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弒神王者
弒神王者 連載中

弒神王者

來源:萬讀 作者:蕭文山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萬劍宗 奇幻玄幻 蕭文山

萬劍宗內門弟子南門楓在萬劍宗內門六年修為不得寸進,受盡欺凌
外出歷練偶的至寶七星草也被同門師兄搶奪,南門楓險些身死
千鈞一髮之際南門楓喚醒了弒神塔,在弒神塔的幫助下,南門楓體質得到改善,在弒神塔中修鍊,修為更是一日千里
從此,南門楓從萬劍宗籍籍無名的弟子,開啟了他傳奇的一生
展開

《弒神王者》章節試讀:

第3章 起名軒轅劍


「七星草還我!」南門楓眼中滿是憤怒的看着眼前三人,這三人和他一樣,都是萬劍宗的內門弟子。只是南門楓拜入萬劍宗內門六年光景,修為不進反退,因此南門楓往日里沒少被這三個傢伙欺負。

如果是平時,南門楓絕對懶得搭理這三人。但是這次,南門楓好不容易在雲荒山脈找到一株七星草卻被蕭文山三人搶走了。

和小家族出身的南門楓不同,這三人都是世家大族出身,平時橫行無忌慣了,現在出手搶了南門楓的七星草,三人不但沒有絲毫的負罪感,心中反而覺得有趣。

七星草有着固本培元,強化自身資質的逆天功效,南門楓覺得自己拜入萬劍宗六年時間,修為之所以不進反退,就是因為自己的身體出了問題。

有了這株七星草,不敢說將自己的體質變得如何逆天,但是把他的體質恢復到正常的狀態應該不成問題。萬劍宗作為雲荒山脈萬里範圍內第一大宗門,宗內奇珍異寶無數。但是在萬劍宗中,也是沒有一株七星草的。

由此不難看出,南門楓這次的運氣是何等的逆天,以及這株七星草是何等的珍貴。剛才得到七星草時,南門楓心中還高興了好一陣。但是七星草在南門楓手中還沒捂熱乎,就被蕭文山三人搶去了。如今的南門楓只是武境六層的修為,而蕭文山三人都是武境九層巔峰。

因此三人從南門楓手上搶奪七星草容易,南門楓想要討回七星草就困難了。南門楓對面,蕭文山三人竊竊私語了幾句,就不懷好意的朝南門楓走了過來。

這次蕭文山、聞成義、房天逸三人也是結伴在雲荒山脈中歷練,三人都沒有想到,居然會在雲荒山脈中遇到南門楓,並且南門楓居然運氣逆天的找到了七星草。

「這三個傢伙想殺人滅口!」南門楓心中一驚,剛才他在蕭文山眼中清晰的看到了一閃而逝的殺機,原本南門楓以為這次在雲荒山脈找到了七星草,他的人生也該峰迴路轉了。

但是南門楓沒想到這七星草非但沒能改善他的資質,反而為他引來了殺身之禍。看着一步步向自己逼近的蕭文山三人,南門楓「唰」的就將身後的精鋼長劍抽了出來。

只是即便有武器,南門楓也知道自己絕非蕭文山三人的對手。雖然如此,南門楓也還是要放手一搏。放手一搏還有希望,束手就擒,只能是等死!

「七星草我不要了,我就此離開,絕不泄露七星草的消息如何?」南門楓心思敏捷,他知道此時想要奪回七星草是不可能的,當務之急是趕快逃離這裡。

「嘿嘿,南門楓,你運氣到是不錯,據我所知,即便在整個萬劍宗中都是沒有七星草的。而在黑市上七星草也是炒到了五千極品元石的天價,少爺我長這麼大,也是頭一次見到這七星草。」蕭文山一面靠近南門楓,口中一邊說著。

