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修真高手
修真高手 連載中

修真高手

來源:萬讀 作者:唐逸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劉彪 唐逸 遊戲動漫

唐逸的前世,是魔道一脈的巔峰強者,魔帝修為,他的記憶當中,有着數之不盡的玄妙功法和強悍秘術,自然也懂得煉丹、煉器、符籙陣法諸道
一朝轉生,他將走上新的成神道路
且看他如何號令天下!展開

《修真高手》章節試讀:

第3章 這裡有靈氣


「晚間新聞,昨天傍晚,臨京市興慶路一名男子與貨車相撞後憑空消失。磚家稱之為間歇性幻覺,是在強烈刺激之下,雙眼短暫處於疲憊狀態而出現的模糊,重影,看不起。希望廣大群眾不要傳播迷信思想,以科學的角度來看待此次事件。」

看了眼電視上重播着昨晚的新聞,唐逸用力拍打着腦袋。

頭疼,又似乎想起了一些事情。

昨晚被撞之後,唐逸便躺在地上暈死過去。之後的事情他記得不是很清楚,只記得一聲雷鳴過後,身體就好像燃燒一樣,心臟劇烈跳動之後,他便夢見自己來到了一個妖魔橫行的世界裏面。

在這個夢中,他翻手為雲覆手為雨。他揮動手指,便可戳穿高山河流,他屹立於雲端,所有芸芸眾生都要對他跪地膜拜。

可是看着眼前這個是有十平方的房間,唐逸知道,即便在夢中他以一敵十,萬人無敵,可在現實世界中,他依舊是一個為了生活而奔波的低級打工仔。

八月四號,早上七點二十九分。

「還能睡一分鐘。」

重新躺在床上,後背一疼,猛的又坐了起來。

伸手在床鋪上摸了一下,一枚橢圓形的玉墜被拽了出來,在玉墜的內部,一滴紅色的血漬非常刺目。

唐逸沒來及細看,將玉墜戴在脖子上,一陣清涼席捲全身,他不禁打了個冷顫,起身刷牙洗漱。

工廠車間內,一個二十來歲的女子站在流水線邊上。

高挑的身材,兩條修長的被黑色**緊緊包裹,雖然上身穿着深藍色的工作服,但依舊遮擋不住那傲人的曲線以及那兩隻躍躍欲試的大白兔。

流水線上的有些員工紛紛投去曖昧的目光,但看到女子注視自己,又急忙扭過頭去。

「唐逸,看到了吧?這身材,這長相,要是能娶回家,那天天晚上還不快樂似神仙。」

唐逸看了眼邊上的同事,笑了笑道:「別做夢了,我們跟她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就算娶回去,那也養不起啊。」

