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官網天下-精修第一版
官網天下-精修第一版 連載中

官網天下-精修第一版

來源:萬讀 作者:陳雨彤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何文學 現代言情 陳雨彤

將相寧有種,布衣起風雲
他,才華橫溢,卻甘願到國家級貧困鄉從頭做起,他,坐擁財富,卻寧願把握時代脈搏放手闖拼,他,擁有預知愛侶未來的能力,於是發誓要保護所愛之人
在那個喧囂浮躁的年代,在那個充滿希望的年代,一切剛剛起步,一切還沒有結束,劉楓,步步為營,編織官網,網羅天下,闖出一條傳奇官路!展開

《官網天下-精修第一版》章節試讀:

第2章


這**裸血粼粼的社會讓他徹底明白了。

狗屁的愛情!

他的父親是地方小幹部,母親是家庭婦女。

但是秦長清這些年在哈弗讀書,發表文章,華爾街小試身手。

回國的時候已經是三十萬美金的身家。

在如今八十年代末,可謂是不算貧窮。

但是現在呢?

呵呵。

自己在那些官二代和富二代眼裡,就是一個螻蟻罷了!

任意讓他們拿捏,被鄙夷嘲諷!

「秦長清?是你嗎?」

一聲嬌脆的呼喊,讓陳思誠回過神來,「秦長清,小老嘎達,果然是你,太棒了!」

秦長清獃獃地看着秦媚兒,幾年不見,早就沒有了少女的青澀:「媚兒姐,你怎麼在這裡?」

秦媚兒嫵媚的一笑:「我怎麼不能在這裡,這個小區就是我的家,倒是小老嘎達你,怎麼有空來這裡?」

「我,」

「我,只是路過。」

秦媚兒心思細膩,看秦長清失魂落魄的模樣,心中一痛:「小老嘎達,早就聽說你回國了,在燕京黨校任教,也不說來看看老姐,走,到姐姐家做客去。」

看秦長清遲遲疑疑的樣子,面上一緊,「啥意思?不想去是吧?」

秦長清撓撓頭:「姐,我去,我去還不行嗎。」

寬敞明亮的大廳里,秦媚兒像變戲法一樣,一會功夫,就在茶几上擺滿了小菜,打開一瓶酒,巧笑嫣然的說道:「老嘎達,來陪姐姐喝酒。」

看秦長清痴獃獃的樣子,秦媚兒輕輕拉住秦長清的手,問道:「老嘎達,不要想那麼多,我們四五年不見了,今天一定要一醉方休。」

秦長清知道,秦媚兒想要開解自己,這份情意怎麼能夠拒絕,擠出一個笑臉:「謝謝媚兒姐,那就喝酒!」

一個成心想要喝醉,一個曲意逢迎,當第四瓶茅台再也無法倒出一滴酒液的時候,兩個人都已經醉眼迷離了。

秦長清彷彿感覺到了陳雨彤的召喚,女孩投懷送抱,沒有絕情的告白,所有的,是無盡的溫存。

這一切,都如夢似幻,柔軟的嬌軀,滑膩的豐挺,神秘的桃源,嬌柔的呢喃。

這曾經無數次出現的夢境,今夜是如此的真實。

真實的讓他不忍心睜眼,就怕從夢中醒來,還是一無所有!

當秦長清從酣暢淋漓的舒爽中清醒過來,看着身下媚眼如絲的秦媚兒,頓時驚呆了:「對對不起,媚兒姐,我我---」

秦媚兒恨恨的罵道:「小王八蛋,你想壓死我嗎?」

秦長清一個翻身,躺倒床上,下面傳出「噗」的一聲,像是起瓶塞的聲音。

秦媚兒一把拽過被秦長清纏在身上的錦被,蓋住**的嬌軀,把頭轉向外側,無聲的啜泣。

秦長清此時六神無主:「媚兒姐,我,我冒犯了你,對不起,我這就去自首!」

說完,就要下床。

秦媚兒猛的撲過來,死死抱住秦長清的腰:「不要!」

秦長清獃獃的坐在床邊,雙手傻傻的扎撒着,不知道放在哪裡合適。

猶豫良久,終於還是摸上了嫩滑的後背。

接觸的一瞬間,感覺手下的玉體驟然一緊,隨即鬆弛下來,任憑秦長清的手輕柔的撫摩。

「媚兒姐,我---」

「不要說了,我,不怪你!」

秦媚兒悠悠的說道,「都是我不好,如果不是喝了那麼多的酒,就不會有這事了。」

「媚兒姐,要不,我們結婚吧!」

秦長清看着曲線玲瓏的背影,**的嬌軀扭轉一個動人心魄的角度,讓初嘗滋味的小男人再次春情勃發。

秦媚兒被下面的堅挺頂到酥胸,驚訝一聲,轉身遠離秦長清,羞臊的罵道:「小色鬼,想的倒美。」

看見晨光中無恥的挺立,伸手狠狠的扭在秦長清的軟肋,「還不蓋上,也不嫌羞!」

秦長清乖乖地撩起錦被,鑽進被窩,狹小的空間,不可避免的貼在一起。

秦媚兒躲閃不及,也只有秀眉輕蹙,惡狠狠的瞪一眼秦長清:「誰讓你進來的?」

秦長清這回倒是不再發獃,死皮賴臉的靠上來,一隻手還大膽的蓋上了那一團豐盈。

秦媚兒伸手捉住秦長清的,卻沒有推開,只是放在一起,眼神迷離的問道:「小瘋子,你說姐姐是不是個壞女人?」

秦長清堅決的搖搖頭:「媚兒姐姐是最好的女人!」

秦媚兒輕嘆一聲:「姐姐有家有男人,卻---」

秦長清一翻身湊過來,張嘴吻上嫣紅的雙唇,直到女人快要窒息:「媚兒姐,都是我不好,如果不是我混蛋,怎麼可能有這事。

姐,都是我不好,給你添堵,要不,你就揍我一頓,消消氣。」

秦媚兒翻個白眼:「凈胡說八道,對了,剛剛你一個勁喊陳雨彤,那是你的戀人么?」

秦長清手上一滯:「嗨,都過去了!」

秦長清顯然忽視了女人的八卦熱情,最終還是不得不一五一十的講訴了和陳雨彤間發生的一切。

秦媚兒憐惜的輕輕摩着秦長清的臉:「小瘋子,那個女人不值得你傷心,你應該振作起來,總有一天讓她為今天的選擇後悔。」

秦長清茫然的看着天花板,喃喃的說道:「他們是官宦世家!」

秦媚兒柔聲說道:「小老嘎達,這可不是姐姐認識的你,四年就燕京大學畢業,還是雙碩士,弟弟當年是何等的意氣風發。

想想,那陳雨彤的父親也不過是副部級罷了,還能有多大的進步?

小瘋子,你不到二十三,已經是副處了呢,大好的前程,怎麼可以妄自菲薄?」

「我行嗎?」

秦長清狐疑的問。

「男人,不能說不行!」

秦媚兒斬釘截鐵的回答。

只是,女人沒想到,二人此刻坦誠相待,一個初識女人滋味的小男人能有多大的意志力?

看着秦媚兒玉體橫陳,潔白的肌膚暴露在空氣當中,秦長清再也忍不住。

雙手直接捏向那雙峰柔軟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