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體壇之籃球之神
體壇之籃球之神 連載中

體壇之籃球之神

來源:騰文小說 作者:體壇之籃球之神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阿夜 龍雪夜

籃球少年龍雪夜,兒時遭遇家變,父子成仇
籃球陪伴着龍雪夜的成長,龍雪夜天賦驚人,是集運動天賦與敏銳洞察力於一身的少年天才
在全市的高中聯賽上,龍雪夜和一群同樣擁有籃球夢想的熱血少年共同比賽,戰鬥,成長
在通往夢想的道路上,有激情,有汗水,有淚水,有歡樂,有戰鬥,有友情……最後以完成億萬中國人民籃球夢想的籃球之神,成為了所有人提起都會熱血沸騰的籃壇霸主!展開

《體壇之籃球之神》章節試讀:

第4章打架風波


  龍雪夜三人在校園的長椅上坐着上歇着,火和凌風這一會混的已經很熟了,聊着正火熱,龍雪夜突然開口說道:「風,你的度是怎麼這麼快啊!給我的感覺真的就像旋風一樣。」

  風聽到龍雪夜這麼問,不好意思的撓撓頭說:「我爸爸的短跑運動員,從小就訓練我,我的度也就這麼來的,可是我不喜歡田徑,只喜歡打籃球。我爸爸最後也不再勉強我了。」

  龍雪夜點了點頭,沒再說什麼,火倒是開始說了一些亂七八糟,不着邊際的話!

  「走吧!我們都回去吧!已經晚了,回我們的球場練會兒球!阿風你要不要一起去啊?」火說道

  「你們的球場,什麼球場啊!」凌風好奇的問道。

  火說:「我和阿夜罩的球場!就在北市區!要不要去玩玩啊!我們在那一片還是很牛的啊!」

  「好啊!走就走,我還怕你不成啊!我不信你有多牛!」風笑着說道。

  三人高高興興的往校門口走去,可這時候偏偏不讓他們走,他們快走出校園的時候一群人擋住了他們的路,為的就是剛剛被凌風戲耍的沈冰,一個人獻媚的說道:「冰哥,是這幾個不長眼的小子惹您的嗎?」

  沈冰一把推開那個人,指着凌風說道:「小子,還記得我嗎?」

  凌風笑着說道:「你不就是那個不知道是幾年級的學長嗎?俯卧撐還行吧!如果腿酸就用雲南白藥啊!」

  聽到凌風這麼說,沈冰咬牙切齒的說道:「好小子,算你有種。你們三個誰都跑不了。」

  說完又對龍,火二人說:「你們兩個還不是那麼討厭,跪下來,每人磕個頭就行了啊!」

  火和龍雪夜對視了一眼,心有靈犀的閃出一句:「一年沒一起打架,看看你的打架技術有沒有退步啊!現在正是個好機會啊!哈哈!」

  沈冰看到兩個人根本就是在藐視自己,氣急敗壞的吼了一聲:「上給我殺了他們三個!」

  聽到他的命令,二十幾個人把龍雪夜三人包圍了起來,舉着早已準備好的棒子向三人襲來,龍雪夜冷靜的閃過一根鐵棒,快的一記左鉤拳打到那人的臉上,火和凌風也豪不遜色,轉眼間三人已經放倒了四五個人,那些人都趴在地上交換着,剩下的人被龍雪夜三人的氣勢嚇到,沈冰在一旁瘋狂的叫着,讓他的手下繼續攻擊,下面的人又慢慢的向三人靠攏

  火笑着說:「兄弟們,把他們幹掉吧!要不動作慢了就沒時間打球了!」

  這次是火和凌風主動出手,一拳一腳的殺得興起,人仰馬翻,好不熱鬧!

  龍雪夜沒有動,眼睛一直盯着在一旁狂叫的沈冰,龍雪夜最討厭沈冰這樣的輸球輸人的小人,感覺他們在侮辱籃球,看到他們就想到一年前火為保護自己受傷的一幕,想到這裡,龍雪夜一腳踢翻身邊的小嘍嘍,直接衝到了沈冰的面前,這時的龍雪夜是恐怖的,血紅的雙眼讓沈冰感覺自己面對的不是人,而是瘋的野獸,龍雪夜一把抓住沈冰的衣服,一記勾拳把沈冰的下巴打歪了,又一拳打到沈冰的面門,沈冰本身不至於如此不濟,可是他被龍雪夜的氣勢嚇到,已經使不出力氣反擊了,龍雪夜的第二拳已經把沈冰的鼻子打塌了,就這樣一拳拳的打到沈冰的頭上身上,就連旁邊的火,風二人都驚呆了,

  沈冰的手下已經被三人的戰鬥力嚇着了,跑的動的都跑了,

  火最先反應過來,急忙上前抱着龍雪夜說:「你愣着幹什麼啊?小風,快來幫忙啊!」

  凌風第一次見人打架這麼恐怖,反映過來後甩了一句:「我靠,這不是打架。是殺人!」

  在風火二人的合力下,終於把龍雪夜拉住,這時,沈冰已經不省人事了。不知是不是還活着!

