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陰間有個小賣部
陰間有個小賣部 連載中

陰間有個小賣部

來源:七悅文學 作者:姜牧雲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廖婆 懸疑驚悚 王寡婦

一個寡婦,讓我家三輩人不得安生
父親被黃皮子扒了皮,爺爺被黃皮子吃乾淨了內臟,我成了陳家唯一的獨苗,九鼎鐵剎山的掌舵不肯善罷甘休,誓必將我剝皮飲血
廖婆見我可憐,企圖用屍油秘法將我隱藏,奈何黃家手眼通道,強壓之下,又將我送到清風觀修行,而掌門師傅對我勒令三條,成年之前不能上墳、出門反穿鞋、睡覺的時候必須裝成三清像的童子
而這一系列的詭異舉動,都只為了保命……展開

《陰間有個小賣部》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一章:結怨


  我叫陳銘,22歲。

  出生在東北松嶺的一個偏遠小山村。我媽生我時難產死了。

  沒有奶水,是父親上山去掏熊瞎子窩裡的蜂蜜,用蜂蜜水把我養活的。

  我父親是村裡的伐木工,是個精壯的漢子,腳底板大,身子也硬實,一個人扛一百多斤的大圓木輕鬆爬山。

  我4歲那年,村子裏有個姓王的小寡婦,長得格外漂亮,白凈,她是從外地嫁入這個村子的。可惜嫁入當晚,男人就犯心臟病死了。老話來講,她還沒和男人行房,就做了小寡婦,這叫:望門寡。村裡人都說王寡婦是個災星,把男人剋死了,狐狸精投胎,柳眉杏眼,身上還有股子「騷味兒」。

  她男人的棺材在院子里擱了七天,沒人幫忙抬棺出殯。她男人和我父親是工友,在山上一起伐木,她只好來求我父親幫忙給她男人抬棺。我父親念在她男人的情義,推脫不過,只好答應。當天晚上我父親趕着馬車幫她把棺材葬了,王寡婦為了感謝,熱了酒給我父親暖身子,夜半夢回,枕邊無人,一來二去倆人就走到了一起。

  我爺爺知道後罵了父親,叫他不要招惹望門寡,不吉利。

  我父親哪裡肯聽!

  果真就出事了!

  那天我父親在山裡伐木時,王寡婦跑山裡去了,跟我父親在山裡林脫了衣服就親熱起來。正在熱火的時候,身邊躥出來一隻紅毛黃皮子。那黃皮子不知道刨了哪個墳,穿了一件死孩子的小花棉襖,像小孩一樣踮着腳尖走路。

  「嘿!讓我也玩玩!」

  黃皮子突然開口說話,我父親和王寡婦都被嚇了一跳!二人急忙穿上了衣服。

  「咋樣?」

  黃皮子往前湊了兩步,眯着眼睛笑嘻嘻的說。

  我父親常在山裡伐木,黃皮子也見過,成精的,會說話的黃皮子卻是頭一次見。我父親壯着膽子問:「你要玩什麼?」

  「娘們!」

  黃皮子用手指了指王寡婦,隨後學着父親的姿勢,來回扭動着屁股。

  王寡婦嚇得躲在我父親的身後,我父親罵了一句「畜生!還想做人哩!」隨後抄起地上一根粗樹枝,朝那黃皮子打了過去。誰知道那黃皮子一抬手就抓住我父親的手腕,力量極大,直接把我父親扔出了三四米遠。

  我父親磕在了石頭上,滿頭是血。

  「嘻嘻!到我了,輪到我了!」

  黃皮子墊着腳尖跑過去就扯王寡婦的褲子,王寡婦嚇得嘶聲大喊。

  慌亂中,我父親抱起身邊的一塊大石頭,朝着黃皮子的頭上就砸了過去。

  沒成想,黃皮子就這樣被砸死了!

  王寡婦害怕,讓我父親趕緊挖坑把黃皮子埋了,埋土前,我父親也有些後怕,他把自己沾滿血跡的外衣給那黃皮子蓋上了。

  本來以為這件事情過去了,可沒想到,只是一個開端,更可怕的還在後面……

三天後的早上,王寡婦就死在了自己炕上。

  她躺在土炕上,雙眼瞪的溜圓,身上的肉被啃的七七八八,身下泄了一灘血水。

  村子裏的人都說她不吉利,被糟蹋死了。

  村裡人不敢把她葬在祖墳,就在西北灌風的山坡上草草埋了。從那天起,我父親就病了,不吃不喝。

  整日坐在院子里槐樹傻笑,瘋瘋癲癲的。

  爺爺託人找了一個常年跑山的道士,會指點風水,看一些癔病,道士聽後卻連連擺手說這事管不了,誰也不敢管。他說:「黃皮子這種野仙得了道行,倒是不怕身死,它們日後還能借屍還魂,關鍵是你兒子給它蓋了一件血衣服,這是叫它永世不得超生,變成了厲鬼仙,這就難辦了!」

