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春風多嬌艷
春風多嬌艷 連載中

春風多嬌艷

來源:掌文 作者:趙詢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姜嬤嬤 現代言情 趙詢

奸相顧知微頭七的那日,我的渾蛋夫君突然改過自新
他說,我是他的妻子,他理應愛我護我
他說,我是世子夫人,要有主子的威嚴
他為我遮風擋雨,替我步步籌謀
我一直以為他是浪子回頭
直到後來,我發現一個天大的秘密****【一個重生大佬狂寵軟萌白月光的故事】展開

《春風多嬌艷》章節試讀:

第六章、倒打一耙


趙詢今日來不就是為了讓我出醜?眼下正是機會,他怎的反而關心起我來了?

他這幾日太不正常了,我還是謹慎些好。

我抿唇,努力擠出一抹笑容,溫聲細語的回他,"世子爺多慮了,妾身不過是在後院碰上了一隻野貓罷了。那野貓着實厲害,抓壞妾身的臉不說,還將世子爺送的和田玉鐲一併叼了去……"

"竟有這等事?"趙詢蹙了眉,沒有意料之中的為難,反而掏出手絹替我擦臉,一邊擦着,咬牙切齒又罵了一句,"這該死的畜生!可別叫我逮着,否則定要扒了它的皮給娘子出氣!"

不知是不是我的錯覺,我總感覺趙詢說這話的時候故意看了杜佩心一眼。

不對……不是我的錯覺……

趙詢的確在盯着杜佩心看,盯着杜佩心的手腕看……

他知道是杜佩心搶了我的鐲子,那他還滿嘴畜生的罵?

他以前不是很喜歡杜佩心的嗎?

趙詢的舉動簡直讓我驚訝極了,杜佩心比我更驚訝,她的臉頓時一陣發青,摸摸索索的將玉鐲往袖子里藏。

然而,下一刻,趙詢做出了更令我震驚的舉動。

"誒,六妹妹,我瞧着你手腕上的,怎麼像是我娘子的和田玉鐲啊?"

"娘子,你不是說你的玉鐲叫野貓給叼走了嗎?怎跑到六妹妹手腕上去了?"

杜佩心剛藏進去,他忽然大喊了一聲,嗓門兒大得整個前廳都能聽見。

剎那間,廳內的賓客都將目光聚了過來,個個都盯着杜佩心看,沒有一會兒就沸騰起來,說杜佩心堂堂伯府嫡女,怎麼能搶了庶女的東西,還說她平日里看着知書達理的,不想暗地裡竟是這樣跋扈兇悍。

眼看賓客們越說越難聽,杜佩心臉都漲紅了,急得頓時就哭出了聲,"五姐夫,你在胡說八道什麼?我這鐲子是昨日才買的,你怎能誣賴人!"

哭着哭着,她忽然看向我,委屈又可憐,"我知道了,五姐姐你是不是又去賭坊了?我與你說了多少回,那地方萬萬去不得!我幫的了你一時,可幫不了你一世!"

她滿臉痛心疾首,恨鐵不成鋼的看着我。

她是想說我去賭坊把鐲子給輸了,又告訴趙詢是她搶的?這才惹得趙詢對她指桑罵槐?

她怎能這樣下作?搶我東西還壞我名聲!

她欺負我,我從來忍着,可她壞我名聲就萬萬不能忍!

我咬了咬牙,立刻拍案而起,"六妹妹怎能說出這樣的話!明明是你將我打傷還搶走我的玉鐲,我看在侄子百日宴的份兒上不與你計較,你不知感恩就算了,竟還污衊我做那下九流的勾當!"

杜佩心似乎沒有料到我會反擊,她微微一詫,眼中的怒色更甚,憤憤道,"五姐姐說我搶你鐲子,可有證據?"

"怎麼沒有證據?方才阿秀親眼看到你搶的!"我抬聲反駁她。

"阿秀是你的丫鬟,自然向著你說話……"

被她這麼一說,我頓時噎住了。

是啊,阿秀是我的丫鬟,她說的話怎能當做證據呢?

"五姐姐,凡事都要講證據的。可別無端端的污衊人!"見我說不出話,杜佩心得意洋洋的又說了一句,一雙杏眼來回在人群里掃動。

賓客們立刻轉了風向,不乾不淨的便開始罵我,說青樓女子生的種就是下作,還說我長得便是一副狐媚相……

他們越說越難聽,越說越過火。

好好的一場百日宴鬧成這般模樣,我大哥氣得臉都黑了,厭惡的掃了我一眼,怒斥道,"小五!你怎能做出這等下作之事!你六妹妹到底與你有什麼仇怨,你要這樣毀壞她的名聲?"

"大哥哥,我沒有……"

"你還敢狡辯!"

"阿秀的話不可信,字據總是可信的吧。"我紅了眼,正是百口莫辯,一道清冷的男聲驟然打斷了我大哥。

我回過頭,只見方才一直不說話的趙詢此刻正溫柔的看着我,他輕輕笑了笑,抬手擦去我眼角的淚水,低聲道,"別怕,相公今日定會為你討個公道。"

下一刻,他的目光忽然一冷,緩緩看向杜佩心,冷笑,"六妹妹何時何地,在何處花了多少銀兩買的,那字據上頭一定都有記載。六妹妹既然說那玉鐲是你買的,那就煩請六妹妹把購買玉鐲的字據拿出來瞧一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