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完美贅婿
完美贅婿 連載中

完美贅婿

來源:掌文 作者:陳天宇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葉念薇 都市小說 陳天宇

他是老婆眼裡的廢物,丈母娘眼中的保姆,所有人看他像看一條狗,入贅三年受盡屈辱
直到有一天他接到一通電話後,一切開始變了展開

《完美贅婿》章節試讀:

第7章 感激的目光


在眾人都訝異於陳天宇連接固定好了金冠帶時,葉遠方先說了話:"還以為多難,原來是我們沒發現盒子里的這幾個小釘子。"

"對呀,我剛才也發現這金冠帶上有四個小孔了,但是我沒發現盒子裡邊有四個釘子而已,不然我也能裝。"葉海棠震驚過後,也跟着說道。

若不是陳天宇把安楔釘這個步驟展示給他們看,他們就不知道還有這回事,他們根本沒發現金冠帶上的這四個小孔,更不用說還會安裝上去了。

葉家老太太更想知道這兩件寶貝值多少錢:"它們值多少錢?"

陳天宇說道:"預估價八百萬到一千二百萬之間。"

光是這一件禮物都一千萬,那加上另外幾十件,那得是多少錢?這些禮物都能買下他們整個葉家的產業。

葉家老太太哪收過這麼貴重的禮物,雙手有點顫。

眾人剛才還在嘰嘰喳喳,聽到陳天宇說這件禮物值這個價,也都驚呆了,而他們下一個想法,就是盤算着如何能從葉家老太太這邊分到這些值錢的寶物。

看着張大嘴巴的眾人,陳天宇心裏覺得可笑,他對葉海棠說道:"願賭服輸,道歉吧。"

"哼,道歉?你作弊!我剛才看到你拿着手機看着,你一定上網搜資料了吧。"葉海棠可不會輕易認輸,更不可能道歉。

"對對對,我也看到了,我剛才叫他來的時候,他一直盯着手機看的,肯定查了資料。"葉遠方跟着葉海棠對陳天宇一起開炮,他怎麼願意被陳天宇給比下去。

鳳紋金冠帶和五彩吉祥雙鳳青花盒,本來就是陳家的寶物,小時候就經常拿這些寶物當玩具玩,他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還需要上網搜什麼資料?

"奶奶,我之前說錯話,我認錯我給葉遠方道了歉。你看這回,葉海棠和我打賭卻不認輸不肯道歉,是不是說,年紀小就可以耍賴?"陳天宇一開始就想到葉海棠會不認輸,所以才給葉家老太太說了那些話,就是讓老太太當公證人。

葉家老太太最擔心什麼?擔心別人說自己辦事不公平不公正不公道。

實際上她自詡自己公平公正公道,卻很少有哪件事做到公平公正公道。

老太太對葉海棠道:"海棠,去。"

"他作弊了還能算我認輸嗎?"葉海棠不樂意,讓她跟葉念薇道歉,等於是認錯葉念薇,認輸陳天宇。

不說拉不下這個臉,而是從心底里瞧不起葉念薇一家人,更是不願意承認自己輸給陳天宇這個廢物。

"我沒有作弊,看手機是在看信息。既然你不願意道歉,那也就算了,我只怕到時候傳出去,人家說葉家家風不行。"陳天宇把家風扯上。

葉家老太太注重家族家風聲譽,說葉家家風不行,等於說她葉家老太太管不好葉家。

自從葉震英去世,她管葉家以來,處處事事小心翼翼,最擔心就是家風聲譽敗壞,兒孫不能接手振興家業。

"你說我們葉家家風不行?你難道不是葉家人?你是想和我們葉家撇清關係是不是!"葉海棠抓到了陳天宇話中的把柄,連珠帶炮似的逼問陳天宇。

葉海棠這話聽得王霖葉景良更慌,要是讓老太太生氣,一揮手把他們一家踢出葉家,那他們就真的是再分不到葉家的一點好處,對這些天價寶貝也沒有競爭的資格。

"家風不行,就是由你這種人來帶壞。"陳天宇沒有跟葉海棠撤什麼自己是不是葉家人的這個問題,而是不斷重複家風的字眼。

你們葉家那點東西,我還真瞧不起眼!陳天宇心裏想,和葉家撇不撇清關係都沒有什麼所謂,反正葉念薇一家對葉家人搖尾乞憐,除了東區那塊地,也從來沒分到過什麼好東西,東區那塊地還是為了打發葉念薇一家才給,畢竟葉家所有人都分到不少資產,不給葉景良這個老四一點什麼,難免被人說閑話。

