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腹黑太子的掌中嬌
腹黑太子的掌中嬌 連載中

腹黑太子的掌中嬌

來源:陽光書城 作者:蘇打火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凌菲 穿越重生 褚瓏

小璫,又傻又壞,又丑又饞,長一臉麻子卻獨獨愛上萬人迷師哥,天生的炮灰女配
凌菲,現代職場白骨精,穿到小璫身上,每天要跟偽君子白蓮花鬥法不說,還要跟一群神人爭奪回到現代的門票
哎,人家穿越都是VIP的,她的是批發的,什麼絕世妖女,什麼異國王子,一個個都是王者,而這個叫小璫的死丫頭,青銅都算不上吧!怎麼破?問你呢,內個高貴冷艷的太子殿下!某男聞言,嘴角輕輕一勾:愛妃,回什麼現代,本太子養的起你
展開

《腹黑太子的掌中嬌》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穿成醜女偏還沒自知之明


第1章 穿成醜女偏還沒自知之明

明日要主持一個非常重要的會議,凌菲正坐在筆記本電腦前鏖戰,咖啡接連喝掉好幾杯,眼皮子仍然避免不了,開始干架。

吸了口薄荷,提提神,繼續。

凌晨一點,凌菲終於合上筆記本,伸個懶腰,撲到床上,睡覺。

她只感到,自己才睡着,天就亮了。

好像亮了。

纖睫一戰,非常不甘願的張開眼,有些發暈。

這是哪兒啊?

凌菲雙眼一張,驟然坐起,由於勁頭太猛,瞬間天昏地轉,卻再是沒了睡意。

這不是她房間!

但見,四面是牆,沒門沒窗,沒有任何傢具,唯有頂上一盞燈,把屋子照的如白晝。

凌菲表情還有一些倥傯,倚牆起身,有一些疑心,這是在作夢吧?

掐一把大腿。

「哎喲!」

真實的疼感傳來,凌菲終究慌了,這是什麼鬼地方啊?

「有人么?」

沒人答覆。

房頂白燈照的人睜不開眼,一縷寒意,從腳底,瘮滿全身。

凌菲使勁拍牆,才要叫,頂上忽然傳來一種聲音。

她從未聽過這種聲音,非雌非雄,非老非幼,如遠在天際,卻又字句清晰。

「不用慌,你們啊,本是錯投的鬼魂,陰間歸正,你們也該回你們原該待的地方的時候了,本座,原想着把你們統統送回......」

「不過,你們已耗盡半生命數,即使歸正,也還剩四年壽數......若想延命,唯有找出乾龍丹,乾龍丹唯有一枚,因此,未來的是,都要靠你們各自造化,去吧!」

「什麼玩意兒?我明早還要開會呢,三更半夜嚇人,過愚人節呢!」

凌菲本能的以為,是那幫損友在惡作劇整她,抬腳便往牆上踢去。

怎奈,忽然天旋地轉,眼前一黑,她就暈了過去。

......

「小璫,小璫,你醒醒啊!」

凌菲睡夢中,只覺全身乏力,如跑了馬拉松一樣,全身骨頭散架。

迷糊中聽見有人叫,以為是暫住在她屋中的同事柳美眉,一揮手,翻身摟住枕頭,吶吶道,

「不要吵,要我再睡五分鐘,保准不會誤了會議!」

五分鐘?會議?這是什麼東西啊?

見她抱着根木頭塊噌了下,又睡過去,褚瓏眉角蹙的愈發緊,抬臂探了下凌菲腦門,擔心道,「小璫本來就智商不全,今天是嚇病了不成?這可如何是好,都開始說渾話了!」

給褚瓏冰寒指一觸,凌菲才不甘願張開眼,隨之,嗅到一縷乾草味,還有一點油煙味。

凌菲一怔,咕嚕坐起!

幽冥中,人總是本能去找光源。

因而凌菲頭一眼看見的,是門後的那盞蠟油燈,一怔,接下來目光轉到跟前的少女臉上。

這是誰?

肯定不是柳美眉。

她嘴巴不由微張,呈痴傻狀態。

這個模樣,非常契合一個智商不全之人該有的樣子,褚瓏霎時安心!

