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重生之幻界傳奇
重生之幻界傳奇 連載中

重生之幻界傳奇

來源:追書雲 作者:明汐子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段思婉 翠兒

「父親說,你之前不願嫁我
」「你相信一見鍾情嗎?那天在路上,我對你一見鍾情了
直到很久之後:段思婉都不知道冷夜黎當時接的那句話
他說:「我對你,也是一見鍾情
段思婉前世一直不懂情愛,這一世卻因為這一句話,心暖花開....展開

《重生之幻界傳奇》章節試讀:

第7章 商議


「今天少爺有事耽擱,便不來了,還望夫人諒解。」
這是鬧的哪一處?
段思婉心裏面着實有些不爽,他冷夜黎如果不想來的話,完全可以提前派人告知啊。
望着這一桌子的飯菜,一股失落感漸漸升騰了起來。
「小姐你說是不是源殷妍在搞鬼,不然大人又怎麼突然就不來了!」
翠兒氣憤道。
「隨便他,愛來就來,不來就算,反正我也不在乎。」
即使他真的是去了源殷妍那裡,才沒有來的,段思婉也不會因為這些無關緊要的事情讓自己不舒服,只是可惜了一桌子好菜,她是吃不完了。
而段思婉不知道的事,這一次他確實是冤枉了冷夜黎。
自己在收拾妥當之後剛剛準備要前往段思婉的住處, 冷文庚卻冷不丁的來尋他了。
冷夜黎看了看天,發現時辰已經不早了,可是現在他也沒辦法脫身,就只能將自己的父親迎進了房間。
「父親大人找我可有什麼事情要說?」
冷夜黎畢恭畢敬的,卻也帶着些防備。
「沒什麼大事,就是尋思着想要過來問問你,你感覺你最近的這樁新婚怎麼樣?」
冷文庚坐在椅子上盯着冷夜黎問道。
真的能有這麼簡單?
恐怕不止吧。
冷文庚話裡有話,冷夜黎自然是聽了出來。
「還好,多謝父親關心。」
冷夜黎敷衍着,心裏面只希望快點結束,他也好去段思婉那裡。
冷文庚被他這樣淡漠的態度搞得有些惱火,只見她臉色沉了下來,眼光如炬。
「你可曾記得我當時在大婚之前說過的話?
不要讓自己被那些兒女情長給糾纏了,莫非是把當我的話都是都當耳旁風了?」
冷夜黎往往在這個時候只能選擇低眉順眼的聽着。
在自己這個十分自負的父親面前,也只能如此。
「兒子不敢。」
冷夜黎卑恭道。
「過段時日就要去探訪天界了,如果這幾日你不好好修鍊的話,等到了那天,你連天庭都上不去!
你要知道孰輕孰重,這可不是什麼小事。」
冷夜黎點頭,他心裏很清楚,過段日子對他很重要,只是這段時間事多,看來父親是專門前來提醒自己的。
「父親請放心,兒子會謹記在心的。」
在冷文庚面前,冷夜黎的強勢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冷文庚挑毛病歸挑毛病,不過冷夜黎天賦異稟,也確實算是爭氣。
只是他為冷夜黎挑的婚事也都是為了家族的發展,換言之,這一妻一妾,都是冷夜黎的助力。
所以,冷文庚是不會允許自己的兒子對這些女人產生過多的感情,感情誤事,有了牽絆便有了軟肋。
「如今你也成親了,成家之後,應該把心思用到正地方了吧?
想必你心裏也應該清楚該做什麼了。」
冷文庚冷漠的看着眼前的冷夜黎。
冷夜黎點點頭,「我知道,這幾日我打算閉關修鍊。」
「嗯。」
冷文庚滿意的點點頭,起身離開,這樣才算是他冷文庚的兒子。
望着他父親離去的背影,冷夜黎不自覺的鬆了一口氣。
父親心裏想的什麼,他是再清楚不過了。
在冷夜黎看來,他的妻子、他的婚事,甚至於是他自己,於冷文庚而言,都是工具而已。
心底默嘆了一口氣,不知道是為他自己,還是他死去的母親。
冷夜黎起身,往閉關室走去。
他知道身邊有冷文庚埋下的暗線,藏得太深,他得時時刻刻警示自己,自從成親之後,好幾日沒有看到段思婉了。
為了不讓冷文庚懷疑,不讓他對段思婉動手,他只能冷落她,連見也不能見。
而他現在還不能與冷文庚對抗,所以他只能選擇隱忍。
