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團寵真千金每天都轟動京城
團寵真千金每天都轟動京城 連載中

團寵真千金每天都轟動京城

來源:邁步書城 作者:恰恰亮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嘉嘉 現代言情 蔣嫲嫲

言蓁蓁十六歲被接回太師府,原來出生的時候,因為穩婆的疏忽,她和一個農夫的女兒被調換了
假千金在京中乃是團寵,各大世家公子都罩着她,長相嬌俏,性格討喜,琴舞雙絕
而言蓁蓁從小在鄉下長大,不僅因為饑荒死了父母,無親無故,還因為在山上的門派打雜而粗鄙無狀,喜好舞動刀槍
幸好,她有五個寵愛她的師兄
爹娘嫌棄她禮儀不足?京中所有青樓的大老闆,大師兄給她請了最好的師傅
哥嫂嫌棄她不懂打扮穿着?京中所有布行的大老闆二師兄將所有新興布匹和胭脂水粉送到了手中
假千金陷害她,還要倒打一把,甚至驚動到了宮裡頭?啊,原來三師兄就是那個體弱多病送去山上習武的太子殿下?? 還有擅長醫毒的四師兄,打遍天下無敵手的五師兄,她要在這京都橫着走,大家沒意見吧? 向來沉默寡言的三師兄:師妹,我就要登基了,經過幾個師兄弟商量,決定讓你嫁給我,你願意嗎? 言蓁蓁:我把你當師兄,你要跟我生孩子?? 三師兄:可以繼承皇位啊! 言蓁蓁:那我願意!展開

《團寵真千金每天都轟動京城》章節試讀:

