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絕世神皇
絕世神皇 連載中

絕世神皇

來源:花生小說 作者:十月流年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穆塵 陳磊

用殺戮證有情之道,以鮮血寫修羅之名! 既生為修羅,我當鐵血染青天 ! 奸雄當道,亂世天年,鐵血少年自強不息
殺小人,斬姦邪,一手修羅戰天野! 三字殺伐斗蒼天,橫刀自笑破萬劫! 屍山血海強者路,腳踏枯骨攀巔峰
繼問鼎巔峰之後,以修羅之名,你給十月春夏秋冬的陪伴,我還你一朝熱血沸騰
展開

《絕世神皇》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南靈國京城,穆府。

此刻張燈結綵,府上一片祥和。

「雲家真仗義,這個時候居然還把大小姐嫁入穆家,不愧是我穆家的至交!」

「是啊,穆塵都已經成了元脈盡失的廢人,還能娶到雲家大小姐,真是好運!」

穆家人都在感慨,此刻的穆家已經不是三年前的穆家了,自從穆塵的父親穆天和二十萬穆家軍戰死沙場以後穆家的地位一落千丈,在京城快要淪為二流勢力了。

彼時,穆家後山陵園。

一名劍眉星目,面容堅毅,帶着和年齡不相符成熟的少年跪在一座墓碑之前:「父親,雲叔叔不愧是您的至交,並未因為我穆家失勢而悔婚。馬上我就要去雲家接親了,想必雲叔叔也和我一樣想為您報仇,只要穆雲二家聯手,定能剷除奸賊,匡扶社稷!」

說罷,穆塵端起酒盞撒下半碗,剩下半碗正要一飲而盡。

「嘭!」的一聲,突然陵園大門被人撞開,一個穆府下人慌慌張張的跑了過來:「不好啦塵少爺,雲家家主來退婚了!」

穆塵呼吸一窒,不敢相信的問道:「你剛才說什麼?」

另一邊。

一名身着黑色蟒袍的老者,在眾多雲家長老的簇擁下闖進了穆家主廳,身邊還跟着一個神色倨傲的少年。

老者正是雲家家主雲海,他臉色凌厲的掃了一眼穆家人群,冷冷道:「穆塵小兒無才無德,不配做雲家女婿,即刻起婚約廢除!這位是上官家的世子上官元良,剛剛與我雲家訂立婚約,他將成為我雲家的乘龍快婿!」

此言一出,穆家人所有人都愕然住了,目瞪口呆的望着雲海。

今日正是穆塵和雲璃洛大婚的日子,沒人會想到雲家會在今日來上門退婚,而且竟然還帶着上官家來上門來退婚!

上官家,攝政王南豪的鐵杆狗腿。

三年前南豪設計坑殺二十萬穆家軍,上官家就是合謀之一。

經過三年前那場變故,穆家逐漸式微,雲海此番帶着上官元良前來,恐怕是為了和穆家徹底劃清界限,好趁機搭上南豪的賊船。

在這時,一個中年女子戰戰兢兢的站了出來,強頂着雲家人強大的氣勢,蜷着身子,低聲下氣的哀求道:「親家……」

她是穆塵的奶娘,從小看着穆塵長大的,在她心裏穆塵就是她親兒子。

不過還沒等她說完,雲海一揮衣袖,瞪着奶娘,面帶慍色道:「住口,你一個賤婢有什麼資格稱我親家,穆家人真沒規矩!」

穆家許多人心頭一怒,這雲海翻臉的速度比翻書還快!