「說的也是,看看就行了!」

唐逸還想開口,一縷吃驚的叫聲突然從身後傳來。

急忙扭頭,見一個凶神惡煞的男人大步走了過來,在他身後,還跟着兩個流里流氣的小弟。

這個人叫劉彪,三十歲出頭,仗着自己的舅舅是車間主任,在這裡囂張跋扈,十分狂傲。

據說劉彪之前在這裡當過保安,看中了一個小姑娘,人家不從,霸王硬上弓之後擔心揭發自己,將其從樓頂推下,偽裝成工作壓力大,跳樓輕生的假象。

雖然這只是謠傳,但憑着他舅舅的關係,沒有人敢去招惹他。即便是自己被劉彪打了,也只能把氣往肚子裏面咽。

「美女,新來的吧?就說以前怎麼沒有發現這條流水線上有你這麼漂亮的美女。庫房裏面正好沒人,要不我們倆玩個深入淺出的遊戲,以後保准沒有人敢欺負你。」

劉彪一邊搓着滿是繭子的雙手,一邊瞄着女子那對傲人的半壁江山,巴不得立刻將其帶到庫房好好的舒坦一番。

流水線上的員工只是扭頭看了一眼,沒有人敢參合進來,生怕被劉彪暴揍一頓。

女子輕蔑的瞥了他一眼,嗤之以鼻冷哼道:「閃一邊去!」

劉彪愣了一下,他在車間內橫着走都沒有人敢攔着,沒想到今天竟然會被人如此的呵斥。

當下咧着滿是黃牙的嘴巴嘿嘿笑道:「挺火辣的,不過我喜歡,我勸你還是乖乖聽話,別敬酒不吃吃罰酒。」

「滾!」

女子臉色難看起來,舉起手就拍了下去。

劉彪突然伸手抓住襲來的玉手,用力摸了摸笑道:「這皮膚真光滑,比那些粗枝俗粉強太多了。」

「鬆手!」女子大叫一聲,使勁兒抽回胳膊,身子一個趔趄,連連朝後退去。

唐逸扭頭,見女子快步朝自己這邊退了過來,出於本能的伸手將其接住。

只感覺一股清淡的女 人 香襲來,等定下神,這才發現自己的手緊緊的摟着女子的細腰,而另一隻手卻不偏不斜的落在女子的高松山峰之上。

平坦的小腹沒有一絲贅肉,而另外一隻手的柔軟度剛好,而且彈性十足,手感非常完美。

「哎呦,我去,唐逸,你是故意的吧?」

「這還用問嗎?絕對故意的!」

邊上傳來了眾人的喧嘩聲。

感受到唐逸的手掌正緊緊的貼合在自己的身上,女子看了他一眼,臉色瞬間紅了起來,急忙掙扎了一下。

唐逸怔了一下,快速鬆手,將女子扶起,緊張問道:「不好意思,你沒事兒吧?」

女子還未開口,劉彪臉色怒紅,指着唐逸喝罵道:「唐逸,你他媽什麼東西?老子的女人你也敢碰?是不是活膩味了?」

唐逸自知劉彪不是自己能惹得起的,急忙恭敬回話:「彪哥,剛才我也是出於本能反應,我真不是有意的。」

「真不真老子不知道,老子就知道你剛才碰了我的女人。」劉彪說完,舉起一巴掌狠狠的抽在唐逸的臉上。

臉上火辣辣的疼,唐逸捂着臉冷冷的看着他。

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讓自己丟人現眼,唐逸怒意漸漸涌了上來。

兔子急了還咬人呢,反正這個工作也不想幹了,即便是得罪了劉彪也沒有什麼。

劉彪咧着嘴巴罵道:「看什麼看?是不是嫌老子打得不夠疼?」

「劉彪,你他媽真不是個東西,看到女人就好像看到你親媽一樣,你也就這點出息!」

唐逸的反駁聲瞬間傳出,在場所有人都為他倒吸了口寒氣。

這傢伙今天是發什麼神經,以前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今天是吃了炸藥了?

有些人已經別過頭去,毫無疑問,他們已經判了唐逸死刑,敢當眾得罪劉彪的,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今天不給你點顏色瞧瞧,你是不知道你 爺 爺 的手段了!」劉彪挽起袖子舉起緊握的拳頭再次朝唐逸臉上砸了過去。

隨着劉彪的拳頭落下,唐逸感覺心口突然一涼,一股冰涼的氣流順着他的經脈快速遊走起來。

任督二脈在瞬間彷彿被打通一樣,那股冰涼由下而上,朝他的頭頂彙集而去。

再次抬起頭,劉彪揮動的拳頭竟然慢了起來。

就好像一部電影被慢進了四倍,如同蝸牛般的速度慢慢的落了下來。

唐逸愣了一下,雖然不知道剛才發生了什麼,但眼下也不願多想,反抗才是硬道理。

看着緩緩而來的拳頭,他也舉起了拳頭,用盡全力朝劉彪的胸膛砸了過去。

「轟!」

劉彪瞬間倒飛出去,重重的砸在對面的一張凳子上,凳子四分五裂之後,他這才跌倒在地上。

唐逸不可思議的看着自己的拳頭,即便是用上吃奶的力氣,他也完全沒有將一個人轟飛的能力,可眼前卻實實在在的將劉彪給掀飛了,這可是不爭的事實。

在場所有人已經目瞪口呆,這傢伙今天是打了雞血嗎?竟然如此的生猛!

