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輪迴三千年
輪迴三千年 連載中

輪迴三千年

來源:掌文 作者:柳景瑜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柳景瑜 都市小說 陳景

陳景在同一天活了三千年
他在這一天放縱不羈,尋找着飆到極致的刺激
他知道所有人的秘密,知道這座城市的一切,他精通書法,廚藝,賭術,搏擊,繪畫他無所不能
但是這一切,每當第二天太陽升起,都會煙消雲散
當一切回到起點,沒有人會記得他,他絕望過,瘋狂過,也曾經選擇自殺
直到這一天,...展開

《輪迴三千年》章節試讀:

第八章:老婆上車


快!

太快了!

陳景的一系列操作,就在電光火石之間,劉鐵根本來不及做出反應,就已經挨了一拳,槍也被奪走了。

"你,你是周家派來的職業殺手!"劉鐵額頭上沁滿了細密的汗水,一隻手捂着腹部,喉嚨里發出沙啞的聲音。

"我如果真的是周家的人,你已經死了。"陳景將手槍放在桌面上,坐在椅子上,雙臂環繞放在胸口,說道:"我這個人其實很不喜歡打打殺殺,有些事情本來很簡單,只是庸人多自擾,總是會將他搞得複雜,周總,你說是不是這個道理。"

劉鐵用袖子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深深的盯着陳景看了一眼。

"剛才的事,是我不對。"

他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雖然腹部仍然在痛,但是卻強行忍着。

他能混到今天這一步,自然不是一個蠢人。

陳景如果真的要他的命,那麼他現在已經是一具屍體了。

他很有眼力,就憑剛剛那一系列動作,他就能斷定,陳景的實力比外面任何一個保鏢都要強。

匹夫一怒,血濺五步。

在這小小的辦公室里,陳景就是一頭盤踞着的猛虎,劉鐵沒有實力,也沒有必要去觸怒他。

除非,他想死。

"既然你不是周家的人,那麼你為何會知道十年前的那件事,又為什麼會找上我!"劉鐵問道。

"周總可以把我當成是一個情報商人。"陳景笑着說出自己早已想好的說辭:"一個擁有着自己特殊的情報網絡,知曉許多人秘密的商人!"

情報商人?

劉鐵一怔,繼而則是眯起了眼睛。

這是他的習慣動作,每當他不相信一個人說辭的時候,都會下意識的做出這個反應。

"就算你真的是一個情報商人,為何又會找上我?"

"要知道,如果你告訴了周家,關於我的下落,你一樣會得到不菲的金錢回報。"

"從做生意的角度上來說,我的價值顯然不能和周家相比。"

劉鐵沉聲說道。

"我雖然是個生意人,但是呢,卻並不是凡事都看利益,有命拿錢,也得有命花不是,生意人講究誠信,十年前,周家能夠那樣的對待你,他們在我眼裡,可不是什麼可靠的合作夥伴。"陳景微笑說道。

"那麼我的名聲就好了嗎?"劉鐵自嘲一笑,說道:"十年前,我拋妻棄子,獨自一個人跳下漁船,作為一個男人,作為一個父親,我哪一點稱得上可靠?"

說完,他深深的閉上眼睛,胸口劇烈的起伏。

可見他此刻的情緒波動是何等的強烈。

這一番自我的拷問,他已經持續了十年。

只是卻從來沒有人傾訴。

他知道,自己的秘密一旦泄露,他就會有生命危險,他所謀劃的一切,都有可能前功盡棄。

這一切,他只能憋在心裏。

十年了,他終於能夠在另一個人面前,堂而皇之的說出這一番話。

因為陳景已經知道了這個秘密,他再掩飾,也沒有了意義。

"十年前的事情,也不能全部怪你。"陳景嘆息一聲,說道:"你之所以獨自逃離,並不是因為你膽怯,而是你知道,殺手的目標是你,如果你留在船上,你一定會死!"

"而你如果逃走,自己的妻兒,反而有可能活命!"

"這才是你拋妻棄子的原因!"

