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蠱婿
蠱婿 連載中

蠱婿

來源:掌文 作者:江遠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林依竹 江遠 都市小說

一次意外,我自封修為做了上門女婿,雖然老婆貌美傾城,但從未給過我一天好臉色,說我是個窩囊廢!而今天,我將突破束縛,將一切從新翻牌 新書火爆來襲,閱讀的朋友別忘記點擊收藏! 【每天更新時間凌晨,上架後保底三章】歡迎各位好友多多留言,兄弟在劇情中等你!展開

《蠱婿》章節試讀:

第8章 大跌眼鏡


幾個人已經圍住了停下的車子,臉上遍布諂媚的笑容。

保安隊長恭謙的拉開車門點頭哈腰的說:"陳經理,您怎麼來了。"

下了車的陳青楞了一下,當注意到江遠後表情頓時變得無比複雜,想要上前卻被保安們攔住了,她頓時一陣惱火。

"讓開!"

幾個保安動作一滯,注意到陳青正看向江遠瞬間就反應了過來,保安隊長說:"你們幾個還愣着幹嘛,還不趕緊把那個土鱉給我趕走!"

趕走?

陳青雙目圓瞪。

這幾個人是吃了熊心豹子膽吧。

瘋了!

啪!

幾個保安正要動作,陳青直接甩了保安隊長一巴掌,接着推開了幾人飛快的來到了江遠的身邊,連忙躬身說道:"董事長對不起,是我管教下屬不力。"

這話出口,保安們全都傻了。

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江遠竟然成了精誠集團的董事長!

"你們還愣着幹什麼!還不給董事長道歉!"

咕嚕。

所有保安同時狠狠的咽了咽口水,看向江遠的目光已經充滿了恐懼。

"江,江董,我我們錯了。"

啪!

保安隊長說著,狠狠的扇了自己一耳光,臉上已經滿是苦澀。

江遠微微皺了皺眉,隨即擺了擺手才說:"這種情況,我不希望出現第二次。"

江遠說完就走進了精誠集團的大樓,而陳青則飛快的追上了江遠。

如今的江遠早已經搖身一變成為了她根本無法觸及的人物,對於這位,她不敢有絲毫的怠慢。

"江董,我已經按着您的吩咐求得林小姐的原諒了,您看?"

說著,陳青的臉上已經滿是慌張,生怕江遠會真的讓他滾出精誠集團。

想到這裡,陳青的身體都在顫抖。

江遠則楞了一下,想了想說:"我知道了,帶我去辦公室。"

陳青頓時喜笑顏開,連忙點頭帶着江遠走進了辦公室。

房間已經按着江遠喜歡的風格重新裝修了一遍,集團的近況也早已經整理好放在了辦公桌上。

坐在椅子上,江遠才長長的出了口氣,心中已經滿是激動。

三年。

他沉寂了足足三年。

受盡了屈辱和嘲笑!

但這些日子都已經一去不復返了,從現在開始,他將真正為自己而活。

收回了思緒後,江遠發現陳青依舊滿臉恭敬的站在那裡,臉上露出了一抹笑容說:"你通知一下股東以及集團高管,下午開會,我不希望有任何一個人缺席。"

"是!"

陳青連忙點頭,轉身飛快的離開了辦公室。

江遠則開始查看起了公司的經營狀況。

可看了幾眼,江遠的臉色就陰沉了下來,也明白了在他開口要精誠集團的時候,江家為何會這麼輕易的答應他。

雖說這精誠集團如今還佔據着榆城龍頭企業的這個位置,但實際上早已經是敗絮其中,財政赤字嚴重不說,還有許多欠款並沒能追回來,甚至有許多股東藉著這個機會進行暗箱操作,掏空心思的從項目上謀利,這也使得精誠集團名下有了太多的爛尾工程,集團高層對此大多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全然一副想要掏空集團,榨乾最後一點剩餘價值的意思。

看到這裡,江遠的臉色已經變得很是陰沉。

這些人,還想從他的地頭上鬧事?

"有點意思。"

江遠冷笑一聲,房間內已經一片寒意。

很快到了下午,江遠直接趕到了會議室。

推開門就發現這裡已經來了不少人,都是集團的股東和高管,正在議論有關集團新任董事長的事情。

江遠也沒多說什麼,隨意選了個座位坐了下來,並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不是說今天新任董事長會來就職演說么?怎麼還不到?"

一個人不耐煩的看了眼手錶,還皺了皺眉。

江遠記得,這個人叫朱懷遠,是集團人事部部門經理。

精誠集團派系林立,高管依附於股東,而這些股東大多數又依附於一個叫周正楠的人,他原本是精誠集團之中除去江家之外占股最大的一個人,江家退位,他也是最有可能成為董事長的人,而這朱懷遠,正是周正楠派系的一員大將。

根據看到的那些資料顯示,這個朱懷遠在暗地裡可沒少幫助周正楠拉攏人手掏空公司資金。

而公司之所以走到如今這一步,和周正楠等人的暗箱操作關係不小。

"朱經理,說話注意點,你有什麼資格議論新董事長。"

坐在右手邊第二位的人冷冷的瞪了朱懷遠一眼,他身穿西裝,面容威嚴,是集團副總閆凱。

江遠看過這個人的資料,是通過正式招聘來到集團的,十二年兢兢業業,沒少為集團創收,是個很有能力的人。

朱懷遠冷哼一聲閉上了嘴巴,臉色有些不好看。

集團的人陸陸續續的進入會場,但江遠卻遲遲沒有見到周正楠。

是要給他一個下馬威?