此刻的唐逸並不知道,剛才他只是如同以往那般的動作,在眾人的眼中卻變的非常之快,快到所有人都沒有反應過來怎麼回事兒,劉彪便已經翻飛出去。

「咳咳……」

劉彪從地上爬起來,劇烈咳嗽一聲,捂着胸口,狠狠的看着唐逸叫道:「你他媽竟然敢還手?黑狗,大胖,給我上!」

黑狗和大胖可是劉彪忠誠的部下,二人當保安的時候就跟着劉彪混,可謂吃香的喝辣的。

眼看老大被人一拳轟飛,他們二人急忙朝唐逸沖了過去。

襲來的拳頭和方才一樣放慢了四倍有餘,唐逸微微眯起眼睛,舉起拳頭朝黑狗的肩膀砸了過去。

兩者相撞的瞬間,一聲骨骼碎裂的聲音伴隨着對方的慘叫傳入所有人耳中。

唐逸定睛看去,黑狗的那隻胳膊已經無力的垂在半空,顯然被一拳砸骨折了。

「啊……」

黑狗躺在地上,抱着肩膀痛聲哀嚎。

這種結果,別說唐逸,在場的所有人都吃驚的目瞪口呆。

一拳砸碎骨頭,這是要有多大的力氣才能辦到,這簡直比讓車撞飛還要慘烈。

此刻大胖已經傻了眼,這傢伙的速度太快了,根本就看不清什麼時候出手的。

不過在大腦充血的情況下,還是跨出一步沖了過去。

有了前車之鑒,這次他並沒有揮動拳頭,而是快速奔來,飛起一腳朝唐逸踹了過去。

「轟……啊……」

對方用腳,他也用腳。

一腳踹在大胖的蛋蛋上,不管男女,所有人都感覺自己的褲襠一涼。

大胖的褲襠彷彿被人用鐵鎚狠狠的砸了下去,一灘血水伴着尿液流淌出來,隨着朝後飛去的身影,在圍觀眾人的頭頂灑落下去。

「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霉,嘔……」人群中傳來作嘔的聲音。

看着自己的兩名幹將被打的近乎廢了,劉彪大叫一聲,舉起拳頭再次沖了過去。

可還沒揮拳砸下去,剛才被調戲的女子突然冷喝道:「住手!」

劉彪冷冷的看着她,厲聲罵道:「你一個臭娘兒們滾一邊去,再敢多話,老子現在就把你就地正法了!」

女子冷哼一聲道:「你敢!」

「我舅舅可是車間主任,老子怕過什麼?先解決這個不要命的玩意,你給我好好等着!」劉彪呲牙咧嘴,恨不得立刻將唐逸給吃了。

再次舉起拳頭準備砸下去的時候,身後突然傳來一聲冷喝:「停下!」

所有人同時朝後看去,見一個五十多歲的男人快步走了過來。

這個男人正是車間主任,也是劉彪的舅舅楊高建。

連地上躺着那倆牲口看都沒看,快步走了過來。

沒等開口,劉彪急忙捂着胸口道:「舅舅,這個小癟三竟然敢打我,你一定要替我好好教訓教訓他!」

楊高建看了眼唐逸,又將目光投向對面的女子,臉色微微一顫,扭頭看向劉彪,突然舉起巴掌狠狠的拍了下去。

這一狀況所有人都沒有回過神來,楊高建可是出了名的護短,沒想到今天竟然打了自己的親外甥一巴掌。

劉彪一下懵了,捂着臉叫道:「舅舅,你打我幹什麼?」

「我打死你這個不成器的廢物!」楊高建罵完,看向女子,急忙恭敬道:「安小姐,您來車間怎麼不知會一聲?我好做準備啊。」

安小姐?