  校衛隊也及時的趕到了,制服了在場的所有人,才把沈冰送進了醫院,同時也把龍雪夜三人帶進了保衛處。

  保衛處的保安把龍雪夜三人分別帶進了三個不同的問訊室,審問龍雪夜是一中的保安隊長,長得一副大腹便便的模樣,一看就知道平常沒少收受搗蛋學生的賄賂,保安隊長從桌上拿出一包煙,笑眯眯的對龍雪夜說:「小兄弟,在哪兒混啊!下手挺黑的嘛,把我們學校沈副校長的公子都扁成豬頭了,有什麼感受啊!反正今天沒事,你給我好好講講!」

  龍雪夜也恢復了平時的冷靜和漠然,說:「沒感覺!謝謝!我不抽煙!」

  「那你想怎麼解決啊?」保安慢慢說道!

  「隨便吧!反正不是我們的錯!那個人就是欠打!我沒什麼意見!」龍雪夜依然很囂張。

  「小子,到這兒還這麼囂張啊!你知道你在什麼地方嗎?」保安拍桌子吼道。

  我不管什麼地方,事情的經過我已經和你說了!我該回家了啊!龍雪夜站起向外走去。

  你哪兒也去不了,今天就在這獃著吧!

  保安隊長說完摔門而出!幾個保安聚集在辦公室,開始討論今天打架的處理意見,幾個審問火和風的保安審訊的結果也都是他們把沈冰打了。

  保安隊長說:「靠,這幾個小子還都挺仗義啊!不過把沈副校長的兒子打了,這幾個小子也都不用在一中的一畝三分地混了!上報校委會,都開除吧!」

  第二天,校委會辦公室

  沈致遠,龍泉一中副校長,邊拍桌子邊嚎叫着:「一定要這幾個學生開除,不僅這樣,我還要讓他們在龍泉沒有地方上學……」

  校長張建國看着一旁大雷霆的沈致遠,慢慢的說:「老沈,你先坐下,事情搞清楚再下結論嗎?不用着急啊!」

  「還搞什麼清楚,把我兒子都打成這個樣子,鼻子都塌了,身上都十三處骨折,內臟大出血,這還不夠清楚嗎?」龍泉一中沈副校長已經暴走了。

  張校長本還想說什麼,看到多年的老搭檔氣成這個樣子,無奈的搖了搖頭,說:「老沈,那就按你的意思辦吧,我這就打電話給王主任讓他現在就告。」

  校長電話還沒打,就看到校長辦公室的王主任慌慌張張的推門進來:「校長,外面來了很多人,還有龍嘯天和火山都來了。」

  龍嘯天?火山?校長也慌了:「這兩個煞星怎麼來了啊?」

  哈哈哈……外面傳來一陣爽朗的笑聲,兩個穿着黑色風衣的男人走進了校長辦公室,他們正式張校長所說的兩個煞星,正是號稱龍泉三煞其中的兩位。他們也是龍泉市黑白兩道的王者。

  看到龍嘯天和火山走進自己的辦公室,張建國急忙迎了出去,笑着說:「龍先生,火先生,什麼風把你們吹到這兒來啊?有失遠迎,有失遠迎啊?」

  龍嘯天和火山連看都沒看張建國一眼,各自找個椅子坐了下來,龍嘯天說道:「火兄,你喜歡和別人仰着說話嗎?」

  火山笑道:「沒這習慣啊!」

  張校長趕緊找個凳子坐上,問道:「二位到底有什麼事啊?有什麼事儘管吩咐!儘管吩咐!」

  火山說:「沒什麼啊!聽說我兒子昨晚被扣了,很晚才回家,就過來看看怎麼回事?還有就

  是天哥的公子據說好像根本就沒回家,所以就更得看看了啊!」

  龍嘯天根本就沒有說話的意思,就對火山笑了一下!

  張校長說:「二位的公子在我們學校讀書嗎?王主任去查一下怎麼回事?」

  「不用看了,就是在這兒,直接把人帶到這兒就行了。」火山仍是一副笑眯眯的樣子。

  張校長趕忙向王主任說:「快把龍先生的公子請過來啊!」

  王主任急忙跑了出去,可很快又回來了,確切來說不是自己回來的,是被人仍進來的,外面又過來一群人,火山和龍嘯天頭一抬,先是一愣,又相互看了一眼,火山對剛進來為的一個人說:什麼風把我們凌大老闆吹過來了啊?」

  凌少聰看到龍火二人眼中也閃過一絲驚訝,可很快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笑道:「小兒昨天出了點事,來看一下。沒想到在這見到兩位啊!」

