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傲世無雙
傲世無雙 連載中

傲世無雙

來源:掌文 作者:秦開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秦開 都市小說 陳洋

被女友利用完後像垃圾一樣甩了的窮光蛋秦開,意外發現原來自己家裡超級有錢展開

《傲世無雙》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一章被利用了


"靜姐,求求你了,能不能再跟經理好好說說,我已經在酒吧干三個月了,一分錢都沒給!我現在已經餓肚皮了!"

龍海市,某著名珠寶店門口的拐角處,秦開對着諾基亞手機苦苦哀求道!

電話那端沉默一陣之後,便傳來了嘟嘟嘟的忙音!

掛了?!

"碼的!什麼世道?欠錢的是大爺,要錢的是孫子!"

"有錢男子漢,沒錢漢子難!"

一通發泄之後,秦開迅速冷靜了下來!

銀行卡里還有五十三塊,一天兩個饅頭,夠他吃一個半月的!

可今天是他女友叶韻的十八歲生日!

他打算買一條項鏈給她做禮物的!

叮鈴!

短訊聲打斷了他的思緒!

"您的銀行卡賬戶最新交易提醒:交易金額6000元,現有餘額6053元!"

秦開盯着短訊,愣住了!

六千元?

正好是他三個月工資!

緊接着又是一條短訊,是酒吧主管冷靜發來的!

"秦開,工資已經打到你銀行卡了!今晚之後,你不要來酒吧上班了!好好學習,考個好大學!勿回!"

秦開百感交集!

冷靜比他大不了幾歲,是一名女大學生,由於姿色出眾,在酒吧里任主管!

她得知做服務員的秦開是一名高三學生後,對他很是照顧!

秦開也一直對她感激不盡!

對方雖然說了勿回,但他還是發了信息!

"靜姐,有時間請你吃飯!"

發送失敗?

被拉黑了?

秦開搖了搖頭,打定主意,晚上親自去酒吧一趟,當面感謝一下冷靜!

之後,他轉身進了珠寶店,刷卡買下了一串5999元的項鏈!

沒想到剛出店門口,就和滿頭大汗的室友兼死黨周翔撞了個滿懷!

"秦開!你個傻叉!還買項鏈?你女朋友正和別人在酒店開房呢!"

什麼?

秦開握着項鏈,臉上的笑容凝固了!

"翔子,你說什麼?開房?你是不是看錯了?"

女友叶韻秀雅絕俗,氣質出塵!

是學校里公認的校花,而且出身龍海市大家族之一的葉家!

倆人在一起已經兩年了,還是叶韻倒追的他!

周翔沒好氣道:"你別愣着了,快跟我走!"

幾分鐘後,周翔帶着秦開打的來到了龍海市唯一一家五星級酒店的門口!

恰巧看到班長陳洋環着女友叶韻的腰從酒店裡有說有笑地走出來!

秦開一顆心瞬間沉入了谷底!懵了!

陳洋?

和女友開房的人是他!

陳洋相貌俊朗,家世也不錯,父親是龍海市第二大富豪陳忠!

可平日里叶韻在秦開面前不止一次地說厭惡陳洋!

而且,陳洋在班裡多次刁難秦開,也是叶韻為他出的頭!

陳洋和叶韻也看到了秦開,倆人神情自然,沒有一絲的慌亂!

"陳少!大嫂!人我已經帶來了,這個傻子真的去買項鏈了--"

死黨周翔搶先一步,走到倆人面前,諂媚道!

陳洋一臉厭惡地取出幾張紅鈔票甩在了他的臉上!

周翔一邊撿地上的錢,一邊不住道謝!

秦開愣住了!

有點不明所以!

"翔子,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周翔將鈔票裝進口袋裡,白了秦開一眼道:"秦開,別怪兄弟不仁義!這年頭友情算個屁!還是鈔票最真!"

"沒錯,我是陳少安排在你身邊的卧底,目的就是監視你的一舉一動!"

他話還沒說完,陳洋就踹了他一腳!

"滾吧!這裡不用你了!"

周翔嘿嘿笑了兩聲,一溜煙跑了!

監視?

秦開一時間心亂如麻,冷冷地看着叶韻:"你和他到底是什麼關係?"

"什麼關係?你眼睛瞎了?叶韻本來就是我陳洋的女人!"

陳洋摟着叶韻的小蠻腰,狠狠地親了一下她的芳唇,笑道!

叶韻一聲嬌哼,順勢躺進了他的懷裡,調笑道:"老公,你沒看到這小子一臉懵圈相嗎?呵呵!"

"秦開,這兩年來你一直無償給我父親獻血,現在他終於康復了!而且成了家族掌權者!以後再也不需要你了,你的血還是拿去賣吧!"