  我爺爺把自己棺材錢塞給道士,跪地求他幫忙,那道士死活不接,說黃皮子結怨,沒個十八年不算結!爺爺歲數大了倒是不怕死,只求道士能想個辦法讓我活下去,算是給陳家留個根兒。

  看着爺爺已經磕出了血,那道士於心不忍,只好教我爺爺一個法子,讓爺爺拿埋死人的屍泥給我洗身,再用老桃木刻個我的「替身」埋到墳里,但這個法子也只能保我十八年,十八年後是福是禍,就看天命了……

  我和爺爺從道士那裡回來時,一切都已經晚了!

  家裡的房瓦都被掀了個窟窿,雞窩被掏了,馬也被咬死了。院子里擠滿了黃皮子,父親被扒了皮,血淋淋的像是臘肉一樣弔死在樹上,兩隻黃皮子崽子還抱着我父親的雙腿盪鞦韆。

  「啊!!我宰了你們這群畜生!」我爺爺紅了眼,從懷裡掏出菜刀,發瘋般地亂砍,那群黃皮子見狀笑嘻嘻地跑了。

  那天夜裡,爺爺一直沒有說話。

  他按照道士教的方法挖來了一捧屍泥,給我撮洗了身子,用桃木刻了個小人,又在背面寫上了我的生辰八字,又燒水煮了兩個雞蛋揣在我懷裡,攥着菜刀就出了門!

  後來聽說,我爺爺上山要燒了黃皮子的窩,次日別人在山中發現他時,他已經死透了,像是冰雕一樣凍死在山上,肚子上還有一個血窟窿……

  夜裡我被幾個村民送出了村子,道士曾受爺爺的委託,他於心不忍倒也給我收留下來,藏在道觀別院里。我就這樣沒名沒姓的窩在那一方無人的空地里,畏畏縮縮卻無人問津的活了些許年頭。我曾以為我會在某一天被突然出現的黃皮子報復而死,又或者運氣好些老死在這個無人經過的破房子里,卻不想那丟棄我道士突然敲門而來,說要帶我走。

  我瞧他滿臉的隱忍不安,嘴角邊想要問對方為什麼的話全被咽了下去。想着爺爺的懇求,想着父親的死,想着道士是我至今唯一的救命稻草,面對他的命令,我不敢不從。

  我以為他會像這些年裡把我扔在另一處地方不管不問,卻不想道士深一腳淺一腳的把我安置在一位瞎眼奶奶家中。那道士交代,不到十八年期滿,我不能給父親和爺爺燒紙,不能透露自己的姓名,若是有一點閃失,必定會被黃皮子找到尋仇!

  這位瞎眼奶奶姓廖,都叫她廖婆,廖婆有先天性白內障,眼睛白天看不清,黑天卻能看清東西。

  廖婆老早就到門口等着我,我到的時候是下午三點多,落日的餘暉映在廖婆慘白的眼仁中,反射出詭異的光。

  廖婆看見我後,伸出枯入樹皮的手,在我臉上摸了一圈,粗糙的手磨的我臉很不舒服,摸了半晌,廖婆顫顫巍巍的轉過身子,自言自語的念叨:「兩世的因果本就是掉在褲襠上的黃泥,說不清楚,跟我進來吧。」

  我抬頭看看低矮的屋檐被偌大的樹蔭遮的一絲不漏,心中難免有些心慌。廖婆看我半天沒挪腳,輕聲說道:「看起來像座墳吧?」我也沒敢出聲,廖婆自言自語道:「我這墳,不吃人,吃人的墳,在外面。」

  一番話說的我更是毛骨悚然,也忘了說話,只是木訥的挪動着腳步,進到房內,一股霉味兒夾雜着冥燭的味道撲面而來,適應了好一陣,才敢正常呼吸。

  廖婆自顧自的坐了下來,說道:「人都來了,內心就別抗拒了,畢竟,我能保住你這小命。」

  這句話對我來說就是天籟之音,一句「能保住你這小命」足以讓我安心很久。

  廖婆又張口說道:「我這啊,廟小,規矩大,想活下來,需要聽我三條戒規。」

  這時候別說三條,只要別要我命,啥規矩都行啊。

  廖婆似乎看穿我內心的想法,拉起如破封箱一樣的嗓子,乾澀的說道:「來,耳朵伸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