但是在蕭文山心中想的卻是,將南門楓幹掉後,會不會有什麼他承受不住的後果。事實上蕭文山三人在宗門中雖然經常欺負南門楓,但他們和南門楓並沒有很深的仇恨。

蕭文山這次之所以想要幹掉南門楓,還是因為七星草實在太珍貴了。南門楓雖然修為不怎麼樣,但是南門楓的師尊卻極為護短,一旦這事讓南門楓捅到他師尊哪裡去,那他們三人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因此想要吃下這株七星草,就只能讓南門楓消失在雲荒山脈中。萬劍宗弟子無數,經常有弟子在雲荒山脈歷練時失蹤,南門楓在雲荒山脈中消失,自然也不會引人懷疑。

「天逸,阿聞動手!」思索片刻,蕭文山面色一冷,沒有在和南門楓說多餘的廢話,就對南門楓發起了攻擊。只有讓南門楓徹底閉嘴了,這株七星草才是他蕭文山的,所以這次蕭文山沒有放過南門楓的打算。並且這裡距離萬劍宗距離不近,南門楓如果死在這裡,是絕對沒有人會知道的。

在蕭文山元氣激蕩的一掌切來時,南門楓就感受到了蕭文山手掌上那凌厲掌風猶如鋼刀一般刮到臉上的感覺。南門楓知道不要說蕭文山三人聯手對付自己一個,就是一個蕭文山,他也絕對不是對手。

「逃!」南門楓想都不想就做出了決定,自己和蕭文山三人修為差距太大,留下來死戰也絕對不是三人的對手。好在此刻三人還沒有徹底將他的退路封死。所以這個時候逃走,他還有一線生機。

蕭文山三人看到如此果斷就逃走的南門楓,眼神中也是閃過一絲疑惑。他們和南門楓接觸也不是一天兩天了,只是以往的南門楓廢物的不行,而且還有些痴呆。可是剛剛剎那,南門楓哪裡有半點痴呆的狀態,在他們還沒反應過來時,南門楓就做出了最正確的判斷。

「文山大哥,這可壞了。殘害同門可是死罪,要是南門楓回到宗門中找執法長老告狀,我們三人就危險了。」蕭文山身後聞成義看着南門楓逃走的方向,心中很是害怕的說道。

「不用擔心,往這個方向過去是一個懸崖,南門楓這小子應該是第一次來這裡歷練,對周圍的地形都不熟悉,所以才會往懸崖上跑。這是他在自掘墳墓,我們跟上去就行。」蕭文山說完冷笑一聲,旋即就帶着兩人朝南門楓逃走的方向追了過去。

南門楓此刻真的是慌不擇路了,蕭文山說的不錯,雖然南門楓也經常到雲荒山脈中試煉,但是這片區域,南門楓還是第一次來。看着身後窮追不捨的三人,南門楓更是陡然加快了腳步。但是跑了一會後,南門楓就發現了不對。

因為南門楓看到,自己前方的道路居然越來越窄。在往遠處看,好像沒路了一般。南門楓心中暗暗着急,蕭文山三人追的太緊,這個時候就是想要換路也根本就來不及了。

沒過多久,南門楓急忙停下了腳步,因為在南門楓前方,赫然是一個萬丈深淵。傳聞修為到了真境的武者能夠凌空虛渡,但是以南門楓如今武境六層的修為,就不用想太多了。

「你到是跑啊,怎麼不跑了?」蕭文山眼中滿是戲謔的看着南門楓。

「文山大哥,不要和他廢話,解決掉他我們立刻就將這株七星草拿去賣掉。」想到七星草的價值,房天逸兩人都頗為眼熱。蕭文山三人都是大家族出身,但即便是他們,一年也見不到幾次極品元石。但是這次從南門楓手上搶來的這株七星草,就是保守估計,也絕對可以賣五千極品靈石以上。