陳景的這一番話,讓劉鐵陷入了更高一層次的震驚。

"難以想像,你連這個都知道……"

劉鐵吞咽着口水。

坐在他面前,看起來相貌普通,人畜無害的年輕人,竟給他一種恐懼感。

他不僅僅知道十年前的秘密,就連細節,以及他當時的想法都知道!

什麼樣的情報網絡,能夠做到這一步?

他當然不會想到,這一切都是他親口告訴陳景的。

在輪迴空間里,陳景和他成為了好朋友,並且,他也跟柳景瑜一樣,相信了陳景,知道他在同一天不斷的輪迴。

所以,他沒有了顧忌,在酒後,將自己最大的秘密吐露。

"當時漁船之上,發生了一場血戰,你殺了兩個殺手,但你自己,也身受重傷,能夠逃到岸上,已經是天大的幸運……但你並沒有遠離,而是在第二天,重新摸回了漁船,可是你上去之後,卻只看到了三具屍體。"

陳景頓了頓,繼續說道。

"這三具屍體,有兩具是殺手,還有一具,是你五歲的兒子。"

"但你的妻子,卻不知所蹤,你只看到了船舷上的斑駁血跡。"

"三年,你整整找了三年!"

"可是卻一點音訊也沒有,終於,你絕望了,認為自己的妻子也已經死去,自己在這個世界上,再也沒有一個親人。"

劉鐵的雙眼逐漸的模糊。

陳景的話,將他的心裏的傷疤撕裂,一道道殷紅的鮮血流淌,是那麼的痛!

他捂着心臟,嘴角,臉頰一起抽搐,整個人陷入到了強烈的悲哀之中。

"最讓你絕望的是,因為那一場廝殺,傷到了你的根本,讓你失去了生育的能力!"

"這也是你為何到現在,還是孤身一人的原因。"

"你每天第一個到公司,最後一個離去,並不是因為你勤奮,而是你害怕自己那個空蕩蕩的家,每當關了燈,閉上眼睛,你腦海中想起的,還是十年前的那艘漁船……"

陳景終於說完。

而這個時候的劉鐵,已經顧不得痛苦,他看向陳景的眼中,除了悲痛之外,更多的則是恐懼!

如果說之前的事情,一張龐大的情報網絡,就能夠探知清楚。

那麼他現在的心理狀態,陳景又是怎麼知道的一清二楚。

他在這個年輕人面前,就像是透明的一般,沒有任何的隱秘之言。

這讓他頭一次,對一個人生出了恐懼之心!

要知道,就算是龐大的周家,他都不曾恐懼,可是陳景,卻讓他有一種自己遇到了神魔一般的感覺!

"你,你到底想要什麼?"

劉鐵的聲音明顯在顫抖。

這一刻,他服了,徹底的服了。

陳景的高深莫測,讓他生出了敬畏之心。

看他這副模樣,陳景知道自己不必再多說了,這個傢伙已經完全被嚇住了,不敢再對他生出什麼歹意了。

所以他,露出了笑容,笑得很是燦爛。

"剛剛嚇到了劉總,不好意思。"陳景改了稱呼,忽然間身體前傾,拉近了和劉鐵之間的距離,說道:"你問我想要什麼,我不會給你答案,我這裡有兩個秘密,我告訴你,然後把選擇的權力給你。"

"到時候你只需要想好,你能給我什麼!"

"兩個秘密?"劉鐵瞳孔微微收縮:"什麼樣的秘密。"

"第一,周家在這十年來,也不曾停止對你的尋找,有那麼八個人,在上一周,再次來到了靜海市,我知道這八個人是誰,我可以把這一份名單交給你。"陳景比划出一根手指。

"周家的人……"劉鐵喃喃自語,眼中閃過一抹恨意。

"第二,十年前,你的兒子雖然死了,但你的妻子,並沒有死。"陳景說道。

"什麼?"

劉鐵霍然站起,眼中迸發出濃郁的光亮。

就好像是一個溺水的人,忽然間看到了一艘過路的輪船一般,那一瞬間,只感覺自己黑暗的人生,忽然間閃現出了一縷光明!

