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我家相公又活了
我家相公又活了 連載中

我家相公又活了

來源:追書雲 作者:愛吃年糕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曹氏 穿越重生 蘇夏

蘇夏至不小心穿越成寡婦,只需要賺錢養包子開醫館,不曾想,那死翹翹的相公竟然活過來了……展開

《我家相公又活了》章節試讀:

第6章 被敲詐


蘇夏至被吵得睡不着,抬手將房門打開,慵懶的問道,「二嫂,你有什麼事嗎,沒事的話我去睡覺!」
說著,蘇夏至就要將房門關上。
張氏雙眼滿是怒氣怨恨,像是叢林中的野狼死盯着自己獵物,時刻準備着撕碎眼前的蘇夏至,「好你個偷懶耍滑的賤人,除了吃就是睡,懶到家了,連豬草都不知道去打,咋的,你是千金小姐不成,不用幹活就有飯吃!」
張氏抬起手中的木棍,衝著蘇夏至的頭狠狠地砸了下去,她可不會手下留情,沒法把她趕出家門,也要把蘇夏至擼下一層皮。
蘇夏至又不是個傻子,瞧見張氏對她動手,一個偏身,不僅躲過了張氏的攻擊,還順勢一腳踹向張氏的肚子,虧得她中午吃了些肉,這才有力氣將張氏踹出去。
張氏整個人向後倒去,直挺挺得摔躺在地上,頓時疼得嗷嗷直叫。
李氏是個精明的人,她一直拿張氏當槍使,這會兒正躲在她屋裡趴在門縫前偷看,院里的樹正好擋住她的視線,在她想偷偷出去瞧瞧外面情況的時候,被張氏慘痛的哀嚎聲嚇得渾身一抖,還沒反應過來,就瞧見張氏摔躺在地上的可憐樣。
李氏輕舒了口氣,嫌棄地收回視線,心中越發覺得張氏是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廢物!
這會子許家男人去地里幹活,小孩子們都出去耍了,除了年糕在屋內睡覺,家裡也就剩下她們妯娌三個。
蘇夏至跨過門檻兒,施施然地走到張氏面前,居高臨下地看着手下敗將,「我說二嫂,你身子骨不好,日後可別隨隨便便的動手,這下可好,沒打到人,結果自己摔倒了,這要是讓孩子們瞧見了,你那臉以後往哪放?」
張氏覺得她屁股蛋可能都被摔碎了,臉色蒼白的躺在地上,被蘇夏至的話氣得翻白眼,差點吐血而亡。
她這個三弟媳似乎是換了個人一樣,以前的老三媳婦可是任打任怨,怎會說出這般嘲諷的話語?
費力地坐起身子,張氏這才發覺胳膊脫臼了,頓時疼得額頭冷汗直冒,琢磨着一會要去請大夫,一定要狠狠地訛老三媳婦一筆錢。
張氏的右胳膊以一個奇怪的姿勢掛在那兒,疼得牙齒直打顫,一瘸一瘸地朝着外面走去,那模樣說不出的搞笑。
「二嫂這是要去哪?」
現代的蘇夏至可是A市人民醫院的內科大夫,她早就瞧出張氏的胳膊脫臼了。
「干你屁事!」
張氏眼珠子骨碌一轉,回頭瞪着蘇夏至,她知道蘇夏至手裡頭有不少銀子,正好趁機敲詐一筆,「我胳膊現在被你打折了,我告訴你,麻利給我二十兩銀子去看病。
要是我這條胳膊廢了,這輩子我就賴定你了,你要是不好吃好喝地供着我,我就去衙門告你,你就等着被砍頭吧!」
蘇夏至嘴角一勾,她壓根不給張氏敲詐她的機會,快步走上前,也不管張氏願不願意,「咔嚓」一聲,便將張氏的胳膊接了回去。
「啊!」