「嗯,你倆在一旁掠陣,我來解決他。」蕭文山沉聲點了點頭,旋即身形一錯,就朝南門楓衝擊而來。「好快!」看着蕭文山那如鬼魅一般迅疾的身形,南門楓的心沉到了谷底,此刻的他已經是上天無路,下地無門。

如果蕭文山三人一同動手的話,南門楓絕對連十息都撐不住。現在既然只有蕭文山一人出手,南門楓也看到了一線生機,只要有一線生機南門楓都是絕不放棄的人。蕭文山的身形忽然出現在南門楓身前,旋即一掌劈金斷玉的鐵掌就朝南門楓轟了過來。

這明明是一隻肉掌,但是給南門楓的感覺卻彷彿是一把鐵鎚一樣,只要被擦到一下,他就要重傷。面對蕭文山的攻擊南門楓絲毫不敢大意,手中精鋼長劍一聲劍鳴,一朵劍花就在兩人之間悄然綻放。

只是南門楓的劍氣雖然看起來凌厲非凡,但是在蕭文山一掌之下,南門楓的劍氣居然很快就冰消雪融消失不見。隨後蕭文山的掌風再也沒有阻攔的就一掌轟到了南門楓的左肩上,「咔嚓」一聲傳出,南門楓知道這是自己左肩碎裂的聲音。

雖然痛疼異常,但南門楓還是沒有哼出一聲,反而緊咬牙齒猛然一個轉身,同時手中精鋼長劍雷蛇噴吐,朝着蕭文山的心臟刺了過去。一股狂暴的氣息猛然綻放,驚雷劍法瞬間施展而開。

驚雷劍法是萬劍宗內門最難修鍊的劍法之一,如果不是親眼所見,蕭文山三人真的很難相信南門楓這個廢柴居然能夠練會驚雷劍法。不過此刻已經不能用廢柴來稱呼南門楓了,因為在萬劍宗的歷史上,凡是能夠煉成驚雷劍法的,就沒有弱者。

南門楓忽然間使出驚雷劍法確實讓蕭文山意外,只是在巨大的境界差距之下,驚雷劍法就是再厲害,也改變不了什麼。南門楓看着無動於衷的蕭文山心中閃過一絲疑惑,因為這樣的距離下,憑藉驚雷劍法的威力一劍要了蕭文山的命是完全不成問題的。

難道蕭文山以外自己不敢殺他,所以才完全無動於衷。但是很快南門楓就知道自己想錯了,隨着肋下和後背一陣劇痛,南門楓的身體也陡然朝懸崖下方飛了過去。原來蕭文山之所以無動於衷是為了吸引他的注意力,而聞成義和房天逸的偷襲,才是真正的殺招。

隨着身體不斷墜落,南門楓也逐漸看不到蕭文山三人的身影。此刻南門楓心中充滿了不甘,從這萬丈懸崖摔下去,他必死無疑!但是南門楓不明白,他到底做錯了什麼,難道實力弱小,就連生存的權利都沒有嗎?

此刻南門楓的腹部有一個非常恐怖的傷口,這是剛才聞成義偷襲時一刀破開的。南門楓的血液也是如同溪流一般從這處傷口大量湧出,很快南門楓的意識就模糊起來。

而在南門楓意識模糊之際,一直被他貼身放在懷中的一個暗金色小塔卻陡然間變的滾燙起來,瞬息之間,南門楓的體內僅剩無多的元氣就被這個暗金色小塔抽干,旋即南門楓的身形也是突兀的消失不見。

「起!」不知過了多久,南門楓猛然清醒過來。南門楓醒來後沒有任何猶豫就是一掌拍在地面上,旋即整個人也是騰空躍起,警惕的看着四周。昏迷之前南門楓清晰的記着,在聞成義、房天逸兩人偷襲之下,自己墜下了懸崖。

「這裡是懸崖之底?還是說我已經死了?」南門楓看着四周封閉的牆壁,這裡顯然不會是懸崖底下,而傷口上傳來的陣陣劇痛也是告訴南門楓,他沒有死,只是來到了一個奇怪的地方。

