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絕世箭神
絕世箭神 連載中

絕世箭神

來源:常讀 作者:簫中藏劍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葉重 奇幻玄幻 小風

練箭者,重力,重速,重眼力
力之極致,射爆宇宙
速之極致,不可躲避
眼之極致,無不可鎖定之目標
力、速、眼全部修鍊到了極致,天下無不可殺之人,天下無敵!展開

《絕世箭神》章節試讀:

第2章 通天箭橋


葉封臉色大變,拳頭握緊,就準備衝著葉重的臉打去。

葉重沒有動,而是冷冷的說道:「你是怕一個月後,我會狠狠的在決鬥台上羞辱你,才想現在就毆打我一頓,發泄內心的恐懼,是吧?」

葉重的話音剛落,葉封的拳頭在葉重的鼻尖停住了,隨後緩緩的收了回去。

葉封哈哈大笑:「有意思,真有意思,太有意思了!我現在如果打了你,豈不是說,我真的怕被你一個月後在決鬥台上羞辱了么?我一個劍士二層修為的人,豈會怕你一個連士級力量都沒有的廢物?」

在附近漸漸走近圍觀的一些族人,也都從葉封隨從的口中,得知葉重居然自不量力的想要和葉封去上清源縣決鬥台決鬥,紛紛露出了蔑視的眼神。

「決鬥台可是號稱只要開啟了,哪怕是神,也絕對無法干擾的!葉重居然敢找葉封去決鬥台決鬥,他真的不怕被虐的跪地叫爺爺?」

「葉封贏定了,到時候就看葉重能夠堅持多長時間不認輸,就看他有沒有骨氣了。」

……

對這些蔑視的眼神和議論聲,葉重全都無視,他舉起了手裡的包裹,對葉封說道:「你最好現在就去準備一個月後的決鬥,要不然,你會輸的,輸的很慘。」

葉封愣了一下,隨後笑了,笑的直不起腰來,他很顯然認為葉重是在講一個笑話。

葉重回頭看着同樣笑的前仰後合的葉家人,拳頭緊緊的捏起,指甲刺進了肉里,掐出了血。

這些人,在葉重還是天才的時候,對葉重溜須拍馬,恨不得把葉重當成自己的親爹一樣供奉。

但是,在以為葉重徹底的不能打通通天橋之後,他們換了一副臉色,他們看葉重的目光,就如同看路邊的乞丐,充滿了高高在上的優越感和蔑視。

「很好,你們都很好,我會讓你們都會後悔的!」

葉重快步的走回自己幾里外,有些殘破的小院子,在一個滿是水的大缸下面,點起了柴火。

把大缸里的水燒的沸騰的時候,葉重從包裹里取出了三葉空草,放在裏面。

然後根據水的顏色,葉重一次把足夠常人一個月修鍊的藥草,按照類別,依次全都放了進去。

等大缸里散發著一種難聞到極點的味道後,葉重把大缸下面的柴火,抽出了一些,用文火熬煮。

就在這個時候,院門被推開,侍童小風那瘦弱的身體,拖着一輛上面放着幾袋米的小板車,艱難的拉了進來。

侍童的臉上青一塊,紫一塊,頭髮上還有他人的痰,他的眼裡充滿了淚水,問葉重:「少爺,這是最後一次了,對不對?」

葉重仰頭看着天空,眼中的淚水從眼角滑落,用力的點頭:「對,這就是最後一次!不會再有下一次了!」

葉重把侍童小風狠狠的摟在懷裡,眼淚無聲的流了下來,他恨自己為什麼這麼在意那冷漠父親的看法,如果自己稍微放鬆一點修鍊,完全可以憑藉自己的雙手自給自足,小風也就不會受到這種羞辱。

但是,他沒有。

葉重一遍一遍的說道:「小風,放心,不會再有下一次了,我們很快就會有好日子了。」

侍童小風擦了擦眼淚,問葉重:「會有肉吃嗎?」

「會!而且會有好多好多的肉。」葉重的眼淚徹底的決堤了,在這一刻,侍童小風在他心中的地位,超過了他那絕情到極點的父親。

等風吹乾了淚,葉重脫下了衣服,進入了還在翻滾着沸水的大缸之中,運起了在葉家算是頂級的淬體期功法莽牛勁,瘋狂的吸收水中的藥力。

一般淬體期,哪怕是淬體九重的人,他們也不敢在這麼濃的藥液中修鍊莽牛勁,因為一個月量的藥液,在轉換成淬體真元後,會把他們體內的經脈充爆。

但是葉重不同,他反覆打通身體內的通天橋,體內的經脈,一次次的被打通通天橋時候的天地元氣灌體,比一般的武者還要強韌,足以承受這些藥液的衝擊。

再加上霸佔他體內原本屬於通天橋位置的那支瘋狂吞噬淬體真元的箭,這些藥液就算再多一倍,也絕對不會讓葉重的經脈受損。

一遍一遍的運行莽牛勁,一遍又一遍把藥液轉換成淬體真元,然後被那支土黃色的箭吸收。

這個過程一直持續了一天一夜。

第二天早上,葉重體內的小箭,停止吸收淬體真元,在葉重的體內原本屬於通天橋的位置,來回的變換,最後變成了葉重最後打通的黃泥通天橋。

黃泥通天橋的長度依然是九寸九,模樣依然如同頑童捏出來的一樣,但是這通天橋上多了一個搭弓準備射箭的人。

初看到這個搭弓射箭的人,葉重沒有什麼感覺,但是當他注視到通天橋上那射箭之人雙眼的時候,整個世界都變了。

在他的眼中,一座上面插滿了利箭的黃泥通天橋,橫跨天際,看不到起始處,看不到終末處。

在橋上的射箭之人,先是射一尺的箭,隨後他在黃泥通天橋上走動,每走一步,他的身軀就會大上一分,所射的箭也會粗大上一分。

當射箭之人,走到橋**的時候,他的身軀已經不知道幾許高,他從黃泥通天橋上拿出的箭,射在了太空,射爆了一顆顆星辰。

一個恍惚過後,那通天的巨人,消失不見了,在黃泥通天橋上,直站着一個普通人,如同一個普通的獵戶一般,搭弓射箭。

這一刻,葉重彷彿附着在這個普通人的身上一樣,他的雙眼,看穿了所有的世界,看穿了所有的宇宙。

當他鬆開手中的箭之後,箭陡然消失,彷彿永遠不存在一般。

當箭再次出現的時候,它命中了隔着無數世界,隱藏在無數空間夾層中的一個強橫無比的怪物,讓它灰飛煙滅。

這一箭過後,葉重的心神被從這種景象中彈出。

他再次看向黃泥通天橋上那射箭之人的眼睛後,再也看不到剛才的景象了,只覺得這隻有九寸九的黃泥通天橋,不同了,它似乎衝破了虛空,連通到了其他世界的元氣,這種元氣中,充滿了鋒利和無堅不摧的味道。

黃泥通天橋中的一段信息,進入了葉重的腦海:「練箭者,重力,重速,重眼力。當力練到了極致,當你能夠拉開世界做的弓,通天建木做的箭,那麼你將射爆宇宙。當速練到了極致,當你鬆開射箭的手,你的箭已經命中了對方,哪怕這個對手在大千世界之外!當你的眼力練到了極致,大千世界,無邊宇宙,將無不可鎖定之目標!」

「力、速、眼練到了極致,天下無不可殺之人,你將無敵於天下!」

這段信息過後,葉重的腦海里出現了一種修鍊功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