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劍驚九天
劍驚九天 連載中

劍驚九天

來源:騰文小說 作者:劍驚九天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劉開山 國林

一個天才卻被家族長期打壓,不在沉默中死亡,就在沉默中爆發
寶劍出鞘之日,且看我如何技驚九天!展開

《劍驚九天》章節試讀:

第7章 安寧別院


今天的夜晚依然黑的沒有月亮,並且過了酉時之後,就又開始起風了。

不過今晚的天空和昨天晚上相比,柔和了很多。天上的群星一起探出了小腦袋,調皮的向地面上窺探着。似乎,有什麼好玩的事情發生了一樣。

如果真的能在星星一樣的角度向下俯瞰的話,還真能發現讓人眼前一亮的趣事。

魂國的王城是很繁華的,但是因為國王魂傲天對於安保工作非常重視,宵禁的法令也執行的非常嚴格。

現在雖然才天黑不久,但是街上已經沒有了行人。空曠的馬路上,半柱香的時間內就會出現一隊巡邏的士兵。然後,就空無一人了。

這並不是說魂國的百姓生活的不幸福,從萬家燈火的情況來看,他們生活的很富足,他們也已經習慣了這種太陽下山後閉戶不出屋門的習慣。

雖然這種習慣讓魂國的夜生活很不豐富,也不是特別有利經濟的增長。但是就治安情況來看,效果還是不錯的。因晚歸而引起的家庭糾紛大大減少,因喝酒引起的毆打事件也罕有發生。魂國,這個民風和煦的國家,在部分地區,尤其是王城附近。真的可以說是路不拾遺夜不閉戶了。

安寧別院是王城中最大的一個客棧。

別院的巨大和其本身的特殊地位是分不開的。魂國是一個封閉的國家,普通民眾是沒有出國機會的。但是既然是一個國家,貿易可以被封鎖,但是政治上的事情卻還是需要相互通氣的。

而且這是一個王國的都城,而且這個王國還是王朝中三大公國之一,有着向萬千小國收取貢品的權力。所以,每年前來進貢的外國使節還是非常多的。

如今的血玉王朝萬國並立,這些國家之間難免有些磕磕絆絆的摩擦,或者某些國家趁着這個機會要彼此商討機密。所以使節們的院落之間的距離都安排的較遠。

雖然安寧別院住着整個王朝眾國的政要,但是衛兵巡邏的密集度卻遠不如其他地區。

因為能當任一國使臣的人,在修為上都有着不小的造詣,尋常人想傷到他們是不可能的事情。

能傷害到他們的人,往往又顧及到魂國的威嚴。如果真是有那些人能傷害到他們,並且不計後果的闖進來,那這些人也不是一般的衛兵能解決的。

所以,居住在安寧別院的人,確實很安寧,沒有人會去打攪他們。

魂驚天在小的時候倒是聽過安寧別院的名號,當年他甚至還和父王一起來過這個院子。但是當時他太小了,應該是在母后的懷抱中來過一次,有點些微的印象。

此後十多年,別說是來了,就連聽到這個名字的時候都很少。

所以,當他站在一棟別墅的門前時,竟然不知道這是哪裡。

終於腳踏實地之後,魂驚天就一直在揉自己那暈成漿糊一樣的腦袋。

他記得,在柴房的院子中,黑衣人讓他把雙臂張開,他照做了。然後黑衣人竟然一把抱起了他,腳尖輕輕點地,就帶着他一起飛到了房頂。

魂驚天不由得喝了一聲彩。

也許是被喝彩聲刺激了,黑衣人沒有放開他,腳尖再次輕點,抱着魂驚天竟然又躍了起來。

柴房在家主府的最後方,隨着黑衣人的一躍。他們飛出了柴房的院子,也飛出了家主府的高牆。即便是這樣,黑衣人也絲毫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

他挾着魂驚天不斷的飛翔跳躍,越跳越高最後竟然在樹尖上面想走。剛開始的每一次跳躍僅僅有三五米的距離,可是到後來。一躍出去竟然能在空中滑行百八十米而不下墜,並且速度越來越快。

魂驚天剛開始還好奇的左右亂看,到後來只聽到耳邊生風,眼前的景物飛快的後退,頭開始發暈了。

他已經不能評價黑衣人的修為到底到了哪一種地步,他也不想反抗,因為黑衣人從來沒有傷害到他,反而對他還很好。

再說,離開那個冷漠的家主府對自己未嘗不是一件好事。飛吧,最好永遠也別停下來。

迷迷糊糊中,他感覺到黑衣人在他穿在身上的披風上摸弄了一下,然後一個帽子扣在了他的頭上。原來披風上面還連了一個帽子,好人性的設計。

魂驚天的眼角突然掃到腳下面飄過一隊衛兵。糟糕,要被發現了么?

