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隋少,你老婆又復活了
隋少,你老婆又復活了 連載中

隋少,你老婆又復活了

來源:掌文 作者:杜老白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杜老白 霸道總裁 顧清

隋御一開始是年年想殺的人,最後成了她想愛的人
只是她這孤魂野鬼,想要去愛人類,也就只能 洗洗睡吧,夢裡啥都有
隋御沒想到,他那包藏禍心的未婚妻會意外的死在他爺爺的壽宴上
他不難過不傷心,只覺得晦氣
而更沒想到的是,那禍害明明已經咽氣兩天了,卻在靈堂上又活了...展開

《隋少,你老婆又復活了》章節試讀:

2、錯殺


年年在木牌裏面睡了兩天,才到顧清的家,她不是沒見過有錢人家是什麼樣的,但是一看顧清的家,還是愣了愣,她從前見過的那些人家,和這個簡直是不能比了。

同時年年也很驚喜。

若是能完成顧清給的任務,以後都在這麼有錢的人家被供養,想想都不知道該怎麼樂才好。

顧清在第二天就把任務告訴了年年,她的任務說簡單也不簡單,但是說難也不難。

她要年年弄死一個人,只要他死了,她說年年想要什麼都行。

年年自然是應了下來,弄死一個人對她來說可不是什麼難事。

當然,前提條件是在她不出意外的情況下。

顧清說,年年要殺的那個人警惕性很高,身手也不凡,格鬥擒拿射擊這些也很在行,找人類攻擊他肯定是不行,所以只能是找鬼。

年年撞了撞那木牌,表示不管對方這多麼厲害,自己對完成這個任務都很有信心。

那木牌被顧清帶着脖子上,當成了個裝飾。

顧清摸着木牌,語氣輕快,"明天是個好日子,那我們明天就動手。"

年年再次撞了撞那個木牌,有點等不及,恨不得現在就動手。

年年在第二天就見到的自己的目標,當時顧清帶着她去了一個地方。

她躲在木牌裏面,看不清外邊是什麼情況,但是能聽見吵吵嚷嚷,很是熱鬧。

從周圍人的談話中差不多明白,今天好像是什麼人過生日,弄的很隆重。

生日啊,她有些嚮往,她從來沒過過生日,杜老白說不知道她什麼時候生的。

可是他們煉化小鬼的時候,都是要算生辰八字的,她不相信杜老白不知道,他肯定就是不想給她買禮物,不想花錢。

哼,這個摳門的老頭。

年年被顧清帶着去了個安靜的地方,她先是聽見顧清的高跟鞋在地上發出咚咚的聲音,接着是一扇門被打開了。

再然後她聽見一個男人的聲音,有些冷,他說,"你怎麼來這裡了。"

顧清的聲音嬌滴滴的,她說,"我想你了啊。"

這是顧清給她的信號,年年趕緊從木牌裏面飄出來。

她沒有實體,散在空氣中。

年年轉了半圈才看見顧清面前站着的男人。

那男人很高,要垂着視線看顧清,然後那男人很冷,都不笑。

不過這個男人長得還挺好看,她以前被別人供養的時候,看過電視,這男人像電視里的人。

顧清說,年年要殺的那個男人,叫隋御。

年年聽見顧清說:"阿御,我想你了,所以來了。"

哦,是他,就是他。

只要把他解決了,她的好日子就來了,不用被退回去,還能吃香的喝辣的。

年年趕緊四下看了看,這一處屋子很大,看模樣,應該是書房,她之前在別人家裡的時候看見過。

不過這個書房明顯更豪華一些,裏面很多看起來名貴的東西,她找了一圈,看見一處不太高的書架上,放着個青瓷花瓶,青瓷花瓶也不小,砸下來應該能要命。

她估量了一下就覺得用這個了。

顧清伸手想拉隋御的手,"今天是爺爺的生日,我很早就起來了,你看我就那天打扮的怎麼樣。"

顧清穿着復古的長裙,脖子上的木牌算是點睛之筆。

她本就長得好看,這麼打扮,自然能鎮住全場。

隋御的視線卻落在她帶着的木牌上,"這是什麼?"

顧清摸了摸,"好看么,特意去求來的。"

年年已經操控着那青瓷花瓶,讓它凌空懸在隋御的頭頂,只要她撤掉念力,那花瓶自然砸在隋御的頭上。

她也控制好了力度,只要花瓶碎裂,自然有一塊碎片會刺入隋御的胸膛。

年年本飄在顧清的身邊,隋御看不見她。

可是不知道為何,年年馬上要撤掉念力的時候,突然感覺隋御的視線,從她那棲身的木牌上,一下子轉向了她飄着的方向。

他目光犀利,皺着眉直直的盯着她,好似一眼就鎖定了她的位置。

年年一個哆嗦,然後花瓶有了偏差。

然後它落了下來。

然後年年聽見撲通一聲,有人被砸倒在地。

再然後就是青瓷的碎裂和入肉之音。

年年向後飄了飄。

她看見,躺在地上,胸口插着一塊青瓷碎片的人,變成了她的主人顧清。

年年的第一個想法。

完了,她要成為孤魂野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