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陰棺娘子
陰棺娘子 連載中

陰棺娘子

來源:萬讀 作者:陰陽和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軒兒 陰陽和

 我爹在河邊撿了一個傻女,不小心將對方折騰死了,第2天,我家門口擺着三口棺材,寫着我家爺孫三個的名字……展開

《陰棺娘子》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傻女之死


 三天前,我爹在河邊撿了個姑娘。

  那姑娘衣衫襤褸,像是從上游的河岸衝過來的,額頭上有傷。但她生的好看,皮膚白嫩,比我們這村裡最好看的村花都漂亮。就是一直都在發燒,燒的渾渾噩噩。

  後來那姑娘醒了,一直不怎麼說話,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不遠處,沒有一絲神采。

  我爹說,怕是個傻子。

  傻女就這麼在我家住了下來,我家祖孫三代,沒有一個女人,日子過的那叫一個操蛋。傻女雖渾渾噩噩,也不怎麼說話,但做飯是把好手。

  她在我家住了一月,似乎沒那麼傻了,只是不愛說話。有的時候也會對我露出笑容。

  我爺爺是個草醫,懂點陰陽和醫術,至於我爹,是這附近最有名的滾刀肉。

  一日我爹喝醉了酒,趁着爺爺不在,將傻女關在了屋子裡。

  我嚇了一跳,拉着我爹:「你要做什麼?」

  「你個沒良心的,你爹我做什麼,管你什麼事?邊獃著去。」我爹賞了我一個大嘴巴,直接把我打翻在了地上。

  我爬了過來,拉住了我爹:「爹,你清醒點,爺爺回來要發火的。」

  「他能管得住我?」我爹搖搖晃晃的,抬腿就給了我一腳,踹在了心窩子上,我直接翻倒在地,半晌沒爬起來。

  卧室的門關上了,從那門內,傳來了傻女的哭喊聲。

  傻女在我家呆了一月,我倆已經有了一定的感情,就是養個貓兒狗兒的都會有感情的吧?傻女的哭喊聲讓我心慌,但是門鎖住了我毫無辦法。

  直到第二天早上,我爹才從門內搖搖晃晃的走出。

  我爹的臉上有不少的紅印子,眼裡帶着笑,我怕出事一直蹲在卧室門口,他一大清早出來,一腳踹我屁股上:「做飯去,小兔崽子。」

  說完他就出去了。

  我推開卧室門縫,朝裏面看了一眼,就見傻女呆呆傻傻的躺在床上,一雙無神的眼睛,獃獃的望着天花板,她的手臂從床上垂下來,上面滿是觸目驚心的青紫痕迹。

  「我、我去給你做飯。」我哆哆嗦嗦的說了一句,傻女轉頭,沖我露出了一個笑容。

  還好人沒事。

  我沒想太多,風風火火的衝進廚房。

  等我生了火,卻越想越不對勁,傻女的笑容有點古怪。

  我突然像是想到了什麼,連忙朝着卧室的方向走去,可當我推開門,就嚇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傻女的褲子,順着褲子往上,可以看見傻女那一張猙獰的臉,傻女是上吊而死的,一雙腳直直的朝下,輕輕地晃動着。

  「到底出什麼事了?」爺爺的聲音突然出現在我身後,把我嚇了一跳,等我回頭,爺爺火急火燎的沖了上來,光是看到卧室裏面的場景,就彷彿明白了什麼,他一拍大。腿,憤怒的說道:「作孽啊!」

  我站都站不穩了,還是頭一次看到如此可怕的景象。

  爺爺抓着自己本來就不多的銀髮,扯了老半天,最後和我一起將傻女給放了下來,就斂在爺爺為自己準備的那口棺材裏。

  接着爺爺做了個讓我非常不解的舉動。

  爺爺要我把家裡的大公雞給殺了,用雞血浸泡了墨斗線,然後在棺材上面纏繞了一圈又一圈。

  然後又叫我把族裡的人都叫來,說是要給傻女舉辦葬禮。

  我家撿了個傻女的事情許多人都知道,一時間都來了。

  爺爺的意見是不停靈直接下葬,越快越好。

  所以三叔就直接找了十幾個精壯的漢子,打算抬着棺材直接下葬,不過對於棺材上面的墨斗線,三叔還是有些害怕:「爹,你這是什麼意思?」

  「別問了。」爺爺沒好氣的搖了搖頭:「先抬棺下葬吧。」

  我爹出去了一天就沒回來,到了傍晚,爺爺說要下葬,就讓那十幾個精壯的漢子抬棺。

  然而,當那十幾個精壯的漢子抬着棺材的時候卻發現怎麼都抬不動,甚至連手指粗細的抬棺材的繩子都斷了。

  一時間,好幾個人都變了臉色。

  三叔也看出了點門道,忍不住問道:「爹,你給我透個底,我二哥是不是做了什麼……」

  「滾犢子。」爺爺憤怒的盯着三叔說道:「你二哥什麼都沒做,這繩子不結實,重新換個來。」

  爺爺說著,直接走到後院,重新拿了一條嬰兒胳膊粗細的繩子,結結實實的綁住了棺材。

  我爺爺平日里就懂點陰陽,村子裏的紅白喜事,基本上都有我爺爺的身影,所以我爺爺說沒事,其他的人,原本有些懷疑的,也就膽子大了起來。

  爺爺將繩子綁在了棺材上,然後又點燃了一炷香,插在了棺材的前面的那塊地上,接着拉着我一同跪倒在地上:「丫頭,爺爺對不起你,但你這麼鬧下去,也不是個頭,入土為安,早日投胎,我會讓軒兒日日為你祈福禱念的。」

  說完,爺爺按着我的頭給棺材磕頭。

  爺爺點的那一炷香飛快的燃燒了起來,不過短短几個呼吸,竟然一下子減少了大半截。

  我揉揉眼睛,還以為看錯了。

  爺爺這才站了起來,衝著其他的人說道:「抬棺。」

  那十幾個精壯漢子齊刷刷的喊了一聲,但是這一次,那口棺材依舊沒有起來。相反,那嬰兒胳膊粗細的繩子卻崩的筆直,我看到每個漢子的臉上都憋紅了,表情猙獰難看,似乎用盡了力氣,倒不像是作假。

  爺爺皺着眉,突然快步的走到棺材邊上,咬破了自己的食指,用食指在棺材上面畫了一個我看不懂的符,或者只是隨便畫幾下。

  但是在那瞬間,棺材就抬了起來,甚至因為棺材的重量突然減輕,還在半空中盪了一下,一時間,所有的漢子看着我爺爺的時候都是崇拜的小眼神。

  然而就在此時,門卻突然打開了,我爹喝的醉醺醺的站在了門口,手裡提着一瓶二鍋頭,指着我的鼻子,唇齒不清的說道:「我、我回來了。混崽子,快給老子做飯去。」

  「咣當」一聲巨響,剛剛被抬起來的棺材,卻突然掉落到了地上,嬰兒胳膊粗細的繩子全部斷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