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惹火狂妃:邪王寵上天
惹火狂妃:邪王寵上天 連載中

惹火狂妃:邪王寵上天

來源:邁步書城 作者:君彤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安夢淺 現代言情 蘇晚蕭

身為現代第一僱傭兵,一朝穿越,睜眼卻變成了被渣男惡女算計至死的第一天才
什麼?靈力都度給白蓮了!心脈被廢,無法修鍊了!連預言師的天賦都已經沒了!還被污衊與人苟合要被執行火刑? 老娘不發威,還真被當成病貓了! 管他什麼渣男,白蓮,綠茶還是聖母,敢害她的,她蘇晚蕭沒二話,就一個字,干! 至於她家的邪佞王爺嘛,她伸出纖纖藕臂,攀住他的脖頸,「王爺,他們說我太猖狂了呢!」 夜君墨睥睨天下,「我的女人我寵的,誰敢有意見?」展開

《惹火狂妃:邪王寵上天》章節試讀:

第八章 好好安排


  回到蘇府之後,她沒有再去那個破敗的小院子,而是直接去了梅香院。
  蘇媚煙聽說她回來了,早已經站在了門口迎接,看見她,便熱情地道:「晚蕭妹妹,這梅香院里我的東西都已經搬出去了,一些我用舊了傢具也都已經給你換了新的,你看看還有什麼需要就跟大姐說,大姐幫你安排。」
  蘇晚蕭沒搭理她,淡淡地走到院子中間一株龜背竹梅的前面,伸手撫上了竹梅的枝幹,運起靈力注入其中,竹梅枝上的花朵便次第開放,「多謝大姐了,還請大姐幫我把這梅香院的牌匾換成晚蕭二字,順便請大姐把這些下人都帶走吧,我用不着。」
  龜背竹梅嚴格來說並非梅花,而是一種低階的靈獸,這種靈獸外形看上去就是長在龜背上的梅花,對靈力的感知極其敏感,只要給予它足夠的靈力能夠讓它隨時開花。
而且若是想要賞花,卻又不想要移動腳步的時候,可以釋放靈力吸引它爬到面前來以供觀賞。
  所以這種低階靈獸十分受人追捧。
  蘇媚煙看見她用靈力讓竹梅開放,稍微變了臉色,但隨即便恢復端莊溫和的笑臉,「好,我這就去給妹妹換匾額,但這些下人,妹妹要不留一些在院子里,院子里的粗重活……」   蘇晚蕭看着枝頭的梅花,沒等她說完,已經再次開口,語氣如同冰碴般的冷漠,「我說,不需要……」   蘇媚煙臉上的尷尬和難看一閃而過,「既然妹妹說不需要,那我這就帶他們離開。
大伯母新去,妹妹節哀順變。」
  說話的同時,她抬手想要拍拍蘇晚蕭的肩膀,蘇晚蕭轉頭冷冽的眼神落在她的臉上,她尷尬地笑着收回了手。
  直到蘇媚煙帶着一眾下人消失在了院門口,蘇晚蕭這才收回了手,剛才開放的竹梅瞬間凋零。
蘇晚蕭如刀般凌厲的身形似乎也瞬間萎靡,她體內剛修鍊出來的靈力本來就不多,為了震懾住蘇媚煙,讓梅花開放已經是拼盡全力。
  剛才若是蘇媚煙碰到她的身體,立即就能知曉她體內靈力的真實情況,恐怕到時候,她不僅不可能住進這梅香院,能不能在蘇家活下去都是一個問題。
畢竟,蘇媚煙出現在這裡等她的目的就是探查虛實,看她的靈力是不是恢復了,具體又恢復了多少。
  這院子裏面的日常生活用品確實全部都換了新的,蘇晚蕭徑直走進了卧房,從昨天早上來到這裡之後,她就沒有片刻停歇,着實已經累得不行了。
  但沾上枕頭之後卻無論如何都睡不着,畢竟這裡是蘇府,蘇府對現在的她而言就是龍潭虎穴,她一個不慎就會落得萬劫不復的地步。
  想了想之後,她還是進入了黃泉玉鐲的空間,空間里並沒有看見小金的身影,這時候她身體的疲憊也讓她沒精力去管那隻小烏鴉了,徑直走進了竹屋,躺在屋裡的小床上,沉沉的睡了過去。
  蘇媚煙離開梅香院之後,徑直去了主院書房。