「唉!」在南門楓想着自己為什麼從懸崖上摔下去都沒死時,由遠及近的傳來了一聲嘆息。發出這聲嘆息的人不知在什麼地方,但是南門楓感覺,這人好像就在自己身旁發出的這聲嘆息,回頭一看,南門楓看到自己身旁卻是空無一人。

就在這時,一道宛若幽靈般的黑袍身影忽然在南門楓身前凝實。南門楓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離自己不到五步的地方有人,他竟然毫無察覺,這人的實力非常恐怖!看着身前的黑袍老者,南門楓眼中滿是忌憚。

「弒神塔真是沒落了,一個武境六層的小蝦米,也能認主。」黑袍老者一雙渾濁的雙眼打量了南門楓一番,旋即口中也是淡然說道。

「弒神塔?認主?」雖然南門楓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但是南門楓還是能夠猜到,自己之所以沒死,應該和這所謂的弒神塔有關係,想到塔,南門楓下意識的就往自己懷裡摸去。因為在自己懷中,南門楓貼身放着一個小塔。這個小塔是他母親的遺物,只是此刻,這座塔已然消失不見了。

這時南門楓有些不敢置信的四周看了一眼,因為南門楓覺得,自己此刻好像就在那座小塔之中。雖然很荒謬,但是那座小塔在南門楓手上那麼久,對小塔的氣息,南門楓還是非常熟悉的。

「敢問前輩,這裡是何處?還有前輩剛才說的弒神塔又是什麼東西?」既然想不明白,唐傲乾脆向身前的黑袍老者詢問了。

不過黑袍老者顯然沒有和南門楓說話的意思,袖袍一揮,一段龐大的信息就湧入南門楓腦海中。隨後南門楓就知道了,自己此刻真的在弒神塔之中,而弒神塔,赫然是諸神聯手打造的天地至寶。只是不知道什麼原因,既然出現在他母親手上,最後他母親又將弒神塔留給了他。

對於弒神塔的種種傳說南門楓不是很感興趣,真正吸引南門楓的,是伴隨着弒神塔的功法以及弒神塔的一些作用。像現在南門楓所在的位置,就是弒神塔的第一層,弒神塔一共有九層,每一層都有着特殊的作用。

而弒神塔第一層的作用,就是療傷。之前南門楓被聞成義和房天逸偷襲重創,但是現在根本沒有過去多長時間,南門楓腰部和腹部那猙獰可怖的傷口就已經快要癒合了。

南門楓知道,這樣的傷勢即便有最頂級的療傷丹藥,沒有一兩個月,也是絕對無法恢復的。但是現在南門楓來到弒神塔還不到一個時辰的時間。

而且南門楓同樣知道了一件讓他非常無奈的事情,那就是南門楓在萬劍宗內門六年修為之所以毫無寸進,就是這弒神塔的緣故。因為在南門楓修鍊時,弒神塔將南門楓吸收煉化的元氣全部吞噬了。

不久前南門楓從懸崖上摔下,生死一線之際,則是弒神塔自動護住,將南門楓捲入了弒神塔內部的空間中。否則從那萬丈懸崖摔下去,南門楓必死無疑。

「現在知道了?」在南門楓將這些信息理清楚後,黑袍老者語氣平淡的說道。顯然對弒神塔認南門楓為主,黑袍老者是有些不滿的。

南門楓點了點頭,隨後說道:「前輩,不知弒神訣在什麼地方?」對弒神塔,現在南門楓已經基本了解了。同時南門楓也知道,自己面前這個黑袍老者是弒神塔的器靈,也被喚做塔神。

現在南門楓既然得到弒神塔認主,那麼南門楓就能夠修鍊無上功法《弒神訣》,只是南門楓在弒神塔中尋找了片刻,根本就沒有發現弒神訣的存在。所以南門楓懷疑,這弒神訣應該在塔神手中。