第五章 放狗咬人


  次日一早,言蓁蓁還沒有醒過來,就有一隻特殊的鴿子停在了她的床邊,她帶着睡意,扯下了書信,然後迷迷糊糊地撒了一把小米在桌面上,讓信鴿啄吃。
  打開信,是大師兄的字跡。
  安平侯大公子,名安叔同,頗有才名,三年前騎馬摔斷了腿,依靠輪椅行走,雖然外界傳言他溫文爾雅,但是暗地裡喜歡虐殺丫鬟,已經害死了四個丫鬟。
另外,安平侯夫人是個厲害角色,這些事都是她打點壓下來的。
  言蓁蓁剛剛看完,還沒有來得及回信,門外忽然傳來了敲門聲。
  「三妹妹,起來了嗎?
我是嘉嘉。」
是言嘉嘉矯揉造作的嗓音。
  這麼喜歡演,怎麼不去當個戲子?
不過既然她要玩,言蓁蓁不介意陪她玩一把大的。
  言蓁蓁將信投到了香爐中,看着紙張被化掉,然後將信鴿扔出了窗外。
  昨晚這一切,她拍了拍手,打了個呵欠,將門打開,道:「大清早的,叫魂啊?」
  「你怎麼說話呢?
嘉嘉是好心好意過來給你送衣裳的!
還早,我們已經去祖父祖母處請了安,就你睡到現在!」
出聲的人,是二房的大堂姐言婷婷。
  「好了,大姐,三妹妹剛剛回來,還不懂要去給祖父祖母請安的規矩呢。」
言嘉嘉絲毫沒有氣惱,上前了一步,招手叫來丫鬟,道:「青竹,翠竹,快將東西端過來。」
  兩個丫鬟聞言,一人捧了胭脂水粉,一人捧了衣裳鞋子進了屋。
  「三妹妹,這都是我特意去京中最大的四季彩定的衣裳和首飾,是要送給你的。」
言嘉嘉拉起了言蓁蓁的手,道,「姐姐教你梳妝打扮,如何?」
  這親昵的動作,親切的語氣,若不是言蓁蓁知曉了她是個什麼人,恐怕還真的就感動了,掏心掏肺將她當成好姐妹了呢!
  不過四季彩的東西,是她師兄的,既然讓師兄賺了錢,她穿穿倒是無妨的。
  「那就有勞姐姐了。」
言蓁蓁見她一心要裝好姐姐,樂意成全她。
  「哎,嘉嘉,這不是有丫鬟嗎?
她就那個樣子,還能梳出一朵花不成?」
言婷婷不屑地說道。
  「婷婷姐,別這麼說,蓁蓁的底子還是非常好的,只要用些脂粉,也不比京中其他的閨秀差。」
言嘉嘉細聲細氣地說著。
  言婷婷冷哼了一聲,在一邊嗑起瓜子來。
  言嘉嘉給言蓁蓁換了衣裳,又上了一個淡雅的裝,並且教她扎了一個京中最為流行的髮鬢。
  然而,這麼拾綴了幾下,當言蓁蓁從銅鏡前起身的時候,言嘉嘉的眸中卻飛快閃過了一抹妒忌冷色。
  這個泥腿子,雖然從小養在鄉下,但是長得卻是極好的,五官精緻,身姿高挑,換上了四季彩的衣裳和首飾後,竟然和昨日的樣子判若兩人。
  不過,長得再好又如何?
還不是命運多舛,明珠蒙塵,如今就要嫁給一個脾氣暴虐的瘸子了。
  且容忍她好看那麼一時半會吧,待安樂侯夫人看過之後,她便將這賤人打回原形!
  「真好看!」
言嘉嘉壓下了心中複雜的情緒,稱讚了一句。
  「嘖,嘉嘉你就不要睜眼說瞎話了,她能好看——」言婷婷聽了這話伸了個懶腰站起來,然而她喉間那一句到哪裡去還沒有說出口,就生生頓住了。
  她看到眼前盛裝打扮,清麗無比的言蓁蓁,雖然有些不可置信,卻還是不得不低聲道:「還真的挺好看的呢——不愧是我言家的人。」
  此話一出,言嘉嘉臉上的神色飛快閃過了一抹冰寒,不過片刻,她便恢復了一貫的溫柔可人,道:「三妹妹,咱們一起去花廳吧,爹娘等着我們呢。」
  而安樂侯夫人,也在其中,只要她看中了言蓁蓁,讓言蓁蓁嫁到了安樂侯府,這個心腹大患,就再也不復存在了。
  言蓁蓁心知肚明她打的是什麼主意,她目中泛起了一絲冰冷之色,面無表情道:「好。」
  到了花廳,言蓁蓁一出現,讓言家眾人都驚艷了一瞬。
  「這就是你們家的三小姐?
看跟大公子長得真像。」
安樂侯夫人本來心裏頭還有些嫌棄言蓁蓁在鄉下長大,不過見了真人之後,一下子就眉開眼笑了。
  這樣的容貌,配她家叔同,那也是配得上的,雖說是在鄉下長大,言行舉止差了些,不過只要進了她安樂侯府,在她的**之下,不愁她不循規蹈矩,做個好媳婦!
  而且,畢竟她也是太師府的孫女,這出身擺在這裡呢!
  「蓁蓁,過來,這是安樂侯夫人,向夫人問好。」
言父本來心裏頭還有些忐忑的,不過言嘉嘉一大早就跟自己拍着胸脯保證,肯定讓言蓁蓁改頭換面,定然讓安樂侯夫人滿意。
  不想嘉嘉穿衣打扮真有一手,昨日還是個粗鄙的村姑,在她手下突然就有了幾分大家閨秀的模樣了。
  言蓁蓁順從地點了點頭,走到了安樂侯夫人跟前,道:「夫人好。」
  待言蓁蓁走近,安樂侯夫人更是看呆了。
  這樣精緻的眉眼,姣好的身段,哪裡像是在鄉下養出來的啊?
  「好,很好。
言姑娘也坐吧。」
安樂侯夫人頻頻點頭,不喜自勝地說道。
  言父和言嘉嘉對視一眼,俱都露出了一絲笑意。
看來這親事,是要成了。
  「蓁蓁,給安樂侯夫人斟杯茶吧。」
言父又說道。
  言蓁蓁亦沒有異議,上前緩緩斟了一杯茶,上前,客客氣氣地遞給了安樂侯夫人,道:「夫人請喝茶。」
  安樂侯夫人伸手去接,然而,那杯茶是滾燙滾燙的,言蓁蓁交給她的時候故意晃了一下,安樂侯夫人頓時燙的哎喲了一聲,手中的茶杯也沒有接穩。
  這茶杯的茶水全都溢了出來,灑在了言蓁蓁的手上。
  「哎呀!
好燙!」
言蓁蓁頓時跳了起來,大叫道。
  說時遲,那時快,眾人都還沒有反應過來,聽見言蓁蓁驚呼後,門外忽然如同離弦的箭一般奔進一隻虎背熊腰的大狼狗,齜牙咧嘴,吐着舌頭,綠眸發光,直接撲到了安平侯夫人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