他多慮了。雖然他們兩人基本就是貼着衛兵頭皮飛過去的,但這隊衛兵似乎根本就沒發現他們。或者是天氣太冷了,衛兵只顧着抵抗寒冷,低頭前進。

“衛兵都發現不了我們,那我還擔心什麼?”魂驚天對自己默默的叨咕了一句。

他感覺到緊緊挾着自己身體的黑衣人微微顫動了一下,他應該也聽見了自己說的話,估計又是偷笑呢。

“笑吧,你慢慢飛,我休息一陣。”魂驚天又小聲的說了一句,他知道黑衣人聽得見。

果然,黑衣人本來夾着魂驚天胳膊的手臂變換了一個姿勢,他將魂驚天抱在懷裡,還用指肚微微的按了一下魂驚天的胸膛。這個意思應該是,休息一會吧,你也累了。

魂驚天點了點頭,順勢倒在黑衣人的懷中,頭輕枕在黑衣人的肩膀上。

“他的肩膀好窄,但是很柔軟,枕着真舒服。我後背靠在什麼地方了?噢!應該是他的胸膛吧。也不知道他懷中揣着什麼東西,鼓鼓的,軟軟的。”魂驚天閉着眼睛偎依在黑衣人的懷抱中胡思亂想,慢慢的,他睡著了。

睡夢中,他似乎夢到了母后,看不清母后的臉。但是他能感覺到自己被母后抱在懷中,那香味撲鼻而來,讓人迷醉,又令人神清氣爽,而且還解餓。

迷迷糊糊的睡了不知道多久,他突然感覺到腋下被黑衣人輕輕的扭了一下,微微的痛感讓他從不真實的夢境中清醒過來。

“母后。”驚天嘴中呢喃,他猛的睜開眼睛,想尋找消失的母親,但映入眼帘的只有黑衣人黑漆漆的面具。

這面具製作的一點都不好看,黑乎乎的一團。沒有眼睛、鼻子和嘴巴的設計,完全就如同一個黑黑的蛋殼扣在臉上,也不知道他是怎麼看見面罩外面的世界的。

可就是這黑黑的蛋殼,卻讓驚天感覺很溫暖,很親近。彷彿前世今生,註定了自己和這個黑蛋殼的主人發生一段刻骨銘心的故事。

努力的控制着慣性搖擺的身體,他開始打量起眼前的環境。

這個院落雖然不大,但是布局合理,裝扮得當。

院子的周圍種植很多針葉樹,松柏這樣的樹木四季常青。現在已經是深秋天氣,楊柳的葉子早就不見了蹤影,這如同細針的綠色可能是唯一能點綴這個世界的顏色了。

院子的**偏東的位置有一個小涼亭,天氣晴好的日子裏,在這涼亭中飲茶吟詩也是個很風雅的事情。

至於眼前的這個房子,更是精緻非常。兩層小樓的布局坐北朝南,採光優良。飛檐上雕刻着各種栩栩如生的小動物,或立或走,或飛或跳,猶如真的一般。

窗戶上扣着少見的琉璃窗紙,這種窗紙韌性很好,不會輕易破損。而且表面光滑,透光度也不錯。更其妙的是,這個窗紙從外面往裏面看的話,霧蒙蒙什麼都看不清。但要是從屋中向外面張望,一切事物清晰可見。

聽說,這種窗紙極為稀罕,整個血玉王朝中只有金國才有。物以稀為貴,尋常百姓家是絕對買不起這種奢侈品的。就連普通的富庶家庭也望而生嘆。

小時候,身在王宮裏面的魂驚天對此並不陌生,可是自從被逐出王宮之後他只能棲居在家主府的柴房中。這種窗紙,也是許久未見的了。

屋中的光芒從琉璃窗紙中透出,極度的明亮。魂驚天知道這是天日燈發出的光芒。

這天日燈也是貴族王侯們的專屬用品。燈罩用琉璃窗紙特製成,燈罩中照有一百多隻小飛蟲。這種飛蟲白天吸收陽光,晚上或者處於在黑暗地帶的時候它們的身上就會發出微光。這種飛蟲叫做日光螢,把塔們成群放在燈罩中,白天把燈放在太陽下曬,晚上就可以拿來照明了。日光螢不用餵食,他們以陽光為生,活個一兩年是沒有問題的。

僅僅從這兩點就能看出安寧別院的奢侈,也從這幾點就讓魂驚天知道了自己現在身在何處。

驚天很疑惑,這個黑衣人把自己帶到安寧別院做什麼?難道說,他打算刺殺別院中居住的外國使臣?

黑衣人似乎看出了他心中的疑惑,大大方方的走到房子的門前,一把推開了房門。

他站在門口,對着魂驚天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事已至此,無論發生什麼事情,都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魂驚天也不是個扭捏的人,抬腿就走進了屋中。

走進房間一股熟悉的蘭花香氣飄來,更重要的是,這香氣中竟然還摻雜着肉的味道。

飢腸轆轆的驚天一扭頭,就看了房子裏面的還有個房間,肉香似乎就是從那裡飄出來的。憑藉著孩童時的那點殘存的見識,他一眼就看出那個房間一定是餐廳,而且餐廳中也一定有着美味的食物。

如果現在他能在自己家中的話,保證會毫不猶豫的衝進去,然後狼吞虎咽的他大開殺戒。

可是現在的情況不允許他這樣,畢竟如今的情況還沒搞清楚,這個房間的主人到底是誰呢?

說到主人,他這才注意到。自從進屋之後,折騰的動靜也不小了,可是偌大的房間中,竟然還沒發現一個人,難道這個房子不住人的么?

可是聯想到房間中的燈光和餐廳中的食物,魂驚天判斷,這個房子一定是有主人的,而且主人在不久前還在這裡。

“還傻站在這裡做什麼?趕緊去吃飯啊,你不餓啊?”身後傳來了一個嬌媚的聲音。

驚天轉過身子,滿臉壞笑的說:“原來你真的是女孩子啊,看來我還真沒猜錯。不過我沒想到的是,你竟然會說話,我本來以為你是啞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