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傻王的代嫁萌妻
傻王的代嫁萌妻 連載中

傻王的代嫁萌妻

來源:邁步書城 作者:東辰軒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夏雪 現代言情 青兒

一朝穿越,她被人送上花轎,成了他--一個傻王的代嫁王妃
她將他護在身後,怒斥眾人:我的人,或打或罵,都只能是我!傻子,也只有我能叫!你們若再叫,我不介意費點事讓你們都成為傻子!可一到了晚上,她就會打昏他,讓他成為自己最無聲的傾聽對象......當對待感情有些遲鈍,可又極其護短的她,遇上了深藏不露的他,會演繹出什麼樣的愛情故事呢?展開

《傻王的代嫁萌妻》章節試讀:

第四章 你準備什麼時候帶我走


  「哎,那你就以身相許吧!」
夏雪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看着黑衣人淡淡的說道。
  「啊?」
黑衣人一臉的詫異,有些懷疑自己聽錯了,直直的看着夏雪,想要從她的眼中看出玩笑的意思,可很遺憾,沒有!
  「啊什麼啊?
你們江湖中人,不都是這樣說的么?」
夏雪一臉疑惑的看着黑衣人,有些委屈的說道。
  「在下的確無以為報,可也不能以身相許!」
黑衣人看着夏雪,淡淡的說道,眼神中有種很奇怪的霧氣縈繞着,倒是更增加了藍眼睛的神秘。
  「那算了!」
夏雪沒有被他藍眼睛的神秘吸引,一臉的失落,下了床,走到桌邊坐下,一隻手支着下巴,好像在認真的思索什麼。
  黑衣人有些疑惑的跟着夏雪來到桌邊,坐下,目不轉睛的看着沉思的夏雪,等着她的下文。
  「嘿嘿,我想到了!
你不以身相許也行,那你帶我離開這裡吧!
帶我去笑傲江湖!
我也要行俠仗義,好不好?」
夏雪突然高興的跳了起來,手舞足蹈的樣子,就好像看到江湖正在對着她招手一般。
  說完這番話,身在憧憬中的夏雪立馬轉過頭,看着黑衣人,一臉的期待,彷彿你要是拒絕,你就十惡不赦一樣。
  看得黑衣人心中十分無奈,只得轉過頭,不再看她,完全忽視她。
  「喂,你這是什麼意思?
好歹我也是你的救命恩人,我都不讓你以身相許了,你還有什麼不滿意的?
我只是很想離開這裡而已!
可我又逃不掉......」夏雪一看黑衣人不說話,還將臉轉到了一邊,心中就覺得委屈,說話的聲音也從剛開始的質問,慢慢的變成了抱怨,到最後變成了嗚咽。
  想想自己到這個世界已經半個多月了,可自己連丞相府的大門也沒出過,不是自己不想出去,而是自己根本就出不去,那些把門的根本就不讓自己出門。
  今日好不容易碰到了一個刺客,本想着,自己救了他的命,提個小小的要求總不過分吧!
他既然能來刺殺,武功肯定很高,帶着自己離開應該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真是搞不明白,讓他帶自己離開就那麼難嗎?
  冬兒,姐姐什麼時候才能去找你呢?
你是不是在受苦啊?
想到這裡,夏雪不禁更傷心了,眼淚順着臉頰就流了下來了。
  黑衣人一看夏雪哭了,頓時手忙腳亂,要知道,讓他殺人那沒問題,可要讓他哄女孩子,那可是難為死他了。
  「你,你別哭啊!
你就那麼想離開這裡?
你不是相府小姐么?
離開了這裡就沒了錦衣玉食,很可能還會流落街頭,這樣你也願意?」
黑衣人看着夏雪,好心的提醒着她。
  夏雪擦了擦眼淚,抬頭看着黑衣人,堅決的說道:「是,我就是想要離開這裡,哪怕是流落街頭,我也不怕!」
  「你只是現在這樣想而已,等你真的離開了,你就知道出門事事難的道理了!」
黑衣人有些不相信夏雪的話,一臉的質疑。
  「如果你知道我這十年來是怎麼過的,你就不會這樣說了!
有誰會在自己的家裡被人謀殺,又有誰會在自己的家裡,過着豬狗不如的生活,還要做別人生氣時的陪練,恐怕只有我一個了吧!」
夏雪很平淡的說著過往。
  雖然自己有這些記憶,但畢竟自己沒有親身經歷過,感觸到底是沒有那麼深,所以說出的話,自然也就沒有太大的情緒波動。
  可這看在別人的眼裡,就不一樣了。
  她到底經歷過什麼?
  黑衣人看着夏雪,眼神中疑惑,心疼一一閃過,沒錯,就是心疼,夏雪很確定自己沒有看錯。
  又停了片刻,那黑衣人好像下定了決心一般,眼神堅定的說道:「既然你決定了要離開,那我就帶你離開這裡。」
  夏雪一看黑衣人同意了,高興的一臉燦爛,還沒等她跳起來呢,就聽到了一句話,像一盆冷水一樣潑了下來,把夏雪渾身上下燃燒的興奮一下子澆沒了。
  「不過,不是現在!」