果然,南門楓詢問之後,塔神手一揮,一卷玉簡就浮現在南門楓身前。旋即塔神平淡開口說道:「弒神訣一共有九層,對應着弒神塔的九層,弒神訣每修鍊成一層,就能登上弒神塔的對應層數。你好生修鍊,這個地方天地元氣太過薄弱,爭取早日離開此地。」

雖然在弒神塔之中,但是塔神依然能夠感受到周圍的天地元氣太過薄弱,否則他從弒神塔中醒來,也不需要連續吸收南門楓六年的元氣才能做到。塔神說完身影就逐漸消散,片刻之後,南門楓竟然再也無法察覺到塔神的存在。

就在南門楓還準備繼續在弒神塔中研究一番弒神訣時,南門楓面色猛然一變,旋即南門楓就感受到弒神塔中一股強悍的斥力傳來,隨後南門楓眼前一亮,就被彈出了弒神塔之外。出了弒神塔後,南門楓看到自己果然在一處山谷中。

而在南門楓身前,弒神塔在半空靜靜懸浮着,不時有些玄奧的波動傳出,顯的極為不凡。「這次雖然大難不死,但是蕭文山三人絕對不能放過。」南門楓是一個極有原則的人,有恩必還,有仇必報!

如果是之前,南門楓絕對不會是蕭文山三人的對手,但是此刻有弒神塔相助,南門楓知道他的修為很快就能夠突飛猛進。剛才之所以被弒神塔彈出來,是因為弒神塔中的元氣為他療傷時耗盡了。

想要補充弒神塔中的元氣也非常簡單,弒神塔可以吸收妖獸的精血化作元氣,也可以吸收周圍空間中的元氣,還可以用元石進行補充。這三個辦法中,使用元石和吸收精血效果最好,讓弒神塔自然吸收元氣效果最差。

原因是南門楓所在的天元大陸,似乎是一個極為低級的位面。對位面南門楓還是有所理解的,簡單的說就是除了天元大陸外的其他世界。雖然對許多人來說這根本是無稽之談,但是南門楓卻知道,在天元大陸之外,還有着其他世界的,畢竟他就是陰差陽錯之下,從地球的華夏來到這個地方的。

在弒神塔吸收了一些元氣之後,南門楓再次來到了弒神塔中。雖然在外面南門楓也能夠修鍊,但是弒神塔有個非常逆天的能力,那就是弒神塔中的時間和外界的時間流速是不一樣的。在弒神塔中修鍊四天,外面也只是過了一日時光。

現在南門楓想要找蕭文山三人報仇,必須要儘快提升實力。除此之外還要抓緊時間,因為三年一次的紫雲學府招生在即,憑藉蕭文山三人的家世,必然不可能錯過紫雲學府的招生。一旦三人離開萬劍宗,南門楓想要報仇就困難了。

來到弒神塔中後,南門楓沒有任何猶豫將自己身上全部的元石都拿了出來。由於這六年來修為一直都不得存進,南門楓以為是自己身體的原因,所以平日里也是用元石瘋狂的修鍊。

此刻將這些元石拿出,數量還真沒有多少,並且這些元石的品級都不是很高,都是下品和中品元石。其中下品元石有三十九塊,而中品元石則只有六塊,至於上品和極品元石,則是一塊都沒有。

一掌拍下,一塊元石被南門楓震碎,元石中純粹的元氣也被弒神塔吸收,隨後反哺成一種灰濛濛的特殊元氣充斥在弒神塔中。南門楓手上不停,一地的元石被他全部轟碎,而有了這麼多元石的元氣補充,弒神塔中的灰濛濛的元氣也變得濃郁起來。

