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殿下,娘娘又要虐渣啦!
殿下,娘娘又要虐渣啦! 連載中

殿下,娘娘又要虐渣啦!

來源:追書雲 作者:菱歌晚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秋桐 穿越重生 蘇鬱郁

蘇鬱郁魂穿嬰兒,被不靠譜的師父和夏帝聯合忽悠,進了四皇子的府邸,成了替嫁王妃
「其一,你既嫁入了四王府,那便是本王府邸的人
嘴、眼、耳、心皆不可多!」蘇鬱郁撇嘴,替你除了眼線,還要立規矩!可惡得很!「其二,你既已嫁做人婦,就該明白婦道人家的本分
」姑奶奶我上輩子追星,向來吃着碗里看着鍋里
蘇鬱郁嗤着鼻子,用沉默表示抗議
「其三,本王與你說話的時候,收起你臉上多餘的表情!」怎麼,臉上「討厭...展開

《殿下,娘娘又要虐渣啦!》章節試讀:

第8章 殺敵一萬,自損八千


就在這時,離蘇鬱郁最近的那位姑娘,似被人推了一把。
「啊——」地大叫了一聲,然後猛然朝亭外的湖中摔去。
蘇鬱郁還沒回過神來,便見那位姑娘直愣愣,掉進了帶着冰碴的水塘之中。
「五小姐!」
「快救人!」
這樣的隆冬時節,穿着棉衣落水,簡直是不要命了吧!
納蘭家五小姐,納蘭雲絮似乎嗆了水,劇烈地拍打起水花,將帶着冰碴子的水面,攪和的更加渾濁。
丫鬟小廝上下一通忙活,終於把五小姐拖了上來。
納蘭夫人陸氏聞訊趕來時,納蘭雲絮正被貼身丫鬟抱在懷中。
「母親,五妹妹她……」 納蘭歆雅趕忙走上前,一把攙住了納蘭夫人的胳膊,眼底都是驚慌之色。
「這是怎麼回事?」
陸氏厲聲問道。
「王妃娘娘,奴婢知道,方才我家小姐說錯了話,惹您不快。
就算您心中記恨,但也不至於對我家小姐,下此如此狠手啊!」
丫鬟說得既氣憤又哽咽,雖不是回納蘭夫人的話,卻也讓在場的人聽得明白。
「大膽,納蘭婉兒!」
納蘭夫人目光凌厲地,看向蘇鬱郁,眼底儘是發狠與不悅。
納蘭雲絮此刻,渾身**個底透,鬢角的髮絲經風一吹,竟泛出了一些冰霜。
臉色蒼白,雙目緊閉,身軀瑟瑟發抖。
這一切,無一不顯示,她是在毫不知情的情狀下,被人推入了水中。
而這推她下水的人,必是蘇鬱郁無疑了。
這是被人下套了啊!
難怪後宅殺人不見血,簡直套路滿天飛啊!
不過這樣的套路,殺敵一萬,自損八千,倒不是什麼精明人兒。
蘇鬱郁眼眸一轉,似受到驚嚇一般,猛地往後縮了一步,一手指着五小姐的裙子下面,高聲驚訝道: 「裙子底下有蛇!」
聽她這麼一喊,方才說話的丫鬟,自然是嚇了一跳,瞬間鬆開了納蘭雲絮,驚叫了一聲,往後退了兩步,跌跌撞撞地,摔坐在地上。
納蘭歆雅皺了皺眉頭,雖然心中同樣駭然,但面上仍舊故作鎮定,並沒有什麼太大動作。
倒是原本雙目緊閉的納蘭雲絮,似乎被貼身丫鬟這一聲尖叫嚇到了,猛地睜開了眼睛,一個激靈便跳了起來。
蘇鬱郁干聲一笑,揉了揉太陽穴,俯身拾起一根枯草。
眼眸掃過,最終卻落在了納蘭歆雅身上。
「看錯了,看錯了。
不過是根水草而已,看把五姐姐嚇的。
我就說嘛,這大冬天的,若不是被野狗爪子刨了祖墳,哪能有蛇啊!」
這「野狗爪子」雖不指名道姓,但說的是誰,眾人心中都清楚。
這樣粗糲的話語,讓納蘭雲絮臉上,頓時變了顏色。
「母親,諸位姐姐,若沒有什麼旁的事情,那我便去尋殿下了。」