"不久前你將燕京大學在咱們學校僅有的一個免試名額讓給了我!家族的人看到了我叶韻的實力和能力,因此我成了家族下一任的繼承人!"

"這些都是你的功勞!"

"為了表達對你的謝意,今晚我特意邀請你參加我和陳洋的訂婚宴!地點就是你工作的羅蒂酒吧!"

"至於紅包,還是免了吧,你給同學們洗襪子洗褲頭掙的錢,又臟又臭!"

秦開家裡很窮!

父親當保安,母親掃廁所,爺爺奶奶收廢品!

上了高中,他為了掙生活費,不得已給同學洗襪子褲頭!

不曾想,他一心愛慕的叶韻竟會當面提及此事!

秦開憤恨不已!

"你什麼意思?難道你當初追我,和我在一起,就是為了你父親的病,還有燕京大學的免試名額?"

"現在你父親康復了,名額也是你的了!我對你沒有利用價值了,你要和我分手是嗎?"

初中的時候,秦開被幾個陌生人找到,給了他一張支票,讓他定期貢獻一部分血!

被他斷然拒絕了!

原因是對方要求的太多太頻繁了,已經威脅到了他的健康!

直到上了高中,他和叶韻在一起之後,才意外得知,原來需要他血的那個人是叶韻的父親!

心思單純的秦開為了女友,不顧個人安危,自願獻血,好幾次差點死了!

直到今天他才發現,原來他被人像傻子一樣利用了!

叶韻很大方地承認了:"沒錯,和你在一起目的就是為了我父親!如果不是因為你的血對我父親有用,你以為我會理會你這個窮光蛋?至於燕京大學的名額,算是我的意外收穫!我很滿意!"

"無恥--"

秦開破口大罵!

原來一切都是欺騙和利用!

他心如刀割,萬分後悔自己不該將燕京大學的名額,讓給成績僅次於他的叶韻!

那是改變他還有家人命運的機會!

一旁的陳洋趁機譏笑道:"窮人就是窮人!我們上層人的遊戲,豈能是你能知曉的?"

"實話告訴你吧!無論在學校還是你外出去酒吧做服務員,你身邊都有我們安插的眼線!"

"一是怕你死了,我岳父大人無法救治!"

"二是防備着你這個傻子窮鬼對我的女人有不軌的行為!"

叶韻一臉嬌嗔:"老公你說什麼呢?我自始至終都只屬於你一個人啊!這倆年來,你可沒少欺負我?!"

陳陽哈哈大笑!

叶韻嬌羞不已!

秦開望着這對狗男女,雙拳緊握,手中的項鏈都鑲進肉里了!

他一直將叶韻視為女神,不要說親吻了,連手都沒拉過!

不曾想,她早已和別人**百次了!

陳洋看了一眼咬牙切齒的秦開,嘴角溢出一絲冷笑,拿出了手機!

"喂!是丁主任嗎?是我!陳洋!我丟錢了!我懷疑是咱們班秦開偷的!他的室友周翔就是我的人證!對!你找周翔,就說是我說的!"

秦開見他給班主任丁大海打電話,指名道姓說他偷錢了,頓時火冒三丈!

"你說謊!我什麼時候偷你錢了?"

污衊!赤果果地污衊!

陳洋笑意不減道:"你手中的項鏈要好幾千塊吧?你哪來的錢?難道是你給同學洗襪子洗褲頭掙的?"

叶韻嘲諷道:"老公你太高看他了,他洗一雙襪子五角錢,一個褲頭兩塊錢!他要想掙幾千塊,除非把咱們全校人的襪子褲頭都洗了!哈哈哈!太噁心了,這樣的項鏈戴在我身上,我會噁心死的!"

"放屁--這項鏈是老子在酒吧打工三個月掙錢買的!"

秦開惱羞成怒!

陳洋玩味道:"羅蒂酒吧是我開的!我可沒讓吳老六給你開工資啊!你哪來的錢?還不是偷得?"

吳老六正是羅蒂酒吧的經理!

酒吧幕後的老闆竟然是陳洋?

秦開突然愣住了!

那剛剛打進他銀行卡里的六千塊錢從哪來的?

難道是冷靜自己的錢?

秦開拿出手機,正要給冷靜打電話詢問究竟!

班主任丁大海的電話就來了!

猶豫了一下,他接了電話!

"丁老師--"

電話那端咆哮的聲音打斷了他的話!

"別叫我老師!秦開!你個偷錢的王八蛋在哪?我已經把情況通知你當看門狗的老爹了!限你三分鐘內趕到我的辦公室!否則立刻開除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