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之將軍有喜
重生之將軍有喜 連載中

重生之將軍有喜

來源:七悅文學 作者:冷昕言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龍少奇 龍少錦

本是一身傲骨,怎奈情字難逃,在戰場上,她是殺敵無數,退百萬雄師的輔國大將軍,情場上,她卻成了被剖腹取子,株連九族的可憐蟲,若再來一次,她絕不要踏進這皇宮一步! 然而重生之後,命運卻像是有心作弄,聖旨一下,龍少錦為後! 「為後?皇上,你會後悔的,你信嗎?」龍少錦嘴角一撇,手中的傳國玉璽轟然落地.....君凜夜,你當真以為我龍少錦是那般任人魚肉?"""""""展開

《重生之將軍有喜》章節試讀:

第2章 溫情


  練功房門口,龍睿麒氣呼呼的看着自己的寶貝女兒。

  「你!」龍睿麒手指着龍少錦,氣得話都說不利索了,伸起的手直直的就要往龍少錦的臉上打過去。

  「誒誒誒,父親,你這是幹什麼,妹妹這不是都練功了嗎?您老人家就放過她吧。」龍少奇及時出現在練功房的門口,將龍睿麒的手掌攔下,笑嘻嘻的打着圓場。

  「你今天遲到了。」撇撇嘴,龍少錦繞過門口的龍睿麒和龍少奇,向著自己的閨房走去。她已經生活了三天了,這三天下來,她算是確定了,自己,確實是重生了。

  「老爺,少爺,奴婢先告退了。」茯苓趕緊跟上龍少錦的步子,在這方區域里消失得無影無蹤。

  龍睿麒簡直視肺都要氣炸了,只可惜,氣他的人,是他最最疼愛的寶貝女兒,再怎樣,終究還是這不得打她的,就像今天這般,手舉起來,總歸是要被攔下的。

  「父親莫生氣了,妹妹還小,不懂事,你就別跟她計較了。」龍少奇看着一臉怒容的龍睿麒,趕緊的給他順毛,這許多年了,他們父女倆每一次都是自己來打圓場的。

  「少奇,你凈給她說好話,還小?不懂事?你看哪家姑娘雙八年華還這般待字閨中的?別人家,人家都當娘了,誰還像她成天的舞槍弄棍的?」龍少奇一出來打圓場,龍睿麒就開始喋喋不休的說個不停了。

  龍少奇早已見慣了這樣的場面,笑嘻嘻的聽着龍睿麒抱怨着。

  龍睿麒說完,看着龍少奇的眼中滿是感動:「少奇啊,這些年,委屈你了,你爹去世得早,否則,看到你這般懂事聰明,該有多高興啊。」

  「父親,您將我養大,冠我龍姓,這已經是少奇天大的福分了,我爹在九泉之下,也會安心的。」龍少奇誠摯的答道,在他眼裡,龍睿麒早已是他的生身父親。

  龍睿麒心裏的怒氣消了大半,讓龍少奇跟上,一起去前廳用餐了,想必這時候,錦兒那丫頭已經坐在那裡等着了,每次都是這樣,真是拿那丫頭沒辦法了。

  龍少錦簡單的洗洗手,早早的就坐在餐桌旁,等着家裡那兩個男人的到來。

  一起吃飯,這是龍府很多年來不變的習慣了,龍少錦平日里性子雖是冷淡,但對這個習慣還是很贊成的,一起吃飯,這才像是一家人不是嗎?

  「小姐,老爺今天看上去很生氣的樣子,真的沒事嗎?」茯苓有些擔心的看着門口,老爺和少爺一直不出現,會不會,是在商量怎麼懲罰小姐?

