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追婚99式:天才酷寶俏媽咪
追婚99式:天才酷寶俏媽咪 連載中

追婚99式:天才酷寶俏媽咪

來源:閱文起點 作者:姜時念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唐遇寒 姜時念 霸道總裁

她是名門千金,在繼母挑唆下與父親決裂,帶球離家出走
五年後,她攜寶歸來,他以美男計故意接近
一場契約婚姻,他寵她上天入地,她以為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卻沒想到這場婚姻只是男人報復姜家的籌碼
她傷心欲絕,憤怒地甩下一紙離婚協議,「我們離婚吧
」小奶包看着他們,一臉糾結,「爹地媽咪,我算誰的私有財產?」她說,「孩子是我的
」男人點頭,「嗯,孩子是你的,我也是你的
」...展開

《追婚99式:天才酷寶俏媽咪》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她要殺了他


  「嗝……」

  姜時念出了電梯,打了個酒嗝,一步三晃地走到套房門口,拿卡刷門。

  結果刷了半天沒反應。

  「誰說女追男隔成紗?放屁!嗝……求婚被拒就罷了……現在連門都要跟我作對……嗝……」

  酒勁上頭,姜時念氣得抬腳就朝門上踹去。

  誰知門是虛掩着的,她一腳踹過去差點兒摔個五體投地,還還及時扶住了牆。

  她醉得厲害,進門前壓根沒看清楚門牌號,這裡根本不是她訂的那間套房。

  姜時念暈暈乎乎往洗手間走,耳邊忽然傳來嘩嘩的水聲。

  她一驚,酒也醒了三分,「誰!誰在裡頭?」

  無人應答。

  等了片刻,她走到洗手間門口仔細偷聽裏面的動靜。

  然而,耳邊除了嘩嘩的流水聲,再也聽不到其他聲響。

  水聲就像是一道神秘的魔咒在召喚着她,姜時念如同中邪一般,猛地一把將玻璃門拉開。

  立時,一股清涼的水汽撲面而來。

  她睜着朦朧的醉眼,朝裡頭看去。

  隔着涼涼的水霧,有個男人背對着她站在花灑下沖澡。

  白襯衫黑西褲布料考究,包裹出他修長挺拔的身形。近一米九的身高,比例完美。

  此時,水不斷從花灑里噴出,把他的衣服從裡到外澆得透透。

  洗澡不脫衣服?

  真是活久見!

  雖然沒看到正臉,但是姜時念從他修長清瘦的背影立馬猜到了他的身份。

  「小哥……嗝……你進錯房間了吧……」

  誰不知道東宮的男公關出場費比男明星還貴,她零花錢都貢獻在這間套房上了,可沒錢二次消費。

  等了好片刻,見男人旁若無人地繼續沖涼,壓根不搭理她,姜時念怒了,「喂,你耳聾嗎?」

  見他還不答話,她晃晃悠悠地走到他跟前,把臉湊過去,「我……嗝……問你話呢?」

  聽到被酒氣熏染得清甜溫軟的聲音,背對她站立的男人脊背狠狠一僵。

  過了好半晌,才緩緩轉過臉。

  隔着薄薄水簾,姜時念眯着醉眼,把目光投向男人那張人神共憤的俊臉。

  只見他五官輪廓俊美如畫,眉眼深邃,鼻樑高挺,如希臘神話中最妖邪魅惑的神邸。

  姜時念一直以為自己的青梅竹馬是『人間理想』型,可是眼前男人長得比他還好看,簡直是『人間妄想』那一款!

  她看呆了,藉著酒意沖男人吹了聲口哨,「喲,小哥長得很頭牌嘛!」

  她並沒有注意到男人臉上有兩抹不正常的紅潮,抿唇的動作讓頰邊的酒窩若隱若現,使得原本就帥氣迷人的容顏更多了一份妖魅。

  唐遇寒冷冷看着闖進浴室來的女生,漆黑如墨的眼眸顏色又深了幾許。

  剛才在飯局上,他喝了半杯酒,隨後就感覺身體不太對勁。

  他找借口出了包間,甩掉製片人的助理回房間沖冷水澡。

  原本藥效已經快壓下去了,偏偏有個不知天高地厚的丫頭闖了進來!

