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重生在90年代
重生在90年代 連載中

重生在90年代

來源:騰文小說 作者:重生在90年代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安子善 文老師

一場宿醉,安子善重生1999年,正初三
生命時鐘已開始倒計時,剩餘時間19年49天
這個農村走出的窮小子,為逆轉紅顏命運,一手推動縣域改革提前十年,無意中創造了小縣城超越大都市的傳奇
為讓母親不再受苦,進行菜園改造,卻一不小心打造成江北最大的蔬菜基地,震驚全國
為給耿直的父親找個只需埋頭苦幹的工作,一不留神把父親送上了人生巔峰,捧出建築界神話
然而,故事才剛剛開始
展開

《重生在90年代》章節試讀:

第五章 負重前行


安子善所就讀的初中在鄉**所在地,而他家距離此地大概八公里。

安庄村,山陽鄉所屬的一個普普通通的村莊,也是安子善的家。

因為家距離學校太遠,所以他們這些距離遠的學生都是寄宿制,周一至周四晚上寄宿在學校學生宿舍,周五下午放學回家,周一早上返校正常上課。

每周五的下午放學後,你會看到一群興奮的初中生騎着各種各樣的單車如飛車黨一般竄出校園,成群結隊,你追我趕,歸心似箭。

安子善還記得自己剛上初中的時候,要住宿在學校,一個周不能回家,住校第一天晚上想家哭的那叫一個委屈,還好那個時候有大哥在身邊哄着。

想家的時候就去找大哥,沒錢吃飯了就去找大哥,被人欺負了就去找大哥。

在安子善的眼裡,大哥安子良就是無所不能的,為自己遮風擋雨,為自己指點迷津,為自己指明人生的道路,一路披荊斬棘負重前行。

這可能就是很多家庭長兄或者是長姐的切身經歷吧。

安子善就像跟屁蟲一樣跟在大哥安子良後面亦步亦趨,一直到上了大學後,遠離了大哥,安子善才慢慢成熟起來。

其實人這一生之所以會成熟,是因為他們背負着太多的東西,又經歷着那些無人捧場的幽默,那些吃過虧的仗義,那些被背叛的信任,那些得不到回應的愛,然後被迫成熟起來,將這一切都變成保護自己的能力。

但是如果能夠無憂無慮的一直像個孩子,誰願意接受那種所謂的成熟?

接受那種傷疤上一次次撕裂的疼痛,接受每一夜的醉生夢死,接受偽裝的笑容和默默吞咽的淚水。

安子善莫名的有些緊張,有些激動,下午放學就可以回家了,重生歸來還沒有回過家,想起前世蒼老的父母,紅了眼眶。

早操過後,安子善從自己桌洞里拿出一個包袱打開。

取出最後一個煎餅,又拿出一個鋁製的長方形飯盒,裏面是一小撮剩餘的炒鹹菜疙瘩絲,這就是他的早飯了。

初中的時候,因為是住校,所以需要從家裡帶飯,安子善的家境比較貧困,雖然學校有小食堂也只能偶爾買一點吃的。

一般是周五才會買,因為那時帶的飯基本吃完了。

住校的學生周一會帶飯,吃到周三,周三放學後是送飯的時間,距離學校不是太遠的學生,可以回家拿飯,繼續吃到周五,距離遠的就需要父母去送飯了。

所有住校的學生都會非常的期待周三,每逢周三下午放學後,你會在山陽初中看到一幅奇異的景象。

一群群的初中生趴在大門口的鐵欄上,望眼欲穿的看着外面來往的人群。

因為周三父母來送飯,能吃一頓好的,比如帶餡的包子或者是火燒,比如熱騰騰酥軟的油餅。

別的時間就只能吃煎餅了,只有煎餅才能放得久一些,帶餡的麵食很快就會酸澀腐壞,放不住的。

而炒鹹菜疙瘩絲是最常見的鹹菜了,把鹹菜疙瘩切成絲,用水浸泡後,放到燒熱的油鍋里炒制,放上辣椒,炒熟就可以了。

又咸又辣的炒鹹菜絲可以放很久,不管冬天還是夏季,不會很快霉變,也就成了安氏兄弟初中生活的唯一菜肴。

看見手裡唯一的一個煎餅,安子善嘴角浮起了一絲苦澀,沒飯吃了!