其實,黑衣人也不想掃她的興,自己現在身受重傷,一個人離開倒是沒問題,可要帶上她,就不行了。
  「啊--!
你怎麼不一下子把話說完,讓人空歡喜一場!」
夏雪抬頭白了黑衣人一眼,小聲的抱怨着,隨即一臉誠懇的問道:「那你準備什麼時候帶我走?」
  瞧這話問的,怎麼感覺自己要和他私奔一樣!
  管不了這麼多了,先離開這裡再說!
再怎麼說,自己也是他的救命恩人,到時候他應該不會不管自己吧!
  「半個月之後,還在這裡,你等着我,我會親自來帶你離開的!」
半個月自己的傷應該也恢復個差不多了,到時候,別說是這丞相府,就是皇宮我也能帶着她來去自如,黑衣人想了想,說道。
  「好,半個月就半個月,你可要說話算話!
要不然,我天天詛咒你!」
夏雪似是下了很大的決心一般,還不忘威脅黑衣人一句,「哦,對了,你還沒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呢?
否則到時候我要詛咒你,那些神仙也不知道我說的是誰呀?」
  說完,夏雪朝着黑衣人露出一個「抱歉」的笑容,看着他,等着他的回答。
  「你沒這個機會!
記住了,我叫夜無痕!」
黑衣人笑着說,當然夏雪是從他的眼睛中看出來的,那種眼神很像是在笑。
  「夜無痕,夜無痕,好酷的名字!」
夏雪一臉興奮的重複着夜無痕的名字,就像一個寶寶拿到了心儀的玩具似得,「嗯,我記住了,你要是敢放我鴿子,我出不了相府就算了,若是我出的去,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夏雪狠狠的威脅道,還很得意的挑了挑眉,一副『你最好信守承諾』的樣子看着夜無痕。
  夜無痕看着夏雪老虎發威了也像病貓的樣子,心情好了很多,那雙藍色的眸子看向夏雪時,也溫柔了許多。
  「夜大哥,你為什麼會長着一雙藍色的眼睛?」
夏雪看到夜無痕不再冷冰冰的,就開口問道。
  夜無痕一聽夏雪的話,臉頓時就黑了。
  夏雪一看夜無痕的臉色瞬間就變了,也知道自己一定是觸到了他的傷口了,看來在這古代,他這樣有着藍眼睛的人是被當做異類了。
  「你別誤會!
我只是覺得你的眼睛長得很漂亮,有點兒羨慕而已!」
夏雪有些慌亂的解釋着。
  解釋完了,雙手再次的支着下巴,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着夜無痕的眼睛,又說道:「你說,要是我也長了這麼一雙漂亮的眼睛,是不是要迷死一大群人呢?」
  夏雪一邊憧憬着,一邊看着夜無痕的眼睛,還在那兒傻乎乎的樂着,實在是可愛極了,夜無痕一時看花了眼,獃獃的愣在了那兒。
  「不要盲目的崇拜我,我只是個傳說!」
夏雪憧憬了一會兒,忽然看到夜無痕愣愣的看着自己,就開口說道,順便敲了一下桌子。
  夜無痕回過神,有些尷尬的紅了紅臉,站起身,「我先走了,半個月後,我來接你,你提前準備一下!」
說完,抬腳就要離開。
  「好,那你小心!」
夏雪應了一聲,說道。
  夜無痕走了,可夏雪卻一夜未眠!
  當然,這次是高興的,自己終於可以離開這裡了,一定要好好規劃一下才行。
  天剛亮,夏雪就叫來了青兒。
  「青兒,你把這些東西拿出去當掉,換成銀票拿回來!
記住,不要讓人發現了!」
夏雪提着一包東西,遞給青兒,小心的交代道。
  雖然自己出不去,可是青兒還是能出去的,所以這件事只得拜託青兒了。
  「小姐,你這是......是!
青兒會小心的!」
小姐說的都是對的,青兒也絕對無條件服從。
  青兒拿着東西離開了!
  夏雪順手拿起一本書,坐在院子里的椅子上,看起了書。
  如今正直初夏,陽光柔和,微風習習,送來陣陣的花香。
  這樣的季節,坐在院子里看書或者休息,實屬一大快事。
  一夜未眠的夏雪坐在夏琳她娘讓人送來的貴妃椅上,曬着日光,吹着微風,聞着花香,漸漸地就進入了夢鄉……   「小姐,小姐!」
青兒的聲音在耳邊迴響。
  夏雪睜開眼,看到青兒就站在自己的身邊,就問道,「青兒,都辦好了?」
  「是的,小姐!」
青兒點頭,應道,從懷裡掏出幾張銀票遞給夏雪,「都在這裡了,一共五百兩!」
  夏雪將銀票收進懷裡,站起身,朝着屋裡走去,「青兒,我要去睡會兒,中午飯就別叫我了!」
說罷,人一閃,就進了屋裡,倒在床上,又進入了夢鄉。
  直到……   「小姐,快醒醒!」
  「別吵,讓我再睡會兒!」
夏雪打了個哈欠,嘟囔了一句,翻了個身,把臉轉到裏面,繼續做自己的春秋大夢,這會兒,就是天王老子來了,也不能影響本姑娘睡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