張氏叫的很慘烈,估摸着附近的幾戶人家都能聽到她的聲音。
蘇夏至慢悠悠地收回手,鄙夷地看了眼嗷嗷慘叫的張氏,神色坦然地轉身離去,淡淡道,「你這胳膊已經好了,也不用找郎中瞧了。」
話閉,蘇夏至轉身回房,順手將房門甩上,就留下張氏一個人苦着臉站在院子里。
年糕嚇得裹着被子趴在床上,眼圈發紅,瞧見蘇夏至進來,一把丟掉被子,赤腳跑到的蘇夏至跟前,小手緊抓着蘇夏至的衣袖,軟糯的聲音帶着哭腔,「娘親,我怕~」 那撒嬌的聲音聽着蘇夏至心都酥了,一把將年糕抱起來放到床上,輕輕的拍着年糕的後背,哄道,「別怕,娘在呢。」
年糕小腦袋點了下,眼淚在眼眶中打轉,愣是不敢掉下來,乖巧地讓人心疼。
她覺得娘比以前更好了呢,現在的娘會經常抱她,以前的娘一直對她凶,還說她是拖油瓶什麼的。
「娘,什麼叫拖油瓶啊?」
年糕坐在床邊,腳趾蜷縮着,惴惴不安地問道。
「恩?」
蘇夏至眉頭擰了擰,彎下身子幫年糕擦那髒兮兮的小腳丫。
年糕鬆開蘇夏至的脖頸,掰着手指頭,認真數着,「娘說了,一次兩次......」 數到後面年糕就迷糊了,肉嘟嘟的小臉巴巴地望着蘇夏至,「娘說我是拖油瓶啊,可是我不是叫年糕嗎?」
蘇夏至嘆了口氣的,心裏對那已經死了的短命鬼許城有幾分不滿。
為人夫為人父,許城都不合格,蘇夏至甚至都覺得許城純屬是為了找個人幫他照顧年糕才會娶原身的。
原身是個姑娘家,一開始還有耐心照顧年糕,這許城一年半載的不回來,原身的耐心也消失殆盡。
在外面受了許家人的氣,回房就各種數落咒罵年糕泄憤。
蘇夏至實在是瞧不起原身那種欺軟怕硬的人,若是原身能夠強硬一些,又怎麼會處處受欺負?
「你叫年糕,不叫拖油瓶,以前那些都是娘胡說的,別放在心上,」蘇夏至笑眯眯的湊到年糕額頭上,輕輕地落下一吻,「你可是娘最喜歡的乖......年糕。」
蘇夏至覺得自己魔怔了,滿腦子都是「乖乖」「好乖乖」之類的話,她快要被曹氏那奇怪的畫風帶偏了。
「恩,年糕記住了。」
年糕頓時歡喜起來,只要娘能一直對她溫柔,她就很滿足,哪怕是不吃肉餓着肚子,她也願意。
「乖。」
蘇夏至早就沒了困意,幫年糕穿上磨破鞋跟的鞋子,便牽着年糕的小手朝着外面走去。
許家除了她們兩個穿着帶補丁的衣服,剩下那些人的衣服卻沒有一個帶補丁的,可見曹氏是多麼不待見她們母女兩。
根據原身的記憶,她所在的國家叫做夏國,原身現在住的村子叫做大楊村,大楊村後面有個楊谷山,聽說楊谷山裡頭有不少兇猛的野獸,大楊村的村民也就只敢在楊谷山的外圍摘摘野菜。
蘇夏至背着一個竹簍,帶着裝滿熱水的竹筒,這才牽着年糕的手朝着楊谷山走去,其實她就是想進山瞧瞧,大山裏面物產豐富,運氣好的話,說不定能找到一些之前的藥材。
甭管那些藥材是貴還是便宜,那可都是錢呀!
大山外圍還有些村民踩過的路徑,再往山裡走幾步,遍地都是膝蓋高的雜草,也虧得蘇夏至出門前將鐮刀放到竹簍里,鐮刀這會正好派上用場。
蘇夏至彎腰用鐮刀清理雜草,順便打豬草回去,正彎腰走着,正好對上雜草堆里那雙噬血的眸子。
陰風吹過,蘇夏至忍不住打了個寒顫,頓時心生戒備,冷漠地盯着那雙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