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好媳婦
重生好媳婦 連載中

重生好媳婦

來源:邁步書城 作者:果子姑娘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張翠蓮 現代言情 顧致城

上一世她是被親生父母滿嘴謊言蒙蔽了心智
他們拿着養父母的血汗錢卻來告訴自己是他們給了自己上學的機會; 他們燒了自己的大學錄取通知書只為了讓她早點嫁人好拿到高額的彩禮; 他們哄着自己拿出丈夫的轉業金給娘家蓋房子卻在動遷分房的時候分文不吐; 她被婆婆掃地出門的時候,他們在研究如何將這個沒錢沒房的女人嫁給一個有錢的老頭子
重活一世,張翠蓮要遠離只認錢不認人的親生父母踢開一心想把親生姐姐賣個好價錢的弟弟
最重要的是,她要報答養父養母一片護犢之情,找到那個甘願自毀前程理解她包容她遷就她的男人
這一輩子,她發誓要做一個好媳婦! 新書《重生麻辣小軍嫂》,火熱更新中! 展開

《重生好媳婦》章節試讀:

第二章 委屈


  張翠蓮是被一陣叫罵聲喊醒的,恍如很多年前她每天早上最害怕的聲音。
  「幾點啦,以為考個屁試就了不起啦?
趕緊起來!」
不用抬頭看,張翠蓮也知道那聲敲門聲是她媽再用晾衣架敲窗戶。
  敲窗戶?
她不是在公園裡么?
即便是在娘家,那窗戶外面就是三樓。
她老娘怎麼可能站在窗戶外面呢?
  推開被子,張翠蓮坐了起來。
環視眼前的一切,讓她不由目瞪口呆起來。
  這哪裡是她的娘家,這分明就是記憶里她們那個還沒有動遷過得房子。
就是在這裡,她度過了人生中最為擔驚受怕的六年。
  外面傳來父親張廣福的勸阻,還有鐵桶與壓水井裡咕咚咕咚的水聲。
  她回到了以前?
還沒有嫁人的時候?
張翠蓮忍不住跳下了炕,趿拉着鞋子跑到了父母那屋去看看日曆。
  1988年7月10日!
剛才張母嘴裏罵的話,再一起在耳邊響起。
「考個屁試就以為了不起啦!」
是的,這一年是張翠蓮高考的那一年。
  這一年本應該去大學報到的張翠蓮,卻因為弟弟與人打仗鬥毆闖了大禍。
家裏面將錢都拿了出來賠給別人,卻沒有錢供她念書。
  張翠蓮臉色蒼白幾乎站都站不穩了,她踉踉蹌蹌的跑回自己那黑黢黢的小屋子裡。
跳上炕一把拉過被子將自己蒙起來,實在難以想像這個世界居然還有重生一說。
  現在是1988年,她才不過18歲而已。
在幾十年之後的2012,她因為愧對丈夫難以面對女兒更經不住親人背棄的傷害而跳水自殺。
  24年的艱苦付出,賠上了22年的婚姻。
她的父母還不滿足,甚至希望將她嫁給一個老頭子來換取更多的好處。
  這是怎樣的一個家庭啊,既然不喜歡她為什麼還要將她要回來?
  是啊!
張翠蓮猛然想起來,她12歲才回到這個家。
之前都是住在養父家裏面,要不是親生父母的蠱惑引誘她怎麼會做一個狼心狗肺的人?   老天要她重生而來,是不是就有機會改變還沒有發生的事情?
  比如讓顧致城換一個人生,彌補她所有的虧欠;給養父母一個安穩的晚年,報答他們視如己出的養育之恩;好好地撫養女兒,讓她有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
  張翠蓮淚流滿面,上一世她為了滿足自己對親情的渴望。
無意之間傷害了多少真正愛自己的人,失去了多少本該屬於自己的幸福。
  她渴望家庭的溫暖,養父母待她如親生。
養了她9年,不僅不會因為她的離開而恨她。
更是在晚年的時候,將大半輩子的財產都留給她。
但凡她多用心在他們二老身上,就會發現真正的親情就在身邊從來都沒有消失過。
  她渴望親人的呵護,顧致城與她22年的婚姻里。
用行動來證明他有多在乎她,不惜為了她轉業不惜為了她去做的士司機。
即便她將他的血汗錢拿回娘家孝敬父母,也未曾說過半個不。
  這些真正拿她當寶貝的人,卻一而再再而三的被她傷害。
只因為她的親生母親告訴她,只有血親才是一家人。
  唰!
被子一把被人掀了起來,張母生氣的盯着跪在炕上不吭聲的張翠蓮。
  「你撅着不起來,幹啥呢?」
話說了半句,張母愣在那裡。
因為她看見張翠蓮淚眼婆娑的跪在那裡,好像受盡了委屈的小獸一般。
  「你,你哭啊?」
張母似乎第一次看見張翠蓮哭,以前就算怎麼欺負她都好像個木頭一樣。
  「啊!
是不是沒考好啊?」
自以為是的恍然大悟,張母丟開被子一臉諷刺:「行啦,別在那擠貓尿了。
考不上的人多了去了,你以為你有那狗命考大學?
切!」
  似乎發現張翠蓮是真的非常的傷心,張母這一次再也沒有出聲罵她。
而是轉身默默的離開,沒有再說一句刺激女兒的話。
