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秦魔
秦魔 連載中

秦魔

來源:掌文 作者:蘇秦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周圍 蘇秦 都市小說

塵間俗世走了一遭,卻發現自己有了野心和慾望
想長生不死,想天下無敵,更想建一個大大的後宮
所以他註定成不了仙
那,便做一個魔頭吧
秦魔這個名字怎麼樣? 人間如此美好
你可別辜負了
展開

《秦魔》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一章 我不想簽了


"我不是神經病!"蘇秦看着正在配藥的護士美眉,無奈道。

"乖,我知道,打了這針,就不是了哦。"護士美眉一臉溫柔,將注射器扎在蘇秦手臂上。

蘇秦無奈的看着注射器內的液體流入體內,一臉蛋疼。

作為南華仙域頂尖的仙尊,壽元將近,好不容易才活出了自己的第二世,卻沒想到過程這麼坎坷,修為全失,仙體盡毀,只能附身在了一個剛剛腦死亡的年青人身上。

開始的時候,他極力的證明自己是南華仙域的仙尊,換來的就是每天多了一蓋子花花綠綠的小藥丸和周圍人一臉同情的目光。

良久之後,他才知道,原來他被當成了神經病。

"這到底是什麼地方?靈氣如此貧瘠。如果在仙界,我有千千萬萬種方快速回復修為,在這裡,卻每天只能吸收到一絲絲的靈氣,真是可怕。"蘇秦感慨過不知道多少次了。想要在這裡吸收靈氣,那必須藉助聚靈法陣才行,可是在這裡,去哪找布置聚靈陣的靈石?

叮噹,鐵門打開,進來一個穿白大褂的中年大夫,看着蘇秦道:"今天看起來精神狀況還不錯,小雲,他最近表現怎麼樣?"

護士美眉連忙道:"王大夫,他最近表現的很正常,比起別的病人來乖的很。"

蘇秦嘴角扯了扯,堂堂的南華仙尊,性格桀驁不群聞名仙域,此刻卻被一個二十歲的小姑娘誇獎"乖",這讓他哭笑不得。

沒辦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白大褂聞言,道:"嗯,很好,說明我上次開的葯有效果,來,我現在問你三個問題,你要認真回答。"

蘇秦無奈坐正,看着白大褂大夫。

"第一個問題,你叫什麼?"

"蘇秦。"蘇秦聲音平靜的回答。

"嗯,正確。"白大褂滿意道。

"第二個問題,xx國目前的領導人是誰。"

"xx國?哪個xx國啊?"蘇秦一臉獃滯,絞盡腦汁,搜索着腦海里近萬部仙界流傳的各種見聞錄,仔細搜索着xx國這個名字。

"哦,我想起來了,是乙佢散人!"蘇秦脫口道:"乙佢散人,一萬二千年前成立xx國,位於琉璃仙域最北方的東廣星,對不對?"

"呃。"白大褂噎了一下,臉皮微顫,道:"對,很對。"

"快問第三個問題,我要答對了,是不是能出去了?"蘇秦喜悅道。

"別急,很快就有人接你出去的。"白大褂大夫起身,隨手將一張單子交給護士:"看來劑量還得加大,以後按這張單子來。"說完便轉身出了門,進了下一個病房。

"靠!"不用說,蘇秦都知道自己回答錯了。

"可是錯在哪呢?自己的記憶中有無數本典籍,作為一個仙尊,記憶肯定不可能出錯,那隻能是自己的名字錯了,難道被自己奪舍肉體的這個人,不叫蘇秦?"

想到這,蘇秦忙拉住正要走的護士美眉:"喂,我叫啥?"

護士美眉一臉溫柔的道:"乖,你叫蘇秦哦,別鬧,趕快休息。"飛也似的出了門,將鐵門砰的一聲關上。

"多英俊一個帥哥,為什麼腦袋不正常呢?"門外傳來護士美眉惋惜的嘆息。

"靠!"蘇秦重重的罵娘,吐了口唾沫:"老子恢復了修為,一定將這個鬼地方夷為平地!"

這絕對是蘇秦漫長的生命中,最憋屈的一個月了。

如果是一個飽受網絡荼毒的現代人,或許有辦法證明自己不是什麼神經病,但是蘇秦是一個修行百萬年,卻偏偏沒有來過地球的修行者,這可把他難為住了。

……

"023號,有人探視!"外面有人喊道。

23便是蘇秦的住院號。

"嗯?"蘇秦精神一振:一個月了,終於有人來探視我了,難道是自己的親人?太好了,我終於要出去了,一會不管是誰,老子都要裝出一副正常的樣子來,不,我本來就是正常人。

出去,才是第一要務,拿定了主意,蘇秦坐的端端正正,露出一個標準的笑容。

"你們等下,我進去先勸勸他。"一個好聽的聲音傳來,緊接着門被推開。

蘇秦頓時眼睛一亮,只見一位二十來歲的女子身穿淡色連體長裙,黑髮猶如瀑布懸掛在身後。曲線玲瓏,**修長,該挺的挺,該翹的翹。雖然未施粉黛,玉容卻精雕細琢過一般,精緻完美。即使以蘇秦挑剔的眼光,也找不出任何缺點。

只不過,女子的氣色卻不大好,有些憔悴,她坐下來,聲音冷冰冰硬邦邦道:"蘇秦,你放手吧,我們之間已經沒有感情了。"

"嘶"蘇秦倒吸一口涼氣,難道這女人是自己奪舍的這個人的女朋友?這是鬧分手的節奏?