這或許是最悲催的重生者吧,飯都沒得吃,他胡思亂想着。

褲兜里還有五毛錢,他早上跑操的時候就看過了,但是不能用。

早飯就這樣將就一下吧,雖然吃不飽,午飯五毛錢就夠了。就不去找大哥了,估計大哥那邊也斷糧了。

其實現在安子善已經想到了,大哥的飯量比他還大,但是每個周帶的飯和零花錢跟他是一樣多,怎麼可能每次安子善沒飯吃了或是嘴饞了去找他,他都會有剩餘的零花錢呢?

唯一的可能就是他省下來給了安子善,至於大哥吃什麼,現在想來是靠朋友吧,那時的大哥人緣好的很。

用筷子夾了一些鹹菜放到煎餅上,然後捲起來成一個長條狀,兩手握起往嘴裏塞去。

唔,好熟悉的味道,真棒。

安子善慢條斯理的嚼着嘴裏的煎餅,撇了一眼同桌,跟自己一樣的飯菜,看來她家的情況也不是太富裕呢。

正吃着,突然教室門口傳來一陣喧鬧聲,有人推門進來,安子善聞聲抬起頭來,看向門口,只見安子良帶着三個人走了過來。

「哥…」

安子善興奮的猛然站了起來,對着他們用力的揮着手。

無意中看到同桌也望向大哥他們,眼中閃過一絲嫌棄的意味,安子善面色一沉,大哥是他最親也是最尊敬的人,張玲玲這樣的神色讓他很是不悅。

「啪……啪……」

「你小子怎麼才吃飯,我們早吃完了。」

安子良旁邊一面龐微圓的男子一邊笑着一邊拍着安子善的肩膀,一臉的親熱。

「嘶…疼疼疼,司哥輕點輕點。」

安子善咧着嘴,呲了呲牙,這司哥好大的力氣,長的也壯,一米八多的個頭,真的是膀大腰圓,發育的太早了。

司哥,全名司偉剛,跟大哥同班同學,大哥的好哥們之一。

前世大哥落魄以後,司偉剛幫助甚多,他也定居在照市,跟安子善很是熟悉。

安子良看了看安子善桌面上的包袱還有飯盒,蹙了一下眉頭。

然後從兜里掏了一下笑着說道:「子善,這是一塊錢,你拿着,中午買飯吃,下午放學我就不跟你一起回去了,你先回家,我們初四需要開師生大會。」

安子善望着大哥稚嫩的面龐,心中微痛,面前這個稚嫩的面龐,充滿勇氣、鬥志、希望的雙眼。

未來歷經了多少風霜和滄桑之後,年未四十已經爬滿了皺紋,雙眸中也不再有刺眼光芒,被渾濁的世俗遮蓋。

「不用了哥,我還有錢,中午可以買飯吃的,你留着吧。」安子善搖了搖頭,微笑道。

安子良面色一冷,輕斥道:「讓你拿就拿着,哪兒那麼多廢話,拿好,下午回家騎車慢點,我們走了。」

安子良把錢硬塞到弟弟的手裡,絲毫不容他反駁,擺擺手扭頭走了。

司偉剛笑了笑,對着安子善揮了揮手,跟着走了出去。

安子善愣愣的站在那兒,望着大哥和他的朋友離去,心中一股熱流涌過,無論是前世今生,大哥對自己都是用他的霸道偽裝他的關心和愛護,一如他們的父親。

還記得上小學的時候,六一兒童節,娘給了他們兩個一共五毛錢零花。

從來沒有拿到過這麼多錢,安子善可高興了,雪糕吃了三根,芝麻棒吃了整整一袋子。

五毛錢都讓他花光了,大哥安子良什麼都沒有吃,整個六一隻是喝白開水,那時候的大哥也只是個孩子啊。

安子善08年大學畢業之後,一直沒有找到工作,大概有半年多的時間,安子良總是找各種理由,給他塞錢,每次三百、五百的給。

每天晚上工作很晚才回到租住的房子里,但是只要安子善沒有休息,就會找他聊聊找工作的事情。

然後安慰他,問他還有沒有錢花,有沒有遇到什麼困難,陪他去面試,陪他去海邊散心,開導他。

小學的安子良,現在的安子良,未來的安子良慢慢的在安子善的眼前如同三個影像一樣融合在了一起,慢慢的走出了這間教室。

在沒有人看到的角落,安子善的眼眶慢慢的紅了,喃喃自語。

「哪有什麼歲月靜好,只是有人在為你負重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