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醉卧唐人榻
醉卧唐人榻 連載中

醉卧唐人榻

來源:騰文小說 作者:醉卧唐人榻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劉尋 安螢

喜歡小美人,愛吃小酥餅,有點不要臉,偶爾還犯賤
他,庶民之身,胸無大志,只想… 一杯酒,一盞茶,一噸金,三兩美人作陪… 逍遙天下!展開

《醉卧唐人榻》章節試讀:

第八章 孝道


劉尋的目光落在暗處的四張長凳子,顏色並不鮮艷,似乎落有塵灰。

“三十文,配上那些長凳,可行?”

“行行行…客官,你說什麼…就是什麼。”

老闆娘激動走過來,立刻同意了,劉尋爽快的給錢,讓張遠幫自己搬東西,還採購了一些的布料,被褥,碗筷…

回家之後,劉尋和張遠忙碌了兩個時辰,這才把劉尋房間所有的東西清理乾淨,還拿了艾草放在屋中熏了一道。

艾草有滅菌、殺毒、防止感染的作用,幸虧古代對於端陽節十分的重視,所以,幾乎家家戶戶都有艾草葉,一般都是懸掛在房屋門側的。

所以,劉尋取了一些干艾草葉放在屋中點燃,釋放出艾草的氣味,用來煙熏房屋,閉門一刻鐘,達到“殺毒”的效果。

外面,劉尋整理着雜物,看見已經堆積了污垢的碗,劉尋毫不客氣的砸掉。

老婦見此,卻是舉起拐杖,又要朝着劉尋打去。

“混賬東西,太敗家了,這可是你父親用過的碗…”

劉尋沒有絲毫的可惜,他老爹用過的碗,都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細菌恐怕都已經積滿一堆了吧…

“相公,我們本就不富裕,如今…更是雪上加霜了。”

安螢的話讓劉尋感到無奈,他不是已經購置了新碗嗎?雖然唐朝的人,用的都是土碗,沒有那些機械製作的碗圓滑,可是…至少…也算是乾淨。

俗話說得好,舊的不去,新的不來。

“這些新的,不好嗎?”

劉尋淡然的看着老婦,以前原宿主沒有本事,這些東西五六年才換一次,老婦總是抱怨,他如今給換了,不是好事嗎?

而且,有了桌子,吃飯都舒服了許多,不用蹲着,影響食慾。

他也只是想要幫着改善一下家裡的生活而已。

“是啊,大哥娘,大哥已經買了新的,你就不要怪他了。”

“哼,新的?日日有人來催債,他還如此揮霍,這家…遲早沒了。”

劉尋的眉頭一皺,他…還借過別人的錢?可是,記憶中…只借過張遠一個人的啊!

努力的回憶,卻還是找不出來借了什麼人的,劉尋有些自閉了,難道…原宿主裏面的記憶…不是完整的。

也就是說…有些記憶還在…有些記憶…已經被遺忘了。

“我欠了很多債嗎?”

弱弱的問着張遠,張遠湊近劉尋的耳旁,一臉的認真。

“不多,也就隔壁王大娘家的一百文,蘇大爺家的五十文,還有李麻子家的一百一十二文,還有張樹家的三十文…還有…”

聽着張遠的言語,劉尋有一種天塌下來的感覺,他突然覺得安螢說得不錯…本來不富裕的家庭,突然又雪上加霜了。

“你怎麼知道得那麼清楚?”

“他們…時常攔着我要債,所以…我都給大哥你記下了。”

劉尋同情的看着張遠,就因為原宿主誤打誤撞的救了他一命,兩人稱兄道弟,所以他也跟着被連累,那些要債的,都找他去了。

“不過大哥放心,我已經幫大哥還了許多了,只剩下李麻子家和王大娘家沒有還了…”

劉尋感動的看着張遠,這才是好兄弟啊!

幫着他還錢不說,還說著無所謂,就這樣的鐵哥們,千百年都不一定遇到一個吧!

“多謝,我會還你的。”

“嘿嘿,沒事,都是兄弟。”

劉尋點點頭,這個人…或許就是原宿主花光了這輩子最大的幸運遇到的,好哥們,啥也不說了,他以後…一定也把張遠當做親兄弟。

有福同享有難同當,一起飛黃騰達,坐擁天下財富。

“阿母,我會把債全部還清的,您老放心,兒子…已經不是以前的兒子了。”

劉尋話中有話,但是,沒有一個人聽出來,他指的是靈魂已經不一樣了。

“哼。”

老婦冷哼一聲,不再說話,劉尋走上前,把老婦扶起,坐到長凳子上,讓她和安螢休息。

唐朝,以孝為本,孝行天下。

子女不得提出分家,對老人必須善待;子女不能管家,不能有私房錢,一切由父母說了算;子女不得遠遊,必須守在父母身邊,父母在世前不能夠為子孫攢私房錢,不然要判處三年。

劉尋偷偷的看着老婦,其實!她這個做母親的,只是恨鐵不成鋼,原宿主那般爛賭成性,依照律法,早就已經應該處置了。

可是,老婦一直沒有去告發,可以看出,她對這個兒子,還是抱有期望的。

至少,沒有做得那麼絕,雖然時常打罵,但也不是下狠手,比起賭坊那些人…下手輕了許多!