蘇秦搞不清楚狀況,也不敢貿然答應,只是低低的嗯了一聲。

"你想通了嗎?"女子冷漠的問道。

蘇秦裝模作樣點頭,雖然他連女子說的想通了什麼都不知道。

女子有些詫異,但是很快從包里拿出顯然是早已準備好紙筆扔給蘇秦:"既然想通了,那就簽字吧!"

"啊?什麼?"蘇秦湊過去一看:"離婚協議?"

確實是一張離婚協議,離婚的雙方,一方便是蘇秦,另一方,叫做沈玉霜。顯然,便是眼前這位女子。

"趕快簽字吧。"沈玉霜淡淡道。

原來不是女朋友,是自己的妻子?蘇秦啞然,可是為什麼要離婚?

蘇秦好奇問道:"簽了就能出去嗎?"

沈玉霜沉默了一下,道:"當然。"

蘇秦想也不想在協議上籤下了自己的名字,對他而言,兩人之間不管發生什麼都不重要,只要恢復了修為,一切都會迎刃而解。

沈玉霜沒想到蘇秦這麼乾脆,眼睛有些獃滯,獃獃的看着蘇秦簽了字的那張紙,心中彷彿失去了什麼似的,一片空蕩蕩的。

大學四年的愛情,剛剛成婚的第一天,面臨的挫折就沒有間斷過,曾經以為能攜手度過一切困難,卻沒想到仍然輸給了現實。沈玉霜眼淚止不住的涌了下來,剛剛她故作冷漠絕情,想要狠下心來讓蘇秦簽字離婚,沒想到真到這一刻,蘇秦簽字了,她卻先承受不住。

蘇秦見狀,遞離婚協議的手頓住,皺眉道:"你哭什麼?不是你要離婚的嗎?"

他剛剛重生,與沈玉霜並無感情,沈玉霜雖然漂亮,卻冷冰冰的,滿是傲嬌,全然不是他喜歡的類型,所以簽的一點不心疼。

沈玉霜沒有接那張協議,也沒有說話,只是止不住的哭泣。

就在這時,門被推開,只見一位中年婦女,打扮的雍容華貴,在幾個下人的陪同下慢悠悠的走進來。

"將霜兒扶出去,她又被這小子灌迷魂湯了,哼。"中年婦女冷哼一聲。

待到幾個下人將玉霜扶出門,中年婦女才慢悠悠的坐下,慢條斯理的端起下人剛剛倒的茶喝了一口,方面色平靜的看着蘇秦,輕笑一聲道:"裝,你繼續裝,裝了兩個月瘋子,拖延着不肯簽字,又能有什麼用呢?"

蘇秦微微皺眉,看向來人。

只聽中年婦女慢悠悠道:"常言道,人貴有自知之明。人如果看不清自己,那便容易分不清輕重,比如說現在。"

蘇秦淡淡道:"這話什麼意思。"

中年婦女冷笑一聲:"你是個聰明人,何必明知故問?說起來,我也是很佩服你的。大學四年,騙得我女兒玉霜神魂顛倒,為了攀上我沈家,既然甘為贅婿,可謂預謀深遠。"

"可是這樣,又有什麼用呢?麻雀終究變不成鳳凰,你不過是一個出身在小縣城的窮小子罷了,你能給玉霜帶來幸福嗎?"

蘇秦的眉頭漸漸深鎖了起來。

"你知道,玉霜自小到大,每個月的零花錢是多少嗎?"

"你知道,這幾年有多少豪門大家向沈玉霜提過親嗎?"

"你知道,玉霜嫁給你這一年來,受了多少冷嘲熱諷嗎?"

"她被表兄妹嫌棄,被公司排擠,被同行打壓,以前老奶奶最疼她,現在卻一個月不肯見一次,這些,都是因為你!她從不向你說,難道你不知道嗎?"

中年婦女一連數問,蘇秦都默默的聽着,沒想到剛才那個冷冰冰的女人,居然會為他受了這麼多的苦,他沉默了片刻,目光堅定道:"我保證,我會給玉霜幸福!"

"你保證?你拿什麼保證?我對你了解的一清二楚,在大學時期,你成績一般,沒有任何特長,沒有任何資歷,沒有任何背景。"中年婦女聲漸漸的高了幾度:"可以說,除了一副還算能看的好皮囊,你一無是處,還有一個離了婚的母親,說不定還有一大幫子的窮親戚。我都不知道,你哪來的勇氣敢說這些大話?"

"可笑的是,你居然恬不知恥的打着愛情的幌子,欺騙的玉霜,嘴上花言巧語,心裏卻滿是骯髒的心思,你以為我不知道嗎?如果你真想給玉霜幸福,那就簽了離婚協議,不要再欺騙我女兒,也不要讓她在周家面前名不正言不順,抬不起頭來。"

蘇秦深深的皺起眉頭,看着攥在手裡的協議,覺得剛才的簽字似乎草率了些。

雖然,重生後的他與沈玉霜今天才剛剛見面,但是卻覺得,自己已經虧欠良多。

或許,剛才那女子,一副冷冰冰的樣子,只是故意裝出來的……

他沉默了片刻,看着神色不屑的中年婦女,面色凝重的將手中的協議緩緩攤開。

中年婦女目光一凝,看見協議書上字跡清晰的蘇秦二字,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片刻後,才笑了一聲,神色輕鬆道:"不錯,原來你已經簽過字了!妙極,果然是識時務者為俊傑,放心,等玉霜嫁入周家後,我會補償你的。"

蘇秦卻是鄭重搖搖頭,幾下將手中的協議撕的粉碎,一字一句道:"那是剛才,現在,我不想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