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情過留殤
情過留殤 連載中

情過留殤

來源:海讀書盟 作者:白琳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厲金城 現代言情 白琳

她和他相知相愛七年,厲金城把她寵上天,白琳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直到某天,他親口告訴她,「做我情人
」 她才發現他給她的寵愛,地位,都是假的
他要娶門當戶對的千金,而她不配! 原來,她一直生活在一個虛幻的童話里
展開

《情過留殤》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一章 做我的情人


  深夜,低調奢華的房間內,純黑錦被上兩具汗津津的身體相擁在一起。   白琳臉頰潮紅,親昵的靠着男人的胸膛,濕漉漉的眼睛裏全是依賴。   「金城,我媽今天問我們什麼時候結婚……」片刻之後,白琳微微抬頭,一臉期許看着身下的男人。   這也是她一直想問,但是沒有問出口的問題。   男人摩挲她腰間的手一頓,本來滿是寵溺的臉突然變得有些陰沉,甚至明顯還有些厭惡,「她是不是想着等我們結婚之後,可以從我這裡拿更多的錢?」   他的話讓白琳始料未及,腦子裡出現了瞬間的空白,因為家裡的關係,她迫於無奈,確實找他拿過很多次錢,他每次二話不說就給了,還問自己夠不夠。   白琳一直以為他愛自己,並不在意這件事,沒想到現在居然……   白琳有些後悔把母親抬出來,應該直接說是自己的意思。   「金城,我……我媽不是這個意思。」她有些難堪的低下頭,「以前的錢我會還的,你別……」   「不用還了。」男人直接打斷了她的話,前一秒的溫情褪的乾乾淨淨,他坐起身,白琳不得不離開他的懷抱。   可男人的話還是給了她安慰,起碼他還是在乎她,不會跟她分的這麼清楚。   「這麼多年,因為你那不爭氣的哥哥,還有你媽媽的貪婪,你前前後後從我這裡拿了幾千萬,看在你陪了我這麼久的份上,錢不用你還,就當是報酬。」   報酬?   白琳眼睫微顫,隨即想到什麼,臉色一白。   「你……是什麼意思?」   男人一張俊美無儔的臉早已只剩下冷酷,看着她冷笑一聲,「很簡單,你要錢,我要人,做我的情人,一年給你一千萬,我想這個金額足夠你跟你媽媽交差了。」   白琳不敢置信的聽着男人說出這番充滿羞辱的話,明明剛才他們還繾綣纏綿,只是提了一句結婚,他就變得如此冷酷。   情人。   是……那種見不得人的二奶嗎?   「金城,我,我們在一起七年了。」白琳有些倉皇的抓住男人手臂,身體抑制不住的在抖,想要拉回和男人的共同記憶。   「剛上大學的時候我們就認識了,一起經歷了那麼多,在國外留學時互相鼓勵安慰,你說過我們會永遠在一起的,你說……你會娶我的,你忘了嗎?」   說著,像是起了期盼,她強忍淚水,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男人,似乎這樣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男人一張彷彿天神一般的英俊臉龐,稜角分明,眉眼銳利,此時臉上神情毫無波動,只沉沉的看着她。   她知他一向冷漠,對她卻總是溫柔,原來直面他的冷漠,心竟然是這麼疼。   白琳如墜冰窖,她用力的閉上眼,胸口劇烈的起伏着,聽見自己不穩的呼吸聲。   「情人,是否認我們之間七年的關係,對嗎?」   她掀開顫抖的睫毛,直視男人,「是代表着我白琳要成為……呵,是一直是一個見不得人的女人,對嗎?」   她想知道那句話的含義。   厲金城沉默,隨即覆上白琳的手,一點點移開她抓着的手,眼底是一片淡漠,白琳不願,含着淚用力,還是被男人扯開。   厲金城起身,隨意披了一件真絲的純黑睡袍,走到落地窗前不再看她,白琳怔怔的看着自己被扯開的手,淚水終於滑落。   「為什麼?」   「你們家是個無底洞,在我對你還有興趣時,當然可以不計較,結婚,不可能。」厲金城開口道,一貫的冷靜理智。   不可能。   如此冷漠絕情的三個字,打碎了白琳堅持七年的感情和幻想。   「我不要!」她吼道,起身衝到男人身邊,直接打掉了男人剛點燃的煙。   「你告訴我你是不是厭倦我了?還是說……你有了別的女人了?你告訴我啊!」   她質問着,壓抑的憤怒逐漸從心底里攀升出來,堵在心口的那塊巨大石頭也瞬間變成了濃煙滾滾的岩漿。   白琳忽然變得有些瘋狂,手打上他結實有力的胸膛,健壯的肌。膚上很快出現幾處破皮的紅痕。   厲金城皺眉,一把抓住瘋狂的白琳,厲聲道:「你冷靜一點!」   「我怎麼冷靜!」   白琳崩潰大吼,不止是放在他心口的那幾根纖細的手指,渾身每一塊肌肉都在壓抑着顫抖。   她的世界裏只有他啊,他怎麼能抹掉她的存在?   白琳軟下嗓音,期待一切應該都還有商量的餘地:「金城,你能不能……」   然而她的話還沒說完,被男人冰冷的嗓音打斷。   「要麼做我的情人,要麼結束,你自己選!」   昏暗的視線下,男人的臉冷到極點,性感的嘴唇伴着冰冷入骨的聲音一張一合。   白琳腦袋只覺得「嗡」的一聲,身體有些發麻。   愣愣看了男人許久,她突然笑了,笑得幾乎連眼淚都要出來了。   原來一切都是假的嗎?   她竟被騙了那麼久,白琳的理智就像被炸開了,她什麼也想不到,只想離開這個地方。   「站住!」男人有些嚴厲的聲音響起,像是壓抑着什麼。   白琳頓住,卻沒有回頭,「你放心。」   她眼露決絕,「我白琳就算是天生下賤,也不會下賤到要去做一個情婦,特別是,那還是你厲金城的情婦!」   「砰」的一聲,門被她狠狠摔上,耳邊迴響着男人憤怒的低吼。   「白琳,你可別後悔!」   的士混合進深夜的車流之中,白琳仰着頭,一隻手靠在沉重的雙眼上,鼻翼不停翁張,眼角卻保持着乾涸。   流淚是脆弱的,它會暴露你的不堪一擊。   她白琳,永遠不要因為誰而變得不堪一擊。   的士司機就着車裡的鏡子不斷的打量着后座的女人,竟然一個人深夜穿着浴袍從酒店裡出來,無限的遐想在司機腦海中打轉,嘴上卻始終沒說什麼……   等白琳打車回到家的時候,已經是凌晨,盡量放低音量,卻還是驚動了已經睡着的母親。   王美麗手上搬了塊石頭雕塑,還以為家裡進了賊,待看見來人是自己的女兒,表情很是驚訝。   「你怎麼回來了?」又看見白琳的狼狽,「你……你怎麼穿成這個樣子?」   王美麗還穿着她那常年不變的各種碎花睡衣,雙眼瞬間炯炯有神的朝白琳的身後看去,卻什麼高大俊美的身影都沒有看到,空空如也。   她幾乎是立刻問道:「厲金城呢?我的女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