“阿母,安螢,你們歇着。”

“我進去收拾就好。”

劉尋和張遠忙碌着,房間裏面的艾草味道極重,一開門,就是一股艾草香,敞開一會之後,劉尋這才抱着被褥進去其中,把兩件被褥放在屋子裏面。

一件拿來做“床墊”,一件拿來蓋着,又把桌子,長凳子挪到了房間裏面,做完這些之後,張遠才離開,竟是連晚飯都沒有來得及吃上一口。

在房間裏面,劉尋拿出一個包裹,裏面,放了一些衣物,還有半匹布料,雖然是普通的粗麻布,可是,卻是也是夠做好幾件衣裳了。

“這是你們的,或許…有些大了。

劉尋拿着衣物,遞給兩人,他也給自己買了一件,實在是…身上的衣服又酸又臭,他已經受不了了,若是再這樣下去,他就要瘋了,還有沐浴的地方,他也得抓緊把它建好,否則…遲早臭死。

“這…相公,你最近…可是做了什麼不正當的事?”

“放心吧,我沒有犯事。”

看着安螢緊張的樣子,劉尋安慰的開口,他雖然是一個有着高思維高智商的賭王,可是,這是唐朝,唐玄宗當道…

每個朝代…每個時期…都有不同的制度和規矩,他不會傻到去挑戰一國之君,更加不會傻到去挑戰一個朝代的制度!

前人栽樹後人乘涼,每個朝代都有存在的價值,後人在前人的腳步上繼續前進…

這才是…正確的走向。

“對了,你們身上的衣物就不要了,等會燒了吧,我買了布料,安螢,就麻煩你…製作幾件像樣的衣物了,只需做你們的,就好。”

劉尋望着安螢,她是會縫紉的,所以,做衣服應當不難。

把布料放在桌子上,從包裹裏面,又拿出其他的東西,都是一些小東西,蠟燭,火摺子…

“這些東西,我都放在這裡,還有…這剩下的五十文,都給阿母了,想買什麼…就買,咱們…不差錢。”

老婦的臉色微微變得慈祥,伸手毫不猶豫的拿過五十文,轉手就遞給了安螢。

“丫頭,想買什麼,自己決定,這些年,你最苦。”

安螢搖搖頭,拒收五十文,至於理由嘛,無非就是一個“孝”字。

劉尋見兩人拉扯,誰也不讓誰,走出房間,劉尋伸了一個懶腰,打了一個哈欠,今日,可真是累死他了…

來到另外一個房間躺下,裏面的味道更加難聞,劉尋十分不喜歡,他日後,一定要購一處大宅子,到時候,請不少的下人打掃。

正在幻想着,安螢的身影出現在門口,看見劉尋,有些嬌羞的上前。

手中,拿着一個東西,看見那玩意,劉尋愣住了,他剛才…忘記把自己的褲子拿出來了,他對於保護自己。

還是很在乎的,所以…順道買了一條褲子,算是…換條幹凈的,免得…有什麼細菌感染。

“這個…這個給你。”

安螢羞紅了臉,把手中的褲子給了劉尋,隨後羞澀的轉身離開。

“謝謝。”

看着跑開的安螢,劉尋立刻道謝,他可不是故意的,畢竟…安螢只是一個十五歲的小丫頭,雖然長的不錯,可是他也不是禽獸。

對這種小丫頭,他下不了手,再說了,他還得考慮自己的吃穿住行,他自己都吃不飽,可沒有那閑工夫談情說愛。

他如今…只想搞錢。

只是說書,已經不足以滿足他目前的現狀了,他要的東西太多了,所以…必須想別的辦法了。

在心中盤旋了一下自己目標,他如今,只希望能夠吃飽穿暖,力氣活他是幹不了了,所以,只能在頭腦上下功夫。

正在思考的劉尋,突然伸手撓起了痒痒,真是受不了。

“這些該死的蟲子,還有身上的臭味!真的夠了。”

煩躁的開口,崩潰的伸手抓撓,以此來緩解自己的不適,可是…越撓越癢…

身上的肌膚已經撓破了皮,看見泛起的紅痕,劉尋停止了自己的動作,還是不要亂撓了,萬一破傷風,他可就要死在這裡了,這亂七八糟的地方,也不知道有什麼病菌。

好不容易重來一次,不能隨便把小命折騰沒有了,這種重活一次的好事,就跟火星撞地球一樣,難得一見,他得好好珍惜。

明日,去找鐵公雞要一壇酒回來,弄個藥酒泡着…也好…用來消消毒,殺殺菌。

“話說,那鐵公雞還真是一個不好對付的主,張遠兄弟的婚事…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