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農門嬌女馴夫記
農門嬌女馴夫記 連載中

農門嬌女馴夫記

來源:追書雲 作者:艷子浮萍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張玉蓮 洛灧

傻乎乎的甄落雁穿越了,差點被人害死,幸虧被醜八怪屠二救下,本以為自己的命運就此與這個醜男人綁在了一起,卻慢慢地發現了屠二的真實身份......展開

《農門嬌女馴夫記》章節試讀:

第6章 麻煩的女人


甄落雁微微一縮,緊抓着被子一角,眉頭略略一緊。
「蓋着!」
屠二將被子一半搭她身上,背對着甄落雁睡。
他渾身發燙,使他根本睡不着,旁邊躺着個女的,換誰都是如此。
「嗯,我…」甄落雁正要說,想讓他往裏面睡點,沒想到他半轉身,惡狠狠的盯着她。
「事兒多,在說出去睡!」
懊怒的轉身過去,甄落雁慢慢的往裏面移,可是不小心碰到了他。
這時他的身體更加發燙,轉身直接壓着她。
女性的體香撲面而來,他臉一紅,忍不住直接吻下去。
直到第二天,甄落雁捶着疲憊的身子,很是懊怒的看着睡得死死的屠二。
她的第一次,就這樣不知不覺被奪走,而且還是這麼丑的人。
她也認栽,她悄悄的站起來,想悄悄出去,可是穿鞋,走到門前,不到半炷香的時間,剛碰到門,卻被床上的屠二給嚇住了。
「去哪兒?」
雄厚的聲音,從男人的嘴裏傳出。
甄落雁摸了摸頭,呲牙着笑。
「我出去走走,走走…」說著就打開門,這屋子慢慢一股味道,雖說熟悉了,但是依舊還能聞到淡淡的味道。
出去後,感覺空氣就清新了,可是門前的兩隻大狗,虎視眈眈的看着她。
「不是吧,昨天它們不是不叫了嗎,今天還來?」
她一臉茫然,但已經來不及,那些狗快速的撲過去,還好屠二及時,一把推開甄落雁。
只是摔得她一個狗吃屎,屠二一臉嚴肅的人,嘴角也忍不住掛出一道淺淺的笑意。
「哎呦,你能不能踹狗啊你!」
昨晚的事情她還沒算賬,今天卻推她一把,難道她就沒有那兩隻狗重要嗎?
屠二快速走到廚房,並生火做飯。
兩隻狗一直盯着甄落雁,她根本不敢動,屠二又離開了,她有些害怕。
「屠二,快點把它們弄走啊!」
甄落雁的雙腿已經軟了,只等屠二又急匆匆出來,瞧了一眼地下的她,默不作聲的將狗牽走。
甄落雁肚子咕咕響,死死抓着木門站起來,這屠二隻管生理要求,這過了就不憐香惜玉了!
她慢吞吞走到廚房,此時屠二已經生好火,看着甄落雁步步難行。
「過去休息!」
「你瞧不起我啊!」
說實話她還真的全身痛,尤其剛剛摔着的地方,她還真招架不住。
「不想去休息,那你就做飯。」
她看着古老的用具,她哪裡會?
她愣了一下,不知道哪來的力氣,快速走開。
她躺在臭烘烘的床上,還別說有時候還有一種安逸感。
但一閉眼便是她的那個時代,車,食物等等。
她猛的睜開眼睛,這一切都不存在。
「你看看家裡還有沒米!」
屠二在廚房喊着,甄落雁立馬跑過去,瞪着雙眼看着說道:「米在哪裡?」
屠二一真無語,指着米缸。
甄落雁慢慢走去,打開缸,這墊底的米粒,還有一些蟲子在裏面蠕動,這煮出來還能吃嗎?
「快點,我記得還有些米。」
屠二看着鍋里的水開了,催促着甄落雁。
她急忙將米盛在瓢里,放了些水清洗清洗。
屠二見她動作緩慢,便上去熟練的將米直接倒入鍋中。
甄落雁目瞪口呆,這米可有蟲啊,這一鍋煮…實在難以下咽。
「這…」 屠二習以為常,看一眼她,繼續手裡的動作。
甄落雁一陣噁心,快速的跑出去,吐了會。
這換做現代,恐怕早已經把米扔了吧,這還能吃嗎?
她孤零零的站在院子里,回屋也不是,去廚房也不是。
「屠二,你今天能把屋子打掃下嗎,臭烘烘的!」
甄落雁實在忍不住,大聲說道,屠二也是狠狠瞪她一眼,便繼續拾柴火。
甄落雁算是服氣,她生氣叉腰站在院中間,直到他做好飯,端出來。
見沒地兒放,又端回去,拿一條板凳放在她面前,把飯放上面,自己坐在她對面吃起來。
看着他快速的夾着肉,估計過一小會就沒了,甄落雁實在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啪的坐下去,拿起筷子吃起飯來。
「你收拾屋子,我下山買米。」
屠二冷冰冰說道,甄落雁也不知道什麼運氣,穿越得倒霉。
「屋子都發臭了,自己不收拾還要我…」 「女主內男主外,這點婦人之道不懂嗎?」
甄落雁本來是小聲嘀咕,沒想到還被他給聽見了。
她說不出話來,快速的吃完飯,碗一放就回屋去。
啪的一聲將門緊緊和起來,屋裡黑不拉幾的,再加上味道一衝擊,還沒等屠二把碗收拾好,就聽見甄落雁從屋中跑出來了。
她嘔的將剛剛吃的全吐了,她捏捏鼻子,這屋子的味道,還真是讓她頭疼。
「麻煩的女人!」
屠二懊惱說道,放下手中的碗,舀了一瓢水,端在她的面前。
「喝了!」
「不喝,拿過去!」
她正難受的要死,根本喝不下。
乾嘔幾下,終於舒坦許多,一直干站着的屠二,見她好些,把水在遞她面前。
「喝點好受些。」
她白一眼,她要是不喝,這屠二肯定要她喝下才肯罷休。
何不如現在喝了,免得跟他糾纏。
她咕嚕咕嚕喝下,把瓢遞給他。
她一直站在院子里,悶悶不樂的,屠二不知道怎麼安慰女人,他將碗洗了,瞧她一眼就下去買米去。
他新婚這幾日,他不像往日,扛些肉食下去賣,單身下去,在街道上,村裡的人見着便指指點點。
「昨天新婚,今天就沒賣肉了,平日兇巴巴的屠二,今日…哈哈哈!」
「對啊,看他這樣子,昨日定是沒…」 屠二聽着不對,他轉身看着那幾個毛頭小子,「昨日怎麼?」
凶神惡煞的臉,讓那幾個人魂飛魄散,連忙拿着東西就跑,屠二瞥了一眼,急忙走到米店,買了一袋米,扛着回去。
在路途中,看着一個賣簪子的人,上面是一隻蝴蝶,下面一點流蘇,看起來十分漂亮。
他往哪兒一站,幾個姑娘急匆匆就走了,老闆瞧一眼,捂了捂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