"海棠,奶奶的話都不聽了是嗎?"老太太再次威嚴的命令葉海棠,葉海棠的確打賭輸了,自己再向著葉海棠,有包庇之嫌。

老太太都這樣說了,再頂下去,讓老太太發怒,葉海棠吃不了兜着走。

葉海棠遠遠的看着葉念薇,說話的聲音幾乎都聽不到:"剛才我亂說話,不好意思。"

這兩句話聲音太小,角落的葉念薇一家人都沒聽清,而且她說的是不好意思,不是對不起,完全沒有一點點道歉的誠意。

陳天宇不願意,想讓葉海棠再重新說一次,但葉家老太太說道:"好了,今天的事,以後誰也不許提!都各自回去自己座位上,我要和你們說一件事。"

眾人各自回到自己位置上。

陳天宇坐下,葉念薇對他投去了一絲感激的目光。

陳天宇還是頭一次見葉念薇對她投來的目光有感激。

王霖卻不這麼想,一個神秘有錢豪門少爺送來葉家那麼一份大禮,估計就是為葉海棠而來,葉海棠和葉遠方深得老太太喜歡,一次生辰宴同時深深得罪葉海棠和葉遠方,以後的日子有他們苦的時候。

"吃吃吃!你還有心情吃!"陳天宇拿起筷子吃起東西來,王霖從桌子底下一腳踹過來,把陳天宇踢得筷子掉落在地。

陳天宇看了王霖一眼,彎腰撿起筷子。

"在網上搜一下資料就跑出去嘚瑟裝筆!沒腦的東西,你沒看到人家送禮有可能是給葉海棠送的嗎?葉遠方手裡握有眾多家族產業,以後估計最值錢的裝修公司都會給他!葉海棠經營葉家有最值錢的酒店!你知道你得罪了他們有多嚴重嗎!"

"他們會把我們一家排斥得遠遠的,會想辦法把我們踢出葉家,葉家的一份好處我們都分不到!"

王霖喋喋不休罵著陳天宇。

"媽媽,你別說了,就算陳天宇不出去和他們杠,他們也不會放過我們一家。我們家和他們的梁子早就結下,又不是陳天宇挑起來。陳天宇剛才還給我們出了一口惡氣。"葉念薇看不下去王霖數落陳天宇,為陳天宇說起話來。

這孩子竟然還給陳天宇這廢物說話?陳天宇呢,對葉念薇投去了一個感激的目光後,擦乾淨的筷子繼續吃東西。

王霖更是火大,恨不得當場掄起凳子就砸陳天宇,這廢物都什麼時候還不知道自己做錯事,還能有心情吃下東西:"我們家和他們的梁子誰結下,還不是這個廢物結下,如果當年不是你爺爺說把他培養成接班人的話,會得罪葉家那麼多人嗎?如果不是他娶了你,你就嫁給了彭公子,我們會過的那麼苦嗎?"

"當年我也沒願意嫁給彭昊,你去跟他談什麼嫁妝,葉海棠當然會恨你們啊!"葉念薇說道。

"你長得漂亮,彭公子喜歡了你,不喜歡葉海棠,怎麼都是得罪了葉海棠,乾脆就得罪到底,把你嫁給彭公子,我們也就有享不盡的榮華富貴!結果倒好,你爺爺自作主張把你嫁給這廢物,嫁個女兒得罪了人還沒有拿到一點好處,我真是要氣炸了!"王霖越罵越氣,也不管這是什麼場合,一巴掌拍在了桌上。

登時,靜着聽老太太講話的所有人都看着了王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