奶娘被雲海的氣勢嚇到,臉色一白,眼裡閃過一絲恐懼,她只是一個普通人,怎麼可能對抗雲海元丹境的氣勢,雙腿一軟,直接跪在了地上,不過為了穆塵,她還是頂着巨大的壓力顫道:「雲……雲家主,當初您對塵兒也是很喜歡,親口說塵兒是您的佳婿,求求您看在塵兒和洛兒青梅竹馬的份上,收回您的決定吧!」

雲海的臉色陰沉無比,呵斥道:「放肆,什麼時候輪到你來說話了!」

這時,一旁的上官元良突然笑道:「岳父大人,穆家還真是囂張啊,一個賤婢都能質疑你的決定,應該給他們點懲罰。」

雲海冷聲到:「就依良兒所言,來人,給我掌嘴!」

「是」話音剛落,一個雲家子弟氣勢洶洶的沖了上去。

「啊」奶娘嚇得大驚失色。

下一刻,等她看清衝到眼前人的時候,當下一愣,似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磊兒……」這人奶娘認識,名叫陳磊,當年在雪地裏面差點凍餓而死,幸好被二爺穆天救回,從小和穆塵一起,也是奶娘一手帶大的。

「磊兒,你是穆家送到雲家給小姐做護衛的,你快幫忙說說,請家主快收回退婚吧……」

「你胡說些什麼,誰和你認識了,少套近乎。」陳磊臉色一沉。

「磊兒,是我,我是奶娘啊……」奶娘一愣,趕緊解釋道,不過還沒等她說完。

「啪」陳磊一巴掌就甩在了奶娘臉上。

「磊兒……」奶娘扭過頭看着他,眼裡滿是不敢相信……這是她曾經照顧過的孩子呀,還說以後發達了要報答自己,現在卻……

然而陳磊毫無愧疚,上官家背靠南豪王爺,是眼下京城崛起最快的家族,勢頭正猛,連雲家都要攀附,這種千載難逢的良機,他一定不能錯過。他指着奶娘,喝罵道:「上官公子和洛兒小姐珠聯璧合天生一對,你居然敢侮辱上官公子,該死!」

說完一腳就朝奶娘踢去。

不要說奶娘,就是一般修鍊之人,被這一腿踢上,也是非死即傷。

看到陳磊的表現,上官元良眸子一眯,心想這小子還不錯,是個識時務的人。

「啊」穆家人一個個嚇得全都閉上了眼睛,奶娘凶多吉少。

「禽獸,敢對奶娘下手,給老子去死!」就在此刻,一個發如鋼刺,性格火爆的少年飛身而起,揮拳朝陳磊暴擊而去。

少年名叫穆炎,穆塵的兄弟,和陳磊一起,他們三人從小都是奶娘帶大的。

看到穆炎出手,陳磊嘴角冷笑,一腳把奶娘踢到一旁,迎着穆炎的拳風就攻了上去。

砰!

只一拳,穆炎就被打飛。

陳磊跟上,一腳將穆炎踩在地上嘲諷道:「果然穆塵那個廢物的身邊跟着的也是廢物,他哪裡比得上上官公子,就是一個螻蟻罷了!」

「磊兒你快放開穆炎,他是你的兄弟啊!」奶娘這個時候頂着半邊腫臉爬了過來哀求道。

「我呸,就這個廢物也配和我做兄弟,賤婢一個,滾開!」

奶娘再次被陳磊一個巴掌打飛出去,一口血噴出就暈了過去。

這時,上官元良仔細打量了陳磊一眼,面露讚許的神色:「你很不錯,我記住你了!」

陳磊聞言大喜,看來傍上上官家這條大腿有望了,趕緊微微一禮,恭敬道:「願為公子赴湯蹈火,萬死不辭!」

穆炎一看,肺都快要氣炸了,在地上掙扎着大罵:「陳磊你個王八蛋,居然投靠上官元良那個混蛋!」

上官元良臉色一變!

陳磊知道立功的機會又來了,趕緊朝着上官元良諂媚的拱了拱手道:「公子勿怒,小的這就廢了他!」

說完陳磊氣貫雙拳,渾身一團黑色的元氣環繞,對着穆炎的丹田轟去。

「去死吧!」

他要廢了穆炎!

砰~一聲巨響過後。隨即響起了骨骼斷裂的咔擦聲。

接着,一道人影遠遠的飛了出去,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啊,我的胳膊……」陳磊抱着胳膊慘叫起來。

飛出去的人竟然是陳磊。

「誰給你的狗膽,敢動穆家的人!」

「穆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