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予君歡喜城,長歌暖浮生
予君歡喜城,長歌暖浮生 連載中

予君歡喜城,長歌暖浮生

來源:七悅文學 作者:一夜盛夏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南風瑾 宋巷生 現代言情

宋巷生一直拿的都是女二的劇本,卻喜歡上了雲泥之別的天之驕子
南風瑾把宋巷生當成了一條可以隨意差遣還好用的寵物,用得着的時候就給個甜棗吃
南風瑾不愛她,誰都看得出來的事情,她卻總喜歡裝傻
她以為一顆心再冷,總有可以捂化的時候,可直到她自己的那顆心都涼了,都沒能做到
她聲名狼藉的時候,他懷裡抱着心頭的白月光
她哭着問他,可不可以回頭看她一眼的時候,他說:「宋巷生,不要得寸進尺
」後來有人問宋巷生:「忘記一個人需要多長時間?」宋巷生說:「需要多長時間我不知道,但我可以告訴你,最後一次想他的時候,需要多少錢
」兩千塊
五百塊錢買一場醉,一千五百塊錢洗了胃
至此,那卑微的愛戀,那個卑微的人,就消失了……展開

《予君歡喜城,長歌暖浮生》章節試讀:

第4章


宋巷生對上他的視線,面頰微紅:「M號的就可以,謝謝。」至於內衣……她剛才已經手洗烘乾了,畢竟讓陌生男人給她買內衣的事情,她還做不出來。

即使……眼前的這個男人,給她的感覺並不孟浪,甚至有種很可靠的感覺。

半個小時後,衣服送到。

宋巷生換衣服出來的時候沒看到南風瑾的人,卻聽到廚房有動靜,心神一動她便走了過去。

男人白色襯衫黑色熨帖西裝褲,身材筆挺堪比男模,袖口挽到小臂的位置,正在煮飯。

一瞬間好像清冷華貴的男人沾染上了俗世的煙火氣,竟然分外的讓人沉迷。

似乎是覺察到她的視線,南風瑾微微側了下頭,朝她打量了一眼,「衣服很配你……先去坐一會兒,飯馬上就好了。」

救她於水火的男人,洗手為她做湯羹,宋巷生聽到了心口「噗通」,「噗通」的聲音。

「南風瑾,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好?」

餐桌上,她輕聲問。

他薄唇彎起看向她,沒有回答,深邃的眼眸灼然,讓宋巷生紅了臉。

宋巷生在這間公寓里住了兩天,每天醒來的時候都有種不真實的感覺,就好像是……一腳踩在了雲朵上,美好卻擔心什麼時候會一腳踏空。

第三天的時候,南風瑾忽然跟她說,她的生父找到了,知曉了她的事情後,想要見她一面。

這讓原本想要開口去找工作的宋巷生頓住。

暮色四合的時候,兩人來到了陳宅。

陳凌峰神情激動的一把上前就握住了宋巷生的手,「我的乖女兒,讓你受委屈了,以後就跟爸爸在一起,沒有人再傷害你。」

對於這個多年沒有相見的父親,宋巷生有些陌生,同時心中帶着憧憬的。

陳凌峰將一個慈愛的父親展現的淋漓盡致,噓寒問暖不說,還關心了一下她這些年的生活。

宋巷生有些無措的看着身旁的男人。

南風瑾只是揉了下她的頭髮,說:「我跟陳叔是舊相識,沒想到陰差陽錯的竟然救回了他的女兒。」

陰差陽錯的巧合嗎?

宋巷生的眼睛裏帶着些許的疑惑。

陳凌峰讓人把她帶去了房間,說是讓她看看有沒有什麼不滿意的地方,也好及時跟傭人說。

此時,書房內。

陳凌峰看着面前坐着的年輕男人,「……巷生剛回來,這麼快就讓她去醫院,她能同意嗎?」

靠在椅背上的南風瑾眸色深沉如夜:「陳叔,我耗費心神接她回來不是做慈善的,想要逃離虎口,總是要付出點代價。」

對於他的話,陳凌峰一邊是欣慰,一邊也有些遲疑:「到底是……我的骨血,你做事還是有分寸些。」

這一聲囑咐或許就是他這個做父親對於宋巷生這個便宜女兒全部的仁慈。

南風瑾:「只要她能讓恩瑞平安,我自是不會虧待她。」

彼時的宋巷生筋疲力竭後陡然放鬆下來,躺在床上很快就睡著了。

夢裡鬆懈下來的眉眼,透着幾分輕熟的媚,她的樣貌從來出眾,清純卻也嫵媚,很勾人。

房門慢慢的打開,從外面進來一道身影,靜靜的看着床上睡熟的女孩兒,骨骼分明的手指在她的面頰上輕輕的撫摸了下。

他一字一頓的念出了她的名字:「宋、巷、生。」

次日。

宋巷生是被一陣敲門聲驚醒的,陳凌峰匆匆出現在她的房門前。

在她出來後,急切道:「巷生,你收拾一下,趕緊跟我去一趟醫院。」

宋巷生看着他焦急的神情,頓了一下:「是,出什麼事情嗎?」

「你剛回來,還沒有來得及跟你說,你其實,還有一個妹妹……她身體不好,還在住院,早上的時候病情惡化……」

宋巷生不知道為什麼病情惡化不找醫生,反而急匆匆的讓她前去。

但是到了醫院以後,她似乎……明白了。

南風瑾已經在等他們了。

宋巷生被第一時間送去抽血,看着殷紅的血從體內流向管道最後裝滿透明的袋子,她看着自己面前的護士,鬼使神差的就問了一句:「大夫,輸血之前不需要驗血嗎?」

這是基本的醫療常識,他們讓自己給這個同父異母的妹妹輸血,就不怕血型不合嗎?

護士看了她一眼,似是對於她的懵懂有些憐憫:「……你的血型很匹配。」

宋巷生聞言頓了一下,沒有再詢問什麼,在她看來,既然是自己的妹妹,輸點血沒什麼,她的血型比較稀有,在學校的時候每年也都會進行義務獻血。

只是這一次抽的有點多,再加上她這段時間營養不良身體有些虛弱,走出獻血室的時候,腳步有些踉蹌差一點摔倒。

一雙手裡的大掌即使扶住了她。

宋巷生抬頭,對上他關懷的視線,笑了下:「你怎麼在這裡?」

「擔心你,來看看。」他的視線略過她的面頰,看向裏面兩袋血漿。

宋巷生沒有注意到他的視線,因為他的話心口很溫暖,對於一個從小缺愛的孩子來說,旁人丁點的愛護,都會讓她感動。

「我沒事,就是有些頭暈,待會兒就好了。」

南風瑾:「我扶你去旁邊休息休息。」

宋巷生搖了搖頭:「我真的沒事,我想去……看看妹妹。」

「不着急,她還在休息,恩瑞喜歡賴床,不睡到自然醒會不高興。」他提起陳恩瑞的時候,語氣很溫柔。

宋巷生朝他看了一眼,「你跟恩瑞是……」愛人嗎?

《予君歡喜城,長歌暖浮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