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永恆神王
永恆神王 連載中

永恆神王

來源:騰文小說 作者:永恆神王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葉風 王生

原本是黑道世家的少爺,偶然來到了一個弱肉強食的世界,危機接憧而至……展開

《永恆神王》章節試讀:

第5章追到家裡來了?


 

“你是……”

“在下葉風,是專門來保護府上小姐的。”

“哦。”司馬龍天恍然,也確認無誤,便點頭道:“藏劍谷?”

“不錯。”葉風在他特意所發氣勢的壓迫下,沒露出絲毫的膽怯與不安,回答從容。這一幕落到司馬龍天眼裡,他不禁暗自點頭。以他五品的強者之勢,能依然不卑不亢的,絕對是有實力的高手。藏劍谷,果然有人才。感慨中,司馬龍天身一側,道:“請進。”

“客氣,您先請。”

“好。”司馬龍天當先,葉風尾隨在後,便進了司馬家的府邸。待到了客廳,簡單的一番客套後,司馬龍天才說道:“你知道自己的任務了吧?”

“知道,您請放心,我會儘力的。”

“恩,藏劍谷的信譽,我還是相信的,我也相信你不會去砸了這塊金字招牌。”司馬龍天隨即呼喚下人,交代了一下。那下人就引領着葉風,直奔後院。那裡,是女眷休息居住的地方。

這一路行來,卻是人丁稀少,下人不多,很有點冷清。葉風心裏詫異,倒也不好開口詢問,只跟着啞聲走去。等走到了一棟三層小樓前,那下人道:“這就是我家小姐的住處。”

“哦,那我也住這裡?”這麼問着,葉風心裏不禁開始幻想,自己和司馬昭昭共住一處後的樂趣。可那下人的一句話,就把他剛剛萌芽的想法與歪念給打破了破碎的乾乾淨淨。

“不,您住旁邊那間。”

葉風順着指點看去,不禁頗為鬱悶。在那三層小樓的旁邊,幾十米處,有一間比較破爛的房子。如果和周圍的房間一比較,垃圾的就如同茅房。

他正這麼想着,就聽那下人說道:“您請去休息吧。等小人去告知小姐。”

“哦,好的。”葉風有點發蔫兒的表示自己會等待。那下人隨即奔向小姐所在的樓,口中還輕輕的嘀咕着。“真不知小姐是怎麼想的,竟然吩咐大家把茅房給改成了住處,還讓新來的保鏢住進去……真不知他怎麼受的了那股子味道……”

葉風這時候非常的恨自己,恨自己怎麼就練就了一雙靈敏的耳朵。那下人的話,說的雖然很低,卻幾乎一字不落的,都聽的個清清楚楚……

“司馬昭昭啊,司馬昭昭,你為什麼要這麼對我?難道你就真的看不起我么?我該怎麼做,才能讓你接受我,讓我走近你……”葉風頗是自艾自怨的胡亂琢磨着,一時神情有些恍惚。

那下人在這時候,已走近了小樓,在門外輕扣兩下,然後恭敬的等待。不大工夫,就見門打開,走出個穿着綠色衣服的丫鬟,大約十五六歲的模樣,生的精靈古怪。那丫鬟一出來,自然是代替小姐詢問什麼事。那下人便將葉風來保護小姐安危的事情說了一遍,末了還說,已經安排葉風住到了那個新改的房子里。丫鬟聽了,點點頭,表示自己已經知道,返身入了小樓去通稟。

那下人見已無他什麼事,就退走了。路過葉風身旁時,卻隱隱聽到葉風在嘀咕着:難道你不喜歡我?不應該啊,我怎麼說也是玉樹臨風,風流瀟洒,儀錶堂堂,迷倒千百少女的……呃,會不會是,這個司馬昭昭並不是那個司馬昭昭,只是同名同姓……

“切!”下人不屑的搖頭離去。這樣的花痴,他見的多了,全部都是貪戀小姐的花花公子。平時都是直接在府門外就打發走了,要不是這人是由老爺親自指定留下的,哪裡能進得內宅?

“那個誰誰,你過來……叫你呢,傻不拉嘰的發什麼呆呢?”

一連串的清脆聲音,自遠處傳來,將葉風驚醒。扭頭看去,卻是個身着綠色衣服的小姑娘,正瞪着一對兒水汪汪的大眼睛,瞅着他。

“叫我?”葉風疑惑的指了指自己,那小姑娘哼了聲,道:“這裡除了你,還有別人么?”