"你的妻子雖然受了傷,但是她並沒有死,順着海水被衝到遠方,然後被過路的漁民救了,之後,她便跟漁民們一起,生活在小鎮上。"陳景輕笑一聲,說道:"而且,你和她都不知道,就在你們逃亡的時候,你的妻子,再次懷了身孕。"

"孩子順利的生了下來,是個女孩。"

"她姓周,叫做周盼盼。"

"盼盼,周盼盼……"劉鐵的淚水狂涌而出,一個四十歲的五尺大漢,在這一刻竟然如同小孩一般嚎啕大哭了起來。

"老闆!"

外面的保鏢聽到了動靜,一擁而入。

結果看到這一幕,卻是整個呆住。

更讓他們震驚的是,就在下一秒,劉鐵噗通一聲,跪倒在陳景面前。

"告訴我,她們在哪!"

"從今往後,我願意奉你為主,我的這條命,都可以給你!"

"只要你告訴我他們的下落!"

他斬釘截鐵的說道,眼中爆發著執着的光芒。

"奉我為主?"陳景搖了搖頭,說道:"沒這個必要,不過,我們倒是可以做個朋友。"

"好,從今天開始,你便是我劉鐵的生死之交,但凡你一句話,無論是上刀山,下油鍋,我都不會皺一下眉頭!"劉鐵絲毫不猶豫。

"上刀山,下油鍋倒也不必,不過說起來,我現在的確有個小忙,希望老哥能夠幫一幫我。"陳景有點不好意思的笑着。

……

蘭芝大廈外,一行人等的有些急了。

"二十分鐘都快過去了,這小子怎麼還不出來?"

有個畫著濃妝,拎着愛馬仕包包的七分女看了看時間,抱怨道。

"這種白痴,一時上頭,下不來台,說不定早就已經溜了。"宋佳航拉開車門,深情款款的說道:"亦舒,上車吧,我送你回家。"

姜亦舒看了看蘭芝大廈的方向,似乎有些猶豫。

"上車吧,還看什麼看?你還真指望那個窩囊廢開着豪車來接你啊?"

"亦舒啊,咱們小宋總才是你的良配啊,又有錢,又長得帥,你跟他在一起那是郎才女貌,跟那小子在一塊,那是鮮花插在牛糞上!"

"是啊,你聽聽那小子說的是人話嗎?還一天換一輛豪車來接你,我聽着都替你臊得慌!"

"別說是一天換一輛了,他今天要是能開過一輛豪車,我直接就把輪胎給他吃了!"

一眾同事們很會來事,七嘴八舌的勸說著。

宋佳航可是設計部的部長,他們的頂頭上司,幫他促成好事,自然有他們的好處。

至於陳景?

那種窮酸的小癟三,自然是能怎麼踩,就怎麼踩。

就在眾人絮絮叨叨的時候,忽然間響起喇叭聲。

一輛黑色的邁巴赫從不遠處緩緩駛來。

"最新款的邁巴赫s吧?得有個三百萬吧。"

"豪車,這才是真正的豪車!"

"這車怎麼看着有點眼熟?"

眾人越看越不對勁。

宋佳航卻是反應了過來,連忙下車。

"白痴,這是劉總的車!"

他大老遠就迎了過去,臉上堆着笑,半彎着腰,活脫脫的奴才樣。

劉總的車!

眾人哇了一聲,也連忙跟了上去。

劉總,那可是身價十幾億的大富豪,赤手空拳創立了蘭芝集團的神仙人物,平日里他們這種層次的人,想見一面實在是太難!

眾人心潮澎湃,不少人動了小心思,如果能趁着這個機會,給劉總留下印象……

所以,他們的笑容能有多真誠就有多真誠。

姜亦舒猶豫了少許,也跟着眾人走了過去。

劉總似乎注意到了他們,車緩緩的朝着他們靠了過來。

"劉總真過來了!"

眾人激動無比。

終於,車開了過來。

"劉總,我是設計部的小宋啊,您……"宋佳航整理了下髮型,殷勤的湊了過去。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車窗卻是緩緩的降下,露出了一張讓所有人都懵逼的臉。

"老婆,上車。"陳景揮了揮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