  龍少錦沒有回答,她看看門外,又繼續安靜的等着,父親讓她去練功房,指的是乳娘那裡的女紅練功房,不過,她每次都是去的父親自己的武力練功房,這麼多年了,父親也該是早就知道了她的秉性的,生氣也只是表面的。

  所以,龍少錦一點都不擔心龍睿麒會來找自己的麻煩,她的父親早就將她當做了一個兒子來養,不然,怎會教她兵法和武功?怎會時常將她帶去兵營?雖然每次都是女扮男裝的混進去的。

  龍睿麒的性子早就被龍少錦摸了個透,她才敢這樣的肆無忌憚,所以,茯苓的擔心完全是多餘的。

  龍少錦坐在熟悉的餐桌旁,眼角眉梢處不由自主的微微挑起,這一世,她一定要好好待父親,皇宮,她再也不要踏進去一步了!

  「嗯哼!」龍瑞麒一進門就看到龍少錦已經端端正正的坐好,雙手交疊放在膝蓋上,不自在的,他握拳擋在嘴邊咳嗽一聲,滿臉的不高興。

  「吃飯。」龍少錦也沒有多餘的話語,起身一一盛飯。

  「茯苓,你就那麼看着小姐盛飯?」龍睿麒彆扭,轉而去訓斥站在一旁的茯苓,語氣里的怒意那樣顯而易見。

  茯苓惶恐,當即趕緊便要搶過龍少錦手裡的碗:「小姐,讓我來吧。」

  「你退一邊兒去。」龍少錦淡漠的瞥了茯苓一眼,繼續手中的動作,她抬眼看看龍睿麒,將飯碗一放,不理會他。

  轉身,又繼續給龍少奇盛飯,在她眼裡,龍少奇這個哥哥還是挺稱職的。

  看着龍少奇也有這待遇,龍睿麒原本消散了一點的怒火這又上來了,這女兒,早點把她嫁出去算了,留在家裡整天看着礙眼。

  龍睿麒在這裡越想越彆扭,奈何,對面坐着的龍少錦卻無動於衷,安安靜靜的吃飯,夾菜,完全就沒有一絲要來哄哄他的意思。

  龍睿麒氣結,匆匆吃了幾口飯菜就回書房了,他怕自己再待下去會被這個逆女氣死。

  飯桌上就剩下龍少錦和龍少奇了,龍少奇看龍少錦的目光溫柔,夾了一些菜:「阿錦,給,你最愛吃的。」

  龍少錦點點頭,低頭吃着碗里的食物,不一會,也將碗筷放下:「哥,你慢慢吃。」

  隨後,便也離開了餐桌。

  龍少奇看着這滿桌的殘羹剩菜,脾氣很好的吩咐下人將它們收拾了,然後便也各自回房了。

  龍府沒有多少下人,所以午後都是極為安靜的,這樣的氛圍十幾年來從未變過,呼吸着這熟悉的氣息,龍少錦的心裏眼裡都是幸福的模樣,只有失去過,才知道這一切多麼的珍貴。

  只是,此時此刻的書房,卻沒有那麼平靜了。

  龍睿麒看着桌上的信件,眉頭死死的糾結在一起,走來走去,他已經在案桌旁幾度徘徊,心頭一口氣息鬱結,整個人完全沒有了吃飯時的血色。

  「父親?」龍少奇每日午後都要來書房向龍睿麒請安,他扣門,可是書房卻久久未傳來聲響,不由得眉頭一皺,心頭湧上一絲不好的預感,來不及多想,當即後退,瞄準書房的房門。

  嘭!

  書房的門被龍少奇撞開,只是書房之中呈現的景象卻讓他心下一個不好:「父親!」

  龍睿麒橫躺在地上,身子輕微顫抖,雙手捂住心口的位置,臉色蒼白不斷的冒出滴滴冷汗,一旁是被打翻的茶水和案桌上散落下來的書信文件。

  龍少奇趕緊將他抱到一旁的椅子上,伸手掐住他的人中,隨後又為他切脈。

  龍少錦在第一時間趕到了她父親的身邊,然而看着父親的樣子,龍少錦的眉頭深深皺起,這一切,似乎冥冥之中早已註定,為何,她會覺得這一幕如此的熟悉?