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耍狠
耍狠 連載中

耍狠

來源:七悅文學 作者:山海映星辰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宋林拾 容湛 現代言情

宋林拾知道容湛留下她,只是因為她那張和他白月光六分相似的臉,但是她不在意,她想要的,只是他每次在她耳邊低沉的呢喃繾綣,像極了某人
究竟誰是誰的替身?他們之間的博弈就是,誰先說出那句,「在你心裏,我究竟是誰?」誰就輸了
註:一個比一個狠,是因為一個比一個沒有心
病嬌睚眥必報的鄉下千金VS偏執腹黑斯文敗類霸總山海的圍脖:山海的圍脖展開

《耍狠》章節試讀:

第004章 嬌嬌


  宋林拾揪住容湛衣服的手指,因為用力已經泛出青白色,手背上凸起的青筋快要衝破白皙透明的皮膚,看起來倔強又可憐。

  她依舊一言不發,只覺得眼前開始眩暈,胃裡的刺痛還在持續傳遞到大腦,讓她渾身都開始不住地顫抖,冷汗出了一層又一層。

  終於連椅子都坐不住了,身子開始慢慢往地上倒下去。揪住容湛衣角的手也在一點一點地鬆開。

  幾乎是她鬆開的瞬間,容湛抓住了她的手。

  他抓的很緊,熾熱的手掌將溫度一點點地傳遞到她的掌心。

  她迷糊地睜開眼睛,可是眼前看到的人卻不再是容湛。

  那人站在光中,正笑着朝她伸手,語氣溫柔地喊着她的名字,「嬌嬌,我帶你回家。」

  嬌嬌——捧在手掌心的掌上嬌。

  不是林拾——從樹林里拾回來的沒人要的女孩。

  胃裡的刺痛更明顯了,那種刺痛感慢慢演變成灼燒感,開始往心臟蔓延,一寸一寸被痛苦裹挾,被恐懼籠罩,那個人也在一點一點地消失……

  眼眶裡似乎有溫熱的液體流出來,她極少哭的,可是那個人就要消失了啊……

  她剋制住疼痛的顫抖,忍住喉管的澀疼,艱難地開口,「別走。」眼淚流的更凶了,語氣幾乎變成退而求其次的乞求,「帶我走。」

  可是一切都晚了,怎麼也留不住,怎麼就留不住呢?

  他的身影一點一點地消散,直到她墜入完全的黑暗中。

  —

  宋林拾醒來的時候,第一感覺就是疼,緊接着消毒水刺鼻的味道衝進鼻腔。

  「你是不是不要命了,喝酒也不是你那樣喝的。」宋林拾剛意識到這裡是醫院,就聽見旁邊顧清的責罵。

  顧清是她大學同學,一個宿舍的。開始她兩也不熟,主要是宋林拾平時都獨來獨往,也不和宿舍其他人來往。有一天宋林拾回宿舍的時候,在門口聽見有宿舍的人在說她的壞話,本來她並不在意的,但是卻聽見宿舍里的顧清特別不屑地說了那個女生,「看着別人長得漂亮,不愛搭理你,就背後擠兌人,有沒有意思?」

  宋林拾進去後,就被顧清拉着拜了把子,當著另外兩個女生的面,可給那兩個女生氣死了。

  宋林拾見顧清這麼生氣,慌忙轉移話題問道:「那我怎麼了?」

  顧清沒好氣地將一張報告扔到床上,瞪着她說道:「胃出血,」顧清一邊給她查看液體還剩多少,一邊繼續罵她,「你要是真想英年早逝,可別捎上我,咱兩是拜了桃的,不求同年同月生,但求同年同月死的。」

  宋林拾忍不住笑着打趣她,「顧妹放心,我要是做鬼了肯定不會放過你的。」

  「你滾蛋,老娘正貌美如花,如狼似虎的年紀,可不興給你殉情的。」忽然顧清用一副『姐妹你行啊』的表情看着宋林拾,「昨天送你來醫院的就是你那個神秘男朋友?我說姐妹兒,你可不厚道啊,談了這麼帥的男朋友也不拉出來給我瞅瞅,請我吃飯啥的,是不是不夠意思。」

  顧清忽然像是想到什麼,白了宋林拾一眼,「不能是防着我吧?」

  宋林拾無奈地笑,「那可不,防火防盜防顧清。」

  顧清哼了一聲,「我顧清行走江湖這麼多年,萬花叢中過,雖然片片都沾身,但我是有原則的,閨蜜的前男友是敵人,閨蜜的現男友不是男人。」

  宋林拾被她逗笑,但還是望着她鄭重地說道:「那不是我男朋友,但是你也不能碰,曉得伐?」

  「哦?那我是你的什麼人?」一絲玩味的聲音在門口響起,伴隨着皮鞋叩在地板上的聲音,一步一步朝她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