足足反應了數秒,在場眾人嘩然起來。

整個臨京市安姓雖然不少,但能讓楊高建如此恭敬的恐怕就只有一家。

公司老總名叫安揚元,都說老闆有一個二十齣頭的女兒,可誰都沒有見過,現在楊高建如此稱呼眼前女子,所有人都已經猜出了大概。

唐逸此刻也是木訥的看着眼前女子,他萬萬沒有想到,剛才無意中吃了豆腐的竟然是老總的千金女兒。

劉彪一下傻了眼,他打死都沒有想到,今天竟然招惹了不該惹的人。

楊高建狠狠瞪了眼劉彪,喝罵道:「還站在這幹什麼?快點給安小姐賠禮道歉!」

劉彪急忙回過神,可還沒等開口,安沐一冷冷道:「不用了,這件事情我不想追究,楊主任,他是你的外甥,你自己看着辦吧!」

楊高建老臉蒼白,連連點頭:「安小姐,您放心,這件事兒我一定給您一個滿意的交待。」

看着楊高建帶走劉彪,安沐一傾國傾城的臉上依舊掛着些許寒霜,扭頭看了眼一臉無辜的唐逸。

「安小姐,剛才我真不是故意的。」唐逸緊張無比,敢摸老總女兒的大白兔,這是他想都沒想過的。

安沐一眨了眨眼睛,臉色難看的朝他這邊走了過去。

唐逸眯着眼睛看着她,等走到近前,安沐一突然笑了出來,「這麼緊張幹什麼?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而且如果不是你,我早就摔倒在地上出洋相了。」

這都是什麼跟什麼?

唐逸腦子根本就轉不過彎來,結巴道:「那啥,你沒有生氣啊?」

「這有什麼好生氣的。」安沐一看了眼時間,問道:「你叫唐逸?」

「是的。」

「我知道了!」安沐一說完,笑着點了點頭,讓人把黑狗和大胖拖出去,便轉身朝外面走去。

「搞什麼啊,安小姐竟然就這麼走了?」

「我也納悶啊,被人摸了竟然跟沒事兒人一樣。」

在他們的心目中,等待唐逸的結局應該是被辭退,就連幾個和唐逸關係比較要好的目光中都有些異樣。不管怎麼說,摸了老闆的千金,平安無事的回來還真是個奇蹟。

唐逸也搞不清狀況,抓了抓頭髮重新回到自己的崗位。

他並沒有去想自己會不會被解僱,而是想着剛才發生在自己身上的詭異現象。

他做夢都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會如此的厲害,想起歪果仁的節目,有人遭遇毀滅性的重創之後出現了某種異能。

難不成自己被車撞了之後出現了異能?不然這根本沒有辦法解釋啊。

「誰是唐逸?」

就在他還在幻想自己的超能力時,身後便傳來人事部經理的聲音。

急忙起身,唐逸伸手示意:「我是。」

「嘿,看到了吧?人事部的人都已經來了,看來唐逸真的要被辭退了!」

「可不是,看來安小姐剛才不好意思發作,所以才讓人事部的過來了。」

「說的也是,不過這小子點兒背。」

剛才還感覺對唐逸結局並不理想的同事紛紛交頭接耳。

唐逸也聽在耳中,看着人事部經理快步走來,他正想開口解釋,不料對方將一份文件遞給他道:「安經理剛才吩咐過了,車間副主任還有一個空缺,這是任職通知書,沒有問題的話,一會你就去楊主任那邊報道吧。」

別說唐逸,在場所有同事都吃驚的睜大了眼睛。

不但沒有被辭退反而升職加薪了?這開什麼玩笑!

