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妃常不善
妃常不善 連載中

妃常不善

來源:追書雲 作者:醬醬兔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穿越重生 蘇晚卿 趙嬤嬤

人家穿越都是王妃皇后各種金手指,再不濟也能混個農女發家致富,蘇晚卿倒好,穿成了一個丫鬟
丫鬟就算了,還被嬤嬤掌摑,最要命的是連府中的主子也找她的晦氣
這不是要她死嗎?可能老天也覺得她太冤,一下給了她一個王爺作為補償
這位爺可不得了,平時不幫她虐渣就算了,還到處揚言說她是他的王妃,佔盡了她的便宜
蘇晚卿怒了:「再敢亂說信不信弄死你,別以為你是王爺就不敢打你!」王爺邪笑:「王妃要管教為夫,為...展開

《妃常不善》章節試讀:

第3章 側夫人的欣賞


婢子眼眶中的淚撲簌簌往下掉,蘇晚卿看了還是有些心疼的,不過是個十幾歲的孩子。
「下賤東西,為什麼要偷側夫人的玉鐲?」
趙嬤嬤上前就給了藍衣婢子一腳,目光狠狠瞪着她。
那婢子捂着肚子,淚流滿面的爬起來磕頭,不過片刻,額頭上便滲出了血跡,聲色凄慘,「嬤嬤饒命!
嬤嬤饒命!」
趙嬤嬤眯了眯眼眸,毫不客氣的下令,「給我捆了,帶去私房嚴懲!」
一聲令下,幾個粗使奴才動作迅速的將那婢子捆住,結結實實的。
見鬧劇也快收場結束,蘇晚卿心底暗自鬆了口氣,「賊人既已抓住,那就沒我什麼事兒了。」
趙嬤嬤睨了她一眼,倒也沒說什麼,只對着一眾奴僕訓話:「能進王府是你們的榮幸,王爺和側夫人待你們不薄,以後若再出現這樣的事兒,當場杖斃!」
一番話說完,趙嬤嬤揚了揚手,示意他們散了。
蘇晚卿插着白大褂的口袋往前走,沒等走兩步,一道黃鶯般婉轉溫柔的嗓音赫然入耳,帶着濃濃的誇讚之意。
「當真是個妙人,竟如此聰慧!」
蘇晚卿定睛望去,一位身着桃色刻絲綉丹煙羅裙的女子從門口走進來,面上帶着春風般的笑意,溫柔似水。
她的目光登時怔住,沒想到古代還有這麼好看的女子,真是大飽眼福啊!
「側夫人安好。」
一眾齊齊行禮的聲音從背後傳來,蘇晚卿還未來得及回神,趙嬤嬤衝著她的後膝蓋便是一腳。
「嘶——」 蘇晚卿身子不穩生生跪在地上,手掌迅速撐地,才讓快要磕地的頭止住,膝蓋處此時傳來一陣鈍痛。
「沒想到府中竟有你這般聰明伶俐的丫頭,當真令我刮目相看!」
秦綉眼角彎起,大肆讚歎她,「做個下人簡直可惜!
快抬起頭來我看看。」
聞言,蘇晚卿將咬着唇瓣的貝齒抿回去,抬頭往上看。
秦綉這才仔細瞧着她的臉龐,見她皮膚白皙,臉蛋生得纖巧標緻,尤其是那雙眸子,如盈盈秋水,說不出來的柔媚細膩。
只是一瞬,秦綉臉上的笑意登時消失殆盡,面色變幻極快,不過瞬間,眼底又泛起冷意。
原本她還想着這般才智難能可貴,倘若能為她所用,便是錦上添花,可未曾料到這張臉生得如此狐媚,便是她看了都覺得勾人射魄,男人見了恐怕更不能自持!
想到這兒,秦綉身子微動,眸子里滲出些妒意,這狐媚子絕不能留在攝政王府!
「你為何穿得如此奇怪?」
方才秦綉站得遠,只聽她巧舌如簧,能言善辯,倒沒怎麼注意她的衣裳。
如今看來,她倒是覺得這女子穿成這樣,怕是想以此脫穎而出,吸引王爺的注意!
思及此,秦綉心中寒意頓生,這狐狸胚子委實可惡!