  龍嘯天對凌少聰的出現沒什麼反應,只是冷冰冰的說:「張校長,分鐘看不到我兒子,你的校長也做到頭了。據教育局陳局長說很多人都等着一中校長的位置!」

  張校長正在想龍泉三煞今天怎麼都來到自己學校了呢。聽到龍嘯天的話,嚇得差點坐地上,急忙說道:「龍先生千萬要息怒,我這就去請龍公子。」

  他想走,可有人不讓他走,凌少聰說道:「張校長留步,找人的事讓別人去吧!我還有點事想請教請教你。」

  張校長為難的看了看龍嘯天,說道:「王主任,你還站在那兒做什麼,趕快請龍公子啊!」

  剛從地上爬起來的王主任急匆匆的出去了。

  擦了擦頭上的汗,張校長對凌少聰說道:「凌老闆有什麼吩咐儘管說,先請坐。」

  凌少聰也不廢話,直接說道:我兒子昨晚被人圍攻,幸好有兩位小朋友見義勇為救了他,可我聽說你們到現在還關着其中的一個,還說要開除他們三個。另外我剛了解到,要打我兒子的是你們學校什麼沈校長的兒子,請先把這個沈校長叫過來讓我見見吧!」

  聽到凌少聰的話,龍火二位相視一笑:「莫非……」

  可一邊的沈致遠早就嚇傻了,他已經知道自己兒子已經惹了大禍,惹了自己根本就惹不起的龍泉三煞,沈致遠正在想自己和兒子的後路的時候,聽到了凌少聰的話,趕忙露出祈求的目光,示意張校長不要說出自己,張校長似乎沒有看到沈致遠的祈求,直接指着沈致遠說:「沈校長正好在這兒,你們可以好好談,我正好有事,你們先聊。」

  張建國無視沈致遠殺人的目光,正準備逃離這個現場,這時被關了一個晚上的龍雪夜被王主任帶來了,和他們一起來的還有火雲和凌風,被關了一個晚上的龍雪夜頭有一些凌亂,精神雖然不是很好,但眼中凌厲的眼神依然沒有絲毫的變化,他漠然的對着校長室的每一個人,當他看到坐着的龍嘯天,冷漠的臉上起到一絲波瀾,眼中閃出一絲怨恨,也有一絲溫情,看到龍雪夜對自己不理不睬,龍嘯天正想火,

  火山說道:「小夜,看到爸爸和火叔叔也不說話啊!」

  聽到火山這麼說:龍雪夜轉過頭說:「火叔叔好。再也沒說什麼。龍嘯天看到龍雪夜仍然沒有叫自己的意思,氣不打一處來,對着龍雪夜大聲說:「不會叫爸嗎?」

  龍雪夜注視着面前這個自稱自己爸爸的男人,冷冷的一句:「我沒爸!」

  龍嘯天再也忍不住了。張手就想給龍雪夜一耳光,深知龍氏父子關係的火山急忙拉住龍嘯天低聲說:「天哥,注意場合,我們先解決眼前的事再說小夜的事。」

  聽到火山這麼說,龍嘯天閉上眼睛,稍稍平復自己的心情,凌少聰這時正想看着自己的老對手的父子戲,也沒戲了,也知道幫自己兒子的是龍嘯天和火山的兒子,拍拍手說:「孩子們先去上課吧!我們大人把還有事要解決。小風,和你的小朋友先出去吧!」

  凌風雖然搞不懂是什麼狀況,只知道現在應該沒事了,就說:「火,阿夜,走吧!兩位叔叔,再見!」火也上前拉了下龍雪夜說:「阿夜走吧!」龍雪夜看了自己父親一眼,跟着火走出了校長室!凌少聰看了火山和龍嘯天一下說道:我兒子的事讓龍先生的公子受這麼大委屈,張校長,沈副校長,二位有什麼意見!」

  張沈二人下的腿只打哆嗦,心情不佳的龍嘯天站起說:「我不想在龍泉再看到沈家還有學校保安隊的人,其他的就凌兄隨便了!說完直接走了出去,一旁的火山連忙說:天哥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凌先生告辭。」

  凌少聰無奈的搖搖頭說:「二位聽清楚了,我也告辭了!」

  走出外面的龍嘯天對火山說道:「我怎麼生出個這麼個兒子!他還是我兒子嗎?」

  火山笑着說:「我看啊!他也就是你兒子,和你年輕的時候一模一樣!走吧!」

  龍嘯天看着多年的摯友,無奈的搖了搖頭,坐上車走了!

  另一邊龍雪夜,阿火凌風三人也沒回教室,而是在籃球場坐着,火看到龍雪夜心情不爽,自己也沒勁,一直在籃架下面跳着摸框,風看着身邊新結識的兩位朋友暗暗在想,我的高中生活不會寂寞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