  「什麼?
你說蘇晚蕭的靈力真的恢復了?」
蘇海聽了蘇媚煙的話之後頓時震驚得站了起來。
  站在一旁的蘇雪璇委屈地道:「爹爹,我就說那個小賤人的靈力已經恢復了嘛,要不我怎麼可能會打不過她?」
  「爹爹,我們現在怎麼辦?
四大長老還有兩個月就要出關了,到時候……」蘇媚煙憂心忡忡的道。
  蘇海臉上儘是狠戾,「那就讓她活不過兩個月,天才又怎樣?
天才隕落的多了去了!」
  「可是……」蘇雪璇有些猶豫的問道:「她現在靈力已經恢復了,不知道預言的天賦恢復了沒有,若是也已經恢復了,只怕不好對付。
而且,若是她真的死了,大長老一定不會善罷甘休,若是出關之後徹查下來,那……」   「爹爹說得有道理。」
蘇媚煙眸子中精光一閃道,「小妹,把蘇晚蕭看成眼中釘肉中刺的可不僅僅是我們,還有安家和三皇子呢?
讓他們出手不就好了嗎?」
  蘇海陰沉的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看着蘇雪璇道:「雪璇,以後多跟你大姐學學,遇事別那麼莽撞,多動動腦子。
煙兒,你跟安夢淺走得最近,這件事你好好安排一下。」
  「是,爹爹。」
  蘇雪璇看着蘇媚煙不滿的嘟了嘟嘴,卻沒有再說什麼。
  空間之中不分白晝,蘇晚蕭睡醒之後,又在空間修鍊了好一會兒,感覺到身體對靈氣的吸收已經到了極限之後,這才離開了空間。
  回到房間,外面的天已經完全黑了。
  她閉眼凝神感受了一下自己體內的靈力波動,十分的微弱,甚至連低級御靈徒的級別都不到,但是僅僅兩天時間,能夠將她破碎不堪的心脈修復得七七八八,還有這樣的靈力,她已經十分滿意了。
  「誰?」
就在她感受自己靈力的時候,窗外突然一道凌冽的氣息閃過。
  蘇晚蕭想也不想,本能地閃避了一下,卻感覺到對方的氣息急速的遠離。
  難道只是來試探虛實的?
那會是哪一方派來的人?
蘇家?
安家還是夜子辰那個渣男?
  蘇晚蕭身隨心動,思考的同時,身影已經追了出去。
  但是,追出去之後,她才發現周圍的氣息何止一道,起碼數十道不止,而且這些人身上都還帶着凌冽的殺氣。
  她的神經立即繃緊了,想也沒想就要轉身回去,這時候手腕上的黃泉玉鐲里卻響起一道稚氣卻故作深沉的聲音,鄙夷地對她道:「蘇晚蕭,你要不要這麼慫?
這就回去了?
你知道這些人為什麼這麼趨之若鶩嗎?
那是因為有大機緣啊!」
  「機緣?
什麼機緣?」
蘇晚蕭不自覺地停下了腳步,但還是警惕地問道,畢竟她總覺得小金這話似乎帶有誘惑的味道,「小金,你該不是不服我做你的主人,想要騙我去送死,然後你好換個主人吧?」
  「蘇晚蕭!」
小金憤怒的聲音傳來,蘇晚蕭不用看都能想像到那隻小烏鴉跳腳的模樣,「你別狗咬呂洞賓,我告訴你就你這心脈越到後面越難修復,而且你的天賦已經喪失得七七八八了,就算有黃泉空間,你的修鍊速度也大不如前。
你也不想想,就你現在這點兒本事,能在蘇家活多久?」
  「反正我已經告訴你前面有大機緣了,去不去隨便你,我才懶得管你。」
小金傲嬌地說完,玉鐲再也沒有了動靜。
  蘇晚蕭皺眉思索了一瞬,她能感覺到現在正在往那個地方趕的這些人的實力都十分強悍,就她這隻小蝦米,就算去了,只怕也不夠看。
  但小金說那可是大機緣啊,她這樣的身上連靈力波動的小人物也沒人會注意到她,萬一她能娶撿個漏呢?
  想到這裡,蘇晚蕭不再猶豫,運起靈力,跟隨着那些氣息朝一個方向趕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