隨後南門楓不在耽誤時間,拿出弒神訣來翻閱。弒神訣是一卷非常逆天的修鍊功法,由於弒神訣的等級已經超出了天元大陸對功法等級的劃分,所以南門楓也不知道,弒神訣究竟是什麼層次的功法。不過可以肯定的是,弒神訣至少是天級功法以上的存在。

看完了弒神訣的第一層後,南門楓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自己之前修鍊的功法和弒神訣比起來,簡直就是天地懸殊,不可估量。無論是元氣的周天運行,還是元氣的吸收煉化,弒神訣的強大都遠超南門楓的想像。

深吸一口氣後,南門楓寧心靜氣,開始按照弒神訣的周天運轉路線開始修鍊起來。遽然間,南門楓周圍的元氣彷彿受到什麼牽引一般,從四面八方匯聚而來。猶豫數量太過恐怖,在南門楓頭頂甚至形成了一個元氣漩渦,這等修鍊異象,當真是聞所未聞。

只用了半天時間,南門楓的修為直接從武境六層達到了武境八層,又用半天時間,南門楓的修為已經在武境八層徹底穩固下來。「喝!」一拳轟出,南門楓感受到自己渾身元氣渾厚精鍊,南門楓覺得現在即便對上蕭文山三人,自己也有一戰之力。而且憑藉驚雷劍法,對付這三個紈絝子弟就猶如屠豬宰狗一般。

「慢着!」就在南門楓準備離開弒神塔返回萬劍宗時,塔神的聲音從南門楓身後傳來。旋即南門楓就看到塔神手一揮,一柄長劍就出現在南門楓身旁。

劍長三尺有三,劍身彷彿是一泓清泉,在寶劍周圍有着特殊的靈韻流動。「好寶貝!」只是看了一眼,南門楓就由衷的感嘆道。

只是在南門楓想要向塔神詢問一下這是什麼劍時,塔神就已經消失不見了,隨着一陣斥力傳來,南門楓也是面露苦笑。顯然在弒神塔的元氣耗盡後,他又被弒神塔彈出來來了。雖然南門楓在弒神塔中用了一天時間來修鍊,但是外界只是過去三個時辰而已。

常言道,報仇不隔夜,隔夜不報仇。現在蕭文山三人應該已經返回了宗門,既然如此,自己也回宗門向他們討回公道就是。

手中長劍揮出,雖然第一次使用,但是南門楓依舊有一種得心應手的感覺。只是到現在南門楓也還不知道這柄寶劍叫着什麼名字,思忖片刻,南門楓一拍手,旋即說道:「以後就叫你軒轅劍就是!」

軒轅劍是南門楓前世在地球時華夏傳說中的一柄神劍,南門楓一時想不到什麼好名字,就將這個名字拿來用了。

修為提升後,南門楓的速度也是快了許多。沒過多久,南門楓就來到了萬劍宗所在的萬劍山。守山的兩個弟子看到南門楓後一愣,旋即兩人低聲交談幾句,其中一人就要離開。

不知道是不是在弒神塔中修鍊的緣故,南門楓的六識變得極為敏銳。雖然兩人交談的聲音不大,但南門楓還是聽到,這兩個傢伙赫然是要將自己回宗的消息告訴蕭文山。

南門楓也不在意,這次回來南門楓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將蕭文山三人斬於劍下。這是南門楓的原則,對於要殺自己的人,絕不留情。何況蕭文山三人已經不是要殺自己,而是差點就把自己幹掉了。

「順便告訴蕭文山,讓他來斗劍台找我。」南門楓沒有阻止這個守山弟子離開,反而是渾不在意的說了一句。

「這小子瘋了?」看着南門楓離去的背影,其中一名守山弟子說道。

「蕭少說過,南門楓一回宗門就去告訴他,顯然蕭少是要教訓這個廢物了。」另一人卻有些不以為意。南門楓身為內門弟子,兩人理應叫一聲師兄。只是南門楓拜入萬劍宗內門六年,修為不得寸進,已是全宗上下都知道的廢物。