打開食匣,把裡邊飯食取出,又取出筷子一起擱凌菲手上,「你餓了吧,餓了就吃吧,我要劉媽偷着給你留下的,諾,很好吃哦!」

這少女聲響軟糯溫儂,莫名要人心安。

凌菲卻依然在驚詫中,沒緩過心神。

驟然記起夢境中,那個詭怪的聲音,再瞧瞧跟前這古裝妝扮,嬌弱可人的少女,凌菲一個機靈,兇狠掐自己一把!

她穿越了!

抬首一瞧四周的環境,烏黑破敝的屋子,到處漏風的門窗,背後堆成山的柴禾,凌菲再掐一把自己,痛的淚都快掉出來了

她這是穿成了個什麼?

丫環?

還是個智商不全的?

「小璫,你吃呀!」

褚瓏抱膝坐一旁,面龐娟秀,溫笑着望着她。

凌菲神思未歸,本能點了下頭,捧着碗問說,「這是哪兒?」

那娘子笑意沒了,「......後宅雜物房。」

凌菲扶額,姐們兒,蠢貨也可以看出這是個雜物房,我是問你我穿到了什麼朝代?

拉倒,這樣高深的問題,問出來只可以要人以為她痴蠢的更厲害了。

那小娘子攥住她手,寬慰道,

「安心,我鐵定會求師尊放你出去,你今天要她丟了顏面,她要把你攆出城去,得虧大堂主出面,作主把你留下!等師尊消了氣兒,說不定便會要你回去了。」

師尊?

凌菲暈圈了,難道她不是丫環?

垂頭,一瞥身上這破濫衣裳,這什麼宗派啊,竟然這樣寒酸?

「小璫,你今日真是太胡鬧,必然是她們教唆的你,對不對?嘉峪城四年一回的舉賢會就要開始,考查官里有正一品左丞相大人,就是虞琳師姊的爹爹,他今天來還帶來一個消息,說凌霄師哥的爹爹去相府提親了,你就是為這個才去的,對不對?」

褚瓏坐地,一邊嘮叨一邊直搖頭,「你怎這麼缺心眼兒呢?你去大鬧,跟堂主理論說,凌霄師哥喜歡的是你......難道你不知道,凌霄師哥天性風流,堂中哪個師妹不傾心於他?無非是他隨口說的罷了,偏你還信以為真!」

「何況,他是嘉峪城護城弟子,更是秦郡公世子,這樣的身份,他如何會娶你?他跟虞琳師姊,才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不要再做蠢事,你今天惹怒師尊,師尊回閣,現在還非常生氣,不準任何人給你送飯,大約要等舉賢會結束,才會放你回去,夜裡冷,你這種身子怎抗的住?」

凌菲聽的懵圈,這信息量太大了,小娘子,你說慢一些啊!

褚瓏不知是為自己,還是為阿璫,低低一嘆,自顧道,「我真悔來這,我本不是屬於這的,強行進來又如何,還不是給人看不上?」

褚瓏聲響變的有一些失落,垂着頭,無可奈何一笑,

「這嘉峪城的弟子非富即貴,你是堂主揀來的......唯有我,家底貧困,無依無靠。」

「我父親湊了銀錢把我送來,本是想四年後下了山,有個嘉峪城弟子的名頭,可以找個好夫家,可是事情哪這般簡單,我們雖同是師尊弟子,可本質上,無非是師姊的丫環罷了。」

「我現在只盼四年學滿下山,我娘本有腿疾,這二年我不在家,不知她現在怎樣了呢?」

凌菲塞了口飯,用心端詳着,身旁這個樣貌娟秀的少女。

她比原身主大不了兩歲,同樣的瘦,胳膊抱膝,頭埋的非常低,呼吸間帶着好多無奈。

抬臂在她肩頭一拍,凌菲眨了下眼,「不要怕,以後有我,沒有人再敢隨便欺負咱!」

褚瓏聽言,一笑,這小璫歷來都是如此,蠢的可愛。

隨之,又自嘲般笑了笑,今夜自己是怎麼了,居然跟小璫說這種話,她個小傻子,如何能聽的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