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農門嬌寵:炮灰女配生存手冊
農門嬌寵:炮灰女配生存手冊 連載中

農門嬌寵:炮灰女配生存手冊

來源:奇熱小說 作者:銅小鼓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安顏 穿越重生 韓瑞

穿成女主勵志種田文中的炮灰女配,作為男主的第二任妻子,女配愛慕虛榮水性楊花,一路各種花樣作 死,害的男主家破人亡,還給男主戴了頂大大的綠帽子,最後落得個凄慘下場
安顏擦了擦額頭上虛無的汗水,還好劇情才開始沒多久……
只是男主的畫風怎麼有些不對,明明是高冷淡漠風,卻變成了實力寵妻流
安顏:」錯了錯了,那才是女主,我只是個炮灰女配

韓澤:」你就是我心目中唯一的女主

好吧,炮灰女配家中寵,從此女主是路人
展開

《農門嬌寵:炮灰女配生存手冊》章節試讀:

第七章 很是不恥


韓老三見自己媳婦被老六媳婦氣的不行,眉頭就皺了起來。

老六家果然不是個安生的,才安分多久又鬧上了,吃個飯都能鬧出事來,他媳婦的話雖然不中聽也沒說錯,誰家媳婦子不幹活的,偏就老六媳婦不同!

就算老六是為著家裡去服兵役的,可不是如此,哪裡有老六現在這樣的前程,老六現在都是校尉了,他們現在還在地里當泥腿子,算起來老六還得感激他們,怎麼還說的跟他們欠了老六似的。

就算是以前欠了,在老六當上校尉的時候也該清了,何況老娘為了給老六買媳婦花了二十兩銀子。

韓老三渾然不記得當年韓澤為了一家人去從軍的時候自己說過的話,不敢忤逆老娘一直憋着不說,心裏其實早就有了怨氣,才格外的看不慣安顏,尤其是安顏拿老六說事,讓他心裏格外的不舒服:「老六媳婦,怎麼跟你嫂子說話的,你嫂子在地里幹了一上午的活,心裏不痛快也是有的,你讓着點怎麼了,怎麼就這麼不安生!」

韓老三心知老娘的脾氣,不敢拿老六說事,觸老娘的逆鱗,以兄長的語氣訓斥安顏,聽起來還挺像那麼回事,想就這樣把安顏壓下去。

看廖小芳有丈夫撐腰一臉得意,韓老三一臉正義的樣子,安顏聞言冷笑一聲:「怎麼著,以為孩子他爹不在家,你們就能欺負我一個婦道人家不成,到底是誰先挑事的,只要沒眼瞎的都看得到,韓老三,你可真好意思,你也對得起你兄弟!」

「老六媳婦,你別總拿老六說事,老六要不是去從了軍,現在還在地里當泥腿子,哪裡能當得上校尉,你別得了便宜還賣乖。

「這話我算是聽出來了,這是嫉妒我相公呢,我相公當上校尉那是憑他自己的本事,用命掙來的,誰也嫉妒不來!」

安顏說完又諷刺的看着韓老三:「有的人要他去拚命的時候就泛慫躲在後頭,看人掙了功勞出息了又嫉妒了,十足的小人做派,也不看看這十里八鄉服兵役的人那麼多,一去不回把命丟在戰場上的比比皆是,要是換了個人,說不定連骨頭渣子都不剩了。

安顏看韓老三被她說的面紅脖子赤的樣子,心裏一陣痛快,她是真看不起韓老三這麼個人,這韓老三平時看着倒像是老實人,誰知道背地裡卻是這麼個玩意兒,讓安顏很是不恥。

「老六媳婦你別胡說,我什麼時候嫉妒了,你這是婦人之心,別以為這樣能夠離間我們兄弟之間的感情。
」韓老三梗着脖子說道

安顏可不吃韓老三這一套,臉上的笑容越發諷刺:「是不是你自己心裏有數,別把人都當成傻子,更別想欺負我們母子,不然我就是拼了這條命也不怕的!」

韓老太是當娘的,知子莫若母,她也一直以為自己對自個兒子夠了解,老六當上校尉,幾個兒子當中有人有想法她是知道的,可沒想到一直老三孝順的老三也會有這種想法,不然說不出這種話來,心裏有些心寒。

她雖然有些偏心,一直都比較喜歡老六這個老兒子,可是當初服兵役的時候,考慮到家裡的情況,只有老六身上會些功夫,為人又機敏,其他幾個兒子去了怕是送菜的份,所以哪怕心痛,還是讓老六去服了兵役。

這樣的決定對老六其實是不公平的,可老六是個仁義的,二話不說就答應了,幾個兒子也知道是對不住兄弟的,都賭咒發誓會記住老六的恩情,可這麼些年過去,因着老六本事當上了校尉,人心就變了,忘記了當初誓言和恩情。

韓老太心裏有了計較,不過有些心思生了,即便是她這個老娘說了也是沒用的,只冷了臉:「行了,吃飯就好好吃,鬧什麼,當我老婆子不存在是吧!」

韓老三越發覺得自己有道理:「娘,不是我說,實在是老六媳婦不成樣子。

韓老太本來不想說的,可老三這樣子讓她惱火:「老三,你是我肚子里出來的,你是什麼心思別以為我不知道。
老六如今這樣是他自己憑本事用命掙來的,不是他出息了你就不欠他了,有些事你得摸摸自己的良心,當初老六去服兵役時你說的那些話你自己忘了我可沒忘,老六不在你就衝著他媳婦撒氣,你也有這個臉,別讓我說出好話來!」

「娘,我也是你兒子,您能不能別這麼偏心!」

「是我偏心還是你自己的心歪了,我寧願沒有你這樣的兒子,沒本事不說還小肚雞腸,連個娘們都不如!」韓老太說完看韓老三一臉委屈的樣子冷笑

「你一個大男人這副作態做什麼,要真是不服氣,想和老六換一換,老娘就豁出去了,去找老六的長官,讓你和老六換一換怎麼樣?讓老六回來種地,你去當個校尉威風威風!」

韓老太說這話的時候雖然眼中閃過諷刺,卻說的一臉認真,似乎只要韓老三答應她就真的會這麼做。

安顏聽韓老太這麼說,目光閃了閃,韓老太這話分明是再唬韓老三呢。
韓澤的校尉是朝廷封的,哪裡是韓老太去求一求說換就能換的,不過韓老太既然這麼說肯定是對自己的兒子夠了解,知道這樣能夠唬住韓老三,韓老太一個寡婦能把幾個兒子帶大就不是省油的燈,豈能拿捏不住一個蠢兒子。

韓老太是幫着她,為韓澤說話呢,安顏自然不會去拆穿,只在一旁看戲看的熱鬧看的歡樂。

果然還是親娘了解兒子,韓老三聽韓老太這麼說就慌了:「娘,這、這怎麼成!我沒老六那樣的本事,要是上了戰場可是要了命了。

韓老三雖然嫉妒,又被廖小芳成日里抱怨的生出幾分心思,可也不是真的沒腦子,當兵打仗可不是種地,說干就能幹的事,一個不小心丟了性命也是有的,老六是有本事,可這些年來也沒少受傷,嚴重的時候又一次差點連命都丟到了,換了他去,怕是一上戰場就沒命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