有些人已經開始後悔起來,剛才就應該自己撲過去接住安沐一,不然現在升職的可就是自己。

唐逸完全沒有回過神來,看着人事部經理離開好一陣子,這才木訥的扭頭朝身後看去。

「不是吧?竟然變成副主任了,唐逸,不對,唐主任,以後你可要好好照顧我們。」

「太牛了,哎哎哎,各位,唐主任可是我哥們,你們以後在他手下好好工作,我可是替他看着你們的。」

之前並不看好唐逸的眾人紛紛拍着馬屁,他們做夢都想混到副主任這一職位,奈何競爭太過殘酷,最多也就是一個小組長。

沒想到這丫的不但摸了人家,而且還提拔成了副主任,這是所有人羨慕妒忌恨的事情。

此刻楊高建正和劉彪坐在辦公室內商量着如何對付唐逸,見唐逸走了進來,二人臉色同時難看起來。

劉彪猛的起身,指着唐逸的鼻子罵道:「小癟三,誰讓你來的?是不是嫌活的時間太長了?」

唐逸現在已是副主任,自然不會忌諱他。

伸手將劉彪手指拍下來,冷笑道:「氣大傷身,坐在那裡歇會兒多好的,站起來你也不嫌頭暈?」

「你……」

劉彪話還沒說完,唐逸根本就沒有理會他,看向楊高建,將手中的文件放在桌上道:「楊主任,這份是我的任職通知書。」

楊高建疑惑一聲,看了眼文件,臉色一下難看起來。

劉彪看在眼中,也湊過去看了一眼,這不看不要緊,一看之下好像炸開了鍋。

「舅舅,這個副主任你不是說要留給我的嗎?怎麼一轉手就讓這個小癟三給佔了?」

楊高建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罵道:「住嘴,誰說我給你留着的?這個空缺是我說了算的嗎?」

劉彪還想說完,卻被楊高建一個眼神給瞪了回去。

唐逸看了眼二人,也沒有說完,拿着文件轉身朝隔壁的辦公室走去。

得罪了劉彪就等同於得罪了楊高建,他沒有必要在楊高建面前委曲求全。

車間副主任的辦公室和楊高建辦公室相差無幾,唐逸伸了個懶腰坐在凳子上,還沒來得及竊喜,一股涼颼颼的氣流從身邊慢慢遊盪過來。

這股氣流和方才席捲全身的氣流非常相似,唐逸急忙扭頭,見牆角的木質格架上,擺放着一隻青花瓷器。

能出現在這裡的物件絕對不會是地攤貨,唐逸雖然不懂得古董,但也知道這件瓷器一定有些年頭。

而剛才那冰涼的氣流,就是從這隻瓷器內透發出來的。

唐逸疑惑一聲,起身走過去細細的打量了一番。

當距離瓷器有半米遠的距離,那股氣流紛紛朝他的身體內涌了過去。

唐逸還沒反應過來,一縷縹緲的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了過來:「咦?這個世界竟然有靈氣?」

這縷聲音低沉有力,但卻又非常空蕩,妖嬈。

這是一個女人的聲音,唐逸驚了一下,急忙朝四周看去,空蕩蕩的辦公室就只有他一個人在裏面。

「誰在說話?」唐逸緊張詢問。

過了良久,聲音這才悠悠傳來:「唐逸,你把我忘了嗎?」

唐逸差點跳了起來,他在這個工廠工作了很長時間,認識的女人用手指都能數的過來,而且從聲音來判斷,自己根本就不認識此人。

想着急忙道:「你是人是鬼?快點給我出來!」

一縷輕嘆在耳邊響起,「我是時空神,在西天神域發生的事情你都忘了嗎?」

「西天神域?」唐逸腦袋劇烈疼痛起來,夢中出現的一幕又再次浮現出來。但是畫面斷斷續續,根本就無法完整的拼湊出來。

沉默良久,時空神嘆了口氣,似是對他訴說,又似是自語:「是了,你現在修為盡失,記憶也破碎凋零,我化為一滴精血依附在你的吊墜之上,這才得以和你一同來到這方世界。」

唐逸還未開口,一道道流光突然從四面八方快速襲來。

接下來,一張張畫面快速從眼前一閃而逝。

他看到自己與貨車相撞之後離奇消失,看到自己出現在一個仙魔橫行的世界,莫名的被人追殺,最後拜倒在一名絕世高人的門下。數百年時光一閃即逝,他屹立雲端,化身魔帝,統帥數萬魔軍與仙界對抗萬物的掌控者。