萬劍宗的斗劍台修建在一片懸崖之上,在懸崖下方,還能影影綽綽的看到一些利劍。

這些劍的主人已經在斗劍台上戰死了,斗劍台是給萬劍宗弟子解決生死仇恨的地方,一上斗劍台,雙方便只能由一人或者下來。而戰死一人的佩劍會被投到懸崖之下,用於警戒萬劍宗的弟子要同宗友愛,不得同門相殘。

南門楓在斗劍台約戰蕭文山三人的消息瞬間在萬劍宗內傳開,這不是因為許久沒有人上斗劍台比劍,而是因為上斗劍台之人居然是南門楓。

在整個萬劍宗,無論是內門弟子還是外門弟子基本都知道南門楓。這當然不是因為南門楓武道天賦卓越,所以人盡皆知。而是因為南門楓拜入萬劍宗內門六年,修為不得寸進,成了萬劍宗眾多弟子茶餘飯後的談資。

此刻聽到南門楓在斗劍台約戰蕭文山的消息後,眾多弟子都往斗劍台趕去。雖然斗劍台修建在懸崖邊上,但是周圍的空間足夠寬廣。因此這麼多萬劍宗的弟子湧來,這裡也絲毫不覺得擁擠。

此刻南門楓一襲青衫,背縛長劍的站在斗劍台上。南門楓的臉上沒有緊張,也沒有激動,有的只是平淡。雖然南門楓也知道,殺了蕭文山三人事情必然不是那麼容易善了,但是武道一途本就要快意恩仇,如果別人都要殺自己了,自己還一味的忍讓,那麼這武不修也罷!

良久,人群一陣哄亂,卻是聞成義、房天逸、還有蕭文山三人來了。這三個傢伙在萬劍宗內門被稱作是內門三少,三人武道天賦一般,但是壞事乾的卻不少。但是由於家世非同尋常,萬劍宗對這三人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只要三人不要做得太過分,也就隨着他們了。

「你沒事?」剛才蕭文山收到消息,說南門楓不但回宗門了,而且整個人神采奕奕,完全沒有什麼受傷的跡象。

「我應該有事?」南門楓譏諷了一句,如果不是弒神塔,此刻南門楓說不定真的被蕭文山三人幹掉了,但是在弒神塔的治癒下,南門楓之前受的傷,自然全部好了。

「哼!你可知道上了斗劍台,我就是當眾殺了你,你也是白死。」雖然南門楓現在看起來像個沒事人一樣的站在這裡,有些蹊蹺,但是蕭文山依然不懼南門楓。

「廢話少說,你們三個一起上來受死!」南門楓沒有多言,直接抽出身後軒轅劍指向了蕭文山三人。

狂妄!霸道!這一刻,這是最能形容南門楓的兩個詞彙。當然,在更多人眼中,他們還是覺得南門楓已經瘋了。南門楓武境六層的修為是人盡皆知,而蕭文山三人早就在武境九層巔峰停留許久。

不要說以一敵三,就是一對一,南門楓也不是蕭文山三人中任何一人的對手。

「找死,我來戰你。」不等蕭文山說話,聞成義就率先跳上了斗劍台。從南門楓手裡搶來的七星草他們已經交給蕭家的人去處理,這個時候南門楓回來確實把他們嚇了一跳。

但是聞成義三人怎麼都想不到,南門楓居然會如此沉不住氣,一回來就要在斗劍台上約戰他們三人。如果不是在斗劍台上,蕭文山三人想要在萬劍宗內幹掉南門楓還頗不容易。但是現在南門楓既然上了斗劍台,那麼他已經是個死人了。

「我說了,是叫你們三個一起上來受死!」看到只有聞成義上台後,南門楓眼中閃過一絲不耐煩的神情,蕭文山三人南門楓一個都不準備放過,但是南門楓知道,只要他誅殺其中一人,另外兩人必然不敢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