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極品外賣員
極品外賣員 連載中

極品外賣員

來源:陽光書城 作者:流星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李風 林夢莎 都市小說

上門女婿又如何,男人就要當家做主,誰不服自己憋着! 作為一個超級富二代手把手教你該怎麼樣裝窮!展開

《極品外賣員》章節試讀:

第5章 好大的手筆


第5章 好大的手筆

一頓吃飽喝足之後,眾人才推開皇帝廳的大門,準備回家。

偏巧這時,隔壁的皇后廳大門也被人推開。

覃有為和他女兒覃美美從裏面出來。

冤家路窄!

「咳!服務員!」林國棟對着一邊的服務員道:「那皇后廳和皇帝廳比如何啊?」

服務員不明所以,還是很敬業地道:「先生,您好,皇后廳最低消費只要五千,在我們酒店有三間,而您訂的皇帝廳不但最低消費要一萬,而且在我們酒店只有一間,裏面的檔次也相差極大......」

林國棟沒等那服務員說完,就打斷道:「行了,我知道了,我只是隨口問問,畢竟像我這種身份的人,和那些下等人不一樣,一頓飯沒有一萬塊,我都下不了口。」

「唉!林國棟,你這是怎麼說話的!」覃有為火大了,這一轉眼,林國棟怎麼就跑到皇帝廳了。

「嗯?覃有為?原來你在皇后廳吃飯啊,真是不好意思,把你也罵了,我還以為你那女婿多有本事,沒想到,連一頓飯一萬塊都捨不得出。」

林國棟這時才裝作認出覃有為的樣子道:「這種女婿留來幹什麼?要我說,早點離婚得了。」

「畢竟你女兒和我女兒不能比,我女兒就算是結婚了,也有闊少追求。」

覃有為狠狠瞪了他一眼,氣得甩袖而去。

林國棟這才哈哈大笑,同時也在心中盤算,雖然那王大軍對女兒痴情,可是女兒年齡也大了,又有女兒,再過幾年,說不準那王大軍的想法也會改變。

「不行,得回去和老婆好好商量商量,一定要抓緊時間,讓女兒快點和李風那廢物離婚!」......

離開了大酒店後,眾人分成三隊離開。

王大軍獨立一人,李風和林夢莎一起,剩下的四人一隊。

林國棟等人剛從私家車下來,就在小區門口處看到四輛寶馬,一排排西裝男子戴着墨鏡,筆直地站在一旁。

不少小區的居民都圍在一邊,對那些人指指點點,其中就有不少是林國棟等人的老鄰居。

「林校長,你們終於回來了。」有人叫着林國棟。

「老許,這是什麼情況?」林國棟疑問着。

這時,那排西裝男子中一個為首的,就已經三步並做兩步上來道:「您好,請問你們是林夢莎的家人嗎?」

「你找我們有事?」沈冬梅好奇道。

「見過林先生!」那人得到他們的確認後,就對林國棟低頭彎腰,後面那群西裝男子更是也是隨着他的動作彎腰九十度。

「林先生,請查收我們大少給您給的禮。」

為首的男子說著,後面的手下已經從寶馬車子中,搬出了一個個精緻的禮盒,還遞上一張長長的禮品清單。

林艷麗接過來,不小心沒有拿穩,那清單從她的手上,一面垂落到地面。

好大的手筆!

「林先生,請允許我們把禮物送到您家中。」

「哦......好。」

等那些人把禮物都搬到家中,林國棟等人才回過神來,禮物太多了,他們的家也有一百二十多平米,平時家裡也不放東西,空出一個房間。

可是這禮物多得,把房間和陽台都堆滿了不算,還佔了大半個客廳。

「這是哪位大少送的禮啊?」林國棟打開一個禮盒,裏面放着一個勞士力金錶。

「爸,那還用說,肯定是大軍哥啊,我估計他是發達了。」林艷麗也拆開lv的盒子,拿出一個剛上市的新款包包。

林國棟沉思一會,覺得也只能是王大軍的手筆,對於之前在酒店中的想法,更加堅定......

而在李風那邊,也是一回小區,就在門口遇到了一大群西裝男子。

同樣是送上一大堆禮物,只是送的禮,基本都是針對林夢莎的。

「王大軍?」

李風眼神一凝,不過很快就搖頭,他雖然是一個窮光蛋,可是當年的見識仍在,從那清單上的禮品,隨便一算,就值上百萬。

王大軍不會有錢到連上百萬都不放在眼裡,如果不是他,又是誰?

難不成自己老婆的魅力那麼大,在外面又遇到了豪少追求,而且人家還追到了家門口。

「李風,你就沒有什麼要說的?」林夢莎沒有理會那為首的男子,反而對李風道。

「啊?」李風正想着,一時沒有反應過來。

「你還是不是男人!」林夢莎火山爆發了。

在知道李風賣腎救女的事情後,她還當李風轉性,能承擔一個男人的責任,可是哪想,在酒桌上,李風看着她給別的男人敬酒一言不發,現在回到小區,她被別人追求,李風還是一個慫貨。

「你們滾!我什麼東西都不要!」這是五年來,她第一次發火,她以為對李風的高冷會讓自己不會對他有任何的情緒波動。

但是她錯了,她知道心裏還是在乎李風的。

林夢莎說完,轉身就走,留下李風在原地,張了張嘴,不知道該說什麼。

他也很想當一回真正的男人,在王大軍泡林夢莎的時候,揍他一頓,在剛才那群人給林夢莎送禮的時候,衝冠一怒。

可是他不能,他已經不當年的那個闊少,他一個普通人,怎麼和那些權貴相鬥?

回到家中時,林夢莎已經洗完澡,正吹着頭。

「那些人回去了?」

「嗯。」

「你快去洗澡,等下我們還要去醫院看蓓蓓。」林夢莎對李風的語氣又恢復了冰冷,看來剛才李風的表現,讓她很是失望。

等兩人到了蓓蓓的病房,已經到了晚上十二點。

「蓓蓓,你怎麼還沒有睡?」林夢莎看得都心疼了,「你剛做完手術,要早點休息,睡太晚了就不乖了。」

「可是蓓蓓已經答應了要爸爸媽媽回來。」蓓蓓弱弱道:「而且蓓蓓看不到爸爸媽媽就睡不着。」

聽着女兒的話,李風差點忍不住落淚。

蓓蓓很快在林夢莎唱著兒歌下睡着,沒多久,林夢莎也趴在蓓蓓床邊睡去。

月色如水,從窗戶灑露,讓母女倆熟睡的樣子,多了幾分神聖的色彩。

李風剛才一直沒有開口,他心中有千言萬語要與女兒訴說,可是話到嘴邊,又堵回去。

還有一個夜晚,他要失去生命,與其讓她們難過,不如讓她們將自己忘掉。

「蓓蓓,你放心,爸爸一定會給你湊到全部醫藥費,讓你和普通的小女孩一樣,平平安安,快快樂樂的長大!」李風默默在心中許下誓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