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厚顏無恥
厚顏無恥 連載中

厚顏無恥

來源:七悅文學 作者:禿頭的仙女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徐憶菡 現代言情 蔣湛

結婚之後前男友憑空冒出給自己當司機是一種什麼體驗?葬送幸福,毀掉婚姻,空口吃玻璃渣,這就是宋盈年的答案
「宋盈年,老子就是一個爛人,做不成你的男人就做你的煞星,讓你日日夜夜不得安眠!」自此,星河隕落,烽火四起,宋盈年再也逃不出名為蔣湛的牢,後來她明白了,所謂幸福其實就是千瘡百孔里透出來的光
【閱讀指南】男主又彪又野,路子粗獷,女主堅韌不拔,外柔內剛
乍一看可能是追妻火葬場,再一看或許又是追夫奈何橋,甜寵虐,你要的我都有,點我收藏帶你飛!展開

《厚顏無恥》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放手!」

  宋盈年用力推搡着蔣湛,可她力不敵他,來來回回幾次,倒是把他的衣領給扯下來了,麥色的肌膚暴露在了空氣中,左肩上的紋身也顯現了出來。

  蔣湛的身材堪比男模,他胸肌挺闊,肩膀上的黑色蛟龍紋身更是異常醒目,它體態矯健,龍爪雄勁,似奔騰在雲霧波濤之中,龍鬚飛舞,色澤鮮艷,栩栩如生。

  宋盈年盯着那條龍看了好一會兒,她感覺彷彿下一刻這條兇殘的龍就會從蔣湛身上一躍而起,將自己吞噬在他的霸道中。

  蔣湛目不斜視地看着宋盈年,半晌之後才出聲,「夠看嗎?不夠我可以脫光讓你看個夠。」

  「混蛋!」

  宋盈年紅着臉頰把移開,她微微顫抖,亮眸中聚滿了水霧。

  蔣湛見狀,修長的手指輕輕地捏着宋盈年的下巴,逼迫她對上自己灼熱的視線。

  「年年,我就是個爛人,做不了你的男人,那隻能做你的煞星,我有的是耐心帶你一遍遍重蹈覆轍。」

  蔣湛說完慢慢地往宋盈年靠攏,他頭微微一側,在她唇上印下了一吻。

  「蔣湛,你這個瘋子!」

  宋盈年推開蔣湛,提起包倉皇而逃,她不敢回家,因為她不知道如何面對徐騁。

  宋盈年開着車,漫無目的地在馬上兜着。

  就在這時,包里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宋盈年看了一眼,將電話接起,很快聽筒里傳來了她閨蜜楊雨薇的聲音。

  「年年,你在哪?」

  「準備回家,薇薇,有事嗎?」

  宋盈年的聲音里參雜着几絲疲憊。

  「有,年年,我昨天看到蔣湛了,他出來!!!」

  楊雨薇的聲調忽然拔高,言語之間透着驚詫。

  即便宋盈年已經知道這個事實並且和蔣湛已經見過,但當聽到楊雨薇說這話的時候,心裏還是感覺緊繃的難受。

  「…」

  良久,她都沒有開口,直到楊雨薇沒有耐性地又催了一遍,她才淡淡地回應。

  「我知道。」

  「年年,你在哪?我去找你吧。」

  宋盈年沉默了一會,繼續說道:「沒事,我去找你吧,你在家嗎?」

  「嗯,我在,你來。」

  「好。」

  掛斷電話,宋盈年在導航上面輸入了楊雨薇家的地址。

  半個小時分鐘後,她們見面了。

  楊雨薇一見到宋盈年就迫不及待地追問:「年年,那個人渣有沒有去騷擾你?」

  對於宋盈年和蔣湛的事,楊雨薇可以說是一個最合格的知情者。

  「嗯,找了。」

  這會宋盈年倒是出奇的冷靜,她以為自己會歇斯底里的抓狂,甚至抱着楊雨薇痛哭一場,然而,事事總是出人意料,預想中的場景並沒有來臨。

  倒是楊雨薇,在聽到宋盈年的話之後,面色一剎時地變了灰色。

  「他找你了?他居然還敢去找你?年年,他有沒有把你怎麼樣?還有徐騁,他知道這事了嗎?」

  楊雨薇一連串地丟了好多問題出來,宋盈年都不知從何說起,漸漸地,她的眼眶又紅了起來。

  見此,楊雨薇嚇壞了,她趕緊握住宋盈年的手將她朝客廳的沙發旁走去。

  「年年,你先坐,我去給你沖杯熱牛奶。」

  事實上,在聽到蔣湛已經去找了宋盈年這事之後,楊雨薇整個人都不淡定了,毫不誇張地說,她現在感覺自己肝膽俱裂。

  太可怕了,真的太可怕了。

  楊雨薇替宋盈年沖了一杯牛奶,她將溫熱的被子塞進她冰涼的手中。

  「年年,你別怕啊,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會陪在你身邊的。」

  楊雨薇順勢在宋盈年邊上坐了下來,她摟着她的肩膀,想給她一點力量。

  「年年,他…他有沒有對你怎麼樣?」

  楊雨薇本來不想這麼問,可想到以前蔣湛對宋盈年做的那些事,她還是忍不住地問了出口。

  聞言,宋盈年搖了搖頭,「沒有,他只是放話威脅我。」

  「威脅你!他居然還敢威脅你,當初那個畜牲在做出那種事之後現在還敢出現在你面前。還有,他不是殺人了嗎?殺人不是應該償命嗎?為什麼他會被放出來!」

  楊雨薇絮絮叨叨捅出了當年許多的事,然而,這些事都是宋盈年不願再想起的不堪回首。

  宋盈年被楊雨薇勾起回憶,三年前的種種在她腦海里如電影放映一般閃過,和蔣湛在一起的那些片段就像烙印一般刻在了她的心裏。

  宋盈年終究是沒有忍住,眼裡久蘊着的淚水和悲哀,揭出眼眶,滴滴落進面前的杯盞中。

  「薇薇,蔣湛他根本就沒有打算放過我,他要我回到他身邊,他要我和徐騁離婚,我…我應該怎麼辦啊?」

  宋盈年哭的撕心裂肺,她斷斷續續地把這幾天發現的事告訴了楊雨薇。

  聽完之後,楊雨薇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她不敢相信,蔣湛居然成了宋盈年的司機?

  空氣突然安靜了下來,廚房裡楊雨薇沒有扭緊的水龍頭此時正往外滴水,水珠滴落再不鏽鋼水槽里有節奏地發出聲響,每響一聲,宋盈年的心就跟着下沉一分。

  沉默良晌,楊雨薇終於開口說話了:「那個,年年,要不你說服徐騁讓他把蔣湛辭了吧。還有,你可以給他一筆錢,讓他滾蛋!」

  這事來的太過突然,楊雨薇也想不出什麼好辦法,只能是簡單粗暴,不過說完她就後悔了,因為這辦法對於蔣湛來說壓根不起作用。

  楊雨薇小心翼翼地抬起眼眸同情地看了宋盈年一眼,說真的,她覺得蔣湛就像瘟神,粘上了根本就甩不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