。

「我餓了,給我做點好吃的。」蘇軒說完,在小雅驚愕的目光中,轉身回到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