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在天庭開商店
我在天庭開商店 連載中

我在天庭開商店

來源:掌讀520 作者:單良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單良 奇幻玄幻 段麗華

簡介:情敵說,他在雲吉市最牛的集團上班,我笑而不語,因為那公司是我的
仇人說,他的爸爸是副市長會讓我吃不了兜着走,我捧腹大笑,因為市長是我老婆
有人指着我的鼻子罵:你不就是個小農民嗎?有什麼好牛的
對,我就是個小農民,真的沒什麼好牛的,只不過是可以上天入地,富可敵國而已
展開

《我在天庭開商店》章節試讀:

第7章 離開這個地方


「還不過來扶我?一群飯桶。」黃石仁也懶得和這群窩囊廢手下計較了,現在最重要的就是離開這個地方。

麻子臉等人得到吩咐,才急忙的上前,在扶起黃石仁的同時,還不忘觀察着狗剩,生怕他趁其不備的衝過去。

見狗剩沒有要動的意思,一群人才一溜煙似的跑走了,跟在後面小跑着的神經病二嘎子,嘴裏不停的嘟囔着:「嘩的一下子,就全都吸走了。」

看着消失的一群人,單良長吐了一口氣:「幸虧看見的是個精神病,要不然還真的不好收場了。」

「啊吧……」小艾見黃石仁等人都走了,便從房間內快步走了過來,一雙擔憂的水眸在單良的身上打量着。

「我沒事,幸虧你給狗剩打了電話,要不然我還真得挂彩。」狗剩的突然出現當然不是巧合,而是姐姐小艾給他打了電話,這也是為什麼單良在得到姐姐告知後,心裏有了底。

別人都以為狗剩痴傻,經常會被小孩戲耍,所以毫無應敵之力,但是只有單良知道,他的力量到底有多麼的恐怖,單良曾經親眼目睹,王狗剩用右手生生的打死了一頭野豬。

可想而知,如果當時沒有他攔着,黃石仁那條腿會有多慘,不過這也讓單良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

「對了姐,狗剩受了傷,你去村西頭的衛生所買點葯和紗布,我給他包紮一下。」單良看了一眼狗剩說道。

「啊!」小艾點了點頭,毫無疑問的便轉身離開了。

單良看了一眼神情痴傻,目光獃滯的狗剩,轉身便向屋內走去:「走吧,我幫你清洗一下傷口。」

「回家。」王狗剩咬着僵硬的字眼,說道。

「為什麼不防禦?」單良見王狗剩直接要走,轉身看着他的背影聲音沉靜的問道。

王狗剩要走的步伐戛然停止,停頓兩秒後,緩緩的轉過身,一臉沒聽懂的樣子問道:「你說什麼?」

「我知道你不說一定是有你的理由,那好,你什麼時候想說了再告訴我。」單良說完,便走進了土坯房內,王狗剩看着單良那瘦弱的背影,緩緩說道:「你早就知道了?」

很明顯,這一次的聲音不再痴傻僵硬,而是沙啞磁性中帶着沉穩。

沒錯,單良確實早就意識到了,只是在等一個合適的機會,昨晚用法寶沒有防備狗剩,就是在告訴他,自己很信任他,就像信任自己一樣。

「那你還……」王狗剩見單良停下腳步,卻沒有說話,就知道他是早就知道了的,同時也明白了單良的良苦用心。

「我想我們是十一年的兄弟,就應該像信任自己一樣信任對方,不是嗎?」單良聲音沉靜的彷彿幽深的潭水。

……

青松山,塢頭崖,地勢險峻,人跡罕至,可是此時崖頭卻站立着兩個人影,一個瘦弱單薄,一個高大威猛。

兩人眼神凝重的看着面前極其簡陋的墳墓,青松木板上刻着有些僵硬歪扭的紅色字體:母萬靈之墓,兒林方珞。

此時站在涼風中的單良,內心正翻滾着驚濤駭浪……

直到王狗剩,不,應該說是林方珞將事情的一切來龍去脈和他講清楚,單良都覺得還是有些不可思議。

那個在他面前痴傻了十一年,身世再普通不過的狗剩轉眼間竟然變成了一個背負着血海深仇的林方珞,這真的比電視劇還要狗血。

但是其中的辛酸也是不言而喻,十一年來,夜以繼日的裝瘋賣傻,即使受人欺凌,嘲笑擺弄也只能忍着,受着,鬼知道他這些年到底經歷了什麼。

到底是什麼樣的意志支撐着他活到了今日?

「今後的路,你打算怎麼走?」單良看着那用鮮血刻在墓碑上的紅字,凝聲問道。

那鮮紅的字有多醒目,他對那些人的恨就有多深吧。

「母親說過,二十四歲的生日那天,下山。」林方珞眼神看着前方,不知是在看母親的墳墓,還是遠方的雲海。

「不管你是王狗剩還是林方珞,不管你是痴傻,還是精明,既然是我單良認定的兄弟,那就是一輩子的兄弟,以後無論身在何地,都別忘了蓮花村有個叫單良的在這永遠支持你,他日若有難,我定前去。」

單良微微向前邁了一小步,屈膝跪在了林方珞母親的墳前,虔誠的扣了三個響頭,算是讓萬靈為自己剛才的誓言做個見證。

隨即,林方珞也在母親墳前跪下,狠狠的扣了三個響頭,聲音鏗鏘的說道:「此番情誼,方珞銘記在心。」

回去的路上,兩人聊了很多,原來林方珞將母親埋在那麼偏僻的山頂,不是為了讓母親泉下清靜,而是為了讓她能夠遠望雲海,那個他們原本的故鄉。

同時單良也終於知道林方珞為何明明可以躲得過黃石仁的那一擊,卻最後硬生生扛了下來,只因他母親臨終時說過,別人不傷他,他不可與除仇人以外的任何人結怨。

這也讓單良感動了一把,這小子竟然為了他,險些忤逆了母親的遺願。

兩人回到家中的時候,小艾已經做好了午飯,對於兩人的去向,並未提起,她總是很善解人意,從來不問讓人為難或者想躲避的問題。

為了繼續掩藏身份,林方珞還是繼續做那個王狗剩,仍然痴痴傻傻的。

「單良,單良在家嗎?」三人正吃飯的時候,院子外傳來了女人呼喚的聲音。

單良急忙放下筷子走了出去:「嫂子,在呢。」

來人正是段麗華,並非單良的親嫂子,只是一個村子住着,彼此之間的稱呼。

「良子,寶兒有病了,在衛生所打了兩個點滴都不退燒,你看能不能送我們娘倆到鎮里去?」段麗華一臉的急切與哀求。

「好,我這就去拿摩托車鑰匙。」單良一聽是寶兒有病了,二話不說就答應了下來。

段麗華也是個苦命的女人,結婚一二年都沒有身孕,被村裡人議論紛紛,好不容易懷了孕,丈夫因為高興,還在去鎮里喝酒回來的路上,出車禍撞死了。

單良年輕的時候,段麗華沒少幫襯他們姐弟,現在她的日子苦了難了,單良當然不能袖手旁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