  張翠蓮起身下炕,去了洗臉架端起了水盆出門打水。
  張家住在郊區名叫三河子的地方,說是城裡其實就是個城邊而已。
但好在這裡是外縣進城的必經之路,交通發達得很。
在2009年,因為機場擴建以及修建高鐵。
這裡被徵用,張家因而得到了一筆的拆遷費以及兩套房子。
不過在二十年前,這裡還是一個又舊又破的城鄉結合部。
  這套房子是張家的老宅了,分家的時候東院給了大伯西院給了他們家。
這是一套土坯房子,東屋住着父母西屋住着弟弟。
東屋後面有一間廚房,廚房的對面就在西屋後面打了一個隔斷。
小小的一張僅能夠睡兩人的小炕,以及一個她奶奶出嫁的時候的一個樟木箱子。
除此之外,別無他物。
  大伯過得好,早就將自家的房子翻蓋成了磚瓦房。
前園子種的是蔬菜,後院種的是苞米與葵花跟馬鈴薯。
除此之外還有兔窩、豬舍、雞窩、鴨架,每天與她同歲的大堂姐就會早起幹活。
  而她們家,前園子種着蔬菜後院子同樣種着苞米、葵花跟馬鈴薯。
家裏面除了二十來只鴨子,什麼都沒有。
不因為別的,就因為她爹媽太懶了。
鴨子可以每天去河裡吃魚,其他的家畜可是需要花費更多的時間來伺候的。
所以大伯家種馬鈴薯為了餵豬,他們家種馬鈴薯則是為了吃。
  洗乾淨臉,張翠蓮拿出一根竹竿打開鴨舍里的鴨子。
嘎、嘎、嘎!
大鴨子、小鴨子成群結隊的跑了出來。
張翠蓮對母親喊道:「媽!我去河套了啊!」
  隨後趕着這群鴨子,出了院子直奔小河邊。
張翠蓮現在急需時間好好想一想,想想到底要做什麼。
  在河邊足足呆了一上午,直到日頭過了樹梢直到有人路過告訴她張母叉腰站在路口高聲喊人。
  張翠蓮才從橋邊趕着鴨子慢騰騰的往家走,果然在回家的必經之路看見了黑着臉的張母。
  「該死的丫頭,你幹什麼去啦?
給你懶得不行了,放鴨子能放一上午啊?」
張翠蓮冷冰冰的盯着她的親生母親,想要知道她心裏到底在想什麼。
  張母忽然被女兒的眼神嚇了一跳,那眼睛裏彷彿寫着滿滿的恨意。
可又一想這個丫頭蠢得很,又很怕自己將她再一次拋棄。
  腰桿又挺直了,昂着頭叫囂:「怎麼,罵你不服氣啊?
不服氣滾啊!」
  張翠蓮忽然將手裡的竹竿一丟,冷着臉匆匆往家裡走。
一邊走一邊生氣地說道:「走就走,這個家我早就不想呆了!」
  張母猛然回頭,一把拉住張翠蓮大怒:「你要去幹啥啊?」
  張翠蓮揚起臉生氣地說道:「我滾啊,你不是讓我滾么!
我滾的遠遠地,讓你們再也不用看見我!」
  說完一甩她媽的胳膊,匆匆往家跑。
看着張翠蓮一連串的舉動,張母有些摸不着頭腦。
「這個死丫頭吃錯藥了,從早上開始就不正常!」
  說完細細一想,忽然明白過來。
感情她這是考試考砸了,所以才會變得性子古怪起來。
想到這裡,她不由得諷刺:「野雞就是野雞,還真以為能考上大學當鳳凰啊?
還花錢讓你上學,也就謝軍那個大傻子信你的鬼話。
一個大姑娘不結婚上什麼學啊!」
  張翠蓮自是沒有真的想與親生父母決裂,畢竟如果真的逼急了他們。
真的會將自己的錄取通知書給燒了,現在為了能夠在兩個月之後去上大學。
只能與他們虛以為蛇了。
  張爸見到女兒匆匆跑了回來,一進屋就關上了門不知道再幹什麼。
隨後自家的娘們趕着鴨子回來了,這讓張爸覺得挺稀奇。
  「怎麼是你趕鴨子回來了?
不是翠蓮兒去的嗎?」
張爸走出屋,好奇的問道。
  說起這個,張母就氣不打一處來。
她將鴨子趕到了鴨窩裡之後,開始站在院子里叉着腰罵人。
  「浪費了老娘那麼多錢供你吃供你喝,還他么的慣你毛病跟我甩臉子。
自己沒能耐考大學,倒是有臉發脾氣。
我該你的嗎?」
聽見老婆罵人,張爸終於明白過來。
原來是閨女今天不高興,又踩了她娘的地雷。
  剛想回屋裡眯一會兒,就見張翠蓮背着個書包跑出來。
怒氣沖沖的說道:「你不就是嫌我花了你的錢嗎?
我現在就出去打工掙錢,還給你還不行么!」
  過去的那些年,張翠蓮一直感念她的父母能夠供她讀書。
雖然最終因為弟弟闖禍才沒有讀成大學,可在那個年代一個高中生的文憑相當於中專也算不錯了。
  張爸見到女兒生氣,連忙上前勸:「你就別作了,你看你把你媽氣成啥樣!」
  張母卻忽然喜笑顏開起來,這個只知道上學花錢的閨女終於想要出去掙錢了。
她推開張爸,對上女兒的眼睛:「你去啊,你趕緊出去掙錢去。
把我這些年花在你身上的錢,都給我還回來!」
  可最終張翠蓮也沒有進城打工,而是先要替家裡干農活。
扛着鋤頭,去地裏面鏟草。
至於去城裡打工,必須將地里的活幹完才行。
  無奈之下,為了能上大學,張翠蓮扛起鋤頭,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