蘇鬱郁欠了欠身,算是行了一禮,然後轉身準備離去。
一來,沒有證據證明是蘇鬱郁推她下水;二來,納蘭雲絮已然轉醒,還能叫能跳,半點事都沒有。
既然相安無事,再去追究誰推她入水,只怕對方會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況且,蘇鬱郁本就不想跟她硬來。
哪知蘇鬱郁毫不在意的姿態,竟似踩了納蘭雲絮的尾巴一般,讓她一瞬間怒火攻心,脫口大罵。
「納蘭婉兒,你就是個見不得光的私生女,別以為如今嫁了四王爺,就飛上枝頭當了鳳凰。
四王妃的身份看似威風,可四王爺不過是個沒有根基的武將罷了,跟表哥三王爺比起來,根本不值一提。」
三王爺南宮蕭羽,是皇后嫡子,相國納蘭旭之的親侄子,這也是納蘭家最大的依仗和榮光。
比起三王爺南宮蕭羽,南宮寂珏確實是顯得卑微得多。
到底是自己名義上的丈夫,打狗還得看主人不是!
蘇鬱郁淡淡一笑,轉過身道: 「五姐姐說的這些權啊利的,我一個婦道人家是一概不知。
我只知,嫁雞隨雞嫁狗隨狗。
如今我既是四王爺的妻子,自然要維護四王爺的顏面。
所以,五姐姐說的這些話,往後還是不要讓我聽到才好。」
這一番朗朗之詞,在秋桐聽來,大有一副,說我老公,我不幹的架勢!
不由得暗自得意。
「我說便說了,你不過是個下賤的東西,能奈我何?」
納蘭雲絮只當她是個面上光的軟柿子,梗着脖子,聲音變得更加尖酸刻薄。
「你說誰是下賤東西?」
「說的就是你!
納蘭婉兒,你這個有娘生沒娘養的下賤胚子!」
蘇鬱郁眼底凶光一閃,反手便是一個巴掌。
「嘴巴給我放乾淨點,姑奶奶我還輪不到你,在這指着鼻子罵!」
「你……」 納蘭雲絮被打蒙了,捂住半張火辣辣的臉,瞪大了眼睛。
她從未想過,這個養在鄉下的私生女,居然敢對她動粗。
還想繼續發作,納蘭雲絮身旁的丫鬟,低着頭扯了扯她的衣袖。
納蘭雲絮頓時反應過來,緊接着「哇」地一聲哭了出來,不依不饒道: 「母親,二姐姐,她打我,她打我!」
「納蘭婉兒!」
納蘭夫人喝道。
打卻實是打了,還是當著這麼多人面打的,這一點,蘇鬱郁倒是賴不掉。
蘇鬱郁抬眸,一臉好奇地看向納蘭夫人。
姐妹生事,這位好母親,還真是不偏不倚啊!
「母親,我原雖是納蘭家的女兒,可如今嫁入皇家,好歹也是陛下親封的四王妃,有誥命在身。
母親這般當眾呵斥,直呼姓名,豈不是駁了皇家的顏面?」
納蘭夫人頓時臉色大變,眼中帶着三分火光。
納蘭雲絮見狀搶道: 「母親,您看她,一副小人得勢的樣子!
現如今居然拿身份,欺壓到您頭上了!」
蘇鬱郁冷冷一笑,接着道: 「再者縱然有父親立於前朝,有仕途權柄傍身,但我們這些後宅女子,還是不應妄議朝政才是。
您說呢?」
她挑了挑眉,語氣卻並不示弱。
這個臭丫頭,分明是在責怪她教女不嚴。
納蘭夫人捏緊了拳頭,強壓下面上的怒火。
這件事,納蘭雲絮口出狂言在先,自是不對。
納蘭夫人就算心中再怎麼惱火,卻也被蘇鬱郁這一番話,堵地不好再說什麼,只當是納蘭雲絮,啞巴吃了個苦黃連。
納蘭夫人面容淡淡的,雖然換了和藹的笑容,但眼底卻沒有絲毫笑意。
只後悔,若是當初將這臭丫頭留在府中,肯定早就把她弄死了,還能留得她今日這般猖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