而這邊,段思婉在自己的院子里過得悠然自得,不需要見婆婆,也沒有所謂的丈夫來打擾,這樣的生活也算再好不過了。
但段思婉這幾日卻沒有那麼閑適,她想回家,現在說來應該說是回娘家,她得回去看看爹娘。
爹娘知道自己嫁到冷家沒多久,冷夜黎就納了妾,心裏一定不好受,肯定也在擔心自己的日子過得怎麼樣。
所以,無論如何,她都得回家看看,哪怕只讓爹娘安心。
段思婉也不知道冷夜黎去哪了,自打成親之後,他們就沒怎麼見過面了,不說新婚夫妻,可能連陌生人都比不上。
段思婉不由想到,那一日耳邊的那句「我,也對你一見鍾情。」
段思婉嘲諷的笑了笑,不過她也不放在心上,畢竟她段思婉對冷夜黎也並無感情不是嗎?
可她不能自己回娘家,她得想辦法讓冷夜黎和她一起回去,這樣才能讓爹娘安心。
段思婉讓丫鬟打聽冷夜黎的去向,得知他在閉關修鍊,不禁犯了難,她總不能去打擾他修鍊。
就這樣,又過了兩日,段思婉徹底坐不住了,總不能這樣一直等下去吧。
冷夜黎不在,可府里總有能主事的人。
段思婉來到了書房想見冷文庚,讓小廝進去通報。
邁入書房,段思婉微微屈身行了一禮,「爹,兒媳想回娘家看看不知可否,前日母親來信,說思念兒媳,相公如今在閉關,兒媳不好打擾,便來請示爹。」
冷文庚皺眉,雖然他不喜嫁入他冷家的女人,還總往外跑,可他也是個知禮節的人,冷家剛將段家的女兒娶進來,轉頭便納了妾,段行長心裏肯定還在憋着氣,他也算和段長行相交多年,了解這老傢伙的脾性,況且總不能讓冷家現在就和段家離了心。
冷文庚點點頭,「回去看看也好,一會兒我讓人給冷夜黎遞個信,讓他陪你一起回去,也代我向你爹娘問好,一會兒吩咐管家多準備點禮物。」
段思婉開心的笑了笑「謝謝爹。」
目的達到,段思婉也不在逗留,去準備回家的事了。
冷夜黎這邊得了消息,眉眼也浮現出了笑意,終於能見到她了。
於是便出了練功房,回到了自己的院子準備明日和妻子一起回娘家。
而這邊的源殷研聽到消息,大發雷霆,從她見到冷夜黎的第一眼起,便喜歡他,想盡辦法接近他,想嫁給他。
可沒想到,籌謀了那麼久,卻被段思婉那女人捷足先登,成為了冷夜黎的妻。
可她不甘心,她源殷研家室、天資、長相樣樣不差,她自信等冷夜黎真正和她相處之後,就會愛上她,所以為此她自甘為妾。
可沒想到,她好不容易進了冷家,嫁給了心愛的男人,可冷夜黎卻不正眼看她,甚至連見到他的次數都少得可憐,源殷研暗恨。
不過好在段思婉也得不到他的愛護,這才讓她稍稍好受了一些。
可她聽到了什麼,冷夜黎居然要陪那女人回娘家,憑什麼?
難道他忘了還有個她嗎?
不甘心和難受將源殷研淹沒。
她換了套衣服,整理了妝容,來到冷夜黎的住處。
「相公,聽說明日你要陪姐姐回娘家嗎?」
源殷研眼含期待,彷彿天真無邪的少女一般。
冷夜黎點點頭「嗯,有什麼事嗎?」
源殷研臉色微紅,神色無辜,彷彿剛才房間里大發雷霆、面目猙獰的女子是別人一般,對於大家族出來的源殷研而言,做戲的本事似乎是與俱來的。
「相公,研兒也很想家,想爹娘,研兒已經很久沒有見到爹娘了。」
源殷研神色一頓,繼續道「相公,你能不能也陪研兒回源家呢?」
源殷研是妾,自然沒有回門的說法,說起來也的確算是很久沒見父母了,而她也狀似無意般在說到源家時,加重了語氣。
似乎也在提醒冷夜黎,她源殷研也是陰陽家的女兒,不比他明媒正娶的妻子差到哪裡去。
冷夜黎不吃這套,冷笑一聲「夫人回娘家與你何干,記住你的身份,做你該做的事,回去吧。」
源殷研聽到這無情的拒絕,氣紅了臉,無可奈何,恨恨離去,對段思婉更加怨恨了。
到了第二日,一大早段思婉就起身收拾,準備回家,對她而言,段家才是真正的家,所以一大早便難掩好心情。
一出門,就看到冷夜黎在門口等候,屈身行了一禮,便上了馬車。
一路上,相顧無言,只有翠兒和段思婉的問答聲,冷夜黎面無表情的看着外面,看着事不關己,實則身心都在段思婉的身上,時刻注意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