  浴室里水汽彌散,他雖然看不清楚小丫頭的臉,身體卻很誠實地再次升溫。

  男人身側的雙手死死扣緊,把視線從姜時念身上移開,努力與藥效作鬥爭。

  而姜時念目光順着男人沾滿水珠的側影慢慢往下移,只見男人的襯衣扣子全部散開,露出完美的身材。

  精緻的鎖骨下,是堅實健碩的胸膛,肌肉線條性感中透出狂狷的力量美。

  此時,一滴晶亮的水珠落下,順着他的人魚線滑進皮帶解開的西褲里。

  濕透的西褲包裹着的雙腿又直又長,性感又撩人。

  狹小的空間里,渾身濕透男人散發著濃濃的荷爾蒙氣息。

  原來,男人穿衣服洗澡也可以如此撩人心弦!

  姜時念睜圓了一雙被酒氣醺得水汪汪的眸子,一瞬不瞬地看着他,不由自主地吞了吞口水。

  哇!

  這身材,真是絕了!

  她正盯着男人走神,耳畔傳來一道冰冷低啞的聲音。

  「出去!」

  姜時念一怔,晃了晃暈乎乎的腦袋,逼近他跟前,眉眼彎彎,像個調戲良家少男的女流氓,「小哥,你洗澡為什麼不脫衣服?」

  男人喉結滾動,壓制着心底不斷升騰的火氣,薄唇掀起一道冷芒,「滾出去!」

  在姜時念的認知里,像他這種干服務行業的對誰都應該笑臉相迎。

  她沒想到他會吼自己,以為是聽錯了,「你說什麼?」

  唐遇寒身體的溫度還在節節攀升,視野里少女模糊的面容已經出現重影。

  見她賴在這裡不走,他剋制着煩躁的情緒,費力從齒間迸出一個字,「滾!」

  姜時念眼睛瞪得更大了,「你未經允許跑我房間洗澡,還有理了是吧?」

  她腦袋已經被酒精醺成了一團漿糊,膽子也大了不少,上前兩步一把拽住男人身上名貴的襯衫,「走!我要找經理投訴你!」

  唐遇寒聞着她身上夾雜着少女馨香的酒氣,呼吸急促,湛黑的眸子里顏色濃得彷彿要滴出墨來。

  視線落在她緋色的唇瓣上,他壓根聽不清楚她在說什麼,只覺得有一團火在灼傷他的喉嚨,嗓子燥得厲害。

  姜時念完全沒有注意到男人的異樣,還在用力拉他胳膊,「你跟我……嗝……走……我要投訴……」

  下一刻,唐遇寒突然出手扣住她的手腕,不容分說地一把將她抵在冰冷的牆壁上然後整個人俯身逼近過去。

  「怎麼,你怕了?放手,放開我……」

  酒勁上頭,姜時念醉得一塌糊塗,連掙扎都是軟綿綿的。

  唐遇寒居高臨下睨着她,眉宇間挑出絲絲不耐,「閉嘴!」

  「放開我……你等着……我肯定投訴……唔……」姜時念還沒反應過來,唇瓣就被突然落下的唇封住。

  她半眯的醉眼刷地一下睜得老大,傻乎乎瞪着近在咫尺的俊臉,懵了。

  等反應過來這個男人在幹什麼,她頭皮一麻,整個人都炸了!

  她的初、初、初吻啊!居然折在一個男公關的手裡了!

  王八蛋!

  她要殺了他!

  姜時念揚手就要扇他!

  然而,手才抬起來就被男人反剪在頭頂上方。

  花灑的水打在她眼睛上,男人的模樣越發模糊。

  而同時,藥效作用下,唐遇寒把她牢牢禁錮在懷裡,更深地吻下去。

  姜時念呼吸被掠奪,無論怎麼掙扎都沒辦法撼動男人半分,當場急紅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