但其不敵,重創後跌落雲端。

畫面再次一閃而逝,他看到一個白衣飄飄的絕美女子將他接住。

女子高貴冷艷,看着自己的雙眸有些迷離。

下一刻,女子揮動雙手,天空被瞬間撕裂出一個豁口,等再次蘇醒過來,就已經是今天早上了。

眼前畫面雖然不是很全,當唐逸依舊記住了女子的名字。

「洛靈潔?」

「你終於記起我了。」時空神聲音雖然虛弱,但卻帶着一絲激動。

唐逸用手拍了腦袋,良久,他這才道:「我想起了很多,但是遺忘的也很多,不過我在西天神域呆了是百年之久,而原來的世界卻只過了一晚?」

「我以大法力破碎虛空,最後用盡一身修為讓時空逆轉,讓你在這方世界的時間銜接。」洛靈潔說完,似乎知道唐逸心中所想,繼續道:「方才我感知到你遭遇危險,所有用盡最後一絲靈力想讓時間靜止,但奈何靈力消耗過大,只能讓時間緩慢,這才得以讓你脫身。」

唐逸眯着眼睛,重重點了點頭,看向不斷湧出靈氣的青花瓷器,沉聲道:「這裡有靈氣,想要恢復巔峰修為也只是早晚的事!」

「的確,我僅存的靈力已經耗費乾淨,這一段時間我必須沉睡些時日,等你……」時空神還沒說完,便徹底的沒有了聲音。

唐逸沒有再詢問,重新坐在凳子上,接引着靈氣的遊盪,讓其源源不斷的朝自己的體內涌去。

兩分鐘的時間,瓷器內的靈氣便已經吸收乾淨。

仔細感受一番,這股靈氣並沒有多少,勉強可以將其轉化為一份靈力。

想要儘快恢復巔峰修為,必須要瘋狂的吸納靈氣。而這個世界的靈氣非常稀少,只有經歷了歲月侵蝕的古物才能匯聚出一點靈氣。

當下,唐逸必須儘快尋找這些東西。

看了眼時間,已經到了中午下班的時間。

工廠內的食堂唐逸並沒有去過多少次,只是想起食堂大廳內有一隻古樸的瓷器,這才走了過來。

不過讓他非常失望,這隻瓷器裏面並沒有任何靈氣波動。

打了份飯坐在凳子上,還沒等開吃,一個高大的男人便坐在了自己對面。

「哐當」一聲金屬撞擊聲,男人將飯盒重重的放在桌子上,看着唐逸的紅燒肉笑道:「兄弟,發什麼呆啊,不吃的話就給我吃吧。」

唐逸只有二十齣頭,而且穿着一身工服,定然不可能是什麼領導級別的。這男人在飯堂就喜歡搶奪別人的東西,再加上在這裡並沒有見過這張面孔,自然就想要搶奪唐逸的飯菜。

「讓開!誰說我不吃了?」唐逸回過神,用手撥開男人伸來的筷子。

「小夥子年齡不大,脾氣倒是挺大的!」男人冷哼一聲,用力拍了拍桌子,趁唐逸看自己的時候,伸手將他的飯盒掀翻在地上。

唐逸眯着眼睛,臉色難看的望着男人。

「看什麼看?記住我這張臉,不服來打我啊?」男人挑釁的看着他,突然起身,衝著唐逸吐了口濃痰。

身子傾斜,避開這口濃痰,唐逸笑了笑,他現在是副主任,但很多人並不知道他,如果一昧的被人欺負而不理會,這人肯定會變本加厲的。

男人囂張跋扈的大笑引來了很多人的側目,和唐逸在一個車間的都認識他,而大部分都不認識。

隨着眾人紛紛議論聲,唐逸的臉色越來越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