有點意思。

會議還沒有正式開始,江遠已經將集團的大致情況摸了個通透,索性便起身向前走去。

原本安靜的會場因為江遠的動作議論紛紛,大多數人都看向了這個陌生的面孔。

"新來的吧?"朱懷遠很是隨意的看了江遠一眼說:"一點規矩都不懂。"

江遠一愣,隨即點了點頭。

"去給我倒杯水。"

江遠也沒多說什麼,幫朱懷遠倒了杯水後正要離開,就聽到朱懷遠不屑的說道:"新任董事長架子還真不小,讓我們等了這麼久也就罷了,竟然隨意往公司安插人,真把公司當成自己的家了。"

江遠還沒說什麼,閆凱率先冷哼開口:"董事長剛剛上任,自然有許多瑣事要處理,況且董事長的人事安排自然是有他的原因,你有什麼資格議論?"

江遠這才反應過來,他這是被當成了走後門進來的,被針對了?

"你還愣在這裡做什麼?還不趕緊找位置坐下?不知道自己很礙眼嗎?"

朱懷遠滿臉不屑,不敢反駁閆凱,索性直接把江遠當成了出氣筒。

見江遠沒動,朱懷遠頓時冷哼說道:"真是世道變了,什麼亂七八糟的人都能上位。"

這話意有所指,股東們的臉上大多露出了玩味的笑容,閆凱等人則臉色陰沉了起來。

會議室氣氛有些凝重。

江遠卻笑了。

"看來大家對我的印象並不好啊。"

這話出口,所有人都是一愣。

傻子都能聽出來朱懷遠是在說新上任的董事長,這個新人還真是什麼話都敢往自己的身上攬。

眾人的臉上紛紛露出了不屑的表情,可江遠依舊在笑着,他掃視全場,最終目光定格在了首位,慢悠悠的走了過去。

這動作,讓所有人都是一驚。

不等眾人開口,江遠已經坐在了首位。

瞬間,所有人的臉上都露出了震驚的表情。

但江遠卻只是換了個更加舒服的坐姿,隨即雙腿搭在了桌子上。

"自我介紹一下,我就是精誠集團新任董事長,江遠。"

平靜的聲音,卻翻起了驚天的浪濤,股東們紛紛雙目圓瞪,朱懷遠更是直接愣在了原地。

"現在,會議開始。"

江遠看了看手錶,時間剛剛好。

這下子,會議室中瞬間安靜了起來,朱懷遠想要道歉卻不知道從何開口,一張臉已經非常精彩,有股東咬了咬牙站起來說道:"江,江董,還還有人沒到。"

說著,股東看了看左手邊第一位,那裡還空着,有着集團百分之三十股權的周正楠還沒有來。

一瞬間,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江遠的身上,朱懷遠也鬆了口氣,他背後的靠山可是周正楠,多年經營,周正楠在精誠集團的勢力早已經根深蒂固,甚至於周正楠的話往往比董事長的命令還要好用。

而這,也是朱懷遠的底氣。

直接忽略了剛剛的尷尬,朱懷遠冷笑一聲說道:"江董,周先生可是集團的第二大股東,多年來為集團立下了汗馬功勞,不等他就開會,不妥吧。"

這話一落,人們紛紛附和。

江遠根除集團的這些歪風邪氣的行動看似隱秘,實則早已經傳到了周正楠為首的一群股東的耳中。

這新官上任的第一把火即將燒到他們的身上,他們自然也不會給江遠好臉色看,今天的這個下馬威,僅僅是一個教訓而已。

想到這裡,朱懷遠已經滿臉笑意。

可讓他意外的是,江遠也笑了。

他起身慢悠悠的來到了朱懷遠面前,隨手一巴掌狠狠的拍在了桌子上。

砰!

悶響聲讓朱懷遠一驚,緊接着江遠的另一隻手就已經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朱經理的意思是,我想做什麼決定,還得看各位的臉色?"

平靜的聲音之中帶着一股強烈的威勢,朱懷遠下意識的扭頭,恰好和江遠對視。

一瞬間,朱懷遠愣住了。

無法形容那究竟是怎樣的一種眼神,如同深淵一般深邃的眸子之中帶着無邊的黑暗,和江遠對視,就彷彿連自己也已經陷入了這黑暗之中一般,一股由內而外的寒意瞬間籠罩全身,這一刻,朱懷遠的身體都在顫抖。

他狠狠的咽了咽口水,接着拚命的搖了搖頭。

"您是董事長,當然您說了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