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噓!厲先生,請彆強娶
噓!厲先生,請彆強娶 連載中

噓!厲先生,請彆強娶

來源:花生小說 作者:陌涼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厲庭川 宋雲洱 現代言情

據傳厲家少爺不近女色,不是同志就是有隱疾
  宋雲洱扶了扶酸軟的老腰,同志?隱疾?你們倒是來試試!   明明就是一隻禽獸!   「厲庭川,她們說我配不上你!」宋雲洱指着網絡上的流言,憤憤的說道
  男人好整以暇的在她身邊坐下,不疾不徐問,「說你哪配不上?」   宋雲洱咬牙,「她們說我一無長處!」   男人勾唇一笑,一臉玩味又曖昧,「長處我有就行了,你確實不需要
」   「喂,你幹什麼!」宋雲洱瞪着已經壓在她身上的男人,咬牙切齒
  厲庭川邪肆一笑,風淡雲輕,「當禽獸,順便讓你接受我的長處
展開

《噓!厲先生,請彆強娶》章節試讀:

第5章五年的牢獄


離開帝宮,宋雲洱抹去臉上的淚,打車回家。

剛進門,一個煙灰缸朝着她擲過來,從她的臉頰邊擦過,「哐」的一下摔成碎渣。

「你這個逆女,還有臉回來??」沙發上,宋立新冷着一張臉,就像是在看一個仇人般看着她。

對於宋立新的怒罵指責,宋雲洱已經麻木,反問,「我為什麼沒臉回來?」

五年前,他威逼利誘外加強迫,將她送進牢里之後,宋雲洱對他這個父親,已不再有父女情份,「五年的牢獄,我已經替宋雲薔坐完了。你答應我的事情,是不是也該實現了?」

「進公司的事情,你想都別想!」宋立新凌視着宋雲洱冷冷的回道。

這個結果,早在宋雲洱的意料之中。

「既然你不遵守當初的承諾,那我只好去自首,告訴**,當初犯事的是宋雲薔!」

「你敢害小牆,我打死你這個賠錢貨!」憤恨的聲音在她身後響起,跟着揚起拐仗重重的打在宋雲洱身上。

「媽,你消消氣,別跟孩子一般見識!」朱君蘭輕拍着老太太的後背,輕聲的安撫着老太太,朝着宋雲洱涼涼的掃一眼,那眼神全都是得意與不屑。

然而。

「小野種」三個字,刺激到了宋雲洱。

她的眼眸往下一沉,划過一抹狠戾,接住宋老太太再次揮過來的拐仗,同時敲碎角几上的一個水晶煙灰缸,快速的撿了塊玻璃碎片抵在朱君蘭的脖子上,「朱君蘭,我弟弟在哪!」

老太太咬牙切齒的說道,「他不是我宋家的孩子,我不弄死他算他命大!宋雲洱,我警告你,趕緊放了君蘭,否則我讓你再去牢里呆幾年!」

「那你就試試!」宋雲洱將手裡的力道加重了兩分,那抵在朱君蘭脖子上的玻璃碎片,將她的脖子又是划出了一條血痕,「宋立新,雲璽呢?」

朱君蘭開口道,「你要是敢害傷小薔,你這輩子都別想知道那個小野種的下落!」

「爸,媽,奶奶,我們回來了!」歡悅的聲音從外面傳來,「雲洱?」

宋雲薔沒想到,會在家裡看到宋雲洱,或者說她沒想到宋雲洱能從那個地方離開,畢竟宋雲洱是很合喬少的口味的。

宋雲薔看着宋雲洱,再看着身邊的男人一眨不眨的看着宋雲洱,就恨不得將宋雲洱給撕了。

「雲洱,你回來了!」鍾饒看着宋雲洱,語氣中有掩不去的喜悅,以至於他忽略她身上穿着男人的西裝外套。

宋雲洱鬆開朱君蘭,看了一眼鍾饒,只不過一眼,是看給宋雲薔看的。

只一眼,宋雲薔便讀懂她眼中的威脅與警告,含着恨,卻露出友好的笑臉,「雲洱,什麼時候回來的?弈輝沒跟你一起來嗎?」

宋雲洱只睨了眼宋雲薔,沒有回答。

朱君蘭在一邊打圓場,「鍾饒來了,快坐,我讓傭人給你泡茶。」

「宋伯母,不用了!」鍾饒很是客氣說道,「不早了,我也該回去了。」

「我送你!」

鍾饒抿唇一笑,「不用了,你們有事先忙着,我就不打擾了。」

宋雲薔保持着善解人意的體貼,「到家了,給我來個電話,好讓我放心。」

「嗯。」鍾饒應聲,轉身離開,轉身之際不着痕迹的朝着宋雲洱望去一眼。

院子里傳來汽車駛離的聲音。

宋雲薔立刻尖叫,「宋雲洱,你這個賤人,回來幹什麼!我家不歡迎你,給我滾!」

對於宋雲薔的尖叫,宋雲洱當沒聽到,狠厲的看向朱君蘭,「明天我要見雲璽!」

「哼!」宋雲薔冷哼,「宋雲洱,你囂張什麼,那個小野種在我們手裡!你不聽話,對付一個小智障,我有得是辦法!」

「那就看你,還想不想嫁給鍾饒!」宋雲洱勾起唇,陰冷的聲音接著說道,「別以為我不知道你今天做了什麼,宋雲薔!」

宋雲洱沒再多說什麼,冷冷的剮過每個人一眼後,轉身朝着門口走去。

五年前,宋立新,她的親生父親,為了宋雲薔,毫不猶豫的推她推出去替罪。

為了雲璽和他,她認了。

雲璽,她唯一的親人。

他,是她這輩子的愛人。

「雲洱!」

宋雲洱走出宋家別墅不遠,便是聽到熟悉的聲音,回頭,鍾饒朝她這邊走來。

宋雲洱客氣的笑了笑,「不是已經走了嗎?」

鍾饒抿唇一笑,「我在等你。」

他的語氣清清和和,淡淡然然,卻是漾着一絲抹不去的喜悅,「什麼時候回來的?這些年,過的好嗎?一個人回來的,還是……」

「今天剛回來,謝謝關心。」宋雲洱淡淡的帶着疏離的說道。

鍾饒看着她,她的身上穿着男人的西裝,不知為什麼,心裏升起一抹異樣的沉悶。

「有需要幫忙的話,說一聲,不要客氣。我們是朋友。」鍾饒將一張名片遞於宋雲洱面前,「這是我的電話,如果方便的話,約個時間坐坐。」

「好。」宋雲洱接過名片。

「去哪?我送你。」

「不用了,謝謝!」宋雲洱拒絕,「不早了,你該回去了。」

鍾饒看着她,還想再說什麼,最終什麼也沒說,只是朝着她善意的一笑,「那行,我們再約。你自己小心點。」

宋雲洱沒說話,只是點了點頭。

鍾饒駛車離開。

「穿着我的衣服勾着別的男人?!」沉冽陰戾的聲音在身後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