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絕世神偷:廢材千金太兇猛
絕世神偷:廢材千金太兇猛 連載中

絕世神偷:廢材千金太兇猛

來源:七悅文學 作者:雨慕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楚陌曦 現代言情 蓮兒

楚陌,全球俠盜界的神盜,人稱「楚閻王」
楚陌曦,木靈帝國楚公爵府的廢材大小姐
天生廢材的她,從小就被欺凌
一遭被退婚,沒想通給氣死了
而再次醒來,她已不再是她
後母、繼妹聯手出招,姐接着,不就是幾個腦殘么?至於靈獸么?有一隻豬,據說它覺得姐張的好看,就自願跟着姐的
一張聖旨到,竟然讓她嫁給白痴王爺,這怎麼成?姐的心上人是辰辰啦
某女:辰辰,給老娘把風!某男:曦兒,你能不去么?你若要,我直接給你拿過來就是了
某女:拿來的有什麼意思?不刺激!給老娘把門
某男:…… 展開

《絕世神偷:廢材千金太兇猛》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一章 退婚


十二月寒冬,地面鋪着一層薄薄的銀白色霜花,格外寒冷。

木靈帝國,楚公爵府邸內。

楚陌迷茫地望着自己所在的陌生房間,這哪?老娘不是就在那個大英博物館盜回老祖宗的瑰寶的時候,看到那一幅畫上的不似人間建築的宮殿,多瞄了幾眼嗎?怎麼就到這裡來了?

「楚陌曦,你把本公子的話當成耳旁風嗎?本公子今日是來跟你解除婚約的!」旁邊那個青年看着對面那個正神遊天地的廢物,幾乎跳腳。

楚陌眼睛一轉,落到對面這人身上。

光潔白皙的臉龐,透着稜角分明,烏黑深邃的眼眸,本該泛着迷人的色澤,此時卻充滿怒氣。那濃密的眉,高挺的鼻,絕美的唇形,應該是張揚他的高貴與優雅的,此時卻猙獰着。

楚陌得出一個結論,這是她見過的最丑的人。

「你誰?」楚陌不屑地收回眼睛,若不然初來咋地,她都懶得理這傻逼。不對,怎麼穿着古代的衣服?而且這個地方好像是古代的擺設……

腦袋一陣疼,恐怖的信息量輸入腦袋裡,幾乎讓她疼昏過去。

楚陌曦,木靈帝國楚公爵府的大小姐,十五歲還未覺醒天賦,是木靈帝國有名的廢材小姐。

娘親早死,本性與人無爭的楚陌曦在楚家是受盡欺凌。

十五年前楚公爵與林將軍便定了這個長女、長子的婚約,今天林露白來與楚陌曦退婚,楚陌曦一個沒想通氣死了。

然後楚陌便穿越到了她的身體里。

氣死的?這小心臟還真不經氣啊!需要鍛煉!既然她已經穿過來了,那麼從今往後這身體便由她楚陌做主了。

「楚陌曦,你以為你裝傻本公子就不與你解除婚約?」他右手上的戒子一閃,一紙紅色的婚書出現在他的手上。

原本林露白不想做這麼絕的,不過楚陌曦的態度讓他臉上無光,他今天就是要當著楚陌曦的面,撕毀婚書。

「真夠狠啊!」沒實力,被退婚,她楚陌曦認了!但當面撕毀婚書這是個侮辱,她楚陌向來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他真的很好……

「狠?楚陌曦你個廢物憑什麼能與我林露白有婚約?憑十五年前一個約定?那值幾個錢?」林露白的嘴角泛着嘲諷,他林露白將軍府的大公子,天賦在整個木靈帝國也是排前的。

「你欺人太甚!」楚陌的雙眼咪着,夜露白是吧?我不把今日的恥辱討回來,我楚陌的名字倒着寫。

「我林露白有實力,就欺負你楚陌曦了,怎麼著?」林露白雙手持起婚書,直接從中間撕開,拿着有楚陌曦名字的另一半遞出來。

「實力決定一切……」楚陌抬手欲從他手中接過婚書,剛抬起手,林露白手中的那屬於她的一半婚書化為了碎片從她的指尖落下來。

一直落在地上,紅色的紙屑在白色的地上顯得那麼的顯眼。

「不好意思掉了,麻煩自己撿一下吧。」林露白的眼裡帶着**裸的嘲諷,當著你的面把婚書化為碎片,對你**裸的侮辱。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窮。林公子,不送了!」楚陌說完這句話,緩緩地蹲下身子把地上的紙屑一片一片撿起。

林露白看一眼蹲在地上撿紙屑的楚陌曦,然後得意地拂袖而去,他並沒有把楚陌曦的話聽進去。

「小姐……你沒事吧?」這個時候外面跑進來一個被打得鼻青臉腫的丫頭。

「你誰呀?怎麼弄成這樣的?」楚陌站了起來,眼睛在這丫頭上掃一圈,眉頭一皺道。

「小姐,你怎麼連蓮兒都不認識了?」小姐的腦子氣壞了?這可怎麼辦啊?蓮兒顧不得身上痛,急得走來走去。

「你走來走去幹什麼?晃得我眼睛都花了。還有別叫我小姐……」小姐?卧槽,那是『雞』好不?

「不叫你小姐叫什麼?」蓮兒心裏一咯噔,小姐向來是溫柔的大家閨秀,難道因為退婚,腦袋氣傻,性格大變?

「叫老娘大姐或者老大都行。」楚陌往椅子上一坐,笑咪咪地道。

她楚陌號稱俠盜界的楚閻王,竟然如小說中一樣穿越了。

「小……老大,你……」蓮兒看着楚陌曦說話都不利索了。

「蓮兒,你去弄點吃的,我餓了!然後換衣服。」吃飽了才有力氣,穿成一身新才有心情。薦於這楚陌曦在楚家的處境,等會來的人可不止一波兩波。

「是……」蓮兒雖然疑惑,卻還是移動了腳步。

吃飽後,蓮兒便給楚陌曦更衣。

楚陌曦在蓮兒的侍候下脫去外套,正準備揮手讓蓮兒下去,蓮兒卻驚地道:「小姐,你的手臂上是什麼?」

蓮兒因為太過驚訝,連楚陌曦不允許讓她叫『小姐』都忘了。

「老娘手臂上能有什麼……」抬起右手,楚陌曦直接傻眼了。

這神馬情況?這不是她在那大英博物館裏盜的那幅畫么?怎麼到她手臂上了?

「蓮兒,你去弄點水來。」楚陌曦盯着手臂上的畫,頭都沒有抬一下。

「是……」蓮兒立即領命而去,沒多久就端着一盆水過來了。

「肯定就是這副畫搞的鬼!」楚陌曦把手臂放進水裡使勁地搓,除了把她那手臂搓破皮流血外,沒有任何的效果。

「小姐,你別搓了,都沁出血了。」蓮兒握住楚陌曦的手道。

「沒事,蓮兒,你先下去。」楚陌曦抽回手,然後示意蓮兒下去,她現在想冷靜一會。

蓮兒擔心地看一眼小姐,最後端起那盆水便出去了。

「畫啊畫,你帶老娘來這個世界幹什麼?」

畫怎麼可能回應她?楚陌曦直接把手臂藏到袖口裡,卻沒有注意到那手臂上的畫正在吸收完她那傷口上的血跡後,正閃動着妖孽般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