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致我深愛的你
致我深愛的你 連載中

致我深愛的你

來源:海讀書盟 作者:周致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周淺依 周致 現代言情

周致死了—— 明月皎皎的深夜裡,她被指證出軌,確診了艾滋,痛失了四歲的女兒
她絕望地吞下劇毒,然後撫着男人的臉頰,氣息微喘, 說:「顧懷南,此生此世,永生永世,再也不見
展開

《致我深愛的你》章節試讀:

5、質問。她曾費盡心機處心積慮。


  她緩緩從床上坐起來,直視顧懷南的眼睛,臉上不知何時已經盈膩一層的水光。   「顧懷南,是不是我愛你,我就低你一等,我就沒有尊嚴沒有臉面?是不是我愛你,不管我想不想,我都要張開了腿隨時準備你哪天有需要了就像個妓.女一樣被你上?是不是我愛你,我就要任你欺凌聽你擺布,任你予取予奪,心甘情願被你拿走眼角膜?」   僵硬維持的平衡被打破。   周致憤怒的情緒爆發到了頂點。   她凝着他,眼底既有重重深情,又有濃濃絕望,像個潑婦似的朝他歇斯底里地大吼,「顧懷南,你要什麼我不給你?你剛創業,公司不穩定的時候,想要蘇氏股份,我二話不說簽了股份轉讓書把我的全給你;你說你母親想要我瑞士的那一棟洋樓,我什麼都沒說,把三千多萬的房產划到你母親名下。」   顧懷南怔住,沒料到她會說起這些。   靜了會。   周致說到痛處,猛地抓着顧懷南的雙肩用力晃動他,撕心裂肺地,「你要什麼我不給你。顧懷南,我那麼愛你,我費盡心機討你笑,處心積慮討你的喜歡,你要什麼我不給你?為什麼還要拿我的眼角膜?既然你這麼不想和我結婚,那你當初就別求我讓周淺依減刑啊!啊!要得到好處的人是你,為什麼受罪的人是我!」   太痛了。   已經被這個男人踩在了腳底,尊嚴也無,臉面也無,她還把自己所有的傷口全部撕開來給這個男人看,讓他明白她到底有多痛。這真的太卑微太痛苦了。   顧懷南僵硬地看着她,不自覺伸手想擦乾她的眼淚。   聲音沙啞而低沉:「周致……」   周致偏過頭。不給他碰。   一臉的淚光,整個人恍惚得像是在精神崩潰的邊緣,她就是再也無法忍受一樣,聲音顫抖着:「我在家帶孩子,你就嫌棄我除了買東西吃東西和睡覺一無是處;我去看公公婆婆,你就覺得我是無事獻殷勤,想拿公婆給你施壓;顧懷南,你去外面雇一個小時工帶孩子做家務,小時工都沒我這麼辛苦,她還有錢賺!我做錯了什麼,每天都要瑟瑟發抖,都要擔驚受怕,怕你發火,怕你不滿意!」   顧懷南抿緊了嘴唇。深深凝着她。   周致說到最後,喉嚨已經嘶啞了。   她從不反抗顧懷南,從不忤逆顧懷南,甚至從不為自己去解釋什麼。   可就在這個男人在離婚時還想拿走她的眼角膜的時候,她內心所有痛苦都如大江潮起,又在這一刻終於潮落。   這荒唐離譜的婚姻,這一廂情願的單戀,還是到了盡頭。   周致低促地喘息着,睫毛微微顫動,緊緊閉上了眼睛。   「顧懷南,我要不是愛你,我為什麼要自欺欺人地忍受這些。我是瘋了還是弱智了,才這麼讓你作踐我自己?」她倏然睜大眼睛,對上顧懷南的視線,決絕道:「顧懷南,離婚吧。至於眼角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