察覺頭頂上的聲音瞬間冰冷,蘇晚卿不由自主的皺起眉頭,再抬眸時,發現秦綉原先那抹笑意早已消逝不見。
變臉比翻書還快啊!
她低頭看了下染灰的白大褂,想起方才一眾奴僕的行禮聲,她好脾氣的彎起唇角,「回側夫人,這是我家鄉的衣服。」
「大膽!」
秦綉旁邊的丫鬟一臉煞氣的瞪着她,「區區奴僕,竟敢在夫人面前以『我』自稱!」
蘇晚卿眼睫輕動,想起古時的規矩,正要道歉,脖頸上突然傳來一股力道。
砰—— 她的額頭被趙嬤嬤按住,猛地砸在地上,發出悶哼聲。
一瞬間,她氣得都想罵人了!
「側夫人恕罪,都是老奴教導無方,才讓她如此目無尊卑,老奴一定嚴懲!」
趙嬤嬤當即垂頭認錯。
秦綉將目光一寸一寸掃過蘇晚卿的臉龐,最後停留在她右胸口前的牌子上,音色沉冷,帶着一絲危險之氣,「你叫蘇晚卿?」
眼底划過一抹疑惑,她有些不解的點頭。
「你可知奴才是不能與主人同姓的?」
秦綉居高臨下的睨着她,嗓音冷若冰霜。
蘇晚卿微不可聞的蹙起眉頭。
這女人竟然也姓蘇?
可她莫名其妙來到這兒,是被這群人當成丫鬟的,她才是最有苦說不清的那個好吧!
「所有奴才入府皆需登記入冊,倘若有奴才之姓衝撞了主人之姓,要麼改姓要麼折姓,你不會不知道吧?」
眼眸清淺一眯,蘇晚卿心底忍不住腹誹,她剛來這兒就這麼多破事兒,還真是一刻都不消停!
從這話茬來看,側夫人大概是要為難她。
不過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她不是個怕事兒的!
倘若說不知道,側夫人定要繼續質問她,可若說知道,不就是公然與側夫人作對?
還真是一個進退兩難的燙手山芋。
思慮片刻,她垂下眸子,裝作模樣乖順道:「側夫人恕罪,我……奴婢知曉,只不過這是亡母最後的心愿,還請您體諒。」
聞言,秦綉眉頭忽然凝住,隱在薄袖裡的手一點點縮緊。
又轉眸看了看她身後的趙嬤嬤,聲音冷淡,「規矩雖不外乎人情,倒也無妨,只是這件事先前從未上報過吧?」
這話明顯就是說給她聽的。
聽這側夫人不依不饒的態度,蘇晚卿知道,恐怕今天不會讓她輕易逃過這一劫的。
只是方才她沒有注意秦繡的表情,不知道她的態度為何三百六十度大轉變。
「回稟側夫人,的確未上報過。」
趙嬤嬤一字一句咬得十分清楚,生怕人聽不見似的。
蘇晚卿想起身,雙手卻被趙嬤嬤反剪在後背,稍微一動,趙嬤嬤的手勁兒又大上幾分。
以她小身板的那點力氣,哪裡幹得過這種天天粗活的老媽子。
蘇晚卿只恨當年只學了心理專業,早知道會有穿越這種扯淡的事情發生,她該去學學武術的!
秦綉冷哼一聲,居高臨下的睨着她,面色陰鷙:「既如此,這種不守規矩的賤婢留着做什麼!
還不速速打死!」
「下賤東西,敢衝撞側夫人!
看我不打死你!」
趙嬤嬤凶神惡煞,手裡不知從哪兒拿來一根二指粗的短鞭子。
「嗖——啪!」
鞭子一聲呼嘯,隨後重重抽到她身上。
剎那間,一陣刺痛從背部皮膚侵到神經,痛得她下意識攥緊拳頭。
下手真夠狠的!
可她現如今雙拳難敵四手,況且還被小廝押着,根本沒有反抗的餘地。
抬眸不經意間,蘇晚卿看到趙嬤嬤再度揚起手,短鞭有些刺目的甩下來!
以她的身體根本撐不起幾鞭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