“哦,是沒別人了。”葉風四下看了幾眼,的確,這後院里除了自己,就只有那個小姑娘了。“你找我,有事么?”

“廢話,要是沒事,我叫你做什麼?”小姑娘冷聲道:“是我家小姐要見見你,聽說你是新來的保鏢?”

“是的。”葉風如實回答。既然這位小姐要見自己,那就先見見吧。至少,要解決了自己的住處問題。那個由茅房改的房子,是斷然不能住的。

“那就快點兒。小姐沒多少時間搭理你的。”說完,那小丫鬟已然轉身進了小樓,留下個開着的門戶。葉風摸摸自己的鼻子,頗有些惱火。怎麼說,自己也是來保護對方的,為什麼態度是如此的惡劣?似乎,自己沒招惹誰,也沒犯過什麼大錯吧。

邁步進了小樓,入眼的是一片粉紅色。這小樓,看來就是司馬家小姐的閨房了。聞了聞空氣中散發的清香,恩,很養鼻子,很舒服。看來這大家閨秀,到底是和青樓中的庸脂俗粉不一樣。

“四下看什麼?鬼鬼祟祟的,一看就不像個好人。”那丫鬟在葉風的身後冷語嘲諷着,態度不屑,一對大眼睛死死的盯着葉風,彷彿怕他偷竊什麼似的。

葉風不悅,眉頭緊鎖,道:“你怎麼回事?我又沒招惹到你,不用這麼放肆吧?怎麼說,我也是你家老爺請來的。”

“哼!”那丫鬟哼了聲,沒有繼續說什麼,轉身去了到二樓的樓梯口。估計是葉風提到了司馬龍天,丫鬟不敢過於放肆。不過,葉風也猜測到,丫鬟如此做為,想來是得到了這位司馬大小姐的授意。否則,以她的身份,斷然沒有跟自己為難的理由。

“小姐,人叫來了。”丫鬟輕聲軟語的通稟着。就聽樓上有女子聲音傳來,似黃鶯鳴唱,清脆悅耳。“恩,我知道了,叫他等着。”

葉風在聽到這聲音時,饒是被藏劍谷悉心培養多年,心思敏銳剔透,又周遊花叢經年,可謂此道老手,堪稱閱美無數,也不禁一時有些失神。這聲音的主人,正是他幾日來苦苦思戀的司馬昭昭。

“真的是她!真的是她!”葉風有點發痴的重複着,連丫鬟傳達小姐的口信、要求他等待,都沒在意。葉風轉身,眼望門外的一角蒼天,幾乎熱淚盈眶。“老天真是待我不薄啊,終於又給了我機會……”

胡思亂想中,時間過的飛快。眼見葉風呆站傻立,丫鬟才沒有繼續保持警惕。直等到小姐下樓時響起的輕微腳步聲,她才低首退步,讓出過路。

司馬昭昭自那日里有世家公子因她比斗而死,就被父親司馬龍天要求不得出門,連學院都不能去,被困守在秀樓中,對於一向無拘無束的她而言,自然心生鬱悶。因此,在聽說父親又安排了一個保鏢護衛,就很不對心思。而葉風的到來,也就很自然的成了她與父親堵氣後發泄的對象。今天聽說那保鏢已經來了,就打算給個下馬威。因此,等了一會兒,才走下樓來。待到了一樓大廳,就見一個身體修長的男子背對而立,在陽光的照耀下,很是俊郎高大,本來到口的挑釁言語,竟然一時忘記了。

還是旁邊的丫鬟輕輕的咳嗽了一聲,司馬昭昭才恢復過來,口中輕喝道:“你這保鏢,好生無理,見了本小姐到來,竟然連起碼的禮貌都沒有么?”

葉風聞言,淡笑回身,口中笑道:“司馬昭昭,咱們又見面了。”

聽着這奇怪的言語,司馬昭昭微為一楞,仔細看去,只覺得這男子有些眼熟,好象在哪裡見過一般。待聽得葉風又說“我是葉風,我喜歡你。”司馬昭昭才恍然。

“這人,不就是前兩日那個追着自己不放的登徒浪子么?他好大的膽子,竟然追到家裡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