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幾渡春
幾渡春 連載中

幾渡春

來源:七悅文學 作者:一湖深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徐自行 現代言情 薛慕春

結婚三年,薛慕春已經習慣了隔三差五的夜半鈴聲,每次徐自行接完電話,就會穿上衣服獨自外出,去見他的心頭肉
她不在意,只是唇角掀起一抹嘲諷笑意
別人都是男人在外偷腥,吃飽了再回家,她家的這個不同,都是在家吃飽了再出門
展開

《幾渡春》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001 你幹什麼


  薛慕春最討厭的,就是這種機械式的床上運動。

  一場毫無情感交流的夫妻活動結束,薛慕春撿起丟在地上的睡袍裹着去洗澡。

  隔着花灑落下的水聲,外頭有手機鈴聲響起,模模糊糊的,聽不清楚男人說了什麼。

  但即使聽不清楚,薛慕春也知道這通電話來意是什麼。

  她心裏數着一二三,猜測多久能聽到房門甩上的砰聲。

  皎皎月光,照在心上。

  結婚三年,薛慕春都已經習慣了隔三差五的夜半鈴聲,男人接完電話,就會穿上衣服獨自外出,去見他的白月光。

  她不在意,只是唇角掀起一抹嘲諷笑意。

  不知道笑的是自己,還是笑男人,亦或是那個白月光。

  別人都是男人在外偷腥,吃飽了再回家,她家的這個不同,都是在家吃飽了再出門。

  這算什麼……

  薛慕春仰頭,溫熱的水流沖洗着她身上的泡沫。

  忽的,浴室的門打開,薛慕春嚇了一跳,本能的捂着身子蹲下,驚慌在臉孔上一閃而逝便立即恢復了鎮定。

  「你幹什麼。」她的聲音比較冷淡。

  男人瞧着面前一身光滑的女人。

  大約沒有預料到她這模樣,微微愣了下。

  潮濕的頭髮披在她冷白的皮膚上,濕潤的臉,烏黑的眼,嫣紅的唇,三色分明,怎麼看都是一副誘人的畫面,女妖似的勾魂攝魄。

  隨即,男人眨了下眼睛,神色清明的彷彿一個小時之前,兩人什麼都沒做過的時候。

  他的喉結都沒吞口水的動作,薄唇開合時只吐出冷淡又急切的聲音:「佳期不舒服,你趕緊去看一下。」

  這下,換薛慕春愣住了。

  每次半夜出去與盧佳期見面的都是徐自行,她只在洗完澡之後安心睡覺,還從來沒有讓她跟着一起出門的。

  但很快薛慕春反應過來,差點忘記了她的職業。

  她是一名醫生,還是一個很有名氣的心臟科專家。

  盧佳期患有嚴重的心臟病,一周前做了心臟移植手術,薛慕春正是她的主刀醫生。

  她淡聲道:「出去,我換上衣服。」

  男人看了她一眼,轉身就走。

  薛慕春穿衣服的時候,覺得肚子有點疼,下身好像有什麼涌動,一看,大姨媽來了。

  她再換褲子,心道盧佳期那野花太能折騰人了,把她的生理期都折磨得不正常了。

  門口,男人耗盡耐心的聲音傳來:「人命關天,你就不能快點!」

  ……

  「滴——」

  心電圖儀上,顯示出一條平直的線,像是溢出了屏幕蔓延向遠方,再無起伏。

  「病人手術失敗,於凌晨三點五十分零三秒,宣告死亡。」

  薛慕春看着牆上掛着的鐘,聲音也像是那沒有起伏的心電圖一樣,不帶任何情緒。

  「薛醫生!」副手聽見薛慕春就這麼宣告了死亡,睜大了眼睛,還是不肯放棄。她迅速吩咐護士加大藥物劑量,打算再搏一下。

  薛暮春淡漠的看着手術台上的人,嘴唇開合:「不用了。」

  已經沒有任何生命跡象,手術失敗了。

  她轉身,朝手術室外走。

  那裡等着一群要手術結果的病人家屬。

  門打開,薛慕春摘下口罩,宣布結果。

  壓抑的哭泣聲像是失去了塞子堵塞,撕心裂肺的響徹在走廊里。

  薛慕春的視線越過哭泣的女孩,看向那個高大的身影。

  徐自行雙眸直直的盯着她,冰山似的臉告訴她,他正在剋制。

  他艱難的吐出五個字:「你儘力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