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先婚後愛:老公很兇猛
先婚後愛:老公很兇猛 連載中

先婚後愛:老公很兇猛

來源:網易雲鼎 作者:冬眠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蘇沫 龍澤煥

結婚三年,不知老公是誰
一次陰差陽錯的相親,認識了富可敵國的總裁龍澤煥! 「你叫我什麼?」男人低沉的嗓音,俯身低問
「唔……」她承受不住的盤着他,低低喚了一聲,「老……老公?」 「錯!」男人加大力度,俊顏邪魅
蘇沫受不了的連聲求饒,「龍哥哥,哥哥,我錯了~」 第二天醒來,她怒,嫁給一個喜歡角色扮演的男人是什麼感覺?展開

《先婚後愛:老公很兇猛》章節試讀:

第4章 獵人也會成為獵物


龍澤煥眸色微沉,不消片刻又忽的笑出聲:「跟我裝模作樣?忘記我的身份了?」

蘇沫不以為然的撇了撇嘴,「不知道龍總裁有什麼地方不明白呢?」

「不明白的地方很多,比如,你為什麼會在這裡上班?」龍澤煥轉身,斜靠在欄杆上,姿態慵懶。

那灼熱的視線讓她躲閃不及,氣勢頓時被壓倒,挑了挑眉:「我在這裡上班需要向你彙報嗎?」

「我想說,我們之間很有緣分。」龍澤煥黑眸微挑,深邃的眼眸里露出玩味般的笑意。

他站端身姿,一步步地向她走來,英俊貴氣的面孔一點點靠近,讓她下意識的後退。

龍澤煥的身軀微彎,屬於他的男性氣息瞬間將蘇沫籠罩,灼熱無比:「蘇小姐,是我的獵物了。」

獵物?

什麼鬼?

不等她問清楚,龍澤煥已邁着修長的雙腿,走向專用電梯。

她站在原地,神色複雜的看着他,還有沒有必要跟上去?

他一個堂堂的大集團總裁,還需要她一個小職員介紹公司嗎?

隨便一聲令下,哪一個不會主動獻上熱情?

這男人明擺着是在戲弄她!

「不想被辭退,就老老實實的跟上來。」專用電梯打開的瞬間,龍澤煥的聲音再次傳來。

蘇沫咬着牙關,她不能被辭退,至少現在不能。

踩着高跟鞋跟上,在電梯門即將關閉的剎那,疾步踏入。

哪知,高跟鞋的腳跟太尖,踩在電梯之間的縫隙,一個趔趄就要栽倒。

結實的手臂摟住她的腰肢,灼熱的氣息再次席捲而來,戲謔的聲音接踵而至:「這麼著急送到我懷裡,是想讓我立刻將你吃干抹凈嗎?」

「拜託你不要說風涼話行嗎?我的腳很痛。」說不定是崴了。

龍澤煥看向她潔白的腳腕處,黑眸微沉,「不知道把腳從鞋子里拿出來?」

蘇沫傻眼,她的腦袋進渣了嗎?這麼淺顯的認知都給忘記了?

立刻脫掉鞋,踩在光滑冰冷的地板上,一股涼意傳來。

還好沒有崴腳。

這樣一邊高一邊低根本無法平衡身體,乾脆將兩隻鞋都脫掉,蹲下身將卡着的鞋子取了出來。

電梯門這才再次關上,在關上的最後一瞬間,蘇沫發現很多同事從辦公室走出來。

心口一跳,剛才那一幕要是被公司的同事看到,不得成為一個笑話啦。

「趙源秉,給你十分鐘,買一雙三十七碼的女鞋拿到我的辦公室。」龍澤煥將手機放在耳邊吩咐,餘光瞄到蘇沫的腳,加上一句:「要平底鞋。」

「你怎麼知道我穿三十七碼的鞋?」蘇沫不解地問。

「我有長眼睛,會看!」龍澤煥坦然回答。

蘇沫撇了撇嘴,輕哼:「看來總裁對女人很了解嘛。」

肯定風流成性。

「當然。」龍澤煥瞄了一眼,評斷:「資本不錯。」

「你……」蘇沫抱着手臂,剜了他一眼,「流氓!」

龍澤煥的心情似乎很好,嘴角露出一抹笑容,徑直走出電梯。

蘇沫看着外面的地板,已經斷掉的高跟鞋,只能亦步亦趨的跟在他的身後。

至少,得穿上鞋子才能離開。

進入總裁辦公室,裏面寬敞亮麗,灼熱的陽光透過落地窗照射進來,猶如水銀灑落在地板上。

高拔的身姿投射出來的暗影,猶如沉睡的帝王,令人膜拜。

昨夜見到他時,只覺得他霸道又不可理喻。

今天再見,竟然有種隨時臣服於此的衝動。

蘇沫捏了捏手心,命令自己清醒一點,他剛才不是說了嗎,自己只是他的一個獵物。

「你來公司多久了?」龍澤煥在正對面的老闆椅上坐下,靠着椅背問。

「三年。」蘇沫不自在的摩挲着腳。對於女人來說,不穿鞋就跟不穿衣服一樣讓人難堪。

「好巧。」龍澤煥薄唇微揚,凝視着她的美眸:「我也剛接手公司三年。」

「總裁是想要炫富嗎?」蘇沫凝眉。

「我是在拉近你我之間的關係。」龍澤煥輕鬆回答。

「有這個必要嗎?」蘇沫不屑的反問。

「別忘了,你是我的獵物。」龍澤煥交叉着雙手,說的斬釘截鐵。

蘇沫剛要反駁,辦公室傳來敲門聲,龍澤煥瞄她一眼,淡淡的開口:「進來。」

助理趙源秉走進來,手中提着一個袋子,來到龍澤煥的面前,「總裁,鞋子已經買回來了。」

「給她。」龍澤煥示意對面的蘇沫。

蘇沫接過袋子,笑着說:「謝謝你。」

「不客氣。」趙源秉發現今天的總裁目光尤為深邃,不敢多待,轉身離開。

蘇沫打開盒子,取出裏面的鞋子,是一雙簡單卻又不便宜的黑色平底鞋,與她身上的衣服褲子很搭。

急忙穿在腳上,發現剛好合適,心中的大石頭已然落下,笑顏如花的道謝:「多謝總裁,不知道這雙鞋多少錢?我還給你。」

「你確定要還?」龍澤煥起身,走到她的腳邊,撿起袋子里的一張票據,看到上面的數字,嘴角玩味的笑意更濃。

「給我看看。」蘇沫一把搶過票據,饒是早有心理準備,看到上面的數字,驚愕的張開嘴,「十……十一萬九千九百九……」

「確定要還嗎?」龍澤煥繼續問。

蘇沫咽了咽口水,發覺穿的不是鞋,走的不是路,每一步都踩在刀尖上。

「我還是不要了。」這麼貴的東西她消費不起,先前還覺得趙源秉有眼光,這哪裡是有眼光,擺明了是坑她啊。

「你要是脫掉它,明天就不用來公司上班了。」龍澤煥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蘇沫的手僵在半路上,擰着眉,「你威脅我?」

「對!我就是威脅你!」龍澤煥直白的宣告。

蘇沫終於發現自己猶如獵物一樣掉進了坑裡,進無可進,退無可退。

咬着牙,不甘心的瞪着他。看着他居高臨下,氣質高貴,自信沉着的表情,忽的一笑。

站端了身姿,對上他幽深的視線,一字一句地說:「總有一天,獵人也會成為獵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